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小夫郎發家記
穿越小夫郎發家記 連載中

穿越小夫郎發家記

來源:google 作者:久久不是九九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秦栗 趙硯寒

秦栗一朝車禍,沒想到睜眼後發現自己穿越了!這個世界不太對,得好好了解~一番了解後:什麼?我是哥兒?這個家好窮!要發家!要致富!要過好日子!要做生意奔小康!要讀書要考科舉!再難也要堅持!還救了個人~[且看穿越小夫郎如何一步一步走出自己的路]般配是勢均力敵,是你強我也不弱我不願做你手中的金絲雀,我要成為你堅強的後盾!展開

《穿越小夫郎發家記》章節試讀:

嚴寒年輕身體素質好,幾副葯喝下去就好的差不多了,只待傷口結痂。在秦家轉悠了幾日,和每個人都能說上幾句話,秦父秦大哥對嚴寒也漸漸改觀,不再那麼防備。

最高興的要數秦小弟,從一開始秦小弟對嚴寒的印象就挺不錯,後面因為秦父秦母的耳提面命也不敢往嚴寒跟前湊,現在漸漸熟絡了也就放開了往嚴寒跟前跑,知道嚴寒文采學識好,就天天拿着書本纏着嚴寒,嚴寒對秦洛也有耐心,總是一遍一遍的耐心教導,偶爾用樹枝在地上練字,這樣練了幾天秦洛的字也有了很大進步。秦父秦母很高興,對嚴寒也就更客氣了。

而秦栗正在抓耳撓腮想法子賺更多的錢。賣酸筍的錢對其他人來說可能已經很多了,畢竟對於農家人來說,賺一點花一點,有幾個人能一次性賺到七十五兩銀子呢?一兩銀子就夠一家五口人嚼用一個月,七十五兩銀子可以蓋一棟不錯的瓦房,再買上幾畝水田,還能剩一點家用。

但是對於秦栗來說,太少太少了,雖說在現代秦栗也不是一出生就過的富足,但是住慣了那麼二十幾年的鋼筋混凝土房,用慣了各種便利的現代家居。再讓秦栗住這土房,不僅夏涼冬更涼,現在春日還好,到了冬日該怎麼辦?而且古代平民百姓日子過的真的不算好,尤其是靜河村這種村子,想多購置水田是難上加難,就算買了再多水田種再多糧食,路遠運不出去也白搭。

因此秦栗從一開始就沒想過在靜河村落戶生根,最起碼也要搬去鎮上,畢竟越繁華的地方生活條件也就越好。要去鎮上安家落戶就要買房,到了鎮上沒有了土地就要做生意,還要置辦鋪面,花費怎麼著也要個三四百兩銀子!這一時半會兒的秦栗還真想不出合適的賺錢法子。

秦栗可以發明很多這個時代還沒有的東西,可是秦栗敢嗎?秦栗不敢!很多東西也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弄不了。比如香水,秦栗前世作為一個理科高材生,弄一個簡單的蒸餾設備提純香水是輕而易舉的,但是要怎麼和家裡人解釋?就算糊弄過去了到了鎮上想鋪開生意,那就要擴大產量,就要擴大廠房,秦栗沒權沒勢怎麼保住自己的生意?唉,太難了,因此現在秦栗想到的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賣各種方子給張管事,但是在賣方子之前得做做樣子,起碼讓自己弄出的這些動靜在秦家人看來沒那麼突兀。

所以秦栗打算多讀書!各種天南地北雜七雜八的書都買!刻意擺在桌上讓秦家人都看到,認為是讀了這些書後學會的各種技能。

非常奈斯!秦栗在心中給自己點了個大大的贊。

所以秦栗央着秦大哥帶着去了一趟鎮上的書鋪,買了十幾本在別人看來十分不正經的書:有說各地風土人情的,有說京城流行什麼的,還有兩本類似於言情讀物的……總之雜七雜八的都拿起來去結賬。

書鋪的掌柜看到秦栗這麼亂拿一通表情一言難盡,但是送上門的生意也不能往外推,也就沒說什麼。秦栗想了想又讓掌柜的拿了一疊竹紙,打算讓秦小弟練字用,秦家過去日子過得貧苦,買不起好的書法用紙給秦小弟練字,大部分時間都是用樹枝在地上划來划去,在秦栗看來不可取,這樣能練好嗎?以前買不起現在有錢了自然要用好的。

在大延竹紙是主要的書法用紙,不僅用於書寫、繪畫,還大量用於印書。大延的竹紙製造業已經發展的很好,南方各地都有大量竹紙出產,很受讀書人青睞。

掌柜的將一疊竹紙包好,說道:「小哥家中可是有正上學堂的後生?既練字,除卻選好紙,這筆墨也是有講究的。」

「哦?什麼講究,掌柜的說來聽聽。」

「咱們南邊的讀書人都偏愛用這竹紙,不僅是因為量大便宜,更是因為這竹紙不易暈墨,但光這紙牢固不暈墨還不夠,選一隻好筆和一方好墨也是重要的。」說著掌柜的拿起一支筆對着秦栗道,「小哥看這支筆,這是用羊毛製成的,柔軟吸墨,寫出的字十分順滑,用來在竹紙上練字再好不過;有了好筆,就要用好墨,好的墨寫出來的字通體墨色一致,不好的墨啊寫出來的字上下顏色不一,可要不得。」掌柜的搖搖頭。

