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帶着系統去捉妖
帶着系統去捉妖 連載中

帶着系統去捉妖

來源:google 作者:莫羨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穿越重生 莫羨 黃嬸

莫羨表示,她只是想藉著這個捉妖APP賺個外快,填飽肚子,不想做什麼捉妖大佬!身處清朝嘉慶年間,自帶系統,一路捉妖,走上巔峰,成為頂級捉妖師,從此衣錦還鄉!只是…那誰,你怎麼也跟着我一起來了?...展開

《帶着系統去捉妖》章節試讀:

  送殯隊伍走到湖邊就徹底停下了。

  雨小了一點,刮在身上的風卻越來越大,莫羨不由抓緊了身上的衣服,濕透的衣服也沒能保暖。

  自從林夫人不知打哪冒出來之後,莫羨就一直注意着她。

  只見她哆嗦着,走到林源身邊,後者看了她一眼,滿目的嫌棄。

  而原本站在林源身側的林管家往後退了半步,似有畏懼地看着平靜的湖面。

  莫羨抬頭看了一眼天空,灰濛濛的,就像籠上了一層灰色的霾,直壓得人心頭喘不過氣。

  等她再低頭,林氏夫婦便已經就着湖邊跪了下去,也不管地上的軟泥是濕的。

  林源身側放着個燒火的盆子,在雨水中居然也沒有被淋滅。

  「把準備好的紙錢拿過來。」林源低聲吩咐了一句。

  接着就有下人拿着一大包的紙錢走到右側,不知道的以為他是在祭奠林秀秀,莫羨卻覺得,這內里肯定大有乾坤。

  火舌子很快就把放下去的金黃色紙錢吞沒得一乾二淨,林氏夫婦嘴裏念念有詞,一直在說著。

  莫羨本在後面聽不大清,藉著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不在人群,便悄悄走了上去。

  這下聽清了。

  「您大人有大量,求求您放過我們吧。」

  「都這麼多年了,也應該熄了怨氣,當年也不止我們一家。」

  「現在女兒都賠給您了,這事情就翻篇了可否?」

  反覆說了好幾遍,最後他們嘴裏就只剩下「求求您放過我們吧」這句。

  他們竟不是在拜祭林秀秀,莫羨覺得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她已經猜到了一些。

  林夫人的神態有些松怔,身上也像是沒有力氣一般哆嗦着,她念着念着忽然就小聲哭泣起來。

  林源抬眸橫了她一眼,嫌她晦氣,「哭哭哭,除了哭還會作甚!這麼多日也沒見把你眼睛給哭瞎了!」

  林夫人被這麼一喝,哭泣聲倒是小了下去,只一個勁地朝着湖邊磕頭。

  「嘩啦啦」,忽然間,袋子里的紙錢被一陣狂風給颳了起來,洋洋洒洒,有的落進湖裡,有的落在濕潤的泥土,不一會就**透徹。

  天上的雨驟然大了起來,就在此時,剛才還平靜的湖**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風雨交加讓眾人都睜不開眼睛。

  莫羨暗中從捉妖袋裡拿出一張小小的黃符,往眼睛上一抹,總算不受這股子妖風的侵害,睜開眼睛,也看清了湖**的情況。

  那是一個女人,穿着水青色的交領長袖短衣,內外幾層,下身是詭異的黑色布裙,綉着不知名的花紋,一身裝扮看着十分臃腫,卻又因為她的手腳和臉乾枯得厲害,就像一個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一般。

  莫羨一怔,她的穿着不像是如今清朝女子的旗袍,倒有點像明朝普通人家的布衣。

  讓莫羨更為驚駭的是,這個女人腳上穿着一雙暗紅色,鮮血欲滴的繡花鞋!

  莫羨似乎已經抓住了這件事情的關鍵點,心裏驀然浮現起一種希望,如果能在這裡收拾這個鬼怪,那是不是說明她的任務有機會完成?

  就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肩膀一沉,一隻寬大的手掌壓了過來。

  「別輕舉妄動。」男人比雨水還冷冽的聲音就落在耳畔。

  莫羨慫了一下被他壓着的肩頭,道:「男女授受不親,沒聽過嗎?拿開你的爪子。」

  被說的那人似乎一時無言,默默把手收了回去。

  狂風越發大了,似乎是隨着湖**的女人升起來的高度變得更加劇烈。

  送殯的隊伍被吹得東倒西歪,普通的人根本承受不住這股妖風。

  女鬼眼睛裏沒了眼白,只剩黑漆漆一團,卻能看出無比濃重的恨意。

  她死死盯着跪在地上磕頭磕個不停的林氏夫婦,眼睛的黑色里有暗紅色在流動,她才開口,裏面就完全變成了血紅色。

  「我回來了。」

  女聲每吐出一個字,就像帶着濃重的陰氣,能從耳朵直鑽到心裏,林氏夫婦都快要把身子骨給抖散了,可想而知心裏的恐懼有多少。

  「不關我們的事,這麼多年過去了。您冤有頭債有主,放過我們吧!」

  「放過你們?」女鬼冷笑,周圍的溫度驟然降了好幾度。

  莫羨想,他們這是觸了逆鱗了。

  「但凡你們身上流着半點那群骯髒人的血,便是該死!」

  「你們都該死!」

  女鬼身上的怨氣越來越濃重,肉眼幾乎可見她身旁纏着一股淡淡的黑氣。莫羨捉了那麼多年鬼怪,從未見過這麼猛的。

  她心頭一跳,自己只是一個兼職渣渣啊,到底要猴年馬月才能變成頂級捉妖師!

