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穿越五行
穿越五行 連載中

穿越五行

來源:google 作者:名牌拖鞋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名牌拖鞋 奇幻玄幻 徐塵

五行大陸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奪天地之力化五行,五行師,機關師,暗殺者,古老的家族,各個勢力在這片陸地上的各種紛爭主角們通過自身的努力,遊走在世間解開五行大陸之謎展開

《穿越五行》章節試讀:

來人一身灰色布衣,頭插一根烏木釵。手拿一根漆黑的木棍,揮動直接舞向小土。

白蓉剛要動手阻止,定睛一看來人。此人正是小土的姑姑徐蓮。只見她那根黑色木棍穿過水泡點向小土後頸,小土一聲大叫後身體像泄了氣的皮球癱軟到地上。她拿起木棍放到嘴邊緩緩吹奏起來,仔細看才發現這木棍是根笛子。悠揚的聲音緩緩從笛子中傳出,只見小土的額頭漸漸舒展,原本眼眶的紅色略有減退。

遠處的屍奴突然也紛紛呆立在原地,當笛聲開始傳遍整個戰鬥區域時,所有的屍奴紛紛倒地。晏工見機直撲過去,李青林正在準備着放出什麼厲害的招數,見此情景大驚,隨手拋出幾顆滅火樹種子。種子入地便長,幾棵大樹擋在晏工面前。

晏工一掌推出,被這些樹擋住,隨即樹的表面噴出一層白色液體。由於晏工掌溫度極高,液體完全揮發。當晏工掌接觸到樹榦時,由於樹木表面液體將溫度已經降了下來。掌擊在樹榦上只留下了一個比較深的掌印。

只見晏工化掌為指,將整棵樹擊穿。順勢再將指化為掌,將火焰由掌打入樹木體內。火焰不斷打入樹榦,緩緩整棵樹木開始冒出一陣陣青煙。樹中的液體開始沸騰,轉化為蒸汽。但是蒸汽不斷聚集緩緩上升,無法從樹中快速的溢出。整棵樹就開始膨脹,最終整棵樹木爆裂開來,漫天的霧氣散開。這片區域被霧氣籠罩,只能隱隱約約看見些人影。

霧氣中緩緩出現一個巨大的身影,霧氣緩緩散開,一顆巨大的樹出現在眾人眼前。眾人仰頭看去似乎看不見樹頂,整棵樹木需五人環抱才能將其抱住。

白蓉驚道:「倍增法,居然他練成此法。」

晏工這時已經退到白蓉身前道:「倍增法!這傢伙還真有點能耐,不過這倍增法才剛入門。看此樹與之前的那幾個樹的大小就知道,增加的不算太誇張。真正的倍增法能將一顆綠豆化為一人大的巨石。」

眾人仰望着大樹,晏工與白蓉對視一眼沖向大樹。昏倒的小土眯縫着雙眼看着他們二人的背影漸漸遠去只留下兩團模糊的背影。短暫的清醒後,又陷入沉睡。

只聽見有人在大叫:「徐塵,這裡比較寒冷我們還要攀登一段距離。」

徐塵緩緩睜開眼發現周圍一片白。到處都是飄雪,氣候極其寒冷。迎面吹過來的風讓人不寒而慄,冰涼的風吹在臉上像刀子颳得生痛。徐塵這時候模糊的意識被刺骨的風吹醒了。

前面又傳來一個聲音:「我們快到了,再翻過前面台階就到了。那個地方不好翻啊!你第一次登頂,到那邊後你別怕,當地人已經在前面台階處裝好繩索,到那邊跟着我准沒有問題。現在最重要的是爭取時間,我們盡量在下午2點前折返,下午天氣會變的很糟糕。晚了我們就非常危險了,南山那邊的有些人都返回了。北山現在就只有你和我向著頂峰而去,小夥子不錯如此年輕就有這樣的毅力。等我們上頂後,再返回山腰跟他們會合,你小子就是英雄了。第一次就能征服這座山,真是了不起。對了你身上帶的這東西是什麼?這麼重要?我們登山時一再提醒盡量少帶東西上山,你這小子硬是要背着這東西。還真執着,我倒要看看你上山頂帶這東西是幹什麼的。」

徐塵大口喘着粗氣聽着前面的帶路人,緩緩地跟在後面。聽着前面人的說話聲,他知道前面那位是為了防止他睡着,在不停的跟他說話。如此高的海拔溫度極低,空氣也稀薄,疲憊的人很容易睡着。再加上他身上背着個5斤的東西,讓他更加疲憊。在高海拔每多1斤死亡幾率要翻一倍。他能堅持到現在實屬不易。

這時前面說話聲突然消失傳來一聲驚叫:「那是什麼?」徐塵抬頭望去,不遠的山頂上方出現一道白光直通天際。四周的雪花猶如水中的魚兒紛紛躲開這道白光。天空中緩緩出現一個漩渦,漩渦越來越大。四周的雪花飛舞的更加劇烈。本來還能見到前方10米的距離現在看去一片空白。

此刻前方的人開始大喊:「我們下山,躲到我們剛翻過的那個台階。」

但徐塵告訴自己一定要向頂峰爬去。那束光就像在呼喚自己,自己就是為那道光而來。他沒有停下腳步,周圍的一切都消失了就只有前面那束光。不停的向著山上攀登着,這時他已超過了帶路人,直奔山頂過去。帶路人拉着徐塵大喊着什麼。這時已經聽不到他的聲音,只有呼嘯的風聲,徐塵也不去理會他的喊叫。帶路人看了下漫天的飛雪,急得一跺腳跟了過去。

