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大貓的正確飼養方式
大貓的正確飼養方式 連載中

大貓的正確飼養方式

來源:google 作者:橙西不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曉米 樊白 現代言情

周曉米是天地間唯一一隻修成九尾的貓妖,他生來便是八尾靈貓,靈貓組群顏色尾巴是修為地位的體現像周曉米這樣的八尾玄貓可以說是貓中翹楚可是貓爸貓媽卻表示:這屆的貓崽是我帶過最難帶的一屆周曉米本不叫周曉米,它叫玄墨,靈貓族都是玄字輩的它是黑貓貓爸就取名玄墨了,它覺得這個名字很起碼比隔壁好聽他本來也覺得周曉米不好聽但總比小米粥好聽!但他飼養的那個人類總愛這麼叫他,如果他換了名字那那個人類那麼笨會不會就認不出他來了後來他就一直叫周曉米,他說也不是為了那個人類只是聽慣了就不想改了展開

《大貓的正確飼養方式》章節試讀:

玄墨隨着范白一路南下最後到了涼州的一個小縣城中安頓了下來

因是小縣城的縣令,地方小人也淳樸平日里也沒有什麼駭人聽聞的大事發生,平日里也是樂的清閑

玄墨最喜歡這涼州的特產小甜糕了但是范白不許它用貓身吃,說什麼小貓兒吃不得那些甜食,於是玄墨就更愛幻成人形去吃那糕點

只是這人形過於好看也是苦惱的

平日里還是小貓兒的時候就見媒人喜歡纏着范白說媒,說誰誰誰家的姑娘小家碧玉誰誰誰家的姑娘秀外慧中,看着范白苦惱的樣子它就樂的開心誰讓他不許願的,這麼多年了他還沒修滿功德吶

後來那些人被范白以老家就有妻女給推辭了過去,范白見自己笑話他便不許得自己貓身吃那甜糕

可是人形也會引的那些媒人糾纏,他便樂的呆在范白都身旁問問他有什麼願望,范白說他想娶一個人可是總也不告訴貓兒是誰,還讓貓兒乖乖研磨少說話

玄墨看着月下飲酒的范白髮現這些年他身量長了不少,本就清秀俊逸的臉龐變得稜角分明,看自己的眼裡也是多了幾分沉穩,挺拔的鼻樑還似笑非笑的望着自己:「小米粥,可不是吃醉了酒怎麼臉紅撲撲的還獃獃的」

聲音也是這般清冷好聽的,自己把這個人類養的也算是出類拔萃的玄墨不由得想到的,「咳、咳,范白我們認識也這麼久了,你就沒有什麼願望嗎?我們傳承記憶說里人類七情六慾最是複雜的」

范白望着眼前這張昳麗漂亮的臉滿面潮紅,那雙桃花眼含情一般的盯着自己心中微動,舉起一杯酒下肚順勢捋了捋沾上酒漬的衣擺沉吟道:「我所想我所願皆是虛妄」

玄墨卻是不以為然:「范白,八尾靈貓可是很強的,你平日里拍狗似的拍我腦袋我都是讓着你,誰讓你是我第一個養的人類呢?只要你說的出的願望我都能幫你實現的」貓貓驕傲的看着范白

這話聽着卻讓范白蹙起了眉:「你以後還會再養別的人類嗎玄墨?」

玄墨愣了一下這是范白第一次這樣叫自己的名字,不知怎的讓自己還有些心虛,想了一下之前的那些無知人類嘟嘟囔囔的開口道:「養一個人類好麻煩,我不想在養了唉~你怎麼不叫我小米粥了?我可不是喜歡你叫我小米粥啊!我就是這麼多年聽習慣了」

