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越後,我靠醫術征服了死對頭
穿越後,我靠醫術征服了死對頭 連載中

穿越後,我靠醫術征服了死對頭

來源:google 作者:湯小圓圓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葉桃之 李霆弋

【醫妃+系統+甜寵+輕鬆搞笑+互撩】桃之穿越了穿成大胤朝大學士府無法無天的孫小姐葉桃之葉桃之花痴隔壁小王爺,奈何小王爺對她滿心厭惡且兩家世仇,見面都要互相吐口水以示嫌棄誰知,桃之帶來的系統居然讓她嫁給小王爺這樣才能獲得可任意穿古穿今的任意門為了啤酒燒烤大手機桃之擼起袖子就是干看着不懷好意的某人,小王爺正了正衣冠,冷聲道:「你休要胡來」「我認真的來」桃之說完就撲小王爺一把牽住其爪:「別誤會,我只是防你偷襲」說罷,小王爺更是將十個手指與桃之的牢牢相扣桃之邪魅一笑:「我可是君子」君子動口不動手啊!展開

《穿越後,我靠醫術征服了死對頭》章節試讀:

系統卻在土撥鼠尖叫:「啊啊啊啊啊,李霆弋心跳值突破一百六,撩到了撩到了。」

啊這這這……果然是斯文敗類啊!

「你瘋了。」李霆弋惱怒的扯了衣擺蓋住,並惡狠狠的站了起來。

假正經!

發現致富捷徑的桃之一邊鄙夷李霆弋心思不純,一邊又深知這是個絕佳的機會。

於是果斷抱住李霆弋的大腿,抬頭對他賣萌:「小王爺,我不是故意的,你別生氣好不好。」

李霆弋額頭的青筋又開始蹦迪了。

哐當。

馬車又壓到石頭顛簸了一下。

被桃之抱着大腿的李霆弋沒站好,往前踉蹌了一下,桃之下意識的去抱他兩條大腿,想扶他站穩。

刷拉一聲,李霆弋只覺得下半身一涼,然後……

「啊,啊,啊,啊……」桃之捂着眼睛瘋狂的尖叫。

李霆弋氣得額頭上青筋直冒,他狼狽的蹲下身去拉起褲子往上提,提好褲子見桃之還在尖叫,又蹲下來捂住桃之的嘴厲聲呵斥:「別喊。」

「嗚嗚嗚,我不噶(干)季(凈)了。」桃之覺得,這次是真不幹凈了。

李霆弋俊臉刷一下紅了,他咬牙要挾:「休要胡說。」

「你居然讓我看這麼髒的東西。」桃之嚶嚶怪一樣指向李霆弋的下半身。

這下,李霆弋連耳根子都紅透了。

「葉桃之,你搞清楚,是你扒我褲子。」李霆弋咬牙切齒的樣子,像是想生吞活剝了葉桃之。

桃之叉腰:「我是看你站不穩想救你,你不要好心當驢肝肺。」

「這馬車就算再顛簸我也不會摔。」

呵!

