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從喜歡變成愛
從喜歡變成愛 連載中

從喜歡變成愛

來源:google 作者:文盲本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唐棠 現代言情 靖衍

一個普通的愛情故事在發現自己喜歡上一個人,會變得敏感自卑【愛笑怕鬼小仙女×腹黑清冷大學霸雙潔】靖衍從來沒有見過這麼一個沒心沒肺的人,特別愛笑,對誰都是笑嘻嘻的到後來只想把她藏起來,只對自己笑唐棠一直沒注意到自己已經習慣依賴靖衍了,當準備表白時,發現彼此的世界是那麼的遠唐棠拚命努力想追趕,到最後發現自己這種無能為力已經成為一道深淵再次相遇特種兵×大學老師「家裡沒鹽了!」看着唐棠穿着黑絲短裙,靖衍眼皮輕抬,隨後請人進屋「借鹽借到另一棟樓,也只有你乾的出來!」「…我就問你借不借!」唐棠靠在牆上,弱弱的回懟靖衍漸漸靠近,上下打量着唐棠「和我好!我就借!」「……」「別說鹽,這個間房子我都給你」「那你呢?」「也給你」「同意!」展開

《從喜歡變成愛》章節試讀:

烈日當空,兩邊的花都垂下頭。沒有一絲風兒,大地活像一個蒸籠。

「為什麼啊,為什麼不下雨。」唐棠坐在地上,雙手合一,祈求老天爺能夠下雨。「不是說南方多雨嗎?」

「軍訓不淋一場雨,這樣的軍訓就不完美!」林尚也抱怨。

抬頭看着太陽越來越大,耀眼的讓人頭暈目眩。

「我覺得我脫水了。」林尚扭頭看着唐棠,無力的說道。

教官聽着嘰嘰喳喳的聲音,呵斥:「讓你們在樹蔭下休息,不是讓你們說話的。不想好生待着的,就去和前面那個班一起在太陽下曬着吧。」

林尚沖唐棠眨了下眼,便向教官打報告。

教官走近,示意林尚站起來。

知道女生的特殊時期,也就沒問緣由。

林尚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一個站不穩差點摔倒。

教官趕緊伸手扶住林尚的胳膊,把林尚帶到空曠陰涼的地方。給了林尚一瓶水,讓她好好緩緩,然後自己去醫務室看一下。

看着林尚可以去醫務室那種有空調的地方,眾人一臉羨慕。

林尚一直待到晚上,可以回宿舍的時候才回來,教官也沒說什麼就讓其歸隊。

回到宿舍,林尚坐在椅子上把腳泡在熱水裡,愜意的給三人敘說今天一天好生活。

「我今天在醫務室發現了一個非常好看的男生,他好像是經濟系的。」

「什麼人,能讓林大美人兒。這麼心心念念。」唐棠把腳也伸到林尚的熱水盆里。

累了一天,大家都願意回到宿舍聊些八卦。

「好像是叫靖什麼來着…」林尚努力回憶。

「大一的?經濟系的?是不是碎頭短髮?一臉看不起所有人的樣子。」樂意打岔。

「對,你認識?」

樂意一拍手,「靖衍。」

唐棠聞言掃了一眼兩人,「你不是對徐讀州感興趣嗎?」

