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之惡毒女配只想救死扶傷
穿越之惡毒女配只想救死扶傷 連載中

穿越之惡毒女配只想救死扶傷

來源:google 作者:聽雨任平生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林昭 謝明淵

女外科醫生穿成書里的註定要被祭天的惡毒女配?林昭選擇珍愛生命,遠離男女主!誰知重生而來的女主卻認準她為敵,秉着不原諒不姑息不放過的精神非要把她搞死林昭:這輩子我還沒做什麼對不起你的事,能不能重新認識一下?原書女主楚子柔:不行林昭原本不想和強戰鬥力女主斗,誰知一不小心卻連搶了女主兩個金手指:神醫?我搶來當師傅!戰神男配?我撿來當老公!展開

《穿越之惡毒女配只想救死扶傷》章節試讀:

不多久,洛京里便傳出許多關於楚子柔落水的流言。

一則流言道,楚尚書之女楚子柔在晉陽侯老太君壽辰之際於晉陽侯府中跳水自殺,被救後還對捨身救人的林家大小姐惡語相向。

又一則道,楚子柔之所以如此,是因對晉陽侯世子傾心愛慕,當日向其表白遭拒,羞憤之下跳了荷花池。

錦時知道京中流言四起之後,興沖衝來與林昭分享:「原想不透小姐最後為何要救她,現下洛京城中流言紛紛,奴婢才明白了小姐的用意。小姐讓人放出這樣的流言,可比讓她溺死在晉陽侯府要高明多了。」

作為陪着林昭長大的貼身丫鬟,錦時可不像洛京城中其他人一般,以為林昭就是表面看上去的那種端莊溫婉、和善待人的大家閨秀。自家小姐什麼脾性她清清楚楚,甚至於許多事,都是她這個貼身丫鬟去實際執行。

小姐她睚眥必報,心狠手辣。常常當面還溫和地笑着,背後刀子就捅出去了。

不過這麼些年來,錦時早已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對。

這世道對女子不公,即使如長公主這樣的皇家貴女也依然為宣武侯所負。自家小姐與六皇子青梅竹馬,又得太后指婚,只等着及笄後出嫁,卻被楚尚書家的小姐橫插一腳。

楚子柔號稱京城第一美人,與六皇子不過在宴席上見了一面,就傳出六皇子就對她傾心的話來。林昭因此恨上了楚子柔,對付她也不過是為自己的婚事打算,而錦時自認為作為貼身丫鬟自然要站在主子這邊,忠心耿耿為主子辦事。

聽了錦時的一番話,林昭一時無言以對。

這可真是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

她阻止有些興奮的錦時道:「流言不是我放出去的。」

錦時一愣,然後笑道:「不是嗎?不過這也無關緊要,說明洛京城裡還有人看她不爽,否則流言怎能傳得如此之快。」

林昭搖搖頭,道:「錦時,以後我們不用對付她了。」

錦時以為林昭說的是楚子柔名聲受損已不足為懼,便恭敬地應道:「是,小姐。」

這時有下人來敲門稟報:「大小姐,六皇子來訪,正在前廳等着您。」

南慶國六皇子——男主凌煜桓?林昭恍然想起,穿過來以後,她還沒見過這位傳說中的男主呢。本來按照她的打算,應該盡量不摻和到男女主之間去,不過現在還有個婚約在,既然人家都找來了長公主府,見還是要見的。

林昭起身,對下人道:「我這就過去。」

錦時連忙跟上,在她身後道:「小姐,六皇子來了,您不梳洗打扮一下,換身好看的衣裳嗎?」

今日林昭在長公主府,穿的是常服,臉上也只是略施粉黛。所以錦時才有此一問,以往林昭見六皇子,都是要好好梳洗打扮一番的。

林昭對古代的化妝品敬謝不敏,誰知道裏面是不是鉛超標,用在臉上不怕爛臉嗎?而且她也沒想以後真要嫁去男主的後院,自然就不費這個事了。

可惜她暫時還未找到遠離男女主的辦法。或許可以去求她的便宜公主娘,讓她出面解除婚約?

