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後我在遠古當種植老祖
穿越後我在遠古當種植老祖 連載中

穿越後我在遠古當種植老祖

來源:google 作者:鹹魚時刻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林典 磋告

林典出車禍,再次醒來就成了遠古野人的孩子一家六口窩在一個又黑又髒的小山洞,過着衣不蔽體,食不果腹的生活本來對於自己能活着,還是很感恩的林典,與這些家人相處了一段時間,發現這對父母還是部落里的極品後,簡直欲哭無淚至於父母怎麼極品,林典管不了,只想提高自己的生活水平展開

《穿越後我在遠古當種植老祖》章節試讀:

一大早,林和果被首領特地的來喊走了,擴可要去學習狩獵,跟着一起走了。

育當想把自己和姐姐洞穴裝飾的好一點,就沒有跟着去採集隊的人走。

等林典和遷安醒來,她煮的熱水也好了,從石盆里拿出昨天林典放起來的六根肉條,三個人分着吃完。

育當就要帶着遷安去炮製獸皮了。

育當和遷安年紀都不大,應該炮製不了幾塊獸皮。

林典對此深有疑問,但又不好直接問,怕換了芯子的事露餡。於是換了一個問法:「咱們能得幾塊獸皮?」

育當掰着手指算獸皮:「大巫說了,一個季節內,只要炮製獸皮滿十五天,就給一張獸皮,三十天給兩張,以此類推……雖然我不懂大巫的話,但是我記住了,只要滿一個季節,一個人就可以得8張獸皮……」

育當兩隻手數完了也沒數出來,「姐,等我回來再告訴你,我記不清了,得問山月阿嬤。山月阿嬤給遷安也划上了符號,所以遷安只要不下雨,不生病,幾乎每天都去。我們家可以拿好多獸皮的!」

也就是說,像遷安這種能幹活,卻又幹不了什麼的孩子,都去幫忙炮製獸皮養家糊口了。

林典算了一下,野人食量大,一家人一天得吃兩頭半小牛犢那麼大的獸,也就等於一家每天都會給部落上交兩到三塊獸皮。

除了狩獵和採集的人,每月固定分發兩塊獸皮外,其他想要取得獸皮就只能去幫忙炮製,或者自己一個人去其他地方狩獵。

河近部落靠近叢林,盛產獸皮,獸肉和一些骨製品。

每一季節部落都要派人帶着這些東西去其他部落換一些部落里沒有的食物,草藥或是一些其他的工具。

雖然帶回來的東西也要部落里的人再用獸肉或一些其他的東西換,但是出去換物品的人一路上都是需要吃喝,還很危險的。

每次換東西,十之八九都會有人受傷或死去。部落里那些老弱病殘,有不少都是以前去換物品的人或家人。

部落里的資產也都是用在了部落居民的身上。

大巫這條規定,部落里的人都是認同接受的。

林典聽育當吹完大巫和首領後,也不由暗嘆了一句,「還怪人性化的。」

再怎麼人性化,艱苦的條件在這。和她上輩子的生活比,說是人間地獄都不為過。

育當和遷安走了,連續幾天都是窩在洞里的林典,實在是躺不住了。用最後的水簡單洗漱了一下,拿着斧頭,拄了根棍就出洞了。

對比前幾天要在地上爬的生活,現在能用一隻腿蹦躂着走路,林典已經很滿意。

昨天下過雨,今早的天氣也不怎麼好,但是由於氣溫高,路邊的雜草上水珠都被蒸發乾了。

被踩出來的山路上,除了低洼有水的地方比較泥濘,其他地方還算板實。

林典拄着棍小心的避開泥濘地,用手裡的石斧把洞口的雜草清理了一下,準備在山洞周圍撿些枯枝。

山洞位於半山腰,洞外就是雜草和樹林,洞口上面有幾個老舊腐爛的樹墩,大概是防止危險被砍了。

山上的雜草樹木特別多,地上的枯枝也特別多,都不用林典費勁的去找,幾乎撿完一根就能順手再撿另一根。

枯枝有點濕漉漉的,要用的話,還得晾曬。

林典砍了兩根爬在樹上的藤條,把撿的柴火捆起來拖回去。

洞口左右的雜草被她砍倒了,撿回來的濕柴,被她一字排開壓在雜草上晾曬。

林典雖然一瘸一拐的,但撿了不少柴,洞口前的地被她鋪曬了大片的枯木。

有些雜草深得地方她沒敢過去,野人沒有鞋,她怕被蛇鼠之類的咬傷。只是撿着雜草不高的地方砍出一片空地,再打草驚蛇的過去撿柴。

正午時分,太陽出來了。毒辣的陽光,烤的皮膚火辣辣的疼。

柴是不愁曬了,但是林典沒忘記,她家沒有水了。

這是山上,怎麼也該有水源吧?不然一座山裡的動物怎麼活?