回頭就見范白那似笑非笑的眼神,玄墨心中一陣發燙不由得身上一輕變回了小貓咪對着范白的臉就是一頓貓貓拳(當然收了爪子的)然後傲嬌走開

沒聽見身後男人撫臉輕嘆:靈貓,壽命很長吧~

日子就這樣慢慢的過去了,范白轉眼已過而立之年,卻不想一日家中傳來信件范白的父親壽終了

於是玄墨便跟范白回鄉奔喪,馬車裡范白臉色似乎很是平靜眼底卻流露悲傷他輕撫着貓貓的背毛,如同安慰自己一般用着低沉又有些暗啞的聲音說道:「父親過耄耋之年,算的長壽擔得起壽終正寢這四個字,算的上是喜喪了,做兒子的該替他開心」

「范白~耄耋之年算是幾歲?」貓貓有些好奇,卻沒等到他飼養的人類的回答,是沒聽見么?

范白當然聽見了,告訴他嗎?然後呢?這傻乎乎的貓咪會不會知道自己還只能陪他40餘載么?他到時候會同自己一般難過嘛?

這些問題似乎都沒有答案,守孝三年在本家,家裡催促着范白孝期之後就成親,而不該一天到晚捧着個黑貓多不吉利

聽的貓貓一陣惱火,又不是他不讓范白成親的范白自己說有心上人的,還說什麼虛妄,只要和他許個願別說是虛妄,他要的瑤池仙女他都給他介紹來

它也不知他思的什麼空、望的什麼又是月,中秋的月亮和個餅子似的又大又亮還有些看頭,就平日里那鐮刀似的月又有什麼好看又有什麼可嘆的?

貓貓不懂但是,貓貓看着范白母親的那番話就知道若是范白再不成親那他的好日子就到頭了,他豈不是要被丟出去!這是他養的人類他還沒修成九尾吶!這不應當的!!!

於是玄墨找的了正在對月吃酒的范白,開口就是我們成親吧!

「噗……咳咳,什麼?」范白一臉驚疑眼神卻是亮亮的

玄墨卻沒注意只是自顧自的解釋道:「你娘不喜歡我的真身本體,萬一哪天趁你不備給我丟出去怎麼辦?」說到這裡還怒氣沖沖的坐下喝了好大一口酒,接着道「我可以幻成人間尋常女子的模樣然後我同你成親就可以順理成章的一直在你身旁了!」

范白瞧着這小醉貓的模樣不由得失笑:「萬萬不可瞎胡鬧,婚姻乃是人生大事你能糊弄成婚那生子可是糊弄不過去的…」

「什麼!?生崽?貓貓我可是公貓可生不了崽」玄墨炸毛,不一會兒酒氣上頭便昏睡過去了

范白瞧着這孩子氣的貓咪,無奈一笑伸手捋順他那垂在臉龐上的髮絲看着那酒漬過的紅唇便想偷一個吻,卻被對方那呼吸灼傷一般的退了回去

看着對方這十多年未變的模樣,他也想同他成親卻怕那月老誤了紅線自己耽誤了他的良緣…

本想借醉偷香,可刻在骨子裡的禮數他卻是不敢半分越矩,也怕自己食不知味夜不能寐罷

范白長嘆一口最後飲下一杯,便攙扶起那睡著了的醉貓回了客房,自己在房間感受自己的心潮澎湃久久不能入眠

三年孝期很快便過了,范白終究是還未成親,一路上回到涼州小縣玄墨倒是很開心,他早就饞那小甜糕許久,他在本家那邊嘗到的總是沒有涼州的地道

日子似乎又回到了從前那般,小地方的縣裡需要省里的也都是些雞毛蒜皮的事情,捕快偶爾也會抓到一些小偷小摸的人但總的來說還是和平安逸

只是玄墨聽到了些流言說縣太爺身邊跟了個妖精,那妖精霸着縣太爺不讓他娶親霸道的很,還說什麼幾十年都不變模樣那肯定是妖精了…長的也不像是好人家的模樣指不定是狐狸精來的……

這話初始是從那個賣糖糕的婦人那邊傳出來的,玄墨平日里最喜她們家糖糕幾十年如一日的去買卻沒想到傳出了這些閑話

玄墨似乎也知道了他同人類似乎是不一樣的,人類壽命竟不過百年,他也在別人那知道了耄耋之年也不過八十,本覺得自己無所不能的小貓咪也有些慌亂,他養的那個人類還能陪自己多久呢?