「誰讓他長得太帥了!」樂意隨後給林尚補充道:「就是上次一起出去吃飯,你沒去。他是徐讀州的室友,我們一起吃的飯。」

「下次有這種飯局,叫上我。」

樂意伸出OK的手勢,「沒問題!」

……

一大早起來,天空陰沉沉的。所有人非常興奮,祈禱着老天保佑下大雨。

祈禱了一天,結果在晚上訓練完回宿舍的時候下的。

一群人指責天,罵罵咧咧。

結果雨下的更大了。

唐棠回到宿舍泡着腳,看着外面陰冷的天氣。

希望明天也是這麼大的雨。

……

起來聽見外面的雨聲,樂意瞬間精神。

「終於下雨了,我們是不是不用訓練了。」

雙姍姍從洗手間探出頭,「我們學校還有室內籃球場,排球場。這麼多的訓練場地你覺得可能嗎?」

「那肯定比在外面輕鬆。」

洗漱完,幾人就前往餐廳吃飯。

意外遇見了沈玥清,樂意看見之後,原本不想理。

結果沈玥清走近還主動打起了招呼。

「你好,這麼巧?你也來這裡吃飯?」

「一大早,就看見大綠茶。果然,整個人都精神了些。」

沈玥清有些惱怒,無奈她這麼說,自己反駁的話,就是坐實了她說的。

乾脆不理。

雙姍姍和唐棠把樂意架着拖走,林尚給了沈玥清一個禮貌微笑就走了。

一上午,樂意一直都在吐槽沈玥清。被教官逮住好幾回,導致全班中午吃飯時候比別的都遲。雖說在籃球室內,太陽曬不到,雨淋不到。

但是看着別的班一個一個解散,心裏多少有點怨氣。

有幾個女生開始抱怨起來。

樂意聽到對方在說自己,也不在說什麼,畢竟因為自己大家才會被教官懲罰。

誰知那女生還不依不饒,一直在吐槽樂意。

樂意聽到只能獨自憋屈。

解散時,外面下着大雨。

唐棠今天第一天月經,不想淋雨。林尚說讓唐棠等着,回來給她帶飯。

唐棠獨自坐在一旁的凳子上,看着漸漸稀少的人。

過了好一會兒,班長走到籃球場,看到唐棠,走近詢問又告訴唐棠棠下午可能有颱風不用訓練,讓轉告林尚幾人。

班長把傘遞給唐棠。

「拿着吧,我一個大男人不怕被風吹走。」

「謝謝班長。班長不走嗎?我們一起吧。」

「不用了,一會有同學回來的話,我還得通知他們,現在手機也被老班收走,只能靠人力傳播了!」

「辛苦班長了。」

唐棠與班長道別,走到籃球場外面,走下台階剛剛撐開傘,就聽見後面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唐棠!」

扭頭一看,原來是靖衍。

可能因為下雨的原因,他的膚色有些發白。與周圍陰沉的環境格格不入。

「能一起嗎?」

唐棠點頭,努力踮起腳尖把傘撐到他頭上。

「可以。」

靖衍接過唐棠手裡的傘。

倆人就這樣一起打着傘走到附近最近的食堂,一路上接受了好幾波人的目光洗禮。

「謝謝。」靖衍把傘還給唐棠,「要一起吃飯嗎?」

「不用客氣,我室友在等我,不必了。」唐衍接過傘,走進食堂大門。

路上聽見不少閑言碎語。

不就是現在黑了點嗎?

