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大國製造
大國製造 連載中

大國製造

來源:google 作者:黑頭大王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莫金龍 鍾白

工業天才鍾白意外來到1981年……這一年,法國TGV列車以380.4km/h,打破世界記錄,成為當時世界上速度最快輪軌客運的列車;這一年,IBM推出首部個人電腦,開闢了計算機的新時代;這一年,F117首次實驗升空,從此進入隱形飛機的編年史;這一年,鍾白躊躇滿志,走入了落魄的縣化肥廠,誓要在工業上有所作為,帶領祖國進入大國製造時代!展開

《大國製造》章節試讀:

從一開始看到鍾白兩隻手像模像樣的放在打字機鍵盤上那一刻開始,楚娟只不過覺得這個起手式很標準,和教材上的姿勢一模一樣,但隨着打字聲音響起的一剎那,楚娟差點沒驚叫出聲來!

每分鐘80個漢字的拼音輸入速度,即使以現在的鍵盤指法來看,鍾白的速度也只能算是適中。

但在80年代初,這個速度簡直讓楚娟想都不敢想!

那年頭,打字機指法還是打字員的專利,一般的人連打字機都沒有見過,更談不上指法。

就算是楚娟的中專老師,也是使用「二指禪」,一分鐘能打20個字都算是快的。

但看着眼前的鐘白用超過機要局打字員的速度,不到一個小時,就把這篇洋洋洒洒的發言材料給錄入完畢,楚娟張大嘴巴,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當鍾白把打印好的一份成稿遞給她,楚娟這才回過神來。

「弄好了,很久沒有打字,手指有些生疏,要不然還能再節約10分鐘的,你拿去複印吧。」

楚娟接過文稿,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把它拿到辦公室主任黃興志面前的。

「黃主任,他……他弄好了,請你校對一下。」

這種加班,黃興志本來想着是在辦公室呆到晚上十點鐘再走,那時候能趕上楚廠長喝完酒回來,「正好」可以讓他看到自己為了單位加班的「辛苦」。

沒想到手稿拿回來這才不到一個小時,自己甚至連羅勝打來的二兩白酒都還沒喝完,就弄好了?

黃興志立刻接過打印後的材料和原手稿細細校對起來。

他越看越心驚,鍾白這小子居然真的一個小時內弄好了它,一字不差!

「這小子怎麼做到的?」黃興志不禁倒吸一口涼氣問道。

「我一直在他旁邊坐着看,就和機要局秘書差不多,嗯……甚至速度還要更快一點。」楚娟這時候已經有點崇拜鍾白了,立刻解釋道。

「這小子……是個人才啊!」黃興志這才反應過來,對方第一天來廠里報道還沒定科室,立刻有點坐不住了,心裏想着明天廠里開會,一定要想辦法把這小子弄到辦公室來。

於是黃興志有些興奮的一揮手道:「娟子,叫鍾白過來!」

楚娟立刻把隔壁打印室的鐘白帶過來,這時候羅勝也從食堂回來了。

黃興志拿着手裡那份剛剛打印出來的講話材料,有些興奮的在空中揚了揚:「小羅,你馬上複印五百份,然後立刻給廖科長送過去。」

「好。」羅勝接過材料,正準備離開,又遲疑了一下轉身問道:「黃主任,那今天加班的伙食怎麼說?我剛才和食堂說了晚上十點做,這會兒才八點……」

「你再給食堂打個招呼,九點弄一桌,正好那時候你回來。」黃興志一揮手道:「快去。」

「鍾白,你今天表現不錯,待會兒多吃點。」黃興志的口氣也比一開始和善了不少,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先回去一下,等會兒食堂見。」

說完,黃興志也離開了辦公室。

趁着這等候的一個多小時,楚娟熱絡的開始和鍾白聊起了天,和一見面那時的冷麵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你不是化工技校畢業嘛?怎麼打字這麼厲害?」

「那都是抽空學的。」

「我看黃主任對你很滿意啊,說不定你要分到辦公室當打字員,我給你說,打字員這年頭很吃香的……」

「辦公室?我沒興趣。」鍾白搖搖頭:「我是學化工專業的,崗位當然要選擇和專業有關的。」

開什麼玩笑,自己重生一回目標是重振共和國工業,當然要走專業路線了,來一個縣化肥廠辦公室當打字員?

