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春眠不覺聲聲慢
春眠不覺聲聲慢 連載中

春眠不覺聲聲慢

來源:google 作者:卷卷要自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夢聲 林未覺 現代言情

小宮女1:這瓜保熟!有膽你就吃!藏書閣的李掌書一跤摔進了齊王殿下的懷裡!當事人齊王:大嬸,這怎麼辦?李掌書:涼拌!小宮女2:不過爾爾,我這瓜更大!林小爺夜半私會李掌書!當事人林許:我那麼大一個老婆呢?怎麼變成了姑姑,你賠我老婆,退錢!李掌書:沒門!小宮女3:震驚!太子和李掌書娃都12歲了!眾人:真假?(給我看看)李掌書:怎麼辦?這是要全員OOC的節奏!太子:是的,我們有一個孩子李掌書:???展開

《春眠不覺聲聲慢》章節試讀:

九月二十八號,周三,天晴。

「白日」夢療事務所,綜合夢療室外。

張鳴等人已經在房間外的休息區坐了三四分鐘,林李二人帶着一個智能機械人出現了。

機械人宣讀了幾條眾人早已知曉的法律規條,林李二人帶他們每個人都在機械人上留下一個簽名,給幾個人做了一點心理建設,就刷了工牌,帶他們走進了診療室。

只見,偌大的房間**,擺着一台橢圓形的大艙室,靠窗邊有一整排實時監控和檢測的機器;而這艙室**擺着一台圓形的連接儀,通過七根粗大的管線連接着紅藍兩色的小膠囊艙。

張鳴在走到對應的膠囊艙之前,還深情脈脈地看了看王曉曇。不知王曉曇是沒看到,還是刻意忽視,她神情有些冷淡,走到靠左的一個膠囊艙前,眼睛看向別處。

Lily和Yuri分別幫助張鳴等人走到自己專屬的藍膠囊前,貼心的給他們打開安全帶,告訴他們放鬆身體、無需緊張,並關上透明的艙門。

李夢聲把許可輕輕扶進藍膠囊里。

「嬸兒,我們等會兒就可以又見面了是嗎?「許可好像有點緊張。

「對,你睡一會兒,就會…就會遇見你左邊這個姐姐,夢療中的人物外貌、體征和現實世界是關聯的,很容易就認出來的。不要緊張。「李夢聲握了握小男孩的手,拍拍他的手背,想讓他放鬆一點。

「好。」許可慢慢閉上眼睛。

實時監控和檢測的機器開始運轉…

夢境治療過程中發生的一切都是遠遠快於現實世界的,因此劇本時間設定是五年,在現實世界中不過才十五天左右。

李夢聲和林未覺各自走向一個紅膠囊艙。

艙門關閉之前,林未覺道:「祝你好夢,李聲聲。」

李夢聲道:「祝你好夢,小林子。」

【夢療系統啟動中…】

溫和又冷漠的合成聲音從傳感器里響起…

機器的運轉的嗡鳴聲陡然增大,紅膠囊和藍膠囊里開始播放不同的音樂…林未覺和李夢聲的紅色膠囊艙播放的音樂僅是暫時放鬆精神的功能,其餘人的膠囊中播放的音樂卻有催眠功效,因為記憶封鎖系統啟動需要一定時間,大概七八個小時。

【A01號艙門關閉】

【A01號,李夢聲,連接中…角色「李夢聲」綁定成功,生活模塊植入成功…】

【B01號艙門關閉】

【B01號,王曉曇,連接中…角色「林曇」綁定成功,生活模塊植入成功…】

【B02號艙門關閉】

【B02號,王國安,連接中…角色「李國安」綁定成功,生活模塊植入成功…】

【B03號艙門關閉】

【B03號,於美美,連接中…角色「於美娘」綁定成功,生活模塊植入成功…】

【B04號艙門關閉】

……

李夢聲聽着德彪西的月光,神思慢慢陷入一片混沌…

【實感系統啟動,語音系統啟動,傳輸成功】

叮——

李夢聲睜開眼睛,在床上醒來。

此時窗外月上中天,按劇本里來的話,自己這應該是在一處女官居住的廂房裡。

「小助,小助,在嗎?「李夢聲慢慢坐起,低聲喚道。夢境助手主要的作用是提示夢療師劇情發展及補充一些背景常識,真正推動情節發展還是得夢療師看臨場發揮。

【語音識別啟動,夢境助手綁定成功,編號01】

「小助,小助,在嗎?「李夢聲重複道。

【在呢,在呢】

【親愛的夢療師,我是您善良可愛又貼心的夢療助手】

【請叫我——冰晶·雪夢蝶·露奈雅拉·庫伊斯·娜可露露……】

(shut up)

李夢聲又癱在了床上,只用意念和夢助交流。

(閑言碎語不多講,你這名字太長,得改一個,就叫翠果吧)

【嚶嚶嚶,翠果吧這個名字聽起來好像咖啡廳哦,嚶嚶嚶】

(不要抖機靈,否則回去我給你差評,給你格式化了)

【翠果:知道了,掌書大人】

(王曉曇現在在哪?)

