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大荒御風錄
大荒御風錄 連載中

大荒御風錄

來源:google 作者:圭初i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圭初i 奇幻玄幻 蘇千雲

大荒地界起始,蘇千雲走入大千,歷千難過萬險,經人、魔、鬼、仙、妖、神之磨礪,終成就此界主宰人世間不過一次過程,欲以筆作一方天地,與諸君共享展開

《大荒御風錄》章節試讀:

天地分三界,上界修仙長生界,中界欲界人魔界,下界詭譎妖鬼界。三界自數千年以來被古聖封印往來通道,各界各族自然發展,直至今日。

楚國是這片北域的大國,與南域大周為盟國,除此外大國邊陲地帶還有些許附屬小國,共同組成人族,這大概是人族能夠活動的區域。

齊國是個小國,楚附屬國之一。

六月的季節,在北域可以說是不溫不冷,不會如其他月份的季節,冷地讓人直干發抖的地步。即使這樣的季節也偶有孤雁會划過天邊,回返故鄉,邊陲地區齊國境內,大山處下看是一個點,近看是一個仰望湛藍天空的少年。

少年身體瘦弱,身穿蓑衣,手握鋤頭,看樣子約莫十五十六的樣子,個子不高,皮膚略黑,清澈的眉子顯得平靜,明顯他在務農事。

「好,做完這些就可以回去給大力哥交差了。」少年抹掉額頭滑落的汗水,準備休息一會就回村子,他叫蘇千雲,是大山下葛村的一個凡人,他還是個穿越者。

前身融合的殘缺記憶告訴他,從小就被葛村的人養大,沒有見過生身父母,現在暫居在村長家裡,從小開始前身就是個憨貨,幾乎對所有人提的要求都會憨直的答應,前身沒有名字,因為村長家裡有兩個兒子的緣故,被村裡大夥習慣地叫做三哥。

可就在三年前,他在路上遇到大蟲後就這麼昏厥過去,後來被人在大路上發現,抬回了家。

誰也不知道,那時的三哥靈魂就已被蘇千雲替換,好在三哥留下的記憶沒有讓他對這個世界產生迷茫。

「既已如此,我會好好地活過這一輩子。」當時的蘇千雲如此想。

可當他去了解到這個世界後,整個人有些麻。

這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世界,人魔十年大戰,周楚兩國大戰,修者,宗門......

「當年還傻傻地以為穿越就可以有金手指這東西,實際上什麼也沒有,還是個普通人。」蘇千雲坐在田野間自言自語,神色有些黯淡,這樣做的原因是怕他真正融入這個世界,最後忘記自己曾是那個藍色美麗星球的凡人。

「種田,這個不行,單純的人力生產力再怎麼努力也不能發家致富,再說齊國的土地貧瘠,種田交完田稅怕是自己也不能養活。」蘇千雲望着山岡,神色迷茫,茫然之中帶着對不確定未來的恐懼,對自己今後人生的迷惘,不知曉自己還能做什麼,也不知道道路在何方。

會不會有大宗門下來收攬弟子的修者看上自己,是否會有其他出路,又或者一生種田到百年後。

這些問題現在並沒有答案,人生前路是一片迷霧,對一個才十六歲的少年來說,這實在是讓他有些害怕,糊裡糊塗兩世為人,上輩子他也就活到了十八歲而已。

「念書倒也是一條出路,可上輩子自己連教科書都看不下,哪裡看得下那些個賢者書籍啊。罷了不想了,幹完今天的活,就可以回去吃飯了。」蘇千雲拍拍屁股站起,舉鋤繼續翻地。

許久之後,夕陽漸落。

看着眼前一片翻新的土地,蘇千雲點點頭,今天的任務量差不多了。

「呼,幹完了,回去吧。」蘇千雲扛着鋤頭和竹背走在回村的路上。

是折斷天涯的日暮,紅透的雲邊偶有着身穿道袍的修者御劍飛過,甚至可以看見靈獸載着一群與蘇千雲年齡相仿的孩子和修者,惹得蘇千雲一陣眼羨。這個世界存在着修真宗門,所謂國家甚至可以當做一個修真宗門的集合,他對外界的認知就那麼多,世界燦爛盛大。

路上,蘇千雲並沒有停止腳步而是繼續前進,遠處的孤帆在不斷地擺渡,默默望着那孤帆漸漸於地平線隨夕陽下落。葛村傳言這條河流往上逆水行舟,可以抵達傳說修真之地。

不過世界再怎麼大,也和現在的他無關,蘇千雲本就是個淡然處世的人,即使當不成神仙人物,再怎麼迷茫,也要讓每一天都過得更好。

就在這時,一旁的林間傳來了微弱的聲音,那聲音忽大忽小,落在蘇千雲耳中,讓人難以察覺。

「誒呤~呤~~呤呤~」

蘇千雲腳步一頓,看向一旁的樹林,奇怪的聲音愈發地響亮,他有些躊躇,這個世界既然存在修真,不難保沒有什麼妖怪存在,村裡的老人經常這樣哄騙着小孩說有吃人妖怪,但實際上這三年以來,他從來沒有遇到過什麼妖怪。

這時,蘇千雲邁步向樹林里走去,驚訝地發現自己的行動不受控制,身體上下意識清醒,穿過那片森林進入一片空地後,他的視線被什麼毛茸茸的東西給遮擋住,而奇怪聲音的來源就來自這個毛茸生物上。

好在這時他的手腳也恢復了正常,當即拿開擋住視線的東西,觸感很好,如同撫摸厚毛的貓咪一樣。

「誒呤,呤呤......」

抓起這個奇怪的生物,蘇千雲這才發現,原來是只金色毛皮的狐狸,張嘴作勢要咬他,可惜被抓住致命的後頸,徒勞無用。

可憐的小傢伙,被捕獵陷阱給緊緊套住了半個身子,懸掛在空中,只能瘋狂掙扎。不過這狐狸很有靈性,被抓住身子後一動不動,那透亮的大眼珠子直愣愣盯着他,表露哀求之色。

「小傢伙,還好套住你的只是普通的藤繩,我得花點功夫,你忍着點。」蘇千雲是個富有善心的人,當即從腰間掏出小刀割掉上面的吊繩,先把它放下來。

還不待幫它處理身上的繩子,金狐就溜溜地跑開,沒入叢林,不見蹤影。

「以後小心點,別又被什麼東西給抓住了。」蘇千雲認為自己做了一件善事,心裏美滋滋,轉身走了。

叢林一陣搖晃,探出了一個小腦袋,目送着他漸行漸遠。

趁着暮色,回到葛村。

葛村是個小村子,人口一百多人,是齊國下設,鄉的組成之一。

通過村口的江流水嘩嘩響,只見江畔烏蓬兩三,抬頭仰望,夜空的冰輪皎白。不遠處的村裡燈火闌珊,村裡人都休息地十分早。

過了幾戶人家,蘇千雲最後來到這燈火通明的屋前,剛想放聲喊大力哥,但一會就止住了。

這是要幹什麼事,弄得那麼亮堂。

不太對這個點,老村長應該如往常一樣坐在門口等他回來才對,今天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