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帶着光腦和空間穿去古代養崽崽
帶着光腦和空間穿去古代養崽崽 連載中

帶着光腦和空間穿去古代養崽崽

來源:google 作者:能躺絕不坐的阿笑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凌絳 古代言情 鍾隸

【光腦+空間+養崽+架空古代】凌絳身為2066年已經能正常使用光腦和隨身空間的隱世家族傳人,在一場意外中穿到聞所未聞的架空古代我天,剛穿過去一睜眼就是在破廟門口凌絳托着下巴看着搖搖欲墜的門匾唔……夜半三更,孤身一人,陰森破廟這是什麼嚇人場景?還有,光腦你怎麼死機了,出個聲好讓我知道我不是獨自一人啊!凌絳走進破廟一看,哦豁,四個蒙面人外加一小孩,這是誤入綁架現場了?展開

《帶着光腦和空間穿去古代養崽崽》章節試讀:

破廟門前就有一條土路,路面倒是挺寬敞,依稀可見舊時人來人往的輝煌。

凌絳給辰辰噴上驅蟲噴霧,才帶他循着土路往前走,只走了二十分鐘她們就走到一個分岔路口。

眼前有兩條路,但不知道哪條是能下山的,凌絳仔細觀察,選了一條比較像的。

兩人這一走就是一上午,中途她們就只短暫停下補充水分,凌絳身為一個身強力壯、正值青春的20歲母單少女,在烈日下走了一上午都覺得疲憊,而且她們還用了各種能散熱降溫的物品,如手持涼風機、冰貼等,但盛夏太強大了,她們再怎麼物理降溫都還是覺得很熱。