這可不是他鐘白的人生選項。

「怎麼?你還不願意啊?」楚娟感到有些意外,馬上勸道:「辦公室可是咱們廠里的好科室,權力大,接觸方方面面的人也不少,還能和縣裡各個部門打上交道。難不成你還真想去什麼生產科、技術科,天天和在一線車間累死累活啊?工資補貼還沒辦公室高呢!」

工資補貼?

聽楚娟說到這裡,鍾白順口問了一句:「工人剛進廠能拿多少工資?」

「這個你算是問對人了。」楚娟掰着指頭開始介紹:「每個月一級工25元、二級工32元、三級工40元、四級工50元……最高八級工,一般剛進廠都定為一級工,實習期半年,半年之後就有**了,不過……」

「不過什麼?」

「不過今年好像還一分錢**都沒發,以前一級工每個月都給發10元的。」

「為什麼?」

「好像下半年化肥質量出了問題,銷售不好……我也是聽說的。」楚娟的聲音到這裡慢慢變小了起來。

好吧,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聽到一級工每個月只有22元工資的時候,鍾白心裏有些涼涼。

其實這個年代的工人工資,鍾白多少有些耳聞。

他曾經看過一篇專門研究沿海地區重工國企工資的文獻資料,裏面記載1982年的沿海某經濟發達省份的一家重型機械廠工人工資的結構。

按級別劃分工人的技術水平,並發放不同數額的工資,在這個年代是再正常不過的現象。

不過,那家重型機械廠的一級工每個月工資可是31元,整整比山平縣化肥廠的一級工每個月25元的工資高出了6元,差不多領先15%!

這當然是由於地區差異引起的,而且山平縣化肥廠也只是集體企業,有這個落差很正常。

25元,在2019年能做什麼?

點一餐最便宜的某團外賣估計就沒了,而在這個年代,卻是一個縣化肥廠一級工一個月的工資!

經歷過一次人生的鐘白很清楚,錢不是萬能的,但沒錢卻是萬萬不能的。

不管是個人層面,還是國家工業層面,錢都是一個繞不開的話題。

尤其是發展工業的過程中,需要投入大量資金,上一世的歷史裏,國家在引進外資技術和設備的時候,可沒少花冤枉錢。

尤其是國內工業還不發達的時候,國家不得不從RB和MD、歐洲那邊以不菲的代價購買設備以維持生產。

而這些外匯,都是勞動人民辛辛苦苦一分一厘掙來的!

想想下車後在車站餐廳吃的兩個肉包子,才一毛錢一個,不知道要賣多少個,當年才從RB引進了第一條現代百萬噸級化肥生產線?

想到這裡,鍾白不禁有些唏噓。

自己身上也只有四毛錢了,若是要在這個時代做出點什麼來,不論是自己,還是國家,都需要加快掙錢的速度才行。

「怎麼樣,現在不想進車間了吧?」楚娟見鍾白有些出神,還以為他聽到這待遇之後已經準備放棄了:「咱辦公室屬於行政人員,工資可就不按工種來定了,剛上崗一個月就是25元,而且還有許多其他的福利呢……」

鍾白楞了一下:「其他福利?」

「對啊,辦公室迎來送往的嘛,又負責接待,這些福利很多,你看到黃主任那邊的大柜子沒有,裏面還有很多煙酒,有時候剩餘多了也會發給辦公室內部人員作為額外福利的。」

楚娟用手指了指那邊的大木櫃,笑道:「還有其他的呢。像今天這種加班的工作餐,本來要從加班費里扣,但你表現得這麼好,估計黃主任肯定用辦公室經費包了,剩幾個就發給大家,你還能多拿1元錢呢!」

聽到這不是規則的潛規則,鍾白哪兒還不明白這所謂的其他福利是怎麼回事兒?

看到楚娟那副得意洋洋的模樣,鍾白有點哭笑不得,怎麼合著自己好像是為了這多餘的1元加班費,今天才跳出來客串打字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