【她還在帶着大侄子在來京城的路上,馬上就會遇見夢療師二號,也就是齊王啦】

(嗯,那我現在這是在…龍圖閣?)

【翠果:是的,這是龍圖閣的東廂房,你住的這間還有另外的兩個女官,都擔任掌書之職,男子都居住在西廂房。後罩房是廚房和浴室等後勤用處的屋子。品級低一些的粗使宮女也住在那邊呦】

(行,那小林…齊王和王…林曇大概什麼時候到?)

【翠果:半個月左右啦】

(行,先體驗下這龍圖閣的日常也不錯,翠果,你歇着吧)

【翠果:溫馨提示,不要亂跑,小心OOC哦】

李夢聲笑着從床上翻起來,披了外套,趿着布鞋慢慢出了房間。大約是暮春初夏,屋外竟比屋裡還熱些。

月明星稀。原來她住的是東廂房最北邊的一間,院子里四角各有一座半人高的落地式的燈台,造型古樸雅緻,裏面燃着不甚明亮的燭火,李夢聲只能大致看清這院子布局。

這庭院南北約二十米長,東西十五米寬。院子坐北朝南的主位是一座歇山頂的三層小樓,牌匾上依稀寫着「望月樓」,兩邊則是雕花欄杆的連廊通着東西廂房,廂房前各有一排茂密的翠竹,四角里各植一高大的松樹;望月樓正對的是一面兩人高的影壁牆,影壁心雕刻着繁複的紋樣。

她細細打量着這小院,悠悠地走下石階,出了廊子,伸手摸了摸近旁的竹葉,內心感慨「這觸感,這造型,再加上這建築布局,建模師得加錢吶」。

庭院里用大塊的石板滿鋪,平整而光滑,還有些濕潤,隱有幾處水痕,估計是夏日炎熱,有宮人在院子里灑了水來消暑。

忽起一陣微風,竹葉颯颯作響,當下情景真似東坡先生所言:積水空明,藻荇交橫,松竹影動。

李夢聲又迴廊下坐了,一邊靜靜的欣賞月色,一邊想自己是否可以在女主來之前先做點什麼準備。忽然想起,東坡先生大概率是不會出現了,畢竟劇情改來改去還是架空。

沒坐一會兒,有一小宮女,打着哈欠,拿着一盞小油燈從房裡出來了。李夢聲看她走近的時候怔了怔,拿油燈往前照了照,揉揉眼,「李掌書,又沒睡啊」。

李夢聲笑笑:「做噩夢醒了,來外面走走。」

「哎,李掌書你可得休息好,明日還得去內文學館吶。」

「嗯,我自是明白。你去哪兒?」

「嘿嘿,我去茅房。」

「好。」李夢聲點點頭,心道:想不到夢療系統現在對劇情的完善補充功能已經如此完備了,連這種起夜小宮女小細節也補充了,看來事務所這次為了搞好這個項目,下了血本,就這種細節補充,至少得是三四個高級劇情機械人運算的結果。

第二日,翠果準點報時,不到辰時,李夢聲就起床了。

李夢聲熟稔地盥洗打扮,梳頭穿衣,不禁感慨這夢療系統植入生活習慣模塊,簡直是夢療師的福音。

李夢聲剛在矮凳上坐下,另外同住的兩名女官也落了座。一綠衣小宮女進來送了飯。她一一在小方桌上擺了,三碗粥,一碟蔥油餅,並三個小碟子,一碟裝着三個雞蛋,另外兩碟則是小鹹菜。

李夢聲伸手讓了下「二位請」,另外兩名女子也讓了下,便開始吃早飯。

(翠果!昨天忘了問,我這兩位同僚叫什麼?)

【翠果:一個叫張沉魚,一個叫王落雁~呦】

(……彳亍,現在系統起名這麼隨便嗎?)

【翠果:這種十八線小角色,還有名字已經是作者人美心善了~呦】

(Fine,內文學館是什麼地方?)

【翠果:百渡百科詞條顯示:內文學館,官署名,始由唐朝設立,命精通儒學的老者為學士,掌教宮人,主要是教授儒學、詩文、書法。失寵的妃子、年老的宮人也會去聽課~呦】

(奧…那今天換我去講課?)

