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帶着賣書系統闖三界
帶着賣書系統闖三界 連載中

帶着賣書系統闖三界

來源:google 作者:翻滾林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順意 翻滾林

什麼?!只要賣書就能變強?!張順意一覺睡醒,發覺自己居然穿越到一個龐大的修仙國度,激活賣書系統的他,被告知需要在凡間,地府,天界,這三種領域各賣出一萬本書籍,才能回到自己原來的世界「泱泱九州之地,無邊無際的地府和天界,要賣出這點書籍很難嗎?」張順意問道根據系統的解答,還真有難度但是!每次完成任務和售賣給特殊的人物,都能得到『賣書點』,用以兌換數不盡的奇珍異寶,看不完的武技秘籍,各類各樣的金手指與加成物品......隨着賣書的時間推移,他將書依次的賣到了那些絕世高手和權貴通天的人物面前前任武林盟主揚不凡在易位後,從張順意購置了本書,再閱覽完不禁仰天閉目嘆道,「我或許知道自己是怎麼敗給他的了」當朝的天子,宋廣義在金碧輝煌的大殿上舉起張順意的書籍,向大臣宣布說,「生我者父母也,知我者順意也」「順意兄乃當世無雙,若能留此奇才在朝廷,屬實我大宋之幸」凡間第一劍宗的掌門人,張問天在接過張順意的書籍後,雙目凝神的看着書中的內容,「不愧是劉宗主推薦的書籍,裏面的內容洶湧澎湃,博大精深,令我實在欽佩」...展開

《帶着賣書系統闖三界》章節試讀:

有着蟬鳴,鳥叫和洛婷的陪伴,張順意倒是顯得沒有那麼的孤單。

只不過這一路可並不祥和,他也是個有理智和先見之明的人。

老早就準備好了結實的長木棍,還有不少的石子。

秉承着碰見危險能避開就避開的思想,的確是躲開了多數一不小心就會把命搭上的情節。

可不幸的是,終究給他撞上了一出霉運。

能被一隻齜牙咧嘴的大灰狼盯上並追趕,又幸運的活着,這還真是段難以抹去的經歷。

野狼據他所知是不會爬樹,事實也證明了這一點。

但那個危急時刻,要不是樹足夠高,張順意爬得足夠快。

他現在恐怕已成了那頭大灰狼的肚子里的食物。

而沒有石子的存在,那隻野獸估摸着可以等上個把時辰。

它能這麼耗着,張順意可耗不來。

要不是自己這件事情在,他必須趕快尋找到解決的突破口,否則他非得悠哉的在樹上納涼。

回憶起這個片段,他直覺驚險與解氣。

驚險於能在大灰狼的追趕下存活,解氣於用石子狠命的砸這頭盤踞樹下面,對自己虎視眈眈的野獸。

在此過程中,他有遇到過妖魔,他們大多長得奇形怪狀,張順意發覺單單從外形就能分辨是不是好惹的料了。

極多數的妖魔它們基本個頭很小,不足為懼,這或許是因為這片地域,本身就不是強勁妖魔的棲息地。

可雖是如此,張順意也盡量避着它們。

他想,既然能看到自己的屬性面板,意味着也有支持查看外者的同項功能才是。

洛婷回復他說有這樣的能力,只不過需要『賣書點』兌換。

這愈發加深了張順意對激活兌換模式的興趣心理。

他在此間,也因此發現了個有趣的現象,那些低階妖魔,似乎和大自然中的動物有很多的相同之處。

領地彰顯主權這方面,它們見有生物進入到自己的領地,就會奮不顧身沖向前,同這些『入侵者』交手。

它們也會進食,面對無法戰勝的對手會逃跑……

這些都在前主的記憶,有過相關的記載。

但能親眼看到,更覺得新奇和有趣。

前面提到的不足為懼,在以下展開。

張順意見到一隻長得跟豌豆般的妖物,但塊頭有巴掌那麼大,可它沒有四肢,只有一對黑漆漆的眼睛。

非活物的話,放到主世界的商場中,算是一種孩童的玩偶吧。

它的肌膚並不毛絨絨,張順意能瞧見它光滑的外表,因陽光的照射,反射出微小的光點。

他不知它從何而來,也不知它去向何處,只看見它在林地的樹葉上跳動着。

在張順意將視線鎖定在它身上沒幾秒鐘。

這顆大型豌豆便被兩隻小鳥奇襲了,接着一陣夏風吹過,鳥兒歡快的飛去。

那片地面就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漫不經心的躺着,但是其上方的大型豌豆,卻不見了蹤影。

張順意不是瞎子,他是這場節目的見證者,豌豆沒有一絲反抗的餘地就進了奇襲者的肚子里。

假設豌豆是他,那麼鳥兒就該是兇手了。

它並沒有招惹對方,但因為對方的飢餓而成腹中食。

這又證實了,前主遇害的背後,定然有其源頭可尋。

不過在那一幕過後,他又見到了類似情節。

這一次,鳥兒並沒有吃掉豌豆,卻是玩弄它,見它,就用嘴啄下一口,可沒有下肚,反而吐了出去。

最後留下一點反應都沒有的豌豆,展開翅膀飛往天空。

此現象當然也會有,弱肉強食的理念,他不是不懂,只是……哎…….