雖然沒有林尚那麼驚艷人,但她好歹也是一個美女。

等過軍訓結束後,一定要抓緊白回來。

早知道就不和靖衍一塊打傘了,和他一起在傘下確實太有差別感。

唐棠氣得肚子傳來的疼痛感,讓她更加暴躁了。

林尚看見唐棠趕緊揮手:「棠棠,這裡。」

唐棠走近,只看見林尚一個人,便問:「她們兩個呢?」

「她們想吃飯糰在那邊排隊,順便給你帶一份。你怎麼來的?」

「班長把傘借給我了。」

林尚把綠豆湯遞給唐棠。

唐棠拿着綠豆湯,暖了暖手。

過了一會,雙姍姍急匆匆來到兩人身邊,慌忙的抓起兩人的手就要跑。「樂意和那個眼鏡男吵起來了,攔都攔不住。」

聽完林尚唐棠趕緊放下吃的去攔架。

樂意和雙姍姍在買着飯糰,突然有人插隊。眼鏡男站到隊伍旁邊給插隊的人說也給他帶兩份。

樂意一看是眼鏡男,便開口嘲諷。

「果然,什麼樣的人叫什麼樣的朋友,沒素質。」

眼鏡男注意到樂意和雙姍姍,想起來前兩天的事情。

「關你屁事,你算個老幾。」

樂意冷笑了幾聲。

「你說關我什麼事,你朋友插隊也就算了,你也沒臉沒皮的加塞。」

男子的朋友也跟着罵了起來。

雙姍姍連忙來叫林尚。

唐棠幾人擠到人群中,只看見樂意一人對戰兩個大男人,也沒有落下風。

林尚看見眼前這一幕,心裏感慨果然是個小辣妹。

唐棠錯愕的看着,差點驚掉下巴。

雙姍姍看見這形勢,也默默豎起大拇指。

接着又來了一個身材高大男人,穿着自己的衣服,不像是新生,整個人氣勢洶洶的,儼然一副想動手的樣子。

幾人頓感不妙,連忙想上去拉架。

沈玥清也在圍觀的群眾里。

看見那幾個熟悉的身影,連忙去找正在吃飯的徐讀州。

祝成和靖衍路年也去看熱鬧。

等徐讀州幾人趕過來,雙姍姍樂意已經把那大男人踩到腳底下了。

唐棠和林尚正在用口舌告訴眼鏡男和插隊男做人的道理。

樂意一看見徐讀州連忙放下腳,「你怎麼來了?」

徐讀州沒回答樂意的問題。看見趴在地上的那個人,伸手扶起男人。

男人站起來,指着樂意和雙姍姍告訴幾人沒完。

雙姍姍當然不慣着,直接掰男子的手。

「痛,痛。」

樂意小聲的說了句,漂亮。被徐讀州一個眼神掃過去,閉上了嘴。

徐讀州趕緊讓雙姍姍放手,雙姍姍當然不搭理他。

自己和他不熟,憑什麼聽他的話。

直到男人求饒,才放開了手。

徐讀州問清楚唐棠緣由,直接忽略了是樂意先開的口。

冷冷的對那三人說:「插隊本來就是你們的錯,你們還想動手打人。要是教育處知道了你們幾個人都要受處罰。」

男人握住受傷的手,「隨便,當我是嚇大的?」

眼鏡男有點慫,走到男人身邊。小聲的給男人說算了。

「算什麼算。吃虧的現在是老子。」

這時人群中出現一個身穿白襯衫和灰色西裝褲的中年男人,大家紛紛讓道。

不為別的,這位可是學校的著名導師-封從興。誰在他的門下,可就是跟在研究生門下,一個道理。

「怎麼回事?」聲音不怒自威。

顧州此時從封從興身後走來,看見了唐棠也在這群鬥毆事件中,眉頭不自覺聚到一塊。

「封教授,這個人他打我。」男人指着雙姍姍和樂意。

卧槽,惡人先告狀。

一個大男人,還有臉說被女生打了。

此時插隊男也指着唐棠和林尚,「對,他們侮辱我!」

不要臉!

