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從貧窮穿越成赤貧
從貧窮穿越成赤貧 連載中

從貧窮穿越成赤貧

來源:google 作者:渣渣東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楊永清 渣渣東

賣豬肉的楊永清不慎滑倒,被自己手裡的尖刀刨腹而亡本來生活就不富裕的他穿越到北宋成為一個赤貧小孤兒既來之則安之!就從賣豬肉開始吧!展開

《從貧窮穿越成赤貧》章節試讀:

回到家,楊永清把剩餘不多的滷肉配饅頭吃完。又泡了一鍋茶水喝!邊喝邊尋思以後要去弄一套好點的茶具,燒水壺回來用。

第二天早上天剛蒙蒙亮,李全就急匆匆趕了過來,盯着楊永清看了半響說道「清哥兒,這些東西是何人教你整治的?你別糊弄俺,自上次見你就覺得你好像和以往不太一樣了,這是怎麼回事?」。

楊永清起床邊套青布薄袍子,邊說「李叔,這個滷肉真的好吃嗎?還值得你一大早跑過來詢問?」。

李全「唉」了一聲說道「俺常年和豬肉打交道,可從沒吃過昨晚你弄出來的美味豬肉。你可知道如果這東西味道一直這樣好,會是一個多大的營生!俺嘗過後沒有覺得高興,有的只是擔心」。

楊永清愣了。擔心?「李叔,肉好吃不好嗎?咋還擔心呢?」。

李全出來屋裡,坐到柳樹下椅子上默默出神半響說「清子,你爹爹去了,沒有人給你講這裏面的彎彎繞。你自己想想,你弄的那些東西本來是隨便丟掉的破爛貨。可突然發現破爛貨卻可以賣錢,並且得來還不用費銀錢。等到你賣開了,不說別的地方,就這蔡河碼頭上那些潑皮是你能應付的了的?」。

楊永清倒是聽進去了。想了一下說「我暫時倒沒想太遠,只是覺得要有個營生生活下去。腳店王婆婆那裡她打算和我一起來售賣這些東西。至於別的地方其實我想讓李叔你來操作的。」

聽楊永清如此說,李全嘆口氣說道「王婆婆在碼頭這裡應該能罩的住你,她背後是有些勢力的,你爹爹不和她來最後一步,也是考慮她背後勢力不好糊弄。碼頭那些潑皮以前打過她主意的不少,其先是你爹爹幫的忙,後來船幫那個齊飛要來硬的,非要抓了她回去成親,你爹爹弄不過齊飛,還被他手下打傷了。最後是王翠蓮帶衙門鋪頭過來擺平事情的,看到衙門來人對她很尊敬,那時你爹和我就知道她背景不一般。但具體的我們都不清楚。她跟你爹交情很好,值得信賴!」。

喘口氣李全繼續說道「至於我這裡就有點難處,不是說怕以後有麻煩不敢售賣,而是如果有官面上人要方子,要如何應對的問題。你可明白?」。

楊永清心裏有點感動,這個李叔是真為自己考慮的。像他說的如果有勢力的人問他要方子,他只要不為自己考慮,把自己獻出來邀功。他沒任何損失還能結交一個強勢人物。可他一大早跑過來給自己捋事情,就憑這舉動楊永清就值得無條件信任李全。

楊永清先是把昨天和王婆婆說的那套方子來路講給李全。又把他準備了兩套料包的事情說了一下。李全問「假的料包味道如何?」楊永清說最主要的一味料需要按斤來配,只有自己掌握,其餘的就是全透露了也沒關係。吃起來差別不是太大。關鍵是要如何把那些骯髒貨物清理乾淨才是主要的。

李全略略放心說道「看來你爹爹還是放心不下你啊!這個煮肉方子肯定是他在地下費力求來的,你好好保存,不到萬不得已不要給別人知道。下來需要好好合計合計。量小無事,量大了就要先把來貨渠道弄牢固了。萬一賣開了卻被別人弄斷了來貨渠道那就有的難受了」。