張順意這一回休息,挑選在了一棵陳年老樹下。

看着天邊依舊是亮堂堂的,太陽也依舊是那麼的火辣,他當即從空間戒指之中,取出水葫蘆,扭開蓋子,喝了幾小口。

氣候嚴重,他都想脫衣了,可現在就在大路的傍邊,若是遇見了女子。

自己倒是無所謂,但是對方就不一定了。

到時一直叫嚷自己的身子玷污了她的眼睛,那可就划不來。

張順意打趣的問了下洛婷,結果洛婷告訴他,自己也算是個女人,不會在那些情況下去看主人的身體,除非一些特殊的情況。

正當張順意要問是什麼特殊的情況時,洛婷告訴他有個人正往這邊趕過來,方位是身後這顆大樹那邊。

張順意認為她是想移開的話題,便用話誆騙他,就扭頭看了眼,視線一入眼帘,瞬間麻溜的把頭收回來。

只有一個獵戶着裝的漢子,可看這情況,總感覺來者不善的樣子。

有這種感覺還是取自於人對未知的懼怕,他認為剛才那一瞥對方一定看到了自己,再怎麼躲藏都沒用。

就在他探出身子出去的那一刻,獵戶衝著他這邊大聲喊了句,

「喂喂喂!說的就是你!」

見張順意沒有躲起來,便迅速拈弓搭箭對準他的頭部說道,

「打,打,打劫!」

張順意內心感慨道,光天化日之下,終究還是給自己碰到這種事情。

看穿着是獵戶,實則是劫匪。

只能硬着頭皮應付了。

劫匪看張順意兩手空空,連個行李都沒有,也倒沒有完全失去能得到東西的信心。

他收了弓,拔出腰間的單手刀,快步朝張順意過去,嘴裏繼續叫到,「把身上值錢的,通通交出來!」

銀子他是不可能給的,這種情況下,得想其他妙招。

如果說什麼都沒有,那對方二話不說直接給自己一刀就涼涼了。

於是他急匆匆的說道,

「請稍等,我這裡有一本《黃金書》。」再將手伸進胸口處,從儲物戒中拿出一本。

一聽是黃金書,這個劫匪微微一笑,好小子,看來是個深藏不露的富貴人家。

當看到張順意從懷中掏出的那一瞬間,他的臉像吃了酸梅般,扭成一團。

他接過手來,再看了下書名,還真是啊。

此《黃金書》非並黃金書,劫匪感覺自己像被賣了一道,可對方也沒有弄錯……

「只要兩百文錢就能買到這樣一本書,童叟無欺,價位實惠。」張順意若不是惦記着『賣書點』,絕不會在這種關頭推銷。

這時候他便詢問了下洛婷有關交易的規則,得知是能用他所想的這個交易漏洞:

可以將手頭上的錢給對方,再將讓對方買下自己的書。

劫匪將書塞進了自己的懷中,退了段距離,右手持刀朝着空氣一頓舞來揮去,

「非得讓我給你漏兩手。」

停下手後,劫匪喘了幾口大氣再說道,

「小子,見識到我的厲害了沒。」

張順意是沒想到他竟然將那書給收下了,難道他要去賣不成?

每本書上的封面都有官印,沒有允許售賣的文書,被發現走私賣書,這抓到了可是要判刑的。

那危險概率絕對比劫匪現在做的這勾當還大。

而張順意手頭上就有帶着這官印的販賣文書,根本就不用擔心會被官府的人抓去。

再者書籍能販賣的對象要自己去找,他不會覺得實在麻煩的慌嗎?

劫匪見張順意呆在那裡看自己,於是一邊對着他比划著刀具,一邊用疲乏的語氣說,

「俺沒時間陪你鬧,快把身上值錢的東西交出來,否則我的大刀可不長眼。」

碰見這種茬,真是倒霉。

路邊這會兒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劫匪當即把刀踩在地上,滿臉惶恐的看往那兒。

張順意此時有很多的緊急而危險的念頭浮現而出,他既可以大喊的衝出路面,尋求那些騎馬之人的求助,

也可以向劫匪發起突襲,他的塊頭雖比張順意大,但只要張順意能推開他,再後迅速拿起那把長刀。

這兩個方案稍縱即逝,彌足珍貴,可張順意都沒有採取行動。

前一項,他離大路還有段距離,他要去賭劫匪的弓法如何,被劫匪拿着刀追趕的畫面也在出現在其腦海里。

後一項,張順意看到了劫匪腰間還有一把未出鞘的匕首,他認為對方也是個成年人,思維也不至於差得那麼離譜。

幾匹快馬飛速的從那條大路而過,劫匪拾起了單手刀,笑嘻嘻的說道,

「只要你把值錢的東西交給我,我就饒你性命。」

張順意認為這傢伙只是個新手,不然怎麼會挑選在這種地方打劫呢?

悲劇,明明在這種地方,還能碰見這種東西。

經過這段情節,他能感受到眼前這貨一副不太聰明的樣子,就神神秘秘的說,

「我這裡有樣東西,絕對要比《黃金書》的用處還大」

他再次把手探入懷裡,見這回比上回深,劫匪臉上洋溢開滿意的微笑,連連說道,

「懂事的人就是聰明人,俺也是聰明人,聰明人沒必要為難聰明人」

他將大刀垂落到腿間,期待着盯住那隻在懷中探索的手。

令他沒想到的是,張順意掏出來的是一顆通體漆黑的小丸子。

「這是什麼?」劫匪不解問道,隨之他好像觸及到了某些知識,用舌頭在嘴唇周邊舔了舔。

張順意用右手將這顆黑漆漆的玩意在對方的面前攤開,

「伸腿瞪眼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