唐棠和林尚翻了個白眼。

身為法律系的幾人當然比別人更知道封從興,四人也不敢輕舉妄動。

顧州走到封從興身邊,看向插隊男輕聲說道:「教授,我剛剛打聽了一下是因為那個人先插隊才引起的。」

「不是的。」插隊男聽見連忙解釋。「那是因為…因為有人替我佔著位置。」

唐棠看見男人還在狡辯,憋不住了:「你敢說不是你先插隊的?什麼叫有人替你佔著位置,前面那個女生你認識嗎?」

「你還說我們侮辱你,那明明是在給你講道理。關鍵是你自己聽不懂而已!」

封從興看着幾人的爭吵,厲聲呵斥:「想吵去教育處吵,這裡是公共場合。」

顧州附在封從興耳邊說了幾句話,封從興打量了幾眼唐棠。

「行了,你們三個男的。尤其還是你,大幾的?還跟新生吵架。」封從興又打量了唐棠幾人,「你們都是陳巍班的吧?讓他知道你們惹事你們抄檢討去吧,沒個幾萬字絕對不行。」

言外之意是陳巍這人護犢子,只是讓人抄個檢討,你們三個可不一樣了。

「是。」

四人應聲。

「散了吧。」封從興沖插隊男幾人揮揮手。

封從興看了一眼顧州,就走出人群。

唐棠快步走到顧州面前,剛剛注意到顧州在封從興耳邊說了幾句話,就知道顧州幫了忙。

「謝謝!」

「不用謝,…只是這件事可能會給你自身帶來不少影響。」

唐棠無所謂的聳聳肩,「已經影響過一次了,不差這一回!」

反正每次丟人的都不是她!

「那以後遇見麻煩,可以隨時找我!」

「那就謝謝學長你了!你把我行李箱弄壞的事我就不計較了。」

顧州被逗笑了,「合著你一直計較來嗎?」

「嘿嘿。好了我要去找我的朋友了,拜拜。」唐棠瞥見遠處雙珊珊拿起手機向這拍照,匆忙離開!

顧州隨後轉身離開去找封從興。

徐讀州正在教育樂意,樂意漫不經心的聽着。

祝成坐在椅子上,看到唐棠走過來,笑着打趣。「剛剛那個你男朋友,挺厲害啊!」

「不是,他是我們系的學長。」

祝成一臉看透了的模樣,「自古學妹配學長。」

林尚踩向祝成伸出的腿。

「說什麼呢?別把你骯髒的思想放在我們身上。」

祝成捂住腿,看了看林尚。

「卧槽,美女。認識一下。」

路年和靖衍一早注意到了林尚,畢竟這麼亮眼的美女,也只有祝成這個大哈狗一直看熱鬧。

一旁的樂意忽得站起來,「我就知道肯定有人告狀,要不然你不可能來的,那個沈玥清太煩人了。」

「要不是沈玥清,叫我來你是不是又要把人打醫院,惹事了?」徐讀州有些暴躁。

「我怎麼了,他先動手的還不允許我打他呀。」

徐讀州揉了揉眉心,「你真的氣死我了。」

「要不是沈玥清,你不會知道這些。也不會被氣到,都怨她。」

徐讀州用力的拍向桌子,「沈玥清怕你被幾個大男人欺負,好心告訴我。讓我來幫你,你這麼說她,從小受的教育就是讓你這麼對待幫助你的人嗎?」

「……」樂意氣焰漸漸消失。

幾人意識到不對趕忙來勸和。

「樂意,我告訴你。你要不想在這所學校待下去,隨便你去惹事,我不管了。」

徐讀州甩下這一句話,怒氣的離開。

樂意要去追,被林尚攔了下來。

「現在去追,這麼多人看着。要是被他甩下你的面子不要了?」

「不要了。」

樂意趕緊追上去徐讀州的步伐。

林尚無奈的搖了搖頭,這時才注意到在打遊戲靖衍。走到跟前,伸出手。「你好,我叫林尚。」

「靖衍。」頭也沒抬,接着打起遊戲。

路年看出林尚有些尷尬,連忙說:「他有點慢熱。」

靖衍抽空撇了眼路年。

林尚隨即問道:「你叫什麼?」

「路年。」伸手禮貌交好。

靖霜凌打完遊戲,抬頭看見站在一旁唐棠,褲子後面有些污漬。起身靠近唐棠,把迷彩服外套脫下來。

唐棠看着靖衍手中的外套,有點疑惑:「怎麼了?」

「你褲子後面。」

唐棠臉咻一下變紅了,雙姍姍此時把迷彩服脫下圍着唐晨晨身上。

靖衍見狀收回外套,看着唐棠突然變紅的臉。

眯起眼,上下打量道:「你怎麼突然變的這麼…黑了。」

「……」

唐棠感激的聲音正湧上心頭,冷不丁聽見這兩個字。

腦子裡只剩三個字,

尼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