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當我為了追妻去大學當禁慾系教授
當我為了追妻去大學當禁慾系教授 連載中

當我為了追妻去大學當禁慾系教授

來源:google 作者:今何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柏南 柳嘉木 現代言情

「他喊你哥,我是他老婆,那我也該喊你哥,我媽是你姐姐,那我以後是不是要叫我媽姐……」柏南還沒說完頭頂就遭到一記爆栗「你要喊我什麼?」媽媽帶着壓迫感的聲音從背後傳來某人瞬間變成鵪鶉乖巧道「媽媽」……她以為的有緣重逢其實是他費勁心思的想要靠近她一點為了追女朋友放棄本校的邀請到別校去任教,他本碩博導師知道這件事後差點一口氣沒上來展開

《當我為了追妻去大學當禁慾系教授》章節試讀:

周一柳嘉木開車載柏南一起回學校。

柏南只拿走了課本和ipad,衣服和日用品都放在了柳嘉木這邊,反正以後會常來的。

距離正式上課還有二十分鐘左右,教室里卻沸沸揚揚聚集了一圈人,不同尋常。

柏南和柳嘉木一進教室,竊竊私語聲戛然而止,學生們齊齊抬頭看向二人,隨後此地無銀三百兩地輕咳兩聲轉頭盯天花板和地面。

柏南挑眉走到一個朋友旁邊的座位,柳嘉木拉了把凳子坐在講台旁翻書。

他們大概能猜出發生了什麼,不過二人都不是很在意。畢竟一開始就沒打算地下戀情。柏南無疑相信柳嘉木可以處理好這點小事。

「怎麼了今天這麼多人,早八精神不錯啊。」柏南調笑着問旁邊的女生。

女生悄悄對她說:「我早上給你發了好幾條消息你沒看到嗎,」她抬頭看了柳嘉木一眼,「昨晚學校交流論壇爆了一個帖子,說咱們專業一個學習挺好的女生和專業課老師有不正當關係,還貼了照片,雖然沒正臉但是那旗袍我們一看就知道是你。」

柏南輕鬆道:「沒來得及看消息。張聞發的?」

女生的口吻帶着嫌棄道:「不知道,但是語氣挺沖的,處處透露着一股酸味,大概率是他。」

這個女孩子叫曲萌,是柏南關係不錯的朋友。對於柏南和張聞的事情也挺清楚。

自然對張聞沒什麼好感。

柏南真是毫不意外。

「你還笑得出來!」那女生有些焦急,「他說的真的假的啊?」,「要是鬧到學校那邊,你會被處分的吧,會入檔案的呀!」

柏伸出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又抬頭示意她去看柳教授,曲萌觀察到二人手上的戒指,長大了嘴巴。

「我和柳教授是在談戀愛沒錯,不過,我倒是不知道咱們國家哪條法律規定大學老師不能和學生談戀愛了?」柏南心裏十分鎮定。雖然具體的不清楚,但她知道柳嘉木進學校和校長那邊多少有過交代。

你情我願的事兒,別人管不着,充其量就是影響不太好,再者就是某人可能會給使絆子。————

張聞他媽是帝都教育局的高層。

可柏家也不是沒人。

大舅知道柏南考上化大之後給學校新校區建設做了不少貢獻,而且她記得化大的材院和柏晏的公司有那麼點合作關係。現在子公司開闢新方向了,和生院會不會達成合作也不好說。

學校沒必要為了這麼點事來得罪柳嘉木和柏家。

他們在學校又沒什麼不合適的過激行為。

上課鈴響,柳嘉木認真教書,柏南認真聽課,無心聽講的只有看着二人鎮定自若而焦急跳腳的張某一人。

……

與此同時,校會議室里聚集了技術部後勤人員和部分教師。

澹院士兼帝化校長抱着茶杯老神在在坐在長桌一頭。

對此會議主題表示無感。

他沒看到二人在學校有逾矩的行為,要是說他們學校的教職工私生活不檢點,有人看見了?證據呢?人家下班了談談戀愛怎麼了?