兩人商量了一下決定先把劉小乙屠宰點的貨物都弄過來,他那裡畢竟每天量有限,等以後賣開了,李全憑肉鋪老闆身份去別的屠宰點進貨。李全嘆氣說現下有王婆婆那一百兩銀錢盡夠用了,他就不給楊永清投錢了,他只負責把成品貨物發賣出去,如果以後做的大了再考慮投入。

李全起身交代楊永清今天就不用去屠宰點了,推車太小,弄不過來多少。他一會兒讓夥計把貨物先簡單處理出來,然後他自己把貨物送過來。

李全離開後,楊永清倒被他這番舉動整的患得患失起來。不就是賣個滷肉嗎!至於搞得如此緊張兮兮的?前世賣滷肉的到處都是,那些味道好的也沒見有人搶啊!真是的!

無聊之下他又跑到河灘劃拉一堆雜木柴推了回來。眼見快午時了李全才趕着牛車慢騰騰過來。

等到近前楊永清吸了一口涼氣!牛車上滿滿兩大竹筐腸子肚子,車尾處還有五六個豬頭堆在一起。這怕是要有兩三百斤不止。至於和李全提到的豬蹄,豬尾巴,車上沒有見到。

兩人合力把兩筐子貨物抬進院子,然後把豬頭也拎了進來。李全才說道「先就這些吧!豬蹄豬尾巴那等東西等以後再說。咋整治你來說,需要我弄的儘管招呼」。

看楊永清把麵粉,鹽巴倒入盆里揉搓豬腸子肚子,李全也是心疼的不得了!尋常人家誰會捨得把這些東西用來揉搓豬腸子啊!等到楊永清拿出香料藥材包,李全有了種全新認知!這骯髒東西能弄成那般好味道,看來也是有原因的!這些用料價值不菲,看來要好好合計合計價格才好售賣。

兩人忙活了半天才把貨物弄乾凈,貨物下入鍋里三分之一,其餘的需要再煮兩鍋才能煮完。

坐下歇息時,王婆婆風風火火跑過來,先是誇獎了院子環境,又好奇地趴鍋口觀察了一會兒。拍拍手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對李全說「他李叔,這味道我嘗過來,賣出去是不成問題的,我只怕以後……」。

李全看了楊永清一眼說「我也怕以後做大了有麻煩,早上過來和清子商量過了,每天先就做這些貨物,你那裡要是需要擺放就弄去一部分,然後的我都放我鋪子里發賣,這樣能盡量減少有心人覬覦。有人問你來路,你只管推到我處,清子這裡我們以後也只晚上過來,等煮好了悄悄拿走發賣如何?關鍵是售賣多少文錢合適是個問題,要合計一番」。

聽李全說了清洗用料情況,王婆婆也吃了一驚!最後三人合計,按豬肉每斤一百五十文錢算下來,豬頭肉每斤賣五十文錢,腸子肚子每斤賣三十文錢。以後要是進貨貴了再調整價格。

第一鍋出來後,王婆婆拿走了十斤豬頭肉,十斤腸子肚子。楊永清把她送出來,看她好像還有話說就走近她身邊說「嬸娘可是還有啥吩咐?」。

王婆婆嗔怪他道「你個夯貨,和你爹一樣沒個眼色,這多東西我一個婦道人家哪裡拎的動,還不快去把小車推來」。

楊永清恍然大悟,慌忙去院里把小車推過來,接過王婆婆手裡竹筐,放入小車裡要幫她送回去。

李全出來叮囑他小心後,回去忙活去了。楊永清推着小車和王婆婆一路小心翼翼地走。天黑路爛,兩人憑着天上的半拉月亮發出的微光,艱難地往碼頭邊上行進。路上說著家常,時不時挨挨噌噌走起來倒也輕鬆舒暢。等回到王婆婆店門口兩人都有一種意猶未盡的感覺!

看着王婆婆搖曳着豐腴的嬌軀進了店裡,楊永清才轉身往回走,路上一個人時,他內心深處充滿着一種難以言喻的渴望之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