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穿越異世,獲得最廢福利
穿越異世,獲得最廢福利 連載中

穿越異世,獲得最廢福利

來源:google 作者:戎馬關山北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戎馬關山北 陳正卿

本文只是比較奇葩搞笑的玄幻,主角不是什麼正經主角,熊貓也不是什麼正經熊貓大多數情節只是惡搞,如果想要看正統玄幻,請移步其他小說陳正卿:本小說又名《我的廢物神使》《穿越最廢福利》《這個熊貓沒啥用》《廢物熊貓》《貓右是個大傻叉》貓右:小說又叫《我的神使很低調》《如何激勵主角成長》《主角是怎樣煉成的》《偉大的神使貓右》展開

《穿越異世,獲得最廢福利》章節試讀:

作為整個帝國位居第二的重要城市,臨安城的繁華程度可見一斑。

雖然這些年急速的擴張,翻修了不少的建築。但仍然有些地方陳舊破爛,而這裡,正是這個城市流浪人的居所。

城南二里地的一間破廟,因常年無人顯得有些落寞,不過這會兒卻多了些生氣。

「爹爹……」

「滾!」陳正卿看着眼前這個胖的不能再胖的熊貓,氣不打一處來。

如果不是相信這個傢伙的鬼話,去玩什麼時空穿梭,估計都不會過的如此凄慘。

死了重生,然後穿越,還不是厄運的結束。

人家別的穿越者,不是有系統,就是有外掛,反觀自己,只有一頭只知道吃喝的熊貓,屁用沒有。

而且最重要的是,腦子還不正常。

「爹爹……」

「我是人,你是熊,能不能不要亂叫?」

「那好吧,父親大人!」

「……」

「我可是偉大的神使大人,要不是我現在沒有了法力,你以為我會低三下四,渺小的人類啊!」

「……」

嘭!

「哎呦,你敢打神使大人!」

陳正卿甩了甩自己的手,心裏舒服多了。

……

「你到底有沒有接到任務?」

「如你所見,還沒有!」陳正卿也很無奈,他也想早一點有事情做,好解決現在的困境。

來到這個世界有幾天的時間了,一開始他們兩個還能靠喝水扛着,或者偶爾去路邊搶小朋友手裡的零食吃。

不過這兩天做的多了,陳正卿老臉有些掛不住。

前世一個頂尖的殺手,沒想到會混到如此地步。

他不是沒有想過先找一份工作對付一陣,但每一次人家看到他身後的這頭熊,無不搖頭拒絕。

迫於無奈,陳正卿只好重操舊業,再次干起殺手的行當。

哪知人生地不熟,再加上沒有什麼知名度,消息放出去好幾天,也沒有人找上門來。

「再掙不到錢,我們就要餓死啦!」

「你個死熊貓能不能少說兩句。」

「本神使有名字,請稱呼我的全名,貓右神使大人!」

「好的,知道了,你個死熊貓。」

「爹爹……」

「好的,神使大人,我們應該回到剛才的問題上……」

……

「有人?」

破廟外面一道聲音響起,隨即一個黑衣出現在陳正卿眼前。

「你是?」陳正卿停止了跟熊貓的拌嘴,抬頭向黑衣人看去。

「是你發的消息?」

「殺人?」陳正卿問道。

「正是,不知道價錢是怎麼算?」

「那得看你殺的是誰了?」

「城東拍賣行的老闆!」

「不行!」

貓右驚訝的看着陳正卿,果然不愧為自己選中的人,有原則!

作為一個有原則的殺手,陳正卿當然要堅守自己的底線,不能什麼任務都接。

「不行?」這下子輪到黑衣人驚訝,他沒想到還沒開始談就被拒絕了,總得要有一個理由吧,「為什麼?」

「你沒給錢。」陳正卿擺出自認為瀟洒的姿態,一臉正氣的說道,作為一個頂尖的殺手,自然有驕傲的資本。

黑衣人:「……」

貓右:「……」

黑衣人:「你開個價?」

陳正卿犯了難,要是在21世紀,還可以用美刀和RMB結算,但是現在,自己好像還沒有見過這裡的錢。

見陳正卿久久不說話,黑衣人按捺不住,「五十兩銀子?」

臨安城的消費水平雖然說高上很多,但是50兩也足夠他在城裡租個房子,住上個一年半載不成問題。

況且,城東的拍賣行並不是什麼太大的地方,老闆也不過是有些幫派背景而已。平時在城外做些惡,倒是也影響不到城內的大人物。

不過這次卻是個例外,得罪了一些不該得罪的人。

但是那些人卻又怕髒了他們的手,所以才想要找一個不相干的人處理這件事。

「……」陳正卿剛想要討價還價一番,就被貓右攔住。

「成交!成交!」貓右實在餓的不行了,這好不容易來一單生意,總不能眼看着它溜走吧。

黑衣人一臉震驚,「這個東西會說話?」

貓右環抱着雙臂,一臉鄙夷的看着他,「愚蠢的人類啊!」

嘭!

哎呦……

陳正卿一拳錘到熊貓的頭上,趁着他捂頭的空檔,一腳把他踹到一邊去。

「見笑了,我兒子,不太懂事。」

「失禮失禮!」黑衣人再次震驚,早就聽說過有**那啥的,本來以為只是個傳說,沒想到今天居然長了見識,真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哪裡哪裡。」陳正卿客套了一下。

「吾輩楷模,我本來以為那誰已經天下無敵了,沒想到你比他還勇猛。」黑衣人再次恭維道,不過確實是發自內心。

今天這次真是沒有白跑一趟,可以說是為職業生涯增添了濃厚的一筆。

「錢的事?」

「給你。」黑人隨手扔給他一個錢袋,陳正卿接過來以後,用手掂了掂,然後揣到了懷裡。

殺手職業幹了這麼多年,對於真金白銀還是有一點鑒別能力的。

「今天晚上就有一場拍賣,到時候你過去把他殺掉就行了。」

陳正卿:「……」

貓右:「這事不應該遮掩一下嗎?」

黑衣人轉過頭來看着他倆,「遮掩什麼?有什麼遮掩的必要嗎?」

陳正卿點了點頭,然後又搖了搖頭。自己從業這麼多年,第一次見到過這麼坦率的買家,佩服佩服!

貓右看着黑衣人,半晌說不出來話,只好伸出爪子,撓了撓自己的屁股,以表示敬意。

等了一會兒,見黑人還沒有動靜,貓右忍不住問了一句,「你怎麼還不走?」

黑衣人搖了搖頭,實在不想跟這個討厭的熊貓再多說一句話。

不過還是忍着怒氣伸手從懷裡掏出來一副畫像交到陳正卿手上,然後一刻也不停的往門外走去。

「這人真怪,站在這裡不走,只想看我撓屁股。你說是不是?……哎呦。」貓右捂着腦袋,又跳到了一邊,惡狠狠的看着陳正卿。

說好的打人不打臉,沒想到陳正卿居然打自己的臉。

好吧,畢竟只是一隻熊,原諒他了。

一隻熊貓能有什麼壞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