不造謠,不傳謠。捕風捉影製造噱頭的帖子而已。

至於那些評判學校風氣的人,哪涼快哪待着去,反正他們也考不上化大。

校長鏡片後的眼睛閃着精光。他這個年紀,早就是個人精了,不違背法律的情況下當然是利益至上。

要開除柳嘉木,且不說他後續研究的榮譽冠名學校沒化大的份,就是明年的招生視頻讓誰吸引生源。

而柏南就更不用說了,乖巧又優秀,還是柏家的人。

……

論壇的帖子校方給撤了,但媽寶男哭着打電話找媽媽幫他出氣後,又把這事買上了熱搜。

校方對教育局希望學校停職徹查柳嘉木的回應和校長的態度一致。

張聞媽媽無論怎麼施壓,澹校長都是笑眯眯地和她打太極。他做到今天這個位置,也不可能是任人擺布的軟柿子。

……

微博上。

柳嘉聲明,他本來就是為了柏南才來化大兼職的,本職工作是私企的工程師。如果這件事給學校帶來了麻煩,他可以辭職。

而化大官博轉發了他這條微博表示祝福柏同學和柳教授,希望他們好好學習,好好搞科研,為國家貢獻自己一份力……

這事只能不了了之。

……

周六晚上,柏南舉着手機在陽台和小舅親熱的打着電話,最後請求小舅幫自己個忙。

掛了電話後,柳嘉木從柏南身後抱住了她的腰。

「怎麼了。」

柏南轉着手機,帶着笑容懶洋洋道:「平白被人擺了一道,難道我要以德報怨嗎。他既然喜歡找媽媽來擺弄權勢,那就讓他的好媽媽睜眼看看社會主義的紅色旗幟有多鮮亮。

柳嘉木挑眉:「你幹什麼了。」

柏南笑得像個小狐狸:「他之前跟我炫耀過,他家裡人在帝都教育界佔了半壁江山,他媽媽一個月大概能掙十萬左右,他家裡有六套房子兩套別墅。我有些不懂,教育局哪個職位能有這麼高的工資啊,麻煩小舅幫我解解惑嘍。」

……

柏晏做事很快,不僅查到了教育局某些高幹收巨額禮金幫人辦事塞人,還連帶着拔出一波以裙帶關係進入行政部門大腹便便的官員,以及貪污受賄的大概數額。

柏南讓小舅把這些證據和匿名舉報信打包送上了檢察院。

一個月後,檢察院官方公開了這次處理名單以及各自在職受賄禮金,法庭正式宣判,最高獲刑10年,罰款兩千萬元人民幣。

#帝都教育局貪污案#詞條一時間在網上爆火。

柏南翻着微博的評論。深表滿意。

胸前的紅領巾更鮮艷了呢。

柳嘉木笑着問她:「出了氣了?」

「嗯哼,煩人的螞蚱再也跳不起來嘍。」柏南無辜臉。

他們在這邊是舒服了。有些人可難受地很。

張聞眼睜睜看着法院的人來抄家,把他媽媽帶走,哭暈了過去。

資產清點完後,他們家只剩下兩套他父親早年買的房子,其他全被國家收了回去。

他在學校炫耀了不少自己家庭背景厲害,至此,再也抬不起頭來。

……

晚上柏南趴在柳嘉木身上,喘着氣說,「我沒用什麼非法手段哦,她作繭自縛經不住查,才落得這麼個下場。」

他只是讓小舅找人私下搜集了些證據而已,他們做的事是鐵板釘釘的事實,又不是憑空捏造。

「嗯,我知道。」柳嘉木撫摸她的頭,「看來以後還是不要得罪你啊,代價慘烈。」

柏南邪邪地笑:「你知道就好。我可是睚眥必報。」

柏南這話說得不夠準確。別人對她自己的傷害她不怎麼在意,只要不給她造成太大實質性的損失她懶得去報復。

如果實在是讓她感到虧得不行了,也會悄悄地下手在暗地裡下手,不會擺到明面上,以維持自己的乖巧形象。

可是她受不了有人傷害她在乎的人,哪怕罵一句也不行。

張聞以前對着她說不堪入耳的話,她只是神情冷漠的請他讓一下別擋路。可是這次柳嘉木受了這麼多非議,她的火氣不是罵對方兩句打兩下就能消下去的。

她要張聞承受十倍多的議論和代價。

以前她哥哥柏熙對媽媽說話重一點她都要去教育他半天。柏熙回老家被他們叔叔那邊的人欺負,她更是掄起凳子往人臉上飛。

總之就是,極其護犢子。她認定了要保護的親人,要守護的朋友,都會竭盡所能對他們好。

現在這些人里又多了一個柳嘉木,一個新的分類,

是她的,

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