不過路途雖然辛苦,但六歲的辰辰一路上都沒跟她喊過一次累,她感覺還挺訝異的。

中午的時候,溫度愈發高熱,凌絳怕辰辰中暑,就沒敢再繼續走,兩人找了棵能擋住日頭的樹木,她們決定在這裡吃午飯順便休息一下,等沒那麼曬的時候再走。

凌絳從空間拿出自熱米飯和水,天氣實在太熱了,她也懶得自己做,幸好空間還有方便食用的主食。

吃完午飯,凌絳特意拿出沙灘椅和遮陽傘,兩人悠哉悠哉地啃着蘋果躺着休息。

等午休完畢,溫度沒那麼熱時她們又繼續上路,這次又走了很長時間,連一向很有耐心的凌絳都覺得煩躁起來,因為她覺得她們迷路了。

本來她們是一直沿着那條小路走的,但是山路畢竟很久沒人走過,山裡雜草樹木又密,等凌絳發現走錯路時已經來不及了。

唉,早知道她就不嫌棄那四個綁匪累贅了,至少他們還知道怎麼下山,不過現在原路返回也不太可能,山裡彎彎繞繞的,她們只能往前走,她就不信只走一個方向還走不出去。

辰辰也發覺她們迷路了,他非但沒有灰心,還奶聲奶氣地安慰凌絳。

天色漸晚,凌絳見今天沒法出去了,她不熟悉這裡的地形,笑笑也不在,再走下去的話可能會有危險,於是打算原地歇一晚。

「辰辰,天太晚了,我們先在這裡休息一晚,明天再找路出去吧。」

「好的,姐姐。」

辰辰緊牽着凌絳的手,他沒在野外過過夜,本來還有點擔心,但是看到凌絳在他就不怕了,仙女姐姐可是父王母妃叫來保護他的。

凌絳找了塊平坦的空地,搭起昨晚的雙人帳篷,再把驅蟲葯撒在周圍,她沒敢用火做飯,一是怕引起山林火災,二是怕引來夜間動物。

進了帳篷,她打開一盞簡易燈,兩人趁着燈光解決掉晚餐後就休息了。

半夜,淺眠的凌絳習慣性伸手給辰辰蓋被子,收回手時卻碰到辰辰滾燙的臉,她一驚,連忙從睡袋爬出來。

凌絳打開簡易燈,就見辰辰臉頰紅紅的,額頭滿是薄汗,她拿手摸着辰辰的額頭,一摸就知道肯定是發燒了。

昨晚她進破廟前,辰辰都是直接坐在地上,破廟地板又冰又冷,導致寒氣入體,而且他晚上還不得吃東西,今天又在烈日下走了一天山路,可能身體受不住就病了。

凌絳輕搖着辰辰,想叫醒他,「辰辰,辰辰。」

「唔……」

辰辰燒得迷迷糊糊,但聽見有人叫他,還是努力半睜着眼睛回應。

凌絳抱起他,讓他靠在自己的左肩,右手從空間拿出退熱噴劑,「辰辰,呼吸,再吐氣,一直重複,直到我喊停。」

辰辰閉着眼聽凌絳的指令呼吸吐氣。

十分鐘過後。

「好了,停下。現在我們來漱口,喝進去就要吐出來喔。」

凌絳給他漱完口,又餵了半瓶溫水,才扶着他躺下,見辰辰縮在睡袋裡,凌絳又從空間拿出絨被給他蓋上。

等做完一切,凌絳才關掉簡易燈,後半夜她沒睡,一直守在辰辰身旁時刻觀察他的身體情況。

第二天早上,沒等凌絳叫,辰辰自己就醒了,因為昨晚退燒還算及時,用的還是2066年最新研發的葯,所以辰辰醒來時身體已經恢復大半了。

凌絳本來打算讓辰辰多休息一天,但辰辰說想早點出去,她看辰辰的狀態還算不錯,於是退了一步,同意午飯後再走。

凌絳中午用電鍋給辰辰做了一頓營養十足的午飯,她空間放了兩台超容儲電機,做個飯只用了一點點電量,吃完午飯後他們又開始尋找出山之路。

功夫不負有心人,兩人終於在傍晚前出山了,出山後沒走多久她們就走到一個村子。

這個時間,家家戶戶都在忙着做飯,只有幾個小孩在村口玩耍,他們見凌絳和辰辰走過來,有點怕生人,於是立即朝村裡大喊想讓自家大人出來。

「喊什麼呢,沒看見家裡忙着做飯呢?!」

一個大娘聽見自家孩子喊人,連忙罵罵咧咧地從家裡出來,她看着大概四五十歲,穿着粗布衣裙,腰間圍着破舊圍裙,手裡還拿着一把鍋鏟,正想繼續罵時就正好看到站在孩子身後的凌絳和辰辰。

見有外人在,她收起怒色,小心打量兩人,驚訝道,「你們是……」

凌絳朝她揚起微笑,「大娘你好,我們有事路過這裡,這是我弟弟,他昨晚生病了,您能否讓我們在這裡休息一晚?」

她和辰辰兩晚沒得洗澡了,現在又是夏天,又是在山裡跑,好不容易看到個村子,她今晚必須得洗個澡。

大娘恍然,但神色間頗有些躊躇,凌絳見此,悄悄從空間拿出一個銀手鐲塞到她手裡。

「大娘,這是一點謝禮。」

大娘往周圍看了幾眼,確定沒其他人看見,於是快速把銀手鐲塞進懷裡,而後讓自家孩子繼續玩,才笑眯眯地讓兩人跟她回家,一邊走一邊跟她們介紹。

「我男人姓朱,你們叫我朱大娘就行,這裡是朱家村,你們還挺有運氣,一來就碰上了我,我們家的房子可是村裡最大的。對了,你倆怎麼稱呼啊?」

凌絳客氣道,「朱大娘,你叫我凌笑就行,這是我弟弟凌辰,辰辰,快叫人。」

凌絳給辰辰使了個眼色,辰辰明白她的意思,出門在外得小心行事,於是對朱大娘笑得一臉天真無邪。

「朱大娘好~」

朱大娘見凌絳出手大方,懂眼色會說話,又見辰辰細皮嫩肉的,還笑得這麼甜,所以對她們也挺客氣。

「嗯。對了,你們怎麼會來這裡啊,你們家裡人呢?」

凌絳笑容不變,氣定神閑地答她,「我和弟弟是去京城尋親的,家裡長輩和我們走散了,不過我們約好在京城門口見面。」

「噢噢,這樣啊。」

朱大娘眼裡帶着點可惜,但凌絳沒注意到。

回到朱大娘家,凌絳見果然如朱大娘所說,她家的房子確實要比其他家大一點。

這一路她掃了幾眼村子的情況,這裡家家戶戶全是土坯做成的房子,只在門前用籬笆圈了塊地算作院子。

凌絳還注意到其他家的院子都是一樣的規格,而朱大娘家的院子卻比其他家大了很多,雖然她有點奇怪,但她也沒直接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