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帶着空間逃荒之我在路上撿大佬
帶着空間逃荒之我在路上撿大佬 連載中

帶着空間逃荒之我在路上撿大佬

來源:google 作者:醉醉吖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蘇沐卿 醉醉吖

剛剛才成為孤兒的蘇沐卿穿越了本以為換一個時空,會有不一樣的煙火結果確實很不一樣…剛穿過來的第一天就被人給活埋了好不容易爬出土包包回到逃荒隊伍後,養父又死了…至此,她又變成了一個孤女養父還給她留下一個嗷嗷待哺的小奶包!孤女+養孩子+災年逃荒…這是什麼玄幻設定?蘇沐卿表示很無語她都懷疑自己是不是下凡歷劫,等歷經了九九八十一難後就能飛升的神仙?面對接二連三的艱難險阻,蘇沐卿能怎麼辦呢?既來之,則安之唄…看她變身超級辣姐!帶着小奶包,跟着村裡人踏上漫漫逃荒路誰知一路逃下去,她好像被錦鯉附身一樣找食物,找水源一找一個準!撿寶物,撿人,撿人,不斷的在撿人…就這樣她的隊伍一直在壯大蘇沐卿擦了擦頭上不存在的虛汗!幸好她有位面空間不然越來越多的人,她還真怕自己養不起…只是這些人要麼身懷本領,要麼身份顯赫可是他們都甘心聽她差遣調令!這是一個共同歷險,共同成長的故事!新手上路,請多包涵!展開

《帶着空間逃荒之我在路上撿大佬》章節試讀:

緊閉着雙眼的蘇沐卿,雙手不停的扒拉着領口的衣服。卻依然擺脫不了那種被魘住的窒息感!

「好悶,好熱,放我出去,我要憋死了,快喘不過氣了…」豆大的汗珠順着蘇沐卿的額頭滑下。

她張着嘴巴大口大口的喘着。喉嚨里發出嚯嚯嚯的聲音。可是依然不能吸進一點氧氣…

蘇沐卿鬆開了扒着領口的雙手,改成了掐着自己的脖子。試圖用這種方式來喚醒陷入夢魘中的自己。

嘗試了好久後,痛苦的感覺依然沒有得到任何的改善。蘇沐卿內心充滿了絕望,她想放棄了…

「就這樣吧!反正現在也只剩下她一個人了。即使她死了,也不會有人難過的吧?」

慢慢的,蘇沐卿停止了掙扎。渾身不停的抽搐顫抖着。她試圖讓自己平靜下來。接受了自己要死的結果。果然感覺痛苦好像減輕了一點!

蘇沐卿長相甜美可愛,性格開朗活潑。學習成績也還行。就是個普通的醫學院大三學生。身為獨生女的她,從小就受到了父母無盡的寵愛。

兩個月前,在她19歲生日那天,父母放下了超市的生意,專程開車從老家趕過來給她過生日。誰知道路上出了事故,雙雙遇難!

接到這個消息的時候,蘇沐卿感覺一陣的頭暈目眩。她的世界瞬間崩塌了!

她的親戚幫她請了長假,接她回去處理父母的身後事。處理完了事情的她,在家休養了一個多月,準備今天返回學校。

蘇沐卿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握着父母給她準備的生日禮物。站在她家的超市門口等着中巴車。

她的禮物是一條掛着翡翠仿古小如意吊墜的金項鏈。事發時小盒子就放在蘇父的外套內口袋裡。緊挨着他心臟的位置!

蘇沐卿拿到這條項鏈後,就將它在手腕上繞了幾圈。然後把吊墜捏在手裡。

站在路邊的蘇沐卿晃了晃頭,自從父母出事後,她就開始走神兒!總是不經意的就會想起他們。覺得他們就在身邊,自己還經常跟他們對話。

就這樣在分不清幻覺幻聽,和現實畫面的不斷穿插下,蘇沐卿的注意力越來越不集中,也不愛說話了。

親戚們都以為她是悲傷過度。在陪了她一段時間後,總覺得時間能抹平一切。所以沒人發現她的精神狀態越來越差!

恍恍惚惚間,蘇沐卿好像看到人行道上的綠燈不停的閃爍着。路上的車輛都在不停的按着喇叭催促着行人,聲音格外的刺耳。

可是周圍的人都自顧的交頭接耳着。像是看不見綠燈,也聽不見喇叭聲一樣。

蘇沐卿環顧四周。她感覺自己的眼睛好像被一層霧蒙住了,周圍的一切都是模糊不清的。

而且旁邊的人好像都看不見她一樣。可是她分明聽到了車裡的司機發出的咒罵聲。

「閨女,不要再往前走了,快回家!」突然一聲熟悉的叫喊聲響起。讓恍惚中的蘇沐卿清醒了那麼一瞬。她好像又聽到了爸爸的聲音?