他們來到最後一個台階。所有登頂人都要通過的必經之路。一個只能用繩索掛鈎才能翻過的突出的岩石,攀登者們叫他們台階。岩石突出天然形成了一個可遮風雪休息地,但突出的岩石下也只能容納兩人的空間,十分狹窄。二人來到下面,徐塵這時眼中的執着消失了。

回身看了跟在後面的引路人,他的聲音傳來:「你終於清醒了,你剛才跟丟了魂似的。叫你都不答應。」

徐塵歉意道:「對不起,我剛剛眼中只有那道光,感覺好像他在叫我。我必須上去。」

引路人道:「我們還是先在這裡等等吧,這麼大的雪和風我們怎麼也上不去的,翻過這個台階,我們就到了。我先看看當地人安裝的繩索是否還在。」說完他就拉了拉徐塵身後一根繩索,看是否固定住了。

這時頭頂上傳來一聲很低沉的悶響,好似在一個密閉的空間中點燃了個春雷。響聲不大但是重低音震動的人耳膜都快要脫落。

這時山頂上的雪開始下落。雪崩開始,由於二人爬到的地方接近山頂,而且待的地方岩石突出,基本沒有受到雪崩的影響。二人看着山下的雪崩,猶如萬匹奔馬沖向山下,濺起白花花的煙塵,景色無比壯觀。

引路人大驚:「還好跟着你上來了,如果往下我估計已經被埋在雪堆里了。」

這時風雪更大了,兩人頭頂上感覺到巨大的力量在舞動着風雪。周圍雪飄落的更加迅猛。感覺有什麼力量將其拉扯下來。這時候二人肩並肩蜷縮在石壁下,緊靠在一起。

領路人說:「這個天氣不知道要多久,我們要撐住。當你想睡覺時候千萬別睡了,提醒自己有重要的事還沒有做完,一定要撐住。再過一會你如果覺得自己很熱,別相信那是假象。大腦在騙你,任何人在這種情況下,都會有這樣的幻覺產生。千萬別相信!」

引路人的聲音消失,徐塵好似感覺雪越來越大。看不清任何事物,只有白色。漸漸白色變成白光,然後陷入深深的黑暗。

「徐塵!徐塵!」四周傳來急促的呼叫聲,周圍忙碌的聲音:「輸液反應,伴隨高燒,趕快搶救。物理降溫,冰塊拿來!」徐塵緩緩又閉上了眼睛。

緩緩睜開眼睛,天花板上靜止的吊扇。白色的床鋪,手上還打着點滴。滴管中的液體滴噠的滴着。頭有點昏,起身看着周圍四周。一片空曠,在大屋子**擺着張大床。周圍放着輸液架和一些冰袋的。這時一個聲音「徐塵醒了,你頭昏嗎,昏就繼續睡下。」

一個身穿白色大褂的背影,正伏案寫着什麼,沒有回身看徐塵。聽完他的話徐塵便倒頭睡下。

身體無比放鬆,周身被一股暖暖的液體包裹住。能感覺溫度,也能聞到一股清香。手指也開始有感覺了。試着睜開雙眼,緩緩睜眼。緩緩地流動的溫水加上四周蒸騰的熱氣讓人覺得好似仙境。

小土發現原來自己在客棧的大木桶裏面泡着,半人高的大木桶,小土坐在裏面頭剛好冒出。之前那些恍如前世。感覺好像就是自己親生經歷。讓他楞了一會,旁邊這時傳來熟悉的聲音:「小子你醒了。」此人正是小土的姑姑徐蓮。

小土想起身但是剛想站起身,發現自己根本無法用力。這時姑姑道:「你現在還不能動,昏迷五天你剛醒就想出去野?」

小土驚道:「五天了?」

姑姑道:「是啊!你個臭小子命大,體質好像比以前好很多。身體還有些奇怪的地方,你先在葯盆里泡泡。待會我讓晏工把你弄出來。」

小土喜道:「晏大哥也在?」

徐蓮道:「他和白蓉都在。這些天他們幫忙,救助鎮上的人。有時間就過來看你。你的情況比其他人要嚴重很多。你小子身體比我想像的還要好呢,我以為你起碼十天半月才能恢復,沒想到就這麼快。你先在這休息下,我出去叫他們過來。」

小土道:「姑姑,把衣服放這邊我一會就能起來。」

徐蓮怒道:「你這小子別逞能了,毒還沒有清除。」

小土道:「姑姑,我自己身體我難道不清楚嗎?我現在除了雙眼還有點不舒服外其他我感覺還好啊,只是有點乏力。」

徐蓮隨手丟過一面銅鏡,小土接了下來,放到面前一照,嚇得自己將手中的銅鏡抖落到了大水桶里。半晌沒有反應過來,大聲叫道:「怎麼會這樣!」

他發現自己的眼睛和火兔的眼睛一樣紅。小土雖然意識恢復清醒,但雙目依然火紅。

姑姑安慰道:「你現在除了眼睛,其他都還算正常。眼睛應該有辦法恢復的。什麼也不用想了先好好休息下。等會我拿點東西進來你吃。」

小土鬱悶的閉上雙眼,仰頭靠在木桶上,整個人癱軟下來。

沒有多長時間,小土雙眼中開始覺得有些癢,然後覺得裏面似乎有顆石子在裏面摩擦着眼睛,十分不適。沒有過多久雙眼開始流淚,小土開始不停的揉着眼睛。這時門開了,徐蓮帶着晏工一眾人來到屋內,見狀立刻將小土按住讓他別揉眼睛,白蓉立刻用水之力對徐塵展開治療。但是小土已經雙目流淚,奇癢難忍。不停的揉着雙眼,恨不得將自己眼珠給揉爆掉。徐蓮見此狀,對着小土後腦就是一擊將其打昏,這樣才停了下來。眾人相互看了看,本來喜悅的心情變得又沉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