林昭一邊如此想着,一邊對錦時道:「不用了,還是快些過去,別讓客人久等。」

以林昭對凌煜桓的了解,這次來肯定不是專程來探望她的,估計還是為了京中流言四起一事,來請她出面幫忙澄清。

走進前廳,只見一個男子正坐着飲茶。

他身着深藍色的錦緞長袍,腰間系著白玉帶,一塊玉珏垂在一邊,垂眸端着茶杯的樣子簡直美好如一幅畫。聽見下人請安的聲音,他放下茶杯,站起身來看向林昭。

饒是在現代看慣了各色男明星的林昭依然被震了震。

凌煜桓的五官堪稱恰到好處,形狀完美不濃不淡的眉,配上如點墨一般的雙眼,高挺的鼻樑,略薄的嘴唇,微微挑起的嘴角讓人覺得溫和又美好。他的聲音也如清泉叮咚,只聽他喊道:「表妹。」

這一聲喊,任是無情也動人。

林昭只能說,果然不愧是古言文里的男主。

不過她很快又清醒過來,暗暗給自己做心理建設:這可是男主,對女主一心一意,即使當了皇帝仍然願意此生只愛一人的男主,只要不想以後跟女主不死不休地搶男人,還不要肖想眼前人了。

很難想像,這樣一個謙謙如玉的貴公子曾在宮中受盡了苦楚,而且以後會變成一個殺伐果斷的帝王。

林昭回過神來,向他屈膝行禮道:「六皇子安。」

凌煜桓有些納悶,往日為了顯着親近都叫自己表哥的人,今日怎麼突然叫上六皇子了。不過他維持着臉上的笑意,走到林昭身邊,做出托扶的動作,緩聲道:「表妹不須多禮,快些起身吧。」

在他碰觸到自己之前,林昭利落起身,坐到與他相對的位置上,然後垂眸淡笑着道:「不知六皇子今日前來,有何貴幹?」

凌煜桓被她問得一怔,不過瞬間又恢復如常,他溫言道:「聽說表妹前些日子在晉陽侯府做客,為了救人落了水,現下雖已是春日,天氣仍有些寒涼,不知表妹身子可好?」

「多謝六皇子記掛,我身體尚好。」林昭不耐煩與他兜圈子,只想趕緊打發了他。

這些危險人物還是離得越遠越好。原書中,林昭之所以變成惡毒女配,很大原因就是她愛慘了眼前這人,卻愛而不得。

她直接了當地說道:「六皇子今日前來可是為了京中關於楚小姐流言之事?」

凌煜桓又是一怔,他知道平時林昭並不樂意他提起楚子柔,雖然從未明着表現出來,但是他對人對事極為敏感,自然是知道的。卻沒料到今日她卻主動提起,或許這就是她對自己冷淡疏離的原因?

不過凌煜桓還是點了點頭,也開門見山地說道:「正是此事,對一個閨閣女子來說,京中傳出這樣的流言實為不妥,表妹向來是和善的性子,當日還親身救人,如今這事不如請表妹在與其他各府往來時,幫她澄清一二?」

知道即使自己幫楚子柔澄清了也不能減少她半分的敵意和恨意,但是這事兒畢竟是原身的林昭乾的,而自己現在就是她,如果以後並不想走書中的老路,那麼做好這件事情的善後也是應該的。

林昭想着說這輩子如果不招惹男女主,以後見着都繞道走,日子會不會好過一點,活到平安終老而不是被女主搞死。

想到這兒,林昭便客套地笑着道:「這事當然沒問題,不過只有我來澄清怕是無濟於事。」

「這點不用擔心,楚家已找了晉陽侯府,侯府會對外聲明,世子與楚家小姐之間從未見過,不存在因情自殺的誤傳,當日她只是失足落水。」凌煜桓道。

林昭莫名有些心虛,楚子柔可不是真的失足落水。不過她還是強笑着答應下來,道:「如此便好,我對外會實話實說的。」

說罷了事,林昭也不多留凌煜桓,兩人不過談了一盞茶的功夫便散了。

凌煜桓走後,林昭更加下定了決心一定要儘快解決與凌煜桓的婚約之事。她現在不僅是害怕女主的戰鬥力,更是因為不想嫁給一個滿心滿眼都是別的女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