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穿越後我帶七個葫蘆娃闖天下
穿越後我帶七個葫蘆娃闖天下 連載中

穿越後我帶七個葫蘆娃闖天下

來源:google 作者:消失的貓耳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林弋 青蕪

林弋是做遊戲動漫的,這天晚上正在家裡加班,覺得有些困,不知道怎麼的趴在桌子上睡著了......醒來後,發現自己身邊有七個葫蘆娃?大娃力大無窮;二娃一眼能看千里;三娃刀槍不入.....等等???這不是小時候看過的動畫片《葫蘆娃》裏面的人物嗎?從此江湖有了新的傳言:「一個傻瓜,七個娃,今天不知又摘誰家花?」展開

《穿越後我帶七個葫蘆娃闖天下》章節試讀:

林弋走出了這個閣樓,回過頭看了一眼,上面掛着「御劍閣」三個字樣。

回到自己住的房間,林弋躺在床上,又開始emo了,自己來到這裡已經快20天了吧,還是沒有找到回去的方法,再不回去,工作就沒了,母親打不通自己的電話也會擔心……

躺在床上沒多久就睡覺了,又做了一個夢,這一次,林弋夢到了自己,手持長劍、站在玉虛閣的上空的雲端里,長衫飄逸。時而舞動着手裡的長劍,身如幻影。時而如金雞獨立,冥思遐想。

剎那間,風雲變幻,手裡的長劍變成了一根青色藤蔓,上面結滿葫蘆,一個,兩個,三個……一共七個。

然後他們變成了赤、橙、紅、綠、青、藍、紫娃的模樣向林弋奔來……

「爹爹,爹爹~」

聽到有人叫自己,林弋猛的從夢裡驚醒,睜眼看了一下,還是在玉虛閣的房間的床上,摸了一下自己的臉,全是汗水,看來是做夢了。

「爹爹,爹爹……」

這時叫聲又在耳邊響起,林弋這次聽清楚了,不是做夢,這是橙娃的聲音。

「橙娃,是你嗎?你在哪裡?」林弋在旁邊裏面到處找橙娃的影子,甚至還跑到屋外到處看了看。

「爹爹,不用找了,我是用的千里傳音。」

千里傳音?厲害了!

「爹爹,你在哪裡,我們都很擔心你。」橙娃再次說道。

「不用擔心爹爹,爹爹在玉虛閣,玉虛道長留我做客,過兩天我就回去找你們了。」林弋特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歡快的樣子。

「那好,爹爹,青蕪在姐姐到處找你。」

青蕪找自己?自己都跑了,還陰魂不散啊,是不是上輩子欠她的,想到這裡,趕緊給橙娃交代:

「你千萬不要告訴青蕪姐姐我在玉虛閣,千萬不要,你們要照顧好自己,照顧好弟弟們。」

「好的的爹爹,我們等你。」

橙娃說完就沒有了聲音。

林弋想到上午玉虛道長讓自己明天卯時去找他的事情,這卯時到底是多久,平時都是用手機看時間,也沒有去研究過古代的計時方式啊,打算直接找凌風問問得了。

在長廊的盡頭找到了正在練劍的凌風,林弋朝他招了招手,凌風一臉天真的笑容跑了過來。

「林哥哥,你找我嗎?」

「凌兄弟,我請教你個問題。」

「林哥哥不用客氣,你直接說吧。」凌風微笑的擺擺手。

然後林弋就把自己的疑問說給他聽。

凌風輕鬆一笑,找來紙筆,直接給凌風作了詳細的註解,就像亥時到寅時是睡覺的時間,卯時是早上用膳和晨修的時間,以此類推…….

林弋不得不佩服,凌風是真的聰明,經過他這樣一註解,全明白了。

「林哥哥,我幫你了,你是不是要謝謝我?」寫完後,凌風看着滿意的林弋,湊近笑嘻嘻的說道。

”那是必須的,凌風弟弟,你說,你想讓我怎麼感謝你?」

「林哥哥,你若是下山,能不能帶上我,我也想看看外面的世界,他們說蘇州可漂亮了。我還想嘗嘗蘇州的美食。」

凌風說著,還一臉的憧憬,這孩子感情是沒有出過玉虛閣,林弋心疼的摸了摸凌風的頭,林弋爽快的答應了下來。

「行,到時我請客。」

「請客是什麼呀?」

”…… ”

……

第二天,一早,林弋見太陽剛剛露頭,就起床,往玉虛閣的御劍閣走去,推門進去,玉虛道長已經早就在裏面了,這會正坐在那個八卦中間,像是在打坐。旁邊站着凌風。

林弋走進去,正打算開口說話,凌風做了一個「噓」的手勢,示意林弋不要說話,林弋只能站在一邊等着,一分鐘,兩分鐘……

不知道等了多久,林弋實在是等不下去了,想開溜,這時玉虛道長揮舞了一下手裡的拂塵,站起了身。

「你來了?」玉虛道長氣定若閑的說道。

林弋心裏把這個老頭祖墳問候了一遍,我都等你一個多小時了,居然還好意思問我來了。但是,也緊緊只能在想里吐槽一下,林弋可不敢直接對這個玉虛不敬,他看起來可不太簡單。

「是,道長,我來了很久了。」

「那開始吧。」玉虛道長朝旁邊的凌風吩咐了一下。

凌風會意,走到林弋面前,表情是難得的嚴肅。

「林哥哥,跪下吧。」

「跪下幹什麼?」林弋一臉懵逼的看着凌風,自己可是生活在一個個平等我世界,為什麼要自己莫名其妙的跪拜,這古代人都這麼喜歡跪的嗎?

聰明如凌風,看懂了林弋眼裡的不解,然後背着玉虛的露了個鬼臉,朝林弋再次說道:

”林哥哥,你要拜師父為師,所以要你跪下,以後我們就是師兄弟了。」

什麼?拜師,這這這……

「還在猶豫什麼,跪下!」玉虛道長估計是看到磨磨唧唧的兩人,直接一聲厲喝,嚇得林弋腿一軟,跪倒在地面上。

「道…..長…道長我不太明白你是什麼意思。」林弋剛才的一聲厲喝嚇得說話都有點顫抖。

玉虛炯炯有神的目光看了過來,停頓了片刻後,開口說道:

「你既然領悟了青蘿劍的秘密,那老夫現在就授你御劍的方法,既然你受教於老夫,要你拜個師,乃情理之中的事情。」

聽完玉虛道長的話,林弋也不知道是不是腦抽了還是怎麼的,一句話脫口而出:

「那我是不是就可以飛來飛去,像電影裏面那樣成為絕頂高手了?」

「做事切勿急於求成。」

後面玉虛道長說了什麼,林弋一點都不記得了,現在滿腦子都是自己騰雲駕霧,連招秒人的情景。

既然有世外高人教自己「功夫」,拜師也少不了肉,說不定以後回到現實,看見誰不爽就可以暴揍他一頓,再不濟開個直播賺錢也不錯,抖音上可不少這樣能人,想到這裡,林弋就完全說服了自己。

就樣,林弋成了玉虛道長的徒弟,與凌風成了師兄弟。

因為他掌管了青蘿劍,按照玉虛道長的話說能者居上,所以就讓凌風叫林弋師兄。

因為凌風會不高興,沒想到還挺樂意,現在不叫林哥哥了,一口一個「師兄」叫不停。

自從來到了玉虛閣,刷新了林弋對這個世界新的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