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丹武毒尊
丹武毒尊 連載中

丹武毒尊

來源:外網 作者:飛天牛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飛天牛

東臨鎮,蕭府。 呼呼! 蕭家後院,寬敞的花園裏面,有一個臉色蒼白的少年,腳扎馬步,雙拳擊出。 正值烈日當空,太陽底下,他的身子卻微微的顫抖着,顫顫巍巍。 蕭揚從心底感覺冒出冷氣,全身發冷,呵出得氣,都不帶任何溫度。 最近這一段,他的腦袋還昏昏沉沉的,神智不清醒,而且連續不斷的做一個奇怪而又熟悉的夢。 蕭揚睡靠在卧椅上,烈日的光輝傾斜下來直接刺進皮膚,三月來因為身中寒毒,每天這個時候,才能夠讓他感受到一絲暖意。 「蕭炎哥哥,我帶丹藥來了。」 展開

《丹武毒尊》章節試讀:

「前面我們付出三個夥伴的性命,才走到山谷最後,見到紅顏朱果。」

蕭景天眯着眼,一群人行走在山谷瘴氣之內,小心翼翼的向前潛伏前行。

「見到紅顏朱果?難道,這個消息,也是你們故意放出去的?」

蕭揚微微一想,在山谷外面沒有見到多少人,顯然這個山谷並未暴露,這種傳言模稜兩可,只說了有凶獸守護,有紅顏朱果這個寶物,卻沒有詳細說明是什麼山谷。

「前面是三個人,估計一開始你們就等着吧。」

前面三人已死,蕭揚有理由相信,他們三個估計也是炮灰,而蕭景天散播這種真真假假的傳言,就是為了物色炮灰,為他們開路。

「走吧。小心點,前面可是要人命的地方,有一隻毒舌凶獸,隱藏於沼澤草叢之中。」

蕭景天沒有否認,給人一種智珠在握的感覺,將一切盡在掌控之中。

「前面?毒蛇凶獸?」

蕭揚抬頭一看,前面的草叢果然更加的茂盛,下方有氣泡咕嚕咕嚕的炸開,一看地面就不好下腳。

「是哪裡?」

停下腳步,蕭揚一指前方,哪裡有一段不小的具體,能夠容納別人經過的路徑,更是難尋。

「走吧,沒錯。」

蕭景天點頭,他可不想這個炮灰那麼快死,他還要將蕭揚留下來,對付最後的火烈鳥凶獸呢。

「啊啊啊!」

一聽沼澤毒蛇就在前方,蕭揚大喊起來,手舞足蹈的邁開大步子,朝着前方衝去。

「小心,別吵,別驚動毒蛇,你這是找死嗎?」

說時遲,這時候已經晚了,蕭景天本想拉住蕭揚,只是奈何蕭揚舉動太過突然,還沒有等眾人反應過來,蕭揚已經衝出去。

踏踏踏!

嘶嘶!~

毒蛇不止一隻,潛伏於草叢沼澤之內,蕭揚的舉動,無異於刺激它們,紛紛冒頭襲擊。

只見蕭揚左閃右閃,看似慌亂的奔跑,但每次下腳,都恍若踩在草叢之上,一觸即走,隨時遊走於生死之間,卻在最後關頭,躲閃開來。

啊啊啊!

叫喊聲之中,蕭揚身影閃爍在草叢沼澤之中,既然,既然跑了幾十米,完全沒事,跑了過去。

「啊,沒,沒事?」

蕭景天有些懵圈,這貨突然發作,這就跑過去了,運氣那麼好?