最終秦栗除了那十幾本書,還帶回了文房四寶給秦小弟。

秦洛看到秦栗帶回來的筆墨紙硯,高興的抱着秦栗的腰不撒手,一個勁的蹭,嘴裏道:「三哥最好了,我就知道你最疼我,小洛最愛三哥了。」

秦家人好笑的看着撒嬌的秦洛,秦栗拍了拍弟弟的頭:「愛三哥那就好好讀書,三哥希望以後能有一個秀才弟弟,說出去多有面子。」

「嗯嗯!一定不讓三哥失望!小洛一定好好讀書!」秦小弟是真的喜歡讀書,在讀書一事上也頗有天賦靈氣。

村頭張先生也總說不要耽誤孩子,送去鎮上學堂對秦洛以後的發展要更好。秦家父母當然也明白這個道理,但是苦於沒錢:鎮上正規的學堂束脩可不便宜,況且去鎮上上學來迴路途遙遠,秦小弟只能住學舍,平日的吃食也是一大筆開銷,秦父秦母也只能無奈嘆氣。

前些時日秦栗賺了許多銀錢,秦母不是沒想過用這筆錢供秦小弟上學堂,作為一個母親比誰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有出息,但是她不能!這筆錢是秦栗賺的,秦栗讓她收着是秦栗孝順,但是秦母不能自作主張為了一個孩子不顧另外幾個孩子,手心手背都是肉啊!現在秦栗提出想讓秦小弟好好讀書,秦母鬆了一口氣。

「既然三哥給你買了這麼多的竹紙,還不快去練字。」秦栗對着秦小弟道。

秦小弟眨巴眨巴眼睛,抱起筆墨就往屋裡跑,興沖沖的跑到嚴寒面前獻寶:「嚴大哥!三哥給我買了好多竹紙,以後我們可以用紙練字啦!」

嚴寒摸了摸秦小弟的腦袋,簡短的「嗯」了一聲。

嚴寒的字寫的很漂亮,字如其人,筆勢鋒利。秦栗站在窗外看着嚴寒一筆一划的示範,也有點手癢想練一練。

「嚴大哥字寫的這麼好,不知道練了多少年?」秦栗問。

「自六歲啟蒙後至今,十四年。」

「哇,練了這麼多年啊,好厲害。」心中想的卻是真有錢,要琢磨琢磨怎麼坑嚴寒一點,自己好歹也是他的救命恩人加現階段的房東,怎麼著也得弄點兒好處。

秦栗觀察嚴寒行為習慣好幾天了,嚴寒其人說話辦事都極為乾淨利落,絲毫不拖泥帶水;吃飯的坐姿也好,洗漱的習慣也好,都大有講究,再加上不苟言笑的面孔,周身氣度不凡,很有久居高位的上位者氣勢,秦栗覺得嚴寒來歷不低,怎麼著也得是個祖上富了幾代的大少爺,說不定還有一官半職的那種。

秦栗覺得扒住嚴寒的大腿還是很有必要的,哪怕嚴寒沒有一句真話來歷成謎,秦栗還是決定賭一賭:搏一搏,單車變摩托!說不定還會是蘭博基尼,嘿嘿。

看着秦栗滴溜溜的大眼睛盯着自己,咕溜溜的眼珠子亂轉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想練一練嗎?」嚴寒遞過筆給秦栗。

原身也是在張先生那裡讀過書識過字的,也用樹枝在地上划來划去的練過好久,就是不知道在紙上寫是個什麼樣,於是接過筆俯下身寫了嚴寒兩個字。

嚴寒看着低頭寫字的人兒,頭顱圓潤耳尖白皙,手指握住毛筆上下書寫,一看是嚴寒二字,心下一動。

「怎麼樣?」自覺寫的不錯的秦栗得意洋洋的拿起紙在嚴寒眼前搖晃。

「尚可,筆力不足但書寫還算工整。」嚴寒看着秦栗得意洋洋的樣子,想到了捉到老鼠的貓得意的向主人炫耀的樣子,一樣的高傲,但又可愛。

「嘿嘿。你們繼續練,我先去看書了。」知道自己寫的字還可以秦栗就打算開溜了。

「看什麼書呀三哥,我也想看。」秦小弟在一旁問道。

「不是小孩子看的書,你看《三字經》《孟子》這些就夠了哈」秦栗道。

秦小弟不知道三哥口中不是小孩子看的書指的什麼書,只知道三哥不給自己看,撇撇嘴轉過身練字去了。

秦栗回到自己的屋子隨意的翻了幾頁書,就心不在焉的放下,撐着下巴想明天就把蒸餾提純裝置做出來,先做一批香水出來放到鎮上鋪子里售賣,賣的好了自會有人前來買方子,到時候看誰給的價高就賣給誰。

想好了下一步要做什麼,秦栗又慢悠悠的翻開書看了起來,不得不說古人寫的言情小說還是一樣的狗血,什麼書生進京趕考遇上大雨夜宿破廟,邂逅狐妖,一晚上卿卿我我恩愛纏綿啥的……咦,老套又狗血,秦栗讀的津津有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