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穿越異界之開局擁有始源紋身
穿越異界之開局擁有始源紋身 連載中

穿越異界之開局擁有始源紋身

來源:google 作者:超越光速的蝸牛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雲辰 夜無淮 奇幻玄幻

【玄幻+穿越+1v1】暴雨中立於雲辰身前的黑衣青年近乎冷酷的面孔中漸漸泛出一種無法掩飾的狠戾之色,隨着青年表情變換,手中的墨色長槍也伴着雷光向雲天明襲來剎那間……那一抹紅於空中緩緩飄落,彷彿是朵朵血色曼陀羅……終於還是到這天了嗎……魔種…蘇醒了!雲辰眼神逐漸空洞,氣息奄奄,淚水雨水混合著於眼角無聲的滑下青年臉上的狠戾之色褪去,卻很快又恢復了過來,嘴裏冷冷的拋出一句話「」菩提終將落火!待我成聖之日,便是弒天之時!天若有怨,葬之何妨?!」」青年桀桀的笑着,冷俊邪魅的面龐沐着雷光,越發瘋狂……展開

《穿越異界之開局擁有始源紋身》章節試讀:

「就像隕星大陸的「廚王」宋牛,血脈紋身便是一柄鍋鏟和一把炒勺。」

「他的血脈能力實戰作用很小,可他自身修為卻已達到空冥期八重。」

「他響徹整個般若位面的「廚王」名號便是用這鍋鏟和炒勺打出來的。」

「而且,還有極少數的血脈紋身是通過家族遺傳的,就像望月大陸郎家的「望月天狼」和蘇家的「玉面詭狐」。」

「至於你左肩上的這個嘛,我若沒看錯的話,應該是是般若位面中品血脈紋身「千鈞蟻」。」

「可你的血脈紋身好像產生了點異變,本來千鈞蟻紋身應呈黑紅色並且沒有獠牙的形態……」

「可你這紋身卻呈燦金色,還長着這麼大的獠牙。」

雲天明聽罷偏頭看着自己左肩上的猙獰紋身,燦金色的螞蟻紋身上閃爍着點點紫色熒光,顯得不同尋常。

「只是中品紋身么......」雲辰不免失落道。

饒是韋凌川再是塊木頭,也知道此時的雲辰有些失望。只得開口安慰道。

「不過你的血脈紋身好像產生了點異變,本來千鈞蟻紋身應呈黑紅色並且沒有獠牙的形態,乃是防禦為主。」

「可你這紋身卻呈燦金色,還長着這麼狠厲的獠牙。這很可能是朝着攻擊的進化方向去了,可能會變成攻擊為主,防禦為輔。日後在戰鬥方面的作用會大大飆升的。」

雲天明聽罷偏頭看着自己左肩上的猙獰紋身,燦金色的螞蟻紋身上閃爍着點點紫色的熒光,顯得不同尋常。

「千鈞蟻這個血脈紋身雖說只是中品,但它屬於中品最強防禦類血脈紋身,相當適合體修。」

「再加上你這攻擊類進化,實力沒準可以達到上品血脈紋身的層次。」

說著韋凌川撩起了上衣,露出腹部兩個巴掌大的一隻銀色巨象紋身。

「這是老夫的紋身,銀牙象使,為上品防禦類血脈紋身。」

說話間,韋凌川指向面前佔滿了大半石壁的文字輕聲說道。

「既然咱倆都是防禦類血脈紋身,也算有緣,這乃是老夫修鍊時的所得所感,現在連同這無間洞一同贈予你,你在此地安分修鍊即可。」

「不過,切不可忘記四個月後的聖隕選拔賽,不然一旦錯過,下一次機會便要在一年之後了....」

「哦,對了,現在般若位面的境界劃分為開凡期,靈心期,無谷期,意散期,空冥期,寂滅期和渡劫期,每期境界都有十重。」

「參加聖隕選拔賽至少也要有開凡期十重的實力。」

「那渡劫期十重便是頂級戰力了嗎?」雲辰還沒等韋凌川說完就反問道。

「呵呵,自然不是,還有更高層面的,不過那就需要你自己去摸索了,而且,達到渡劫期十重可不是那麼容易的啊,小鬼就是小鬼,天真,哈哈哈。」

「好了,小屁孩兒,我該走了,若是你可以通過聖隕選拔賽進入聖隕宗。」

「若你在狄言城遇到什麼困難可以來城主府找老夫,屆時如果守衛攔阻,只需報老夫名號即可進入。」

「別忘了,老夫叫--韋凌川。」老者咧開了嘴,露出一口白牙,擺了個拽拽的pose。

此時的雲辰突然好想讓人給眼前這個逗比老頭兒上副墨鏡。上根雪茄。

「還有,你的血脈紋身並沒有被激活,修鍊之前必須要激活血脈紋身。」

「激活方法也不難,你只需沉氣入丹田,並將全身經脈流通一遍後,再引至你紋身所在之處就能激活血脈紋身修鍊。」

「另外,謝謝你的糖。」韋凌川想到那三大包的棒棒糖,笑眯眯的向雲辰道了聲謝。

說罷,大手一揮,一道熟悉的圓形光幕緩緩浮現在無間洞**,韋凌川走了進去,給雲辰留下了一串爽朗的笑聲和一個略顯佝僂的背影。

在反覆確認這不是一個夢後。

雲辰坐在無間洞中的一塊大石頭上雙手托着下巴,一邊在心裏腹誹。

「額,真的穿了???」

「一個逗比老頭兒忽悠了我三大包棒棒糖,跟我說了一堆這個那個的,只留下大半石壁狂草字就走了?」

「這就把我撂這兒自生自滅了?」

「我聽說穿越者不都有個金手指啥的嘛?我咋沒有=_=」

雲辰欲哭無淚:「好歹多留下點兒什麼啊...」

在確認韋凌川不會折返回來給他留下點兒什麼後,他才決定按照韋凌川給他的方法先將紋身激活。

然後對照着石壁上的狂草字先好好修鍊,畢竟,在這個修者如雲的世界,實力才是王道嘛....

想罷便盤腿坐下來,深吸一口氣,引領着這口氣進入小腹處的丹田,又于丹田處引出一股氣息環繞周身經脈,最後行至左肩。

可是…雲辰發現了一個大問題......

特喵的,這方法根本沒用啊!

雲辰又試了好多遍,還是沒有絲毫作用,左肩的紋身一點感jio一點變化都沒有。

這讓雲辰不禁苦惱起來,喵喵的韋凌川也走了,還把我扔荒郊野嶺了,那不就沒人能問了嘛......那我該咋修鍊啊......

就在雲辰準備躺在石床上開始思考人生的時候......

此時左肩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