范白只是發現他的小米粥似乎變得越來越粘人了,時常窩在他的腿上,也不愛幻成人形出去買糖糕了,變成人形也只是陪在自己身邊研磨看自己畫畫倒是像變了個貓一般,也不提許願的事情了也是稀奇

時間易逝,他們關係似乎越來越親密他的小米粥似乎都把自己當成家人了,他也到了辭官告老還鄉的時候了

曾經他也問過許願的事,那隻傻貓只是說很簡單但需要斷一尾。

他本想長壽一些可以就一點的陪着他只是他思來想去覺得斷一尾得多疼呀!再說那八尾長出一尾斷了一尾那不還是八尾嗎?也不能幫他修的功德圓滿那便算了

玄墨在范白辭官後帶着自己回到了那個小竹林里,他還記着那是他們第一次遇到的地方,當時只覺得這書生膽子真大可陪他一陣子實現願望自己好修的圓滿

卻沒想到這一陪竟然陪着他過了一輩子,他養的人類總得來說還是很合它心意的,揉毛撓癢總是合著自己的力道,做的小魚乾也是自己愛吃的,他也曾讓他許願長命百歲,只是那個人類總是不願,說他已是古稀之年這什麼的都看開了

這讓它很是生氣,怎麼就看開了呢?他要是撒手人寰了那小貓咪怎麼辦呢?它還沒修得功德圓滿呢?氣的小貓咪只願意用原型對着他

後來那個人類風寒了,范白他說人老了總是容易生病的緩緩就好了,但是玄墨知道什麼風寒早就叫他施法治好了,他能感受到他養的人類生機真在流逝,連靈力都鎖不住那流逝的生機

玄墨坐在床邊陪着他,見他養的那個人類今天的精神頭似乎格外的好,他好似平常一般都摸了摸自己的頭說著:他希望下輩子如小米粥一般就可以長久的陪着他了,也希望小米粥早日修成九尾便沒了聲息,任憑他怎麼喚都沒有反映

玄墨心裏一陣慌亂他養了快百年的人類難道要死了嗎?他不許!他變回原形自斷一尾想用百年修為渡給那個人類使得起死回生,修為的靈光照的竹林都瑩瑩發光卻沒喚醒那個人類,於是兩條、三條……七條,他自斷了八尾卻沒喚醒那個人類在看他一眼,在喚他一句小米粥

他親手將那人類埋葬在他們初識的竹林中,許是心中過於的苦讓斷尾的痛來的這般遲緩洶湧一時間叫他無法呼吸便暈在了那小墳包前

在醒來時他見自己真身確是長出了九尾你,九條毛絨絨的大尾巴在竹林間舞動他想定是范白許他朝日修成的九尾使他的功德圓滿了,他靜靜的看着那個小墳包陌生的無助感卻在胸腔里瀰漫

自己還欠了他一份恩情未還,他可以找到他的轉世再去報恩,靈魂都是他養的人類那便都是他養的人類

又想了想認真的對着那小墳包說了一句我以後就叫周曉米了,你可要記着我怕你以後不記得玄墨只記得那小米粥了,我可不是喜歡你取的名字,只是你這人類總是不聰明怕你記不住了

話音落下,周曉米低下頭眯着眼蹭了蹭那小墳包就好像范白平日里輕揉他的頭一般,就當是告別了……

如今他可以輕易的打開隱山界,想着人類投胎轉世都很墨跡的,他得回去鞏固一番修為再看看貓爸貓媽怎麼樣了,再去找他養的那個人類

與此同時,隱山中白虎族新降生了一隻小白虎,取名為樊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