桃之被氣笑了,她指着自己的鼻子說:「那你意思是說,我多管閑事咯。」

李霆弋冷幽幽的看她,對就是這麼個意思。

桃之只覺得火氣蹭蹭的往上冒,她氣得手指發抖,嘴唇發顫,她能找出一百句惡毒的話詛咒李霆弋,可全堵在嗓子眼出不來。

不行,絕不能這麼憋屈。

桃之把罵不出來歸咎於自己是跪着的,於是麻利的站了起來。

偏偏馬車這時候又顛了一下。

桃之站不住,身體忍不住往李霆弋身上撲,但為了爭一口氣,桃之腰上用力一挺,使得重心往後倒。

她得意的看着李霆弋,哼,渣男你以為我要撲你么?哎我就不。

在桃之幾乎要摔地的時候,李霆弋閃身而來,摟住了她的腰。

要不是怕她摔死,李霆弋真不想管。

而命運的小黑手此時大駕光臨,馬車外馬兒嘶鳴,忽然停了下來。

衝擊力讓李霆弋也沒站穩,直接撲倒了桃之。

duang的一聲,兩人相擁着倒在地上。

李霆弋只覺得唇上一熱,桃之的嘴結結實實的親在他的嘴上,咚咚咚咚,兩人的心跳聲交織在一起,如戰鼓喧天。

「我不是故意的。」李霆弋撐着身子快速起身,尷尬的眼神都不知該落在哪裡。

「渣男有點純情是怎麼回事?」桃之不恥下問。

系統的語氣也很興奮:「純情公子哥,姐妹,撩啊,上啊,攻略啊!」

大約是系統給了桃之莫大的信心,她果真行動了。

「我頭好暈,我大概被撞傻了。」桃之可憐兮兮的看着李霆弋,手在半空亂抓亂舞,像是抓不到實體一樣。

李霆弋也顧不得尷尬,穩穩的握住了桃之的手,將她拉了起來。

桃之起身的時候順勢往李霆弋懷裡一靠,矯揉做作的說:「小王爺,我感覺我快不行了,真的好暈。」

Duang。

桃之的頭再一次與地板親密接觸,暈眩與想吐齊飛,桃之覺得這下她是真的要掛掉了。

「李霆弋,要殺要剮給個痛快,不帶這麼冰火兩重天。」這次,是李霆弋把桃之撞倒的,而且他整個人都壓在桃之身上。

男人灼熱的呼吸全部吐在桃之的脖頸上,熱熱的掃過桃之的脖頸,直擊心靈。

「別動。」桃枝像只秋後的螞蚱一樣,李霆弋摁住她的手臂,不許她再動。

嗖。

一支箭穿過馬車的門射到兩人後方的車壁上。

緊接着無數的箭從四面八方射過來,打得馬車叮叮咚咚響。

李霆弋始終將桃之護在懷裡,桃之知道此時生死攸關,再也不敢蹦躂了。

過了好一會兒,外面停止了放箭。

但是整個樹林,安靜得落針可聞。

「太安靜了。」桃之的手貼在李霆弋的胸口,他心跳好快又好穩。

李霆弋凝神聽了一會兒後說:「沒人。」

「這種力道,確實不像是人力所能及,但保不齊有那種高手,我們要不要……」

桃之話沒說完,李霆弋直接把所有的重量都壓在桃之身上。

他雖然瘦,但屬於那種穿衣服顯瘦脫衣服有肉的人,完全壓在桃之身上,桃之根本動彈不得。

「李霆弋,你起來。」桃之伸手去捶打李霆弋的後背,卻意外的摸到了一支箭,還有滿手粘熱的血。

「嗚嗚嗚,李霆弋你別死啊。」桃之不敢再推,怕給他造成二次傷害。

昏昏沉沉的李霆弋咬着牙強撐着從桃之身上移下來,他說:「逃吧桃之。」

聽了李霆弋的話,桃之的心口像被人狠狠的打了一拳,又悶又疼。

「你這人可怪,明明那麼想我死,可真到要命的時候,你卻叫我跑。」桃之抹了一把眼淚,提起裙擺爬到李霆弋身後,去觀察他插在他身後的箭。

一支箭貫穿了他的血肉,他就摟着桃之躺在地上,桃之居然一點都沒感覺到。

可見他當時承受了多大的痛苦,卻咬牙忍着。

心裏有一股奇怪的感覺在野蠻生長,只是此時的桃之不知道那種又酸又漲的情愫,到底為何!

「快走。」李霆弋的額頭布滿冷汗,咬牙去抓桃之的手腕:「快逃,我護不住你了。」

「我不走。」桃之說:「我們先離開這裡,我給你治傷。」

桃之說完,打開馬車門,死掉的車夫直挺挺的朝她倒來。

桃之忍住害怕得想要尖叫的衝動,口中喃喃:「對不起車夫大哥,我得帶李霆弋逃命,你在天有靈,保佑我逃出生天,回到京城,我一定好好安頓你家人。」

說完,她將車夫推開,卻見馬已經倒地身亡。

此時,桃之心頭生出一股倔強的堅持,他們越不想她活,她越要活着,她不但要活着,還要漂亮的打回去。

誰扇了她耳光,她就加倍的扇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