蘇沐卿側頭想看向聲音的來源。突然!她瞳孔驟縮,眼前一道白光閃過,刺的她抬起手蒙上了眼睛。

感覺到危險的靠近,蘇沐卿心裏一陣恐慌!她下意識的抬腳想往家的方向跑。可是腳下仿若有千斤重。

「嘭」的一聲。此起彼伏的尖叫聲,從四周傳進了蘇沐卿的耳朵里。

蘇沐卿感覺自己飄在了半空中,眼前閃過一片紅霧,然後整個人就陷入了一片混沌中。

突發的事故讓周圍寂靜了一瞬。有人回過神來後,立刻打電話報警,也有人打電話叫救護車。

小姑娘被撞飛了大概有好幾米遠,側身摔在護欄邊上,頭髮披散開來。她的行李箱被撞得飛到了中間的綠化帶里。

幾個膽子大的鄰居走到前面。看到倒在血泊中的人,臉上都是一片惋惜的神情。蘇家真是太慘了。短短兩個月的時間,一家人都出了事!

蘇沐卿被撞飛的時候,她手裡緊握着的翡翠如意從手掌中掉出,壓在了她的手腕下。

吊墜在沾到血的時候,開始泛着淡淡的光。漸漸的光越來越強!本是辣陽綠色的吊墜,此時卻像是一條吸飽了血的鮮紅色螞蟥一般膨脹起來。

因為她是側摔在地的。人們也沒敢靠的太近去看,所以擋住了一部分人的視線。再加上地上都是飛濺的血液,又吸引了大部分的注意力。

此時壓在手腕下的那個吊墜,像是活了一樣,慢慢的鑽入了蘇沐卿的手腕里。最後整個鑲嵌在了她的手腕上。好像天生就是長在上面的胎記一樣。

「閨女,別睡,快起來了!今天是你的生日你可不能賴床!」

「卿卿,快起來啦!懶丫頭!眼睛都不睜不開,你這樣下去以後可怎麼得了哦!」

「瞎說什麼呢?我家丫頭才不懶,她最聽話了。你看!她馬上就醒了!已經在睜眼睛了!」

……

意識朦朧間,蘇沐卿好像又聽到了爸媽說話的聲音。媽媽帶着不滿的語氣,而爸爸的聲音是一如既往地,溫柔中帶着笑意。

他們不停的在她耳邊叫她起來,叫她睜開眼睛。還伸出手想去拉她!

在父母不停的叫喊聲中,蘇沐卿狠狠的憋了一口氣,然後咬緊了牙關。拚命地睜開眼睛的同時,用力的往後揚起自己的頭。

整個過程壓抑又痛苦。每就像是溺水的人。在死亡邊緣徘徊的時候被人拉了起來。在以為得救的時候又被人按進了水裡。

就在蘇沐卿感覺自己要被活活憋死的時候。終於!左手發出鑽心的疼,讓她大聲的喊叫了出來。

「啊–」

在睜開眼睛的一瞬間,大滴的眼淚順着眼尾滑落。她下意識的大喘着粗氣。這種能重新呼吸的感覺真是太痛快了。

蘇沐卿眼珠四處亂轉着。擠出眼眶裡多餘的水分。看了好一會兒才發現四周是一片漆黑,帶着強烈的壓迫感。

這是哪兒?難道是在醫院搶救嗎?為什麼一盞燈都沒有?而且鼻尖傳來的是一陣陣怪味,也不像是醫院的味道!

她明明是被車子撞飛了出去。為什麼現在覺得自己好像除了呼吸有點不順,喉嚨干啞發痛,渾身無力以外並沒有別的不適感?

難道她沒有受重傷?還是說自己只是做了一個噩夢?

不!那不止一次瀕臨死亡的感覺,實在是太清晰了。

蘇沐卿想伸手活動一下四肢。卻發現自己身處一個很小的的空間里。她費了好大的勁兒,才艱難的將手移到了身前。

來不及去思考那些奇怪的地方。她現在更焦急的是自己身處的環境!

她這是被關在箱子里了?她伸手捏了捏身上覆蓋的東西。

有點像是草。一縷一縷的,中間有明顯的縫隙。又有點像是她們夏天睡的涼席!可是比涼席要軟和乾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