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帶着手機回大唐
帶着手機回大唐 連載中

帶着手機回大唐

來源:google 作者:風千鈴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蘇健 蘇明月

夏陽穿越到了大唐時代,發現手機也跟着他一起來到了這裡,同時他更是能從手機閱讀器里提取武技與物品一躍成為了蘇家最引以為傲的上門女婿最後,他輔助李家建立大唐,幫助李世民稱霸天下,雄踞一方功成名就之時,卻只想在大唐做一個鹹魚,讓妻子每天給他做飯錘腿,生活安逸展開

《帶着手機回大唐》章節試讀:

蘇健:「我還沒有喝夠呢。」

他話音剛落,卻看到夏陽步履蹣跚,已有醉意,不禁向李世民抱怨道:「我這個妹夫喝幾滴貓尿就有些不勝酒力了,我先送他回去。李老三改天到我們蘇府上咱們兩個再多喝點兒。」

說完,蘇健跟着夏陽,對方在下樓時還差點兒摔倒。

三人在醉春樓前分手,看到李世民走得遠了,夏陽的臉上再無酒意,目內精光四射,低聲道:「走,咱們去等着胡風去。」

「不是剛才沒有找到嗎?我們回去再跟那個高將軍理論去,人家不把咱們的頭給擰下來!」蘇健說著就要往回走。

夏陽拉住他:「我們不用跑到後花園鬧事,只要在後門等着他就行!」他之前聲張着找胡風,使用的就是打草驚蛇的計謀。

蘇健拗不過夏陽,跟着夏陽來到那條衚衕的拐角處,兩人就在那裡隱藏起來,觀察着留守府的後門。

大約過了半個時辰的樣子,街上已經有更夫在打更。

蘇健抬頭看着天色黑垂:「我先回去了,你在這裡慢慢等吧。」

夏陽捂住蘇健的嘴巴,示意他向後門看去,果然有一個瘸着腿的人從後門走出。

蘇健的嘴裏發出嗚嗚的聲響,從他的口型來判斷,這個人就是胡風。

兩人等胡風走的近了,從黑暗裏面竄出來,一左一右將胡風的胳膊架住。

「胡風,我看你這下往哪裡跑。敢下毒毒害我爹,你不想活了吧?」蘇健一把揪住處胡風的衣領,對方如同一隻死狗一樣被提了起來,兩隻腳在地上胡亂蹬着。

蘇健順手給了胡風一個耳刮子,煽得對方半邊臉烏青。

胡風正要開口說話:「少爺……」突地從嘴巴裏面吐出一口黑血來,頭一歪,就此嗝屁了。

「我沒有殺他,只是想打他兩巴掌出出氣。」蘇健慌亂解釋。

夏陽細思一下:「他可能是中了毒。我們去留守府中尋人,高君雅已經知胡風暴露了行藏,讓一個人永遠開不了口的辦法當然是將對方殺死。」他同情地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猶自未瞑目的胡風屍體:「我們找個地方把他埋了吧。」

蘇健道:「好。」他們兩個找來一個麻袋將胡風的屍體背着出了城,在一個僻靜之處將胡風的屍體給埋了。

做這一切之時,他們渾然沒有注意到暗中一直有一雙眼睛在觀察着他們。

這雙眼睛的主人正是李世民!

「這個夏陽能有如此心計,此番我們晉陽起兵可要好好地拉攏高家!」想到此處,他悄無聲息地離開,向晉陽宮監府而去。

夏陽和蘇健回到高府時,蘇啟一家三口都在客廳裏面等着他們吃飯。

「你們兩個追查胡風追了一天,我看就是瞎忙活了吧?」蘇明月揶揄他們兩個。

蘇健坐下後,灰敗着臉嘆了一口氣:「可不就是白忙活了。」

蘇明月問:「說說,怎麼個白忙活法兒?」

蘇啟咳嗽了一聲,用眼神示意兄妹兩個不要在客廳裏面談論這種事兒。

蘇明月還不樂意了,低下頭悶悶地吃着飯。

一家人坐在一起,夏陽再次感覺到他被當成外人,李瑞和蘇明月又是給家中的兩人添湯加菜的,沒空理會夏陽。

剛恢復過來的蘇老爺子尷尬不已,主動往夏陽的碗里夾了一個雞腿:「賢婿你吃個雞腿!」他也感覺到憋屈啊,數次三番暗示過女兒蘇明月了,結果對方完全無視他的暗示,依舊我行我素。

臨了,蘇啟歉意地對夏陽道:「我這女兒從小被我慣壞了,賢婿可不要在意!」

蘇健在一旁嘿嘿直笑。

蘇啟瞪了蘇健一眼:「我們兩個來我書房裡。」

三人來到蘇啟的書房裏面,把書房的門關好後,他問兩人道:「胡風找到了沒有?」

夏陽把如何找到胡風,胡風如何死去的事情說了一遍。

書房裡的燭火搖曵着,蘇啟皺緊眉頭,過了會兒,他長長地嘆了一口氣:「賢婿,你也知道一句話叫做未雨綢繆。表面上現在大隋風平浪靜,但你也聽葉神醫說了什麼,陛下現在對於李姓之人很是在意,因為天下都在傳着李姓之人將取代大隋成為天下之主。你對這樣的謠言如何看?」

夏陽自然知道大唐代隋之後有七百年的國運:「亂世之中求存,當依附最具潛力的勢力,我看李家就不錯。」

「現在天下大勢,洛陽有竇建德、王世充,山東一帶有杜伏威,蜀中有蕭銑,南疆有馮盎,各路起義軍多如牛毛。我看哪一家都比得過李家。」蘇健多有觀察天下形勢,對於勢力分佈了如執掌。他所說的這些勢力現在已經有了自己的據點,而李家現在連一個根據地還沒有。

說完之後,蘇健補充道:「更何況晉陽宮監李淵現在還沒有反的意思,最近陛下又在查着李家造反的事情,他們不是危如累卵嗎?」

「君子不處危牆之下,這個道理做為商人我可是深有體會!」蘇啟對於夏陽這樣的說法也不是特別滿意。

夏陽堅持道:「先翁聽我所說,必然有我的道理。」

蘇啟現在腦海裏面又想到了袁天罡對於夏陽的批字,此子乃人中龍鳳,不可多得,雖無帝王之命,卻有帝王之材!

想來想去,蘇啟最終沒有拿主意,倒是想道他現在不急於表明自己的立場,與李家來往歸來往,只要不表明立場就行。

三人商量一陣,沒有商量出結果,各自回房去睡覺。

打開門之後,夏陽看到蘇明月躺在床上,半截如玉的的手臂露在外面。現在是晚秋時分,如果到了晚上,可能會受涼感冒。他好心要替蘇明月將被子蓋上。

沒承想蘇明月警醒過來,二話不說,又是一刀刺向夏陽。

夏陽向後一跳:「我說你個賊婆娘,你家漢子擔心你晚上着涼,替你把被子蓋上,你真是不識好人心。」

蘇明月朝地上啐了一口:「你才賊婆娘,我要賊婆娘,那你是什麼?」

夏陽憊懶一笑:「我當然是賊漢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