【翠果:作者私設是每隔三日,便會有龍圖閣女官去講學,今天正好是你去講~呦】

(昨夜那個上茅房的小宮女叫什麼)

【翠果:叫李小曇~呦】

(…你這語氣詞…給我去了)

【翠果:好的,人家知道了,哭哭】

李夢聲深吸口氣,把粥喝完了,對着張王兩人笑了笑,「我飽了,二位請便。」

她甫一起身,張沉魚忽然開了口:「李掌書今日去講學,不知道打算講哪一篇啊。」

「啊,該講孟子了,我打算把《孟子·告子下》里『生於憂患死於安樂』那一段講一講。」

張王二人竟同時苦笑,張沉魚道:「你把這大道理給她們講,怕是少不得要被嘲諷。」

「這是為何?」

「唉,這些聽課的宮女內侍,要麼就是平日里被自家主子打罵,要麼就是年老色衰,怨天尤人的,你把這些治國經世之理給她們講,她們自是不理。」

王掌書苦笑道,「我之前不過是念了首氓,勸她們看開點,結果被幾個姿色好點的宮女甩臉子,你剛升任不久,前段時間又病着,她們看你臉生,自然會給你點苦頭吃。」

張又道:「依我看,不如你還是講幾首閨怨詩算了。」

李夢聲為難的笑了笑,「多謝提點,不過,我還是講孟子吧,若有真能有人可受一時鼓舞,也是好的。」

兩人俱是搖頭。

李夢聲出了院子往外頭走,這才看清整個龍圖閣的建築布局的全貌。

這龍圖閣主要分兩部分,南邊是三進的大院子,北邊是一進的望月樓為主的小院子。

南北兩院外圍着一條內環道,然後是硃紅色的高大圍牆,圍牆外便是熱鬧繁華的皇城街道;兩院中間隔了條五米多寬的石板街,這條街兩側唯一的裝飾便是延伸到盡頭的落地花鳥石刻宮燈座。

南院只因從院外看了一眼,沒來得及一一細看。李夢聲猜測南院主要是官家看書和眾大臣辦公之處,北院主要就是供校書郎編修典籍,另外還是低品級的內侍宮女起居生活之所。

只見內文學府的小宮女引着李夢聲出了最南端的正門,坐了馬車。

李夢聲掀了帘子看,只見街邊往來的人真可謂熙熙攘攘。賣時蔬的,賣竹編的,賣點心果子的,各種日常所用,都有人擺了小攤子,吆喝叫賣着;街角鋪子里打鐵的,小茶舍前說書的,站在遠處橋頭賣糖葫蘆的,臉上都帶着欣喜;有一處較高的樓閣里還傳來一陣陣繾綣細膩的琵琶曲調,街邊還有幾個孩童娘子圍着一個吹糖人的連連叫好…

大約半盞茶的功夫,馬車便載着二人就到了內庭大門。

那宮女道:「李掌書,還請下車吧,內庭不能坐馬車了。」

路上,李夢聲只見着皇宮內庭,宮殿巍峨,大氣威嚴,頓時心生敬重,低頭快速走着。

旁邊來請人的小宮女穿了一身桃紅色的襦裙,長得很是白凈。她看李夢聲這神態,便微笑着說:「李娘子這是第一次來講學吧,不必拘束,多看兩眼沒什麼的。」

李夢聲點頭笑了笑。

只見那小娘子又笑了下:「等會兒那幫姑奶奶要是又發脾氣,搶白你,還請李掌書不要計較。」

「理解理解。」

大約又是一炷香的功夫,宮女領着李夢聲到了一處幽靜的小院,這院子里除了迴廊,便是一座兩層的書閣,牌匾上寫着「內文學館」。

這館內一層是一排排的書架,上面的書擺放得雜亂無章,一看便是設施陳舊,但明顯已經洒掃過了。

屋子靠右是一樓梯,小宮女引着李夢聲上了樓,二樓便是各位等着聽課的「學生」了。李夢聲一出現,眾人竊竊私語,有幾個靠窗坐的年輕女子臉上卻都是倨傲的神色,一臉不屑,聲音很大。

小宮女先是站在書桌前朝眾人行了個禮,接着,便朗聲道:「諸位娘子,還請安靜片刻。咳咳,這位便是龍圖閣的李掌書,今日前來輪值講學。」接着,她往前走了兩步,轉向李夢聲道:「李掌書,請。」

小宮女說完就下樓了。

李夢聲把帶來的一本孟子放在書桌上,也朝眾人行了個禮,道:「各位娘子,妾今日講學,有理義不通之處,還請各位不吝賜教。今天,我講一下《孟子·告子下》這一篇。」

她頓了頓道:「還請各位將孟子這本拿出來,翻到這一頁。」

一時之間,只聞書頁翻動的聲響…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