  林氏夫婦聞言,已經完全癱軟在地上,如同那上面的爛泥。

  莫羨抬眸看了那女鬼一眼,卻陡然撞進了那雙血紅眼睛中。而那女鬼微微擰眉,手上的指甲刷的一聲伸長出來,就跟當時林秀秀的屍體一樣。

  見她帶着濃烈的恨意直衝着自己來,莫羨極其後悔跟她對視了那一眼。

  要不是時機不對,她都差點想唱起王菲那句「只是因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鬼知道怎麼這女鬼就跟自己看對眼了!

  碧綠的湖水瞬間隨着女鬼的怨氣高漲起來,如同一個旋轉的錐子般往湖邊的一行人衝來。

  莫羨顧不得其他,飛快地從捉妖袋裡拿出一沓黃符,捏碎硃砂豆急速寫了幾個符咒,往那湖水一推,那水就像是被定住,很快像一塊布似的落回了湖裡。

  果然渣渣的能力也渣渣,不過弄個「回水符」,竟然法力就沒了小半,她伸手擦了擦額上不知是雨水還是冷汗的液體。

  那頭的女鬼已經穿過湖水,極長的艷紅色指甲往莫羨的門面上直撲過來。

  後者側身一閃,從身後掏出一把銅錢跟一條紅線,這次終於能順利把銅錢劍給串了起來。

  她本想學戚懷昭的招數,直接把那女鬼的指甲給斬斷,不料卻被女鬼一把擋開,那衝擊的力道把她整個人都撞飛開去,險些就落入了那片碧綠的湖水中。

  莫羨活生生剎住了往下掉的力道,畢竟要是掉進湖裡,就相當於送羊入虎口,有去無回!

  女鬼見一招不得手,轉身又是重新把那湖水給召了起來,這次莫羨來不及阻攔,那水活生生就把岸邊的一個男丁給吞了進去,四肢幾乎在一瞬間就被攪斷,鮮血染紅了一小片湖水,很快就只剩一顆死不瞑目的頭顱在湖面上若隱若現。

  似是得了鮮血,女鬼的怨氣漲了不少。

  原本束縛在腦後的頭髮陡然散開,她頭一甩,黑髮就伸長過來,迅速地拴住了莫羨的手腕。一瞬間就見了血,可那頭髮沾了莫羨的血之後,竟然「刺啦」一聲,斷開了!

  女鬼尖嘯一聲,發狠地張大了血盆大嘴,咔嚓幾下把自己的頭給擰了下來,往莫羨的方位騰空而來。

  「既然不能碰,那我便整個生吞了你!」那女鬼嘶啞着嗓子,聲音彷彿是指甲撓在玻璃上。

  莫羨張嘴想說,這他媽關她屁事,她又不是林家的人!但這句話也沒能空出時間來說,女鬼的頭移動的速度太快,莫羨一不留神就被她吃掉了半截衣袖。

  她手上的銅錢劍已經搖搖欲墜,擋了幾回攻擊,連上面微弱的法力都快沒了。

  但就在這時她發現了一個很奇怪的地方,這女鬼不管多猖狂,似乎身體都沒辦法離開這個湖面。

  就是這稍微一分神,女鬼的頭又把她的長衫給撕裂了一個口子,還沒等她反應過來,血盆大嘴已經到了左側,這下真的閃不開了!

  莫羨閉上眼睛,等着最後一刻。

  身體卻猛然被人摟住,不知名的幽香混雜着血腥味鑽進了她的鼻間。

  莫羨睜開眸子,將她攬在懷中的,正是戚懷昭。

  她本能扶在他肩頭的掌心摸到了一股溫熱粘稠的液體,她猛地睜大了眼睛,為了救她,他再一次受傷了!

  戚懷昭眸色微沉,肩上的傷口似乎對他完全無用。只見他從懷裡拿出了一把小小的匕首,通身漆黑,不知是什麼材質,只在兩邊的利刃邊閃着雪白色的光。

  虛空一划,湖水生生被逼退了好幾米,那女鬼的頭也瞬間被彈回了身體里,她血紅色的眸子看着戚懷昭的方向,意味不明地閃爍了幾下。

  她身下的漩渦瞬間開始轉起來,湖水把林秀秀的屍體一併卷了下去,整個湖面不消片刻,便恢復到了一開始的平靜無波。

  林夫人見狀,原本癱在地上的身體猛然發出一聲慘叫:「我的秀秀!我的秀秀!」

  完全是出於一個阿娘的痛哭,莫羨自幼喪母,儘管不知母愛是何物,也不由聽得心酸。

  林源也猶如一個被抽了魂魄的破舊布偶,頹然地坐在地上,眼角緩緩滲出溫熱的淚來。

  不管如何,那都是他心心念念捧在手掌心上的女兒,現在落得這個下場,心裏也難受得緊。

  「走,此地不宜久留!」

  戚懷昭墨般的長眉微擰,修長的手指捂在肩膀上,也不見得有多用力,血還在不停往外冒着,莫羨看不過眼,急忙從捉妖袋裡掏出急救的紗布,給他暫時捂得嚴嚴實實。

  出殯的隊伍暈了大半,只有幾個還有意識卻也模模糊糊的。

  林氏夫婦沒管他們,失魂落魄般跟隨在戚懷昭和莫羨身後走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