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農家:這媳婦有點彪
穿越農家:這媳婦有點彪 連載中

穿越農家:這媳婦有點彪

來源:google 作者:吾與卿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程少澤 舒紀玉

一朝穿越,她成了舒家的小女兒爹娘嬌寵兄長們疼愛原本生活一帆風順,卻遇上了迂腐的書生她本想避着書生,可避着避着卻被書生賴上了書生志在必得:這樣你可甩不掉我了展開

《穿越農家:這媳婦有點彪》章節試讀:

可朱李氏也不是吃素的,畢竟潑辣慣了,在挨了幾耳光後反應過來,嗷了一聲就開始還擊,跟王氏扭打一團。

朱李氏也是莊戶出身,平時也不少下地幹活,也有一身子的力氣。

兩人滾在地上一邊罵罵咧咧一邊下手毫不留情,誰也不讓誰,似乎要把這麼多年的恩怨怒氣一下子都發出來。

兩人打的是熱熱烈烈塵土飛揚,別說那些村民了,就連離倆人近的紀玉都沒看出來誰是誰。

農戶人家門前都是土路,兩人攪成一團完全不要形象。

幾回合下來兩人身上都是髒兮兮的土色,兩人打得激烈的塵土亂飛,迷了眼睛,哪個還分得清是誰。

朱家三個兒子急的團團轉。

「娘,哪個是你?娘?」

「老娘在這,王翠蓮你個王八……唔」

王氏看她張嘴,迅速從地上抓了一把土,塞進她嘴裏。

舒家大娘一個不防,被迫吃了一口土,可偏偏王氏這個賤人還捂住她的嘴不讓她吐。

她強忍着嘴中的不適狠狠拽了一把王氏的頭髮,王氏吃痛,鬆開了手。

朱李氏張嘴想把嘴裏的土給吐出來,土裡還有些黑黑的東西,想到舒家還餵了一隻羊,朱李氏沒忍住瞬間乾嘔了起來。

王氏得此機會,立刻上前揪了她衣領子,騎在她身上,兩條腿彎曲,膝蓋壓住她的兩個手腕,一手揪住她頭髮,一手狠狠扇耳光。

「你個天殺的,早先慫恿你三個兒子害我囡囡性命,我囡囡福大命大逃過一劫,現在又來折辱我家囡囡,你這個爛透了心肝的,死了也得被閻王小鬼扒皮抽筋下油鍋。」

舒大江剛回來就聽到熱熱鬧鬧的,其中摻雜着幾聲慘叫,聽着像是朱家那潑婦的聲音,也就沒在意。

朱家的跟別人干起架不是一次兩次了,只不過不知道這次是誰,不過聽着聲音像自家那口子。

不過舒大江搖搖頭,自家婆娘那性子,最是溫婉良善,他連她罵人都沒看過幾次,怎麼可能打起來。

當他走回家越走越不對勁,這聲音好像是從他家門口傳出來的。

當他看到門口圍着一圈人,深知壞了!

聽着他家婆娘罵罵咧咧的,他扒開人群一看,自家婆娘坐在朱李氏身上,將朱李氏壓的死死的,一邊罵一邊手下毫不留情。

他之所以認出來朱李氏,是看到了朱李氏三個兒子正在旁邊糾結着要不要上去。

再看一邊的小女兒,囡囡睜大了眼睛嘴裏能塞下一個雞蛋的表情看着地上的兩人。

看到囡囡身上沒有受傷他就放了心。

紀玉是真的被震驚了,她活了兩輩子第一次看人打架這麼激烈,看的她熱血沸騰,自己娘真是太厲害了。

「娘加油,娘最棒,娘使勁抽她,打爛她的嘴看她還敢不敢毀我清白!妄想讓我去她家做妾,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不自量力!」

這下舒大江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別說王氏了,他都想上去撕了朱李氏的嘴。

眼看朱家三個兒子就要衝上去,生怕自己婆娘吃虧的舒大江大喝一聲

「幹什麼呢你們!」

「爹」紀玉看到自己爹回來了,既是開心又是委屈。

「哎,囡囡別哭,爹回來了,爹幫你收拾他們。」

看看,這偏心的,也不問原委,上來就說收拾他們,一點面子都不給朱家。

王氏看到丈夫回來了,又狠狠扇了她一耳光,這才鬆開了她。

朱李氏眼睛都是暈的,身上束縛一松,她才翻過身去,吐出了一口泥土跟血的混合物,猛咳幾聲,又吐出兩顆牙。

看的紀玉暗暗豎起大拇指,真佩服自己娘,給人牙都打掉了,太厲害了!

「咳咳……」

舒大江忍住想要笑出聲,假裝咳嗽兩聲。

「你們仨愣着幹嘛,還不將你們娘扶起來?」

聽到聲音仨人才反應過來,連忙去扶自己娘。

「朱家大嫂子帶着仨兒子來我家門口找茬,是不是覺得那天給的教訓不夠?還想再來一次?」

四個兒子是不在家,但是就憑他自己,也能把他家砸個稀巴爛。

這句話舒大江沒有說出來,但是朱李氏也聽得出來,在場的人也都聽的出來。

這也是當初他年紀不大帶着幾個孩子被分出來,也沒人敢欺負他們一家的原因。

舒大江瘋起來就是一條野狗,逮誰咬誰,誰也攔不住。

朱李氏原本就被打得眼花繚亂的,這下被他一說更是心驚,可她哪願意自己被落了臉面,又是在全村人面前,以後她還怎麼在村裡走動!

「舒老弟你算是回來了,你還管不管了,你家小丫頭片子當著這麼多鄉親的面罵我一個長輩,你家婆娘把我打成這個樣子,還有沒有王法了!」

「哦?跑到我家門口來鬧事,罵不過我家囡囡打不過我家婆娘,就是沒有王法了?合著你的意思就是,你來我家,我家囡囡跟婆娘就得任由你打罵?這樣才算是有王法?」

舒大江可不是什麼木訥的漢子,他有腦子又護短,一張嘴就給朱李氏堵得說不出話。

朱李氏惱的不行,本來就趁舒大江不在的時候來的,想着給他們娘倆一點教訓,哪誰知自己先受了傷。

舒大江一回來,把王氏跟那小丫頭片子護的死死的,哪裡還能給她倆教訓!

氣的她狠狠瞪了一眼舒大江,卻也不敢上前跟舒大江有爭執。

朱家三個兒子圍了上來,連連安慰自己老娘,朱李氏看見自己三個兒子,心裏頓時有了安慰。

「娘,把東西拿出來,讓他們還能得意多久!」

朱家三小子開口。

聽到自己兒子的話,朱李氏將藏得嚴嚴實實的紙給拿出來,在舒家三人面前晃了晃,得意的衝著三人開口。

「今天的事我不跟你們計較,反正你們家的房契在我手裡,你們抓緊了搬出去,我今天晚上就要住了!」

「呸!想瞎你的眼。」

眼看王氏還要衝上去,舒家大娘驚得往後一退,後來反應過來,黑着臉往前走了兩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