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楚願步辰淵
楚願步辰淵 連載中

楚願步辰淵

來源:外網 作者:重生之七皇子的心尖寵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重生之七皇子的心尖寵

她是手握重兵的大將軍嫡女,強大家世卻識人不清愛上渣男,傾盡全族之力助渣男登上皇位,被渣男和白眼狼妹妹背叛,自盡於城樓之上。重活一世,她紅着眼睛撲進七皇子懷中,身邊所有人卻都認為他不是良配。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他手握百萬大兵,風塵揚沙歸來時,離皇位只差一步,卻為了救她,甘心情願剜心而死。這一世,她不要再重蹈覆轍,她要讓權勢所有背叛的人付出慘痛的代價,將他們推進地獄,助他成為九五之尊。機關算盡,她以為她這樣的人不配再被愛,卻沒想到在他眼裡,她仍舊是最初單純的小姑娘。繁華落盡,歷盡千帆,她此生只盼,便是能與身側之人歲歲年年。楚願×步辰淵展開

《楚願步辰淵》章節試讀:

她握住他的手,滿眼神情的看着他,「你要就給你。」
步淵崇冷哼了一聲,抽回手之後,又將玉牌放在她手裡。
「本王要它做什麼,倒是你,萬事小心。」
「嗯,你放心,我不會讓自己有事的。」
——我也不舍的讓自己有事,我還要跟你並肩作戰呢!
步淵崇躲開她炙熱的目光,轉身離開了布坊。
她望着他的背影,頗為無奈的嘆了口氣,出了門之後,沒發現那兩個人追來,於是便往將軍府走去。
……
之後兩日,她花了重金打聽到了前兩關的內容,只不過,除此之外,她還有個一個重大發現。
步弘唯的通關玉牌,也是通過不正當的手段得來的。
——如果想讓步弘唯無法參加決賽,就必須毀掉他的通關牌。
於是,決賽的前一晚,她一身黑衣蒙面,從將軍府流出來,前往弘王府去了。
她伏在牆外觀察着,這個位置正好能看到承平殿,此時,承平殿的大門敞着,步弘唯站在書案前,對着燭光,欣賞得來的通關玉牌。
「成鷹,你看這玉牌上的羽毛的紋路,果然不愧是千羽閣,連通關玉牌都做的如此精緻。」
成鷹抱着劍站在門口,突然他看向楚願的方向,她見此,忙低下頭隱去身形。
「殿下一定會贏的。」
「當然,本王一定要贏得魁首。」
步弘唯將通關玉牌掛在腰間走到成鷹跟前,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雖然本王現在還不知道第三關比什麼,但是本王可以肯定,一定不會是比武,所以本王有信心,這次的勝利者一定是本王。」
他臉上掛着倨傲的笑意,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成鷹垂眸,點了點頭。
步弘唯走到門口,抬手望着夜空,夜色如墨,只有幾點星星閃爍着微弱的光。
「得到了千羽閣,何愁大事不成!」
楚願聞言,「嘁」了一聲。
她在牆頭蹲了大半夜,可是沒有找到下手的機會,除了那個成鷹一直守在門口之外。
她還注意到那個步弘唯一直把通關玉牌掛在腰間,並且時不時就要摸一下。
「不行,這麼下去不是辦法,還是明天出發的路上再找機會吧。」
她悄悄的跳下牆頭,消失在夜色中。
……
崇王府,書房。
步淵崇坐在書案前,手裡捧着本書,正在看。
突然一個黑影從窗口躍了進來,跪在書案前。
他未抬眸,「八弟府上有什麼動靜?」
「回殿下,弘王殿下並未有什麼動靜,只是,楚家那位……」