只是山洞外面,除了林子就是比人還高的雜草。

她一瘸一拐的找水,是真不容易。但輕易放棄,也不是她的作風。

看着光着的腳丫子,林典想了想,還是出去砍了幾根韌性好的細藤條,花了半個小時給自己編了一雙草鞋。穿上新草鞋,又把兩個中號木筒綁在腰上,興奮的向這座大山探險去了。

林典走走停停,用石斧清理了不少雜草,也遇到過被她驚跑的小型動物。但都不是她上輩子見過的,不知習性,也叫不出名字,只得小心翼翼的走自己的路,查看周圍有沒有水源。

雜草太高,她怕找不到回去的路,興奮勁一過,就挫敗的順着劈砍出來的路回去了。

山林尋水,以失敗告終。

林典回到洞里,還在愁着沒水喝,就看到林果夫妻倆獸皮旁邊的空地上,到處是果核和吃剩的骨頭。

從儲存食物的石盆里摸出最後幾個果子吃了。看着地上的垃圾,嘴裏酸甜的果子都不香了。

環境太臟,會生病的。

林典暫時放下找水的事,把幾人的獸皮拉出去晾曬。過道牆邊堆放着雜七雜八的東西,也被林典暫時放到了儲物間。

簡單的做了一把簡易的掃帚,把洞穴里的幾個房間都掃了一遍。泥土和垃圾在洞口,也是堆了很大一堆。

洞口附近,平時用來燒火的「簡易灶台」也被她收拾了一下,換了一個擺放位置。

雖說把火堆放在洞口中間是為了防火,但她家洞穴不大,一個火堆放在洞口就礙事多了。

但想到一溜擺開無處可放的雜物,林典頓時頭大。

算了,燒火的東西和石鍋還得挪回去,但過道上得挖個架子,放置雜物。

林典只挖了上下兩層,一米多長,十幾公分高,「凹」的不深的洞,修修整整,也像模像樣了。

把牆根的土連同垃圾,一起搬到洞外的雜草里倒掉,又用掃帚清理了一下洞里的浮泥,才去儲物間把東西分類好,一個個擺在架子上。

經過這次物品歸置,她才發現這家到底有多窮。

十個成人手掌高的小號細長木筒,那是她們平時喝湯、喝水用的多功能「餐具」,還有一個裏面放了鹽,頂口被一小塊獸皮包住,用藤條扎了起來。

兩個成人小臂高的中號木筒,是平時用來裝水的;再就是一塊石刀,一把石斧,一個橢圓形石杵,三塊一頭被磨得鋒利的薄石片。

剩下的就是堆在一起的:八張大獸皮,六張小獸皮,七八條她們穿的褲衩和四個胸圍。

之前擺在洞中的大木桶、裝着一塊肉和幾個果子的兩個又大又重的石盆,連同三個摞在一起的大木盆,都被林典留在了儲物間。(主要是東西太大,置物架放不下。)

地方小,東西堆在一起也挺唬人,這一擺開,就讓人心涼的很。

一家六口人,就這麼點東西?

林典想到自己前世。

不管是在家裡,學校宿舍,還是出租屋,就算她兩手空空得搬進去,離開的時候,她的東西也總是莫名其妙的多出一大堆。

六口人這麼點東西,算是家徒四壁吧?

林典嘆了口氣,回到自己黑洞洞的小屋,把卷着豎在牆上的草席抱出去,又燒了幾根柴火,拿到新鑿的幾個洞穴,挨着牆壁熏熏烤烤。

她覺得還是趕緊分開,各自住進自己的房間吧。睡在大廳這種吃喝拉撒都在一起的地方,太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