他眼中有些不敢置信眼前發生的事情,朝着身後的人對視一眼,見到眾人都是一臉的懵圈,這尼瑪是怎麼回事。

上次他們過這關,可是丟下一個人的性命。

「我,我想,他應該是運氣比較好吧。」

蕭巧兒迎着蕭景天的目光,感覺有一些懵圈,這突然發生的事情,有些超出她的認知。

明知道有危險,卻突然鬼喊鬼叫的跑出去,最後,最後還安全到達了山谷另一邊,站在一處乾燥的岩壁上,看着他們。

「景天哥,他,他運氣好,上次那人可是沒那麼好運氣,直接被毒蛇拉進了泥濘之中。」

「就是,丟掉性命,我們還是小心點為好。」

「小心無大錯。」

剩下人,本來等着蕭揚在前面探路,現在探路的人都走到前方了,他們還在後面,眼下前面這一段,幾十米的地方,可是沼澤毒蛇橫行,危險得很啊。

「嘿嘿,嘿!外面的朋友,這裡很安全,快點跑過來吧。」

正在這時,站在岩壁上氣不喘,腰不疼,雲淡風輕般看風景的蕭揚,雙手捂嘴喊着,傳過來聲響。

「……」

在這邊的人,一陣無語,沒危險,此前丟掉性命的人,被毒蛇吃剩的骨頭,估計還在沼澤裏面吧。

「這人,是真傻?還是?」

蕭景天一臉的陰沉,這人到底是傻,還是運氣好呢。

現在擺在他們面前的問題,到底進不進去呢?

「走,我們進去小心一點。」

知道有什麼危險,相對來說,還是安全許多,突然出現的未知危險,才最要人命,蕭景天命令一聲,幾人緊隨其後,小心翼翼的向前而去。

山谷暴露出去,可別找了炮灰,最後好處都被炮灰給拿走了,那他們可就要哭死。

接下來,兇險無比,幾人開路,兇險異常,但因為經歷過一次,都有心理準備,唯有一個人被凶獸毒蛇所咬,因為事先準備齊全,有解毒丹解毒。

「蕭易,你是怎麼回事?一言不說,就開跑。」

見到眼前的蕭揚,蕭景天叫着他的假名,眉頭皺起來,有些不爽快。

「啊,很危險啊?擼起袖子就是干,我當時可害怕極了,不死命跑,難道還要慢慢走,那不是更危險。」

蕭揚恍若未覺,對於蕭景天的疑問,直接反駁道。

「額。」

蕭景天聽了,有些無語,說的好有道理的樣子,難道這貨就是愣頭青嗎?怕危險,就跑,就這麼簡單。

他拍着蕭揚的肩膀,安慰起蕭揚,其實是安慰自己,「小心點,前面還很危險。」

「危險,危險你說說?我好有點準備。」

蕭揚一臉的謹慎目光,盯着蕭景天,蕭景天一頭黑線,唯有繼續說,「……」

「好好,我知道了。」

蕭揚開口說道,見到眾人在休息,「大家都休息好了吧?」

「額?」

眾人疑惑,望向蕭揚,不明白為什麼這麼問。

「我休息好了,出發。」

蕭揚沒等眾人回答,在眾人的目光之中,知道谷內的情況,撒開腿就跑,「啊啊,啊,危險啊。」

「……」

「這……」

眾人汗流不止,這貨到底是真的不知道危險,還是假不知道危險,是愣頭青呢?還是運氣好,就這樣,又跑了。

「走吧。」

找了一個這樣的二貨炮灰,蕭景天也感覺心中很無奈,不更着吧,沒有炮灰趟路,他們可能更危險。

還能說什麼,哪怕沒有休息夠,也得上啊,追上去。

瘴氣瀰漫的山谷,很容易有一些變故,未知的危險時刻都在變化,蕭揚雖然魯莽,愣頭青的衝過去,但也算是讓他們後面的人,能夠知道前面到底有危險。

但也同樣相對的,因為蕭揚驚動了前面的凶獸,兇險之地的危險,讓他們後面跟着的人,危險指數大幅度增加,他們增加危險了。

深入谷內,幾次危險,蕭揚屁事沒有,蕭景天幾個人卻是想死的心都有,憋屈無比,心口堵得慌,有苦難言,每個人疲憊不堪不單止,更是各個帶傷。

一路前行,前方上百米開外,就能夠看到深谷盡頭,那裡有一株紅顏朱果樹,此地寂靜的可怕,方圓幾十米之內沒有任何的危險,也沒有凶獸。

《丹武毒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