關於步淵崇對楚家小姐的情意,他的心腹幾乎都知道。
畢竟書房裡掛着人家的畫像呢,而且,他們家殿下,一天得對着畫像發獃好幾回。
所以有關楚家那位小姐的事情,他們只要知道了,都會稟告。
果然步淵崇聽到楚家那位這四個字,便放下了書,抬眼看向面前跪着的暗衛,「楚家那位怎麼了?」
暗衛拱手過於頭頂,如實將今晚發生的事稟告給步淵崇。
步淵崇猛地從座位上站起來,「你說什麼!她在八弟府外守了半夜,直到人睡下才離去?」
陳晦暗暗嘆了口氣,他家殿下多麼沉穩自持的一個人啊,恐怕也就只有楚家那位,能讓他家殿下有這麼大的反應了。
「是,殿下。」
他啟步邁出門檻,站在院內,抬手遙望楚家的方向。
「傻丫頭,你就不能安生一點,非要讓我這麼擔心你嗎?」
剛回到房間的楚願冷不丁打了個噴嚏,「阿嚏。」
她揉了揉鼻子,便脫衣服,便念叨,「得早點休息,明天還有一場硬仗要打呢!」
次日一早,天邊才剛冒出一點亮光,她便悄悄的起了身。
今日她穿了一身黑色勁裝,頭髮高高豎起,用一根紅色的飄帶繫上,腰間纏上了軟劍,然後便出去了。
將軍府西邊的巷子里,她提前準備好了馬車,她披着清晨的微光,慢悠悠的往弘王府駛去。
來迴繞了五遍之後,她終於看到步弘唯和成鷹從弘王府里走了出來,並上了馬車。
她駕着馬車慢悠悠的跟在後面。
「很好,只帶了成鷹一人,應該有希望。」
馬車駛出京城之後,她便掏出黑色面巾蒙在了臉上,而後足間在馬背上輕輕一點,運起輕功,便跳到了步弘唯的馬車上。
成鷹反應極快,幾乎是一瞬間,反應過來有人刺殺,立馬反掌在馬車上一拍,便彈起了身,同蒙面人纏鬥在一起。
步弘唯略顯倉皇的撩開帘子,看向二人如此激烈的打鬥。
不由感嘆
——沒想到參加個比賽,居然還有人來刺殺!
「成鷹,抓活的。」
成鷹邊出招,邊應聲道,「是,八爺。」
接了步弘唯的命令之後,成鷹的招式便凌厲起來,十幾招之後,楚願便落了下風。
「不愧是步弘唯身邊最得力的護衛!」
成鷹勾陳,「閣下過獎了!」
她被成鷹逼的連連後退,退至馬車旁,她翻身上車,不慎左手手臂中了一劍,眼看落敗,她只得撤退。
但成鷹步步緊逼,她只得運起輕功,一個翻身跳到馬身上,一劍砍斷連接馬車的繩子,棄了馬車,往京城的方向趕去。
成鷹作勢還要追,步弘唯從馬車上跳下來,叫住成鷹,「窮寇莫追,我們先趕往碎月山莊。」
成鷹點了點頭,收起劍便跳上了馬車。
楚願死死捂住手臂,前往醫館,簡單包紮之後,她又去衣坊買了件白色潑墨長袍換上。
「不行,時間快來不及了!」
她看了眼剛剛騎來的馬,如果不換馬一定會被步弘唯認出來的。
可是如果再去換馬的話,應該就趕不上了!
她一下子陷入了兩難,正躊躇之際,突然有個人牽着馬從她面前經過。
這匹馬雖然不是上等,但解她燃眉之急足夠用了。
於是牽着馬上前,笑道,「這位小哥,我這匹寶馬實在是讓我生氣了,剛才居然把我給摔下了,所以我現在不想要它了,我看你的馬兒挺溫順,不如跟你換怎麼樣?」
穿着灰色布衣的男子突然一愣,但看了看楚願的馬,確實比自己的馬上乘,應該能多賣好幾十兩。
於是便爽快的答應了。
「給你。」
她將馬韁遞給那人,然後接過那人手裡的馬,走到它耳朵跟前,跟它說了幾句話。
馬兒似乎很高興的甩了甩頭,楚願便騎着馬離開了。
緊趕慢趕好容易趕到,卻被告知。
「你來遲了!」
「什麼意思?」她下意識攥緊了拳。
——難道要失去比賽資格了嗎?

《楚願步辰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