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穿越紅樓夢還要我科舉
穿越紅樓夢還要我科舉 連載中

穿越紅樓夢還要我科舉

來源:google 作者:李之逸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恕 林黛玉

穿越紅樓夢,李紈是我姐…林如海?不會吧!還要我科舉…三皇子登基了?不不不,你別重用我…林妹妹你看看你家寶哥哥…我真不是有意的李恕:當主官?不,我就喜歡二把手問我為什麼?你傻嘛!官大累的慌,官小替死鬼,不高不低吃糧餉作為一個遊手好閒的人,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展開

《穿越紅樓夢還要我科舉》章節試讀:

「仰慕?」

趙闊聞言哈哈大笑起來。

「你這小兒,當真敢說。」

李恕作揖稱是。

趙闊正經起來說:「拜我為師也不是不行。」

「先生請說。」

李恕依舊保持作揖的姿勢一動不動。

「我的學生都是山野村夫,極愛練武,你這小娃娃能行嗎?」

練武?不是大儒嗎?算了,話都說了,死也要拜師。

「行!」

趙闊大笑不止,說:「好孩子,去準備六禮束脩吧。」

「是。」

李恕退出了竹院,轉而去了李守中的書房。

「老爺,少爺來了。」

張管家垂頭恭敬的說。

李守中放下手中的筆,讓其進來。

「見過父親。」

「起來吧,有何事找我?」

李守中閉着眼靠在椅子上問道。

李恕直起身子說:「我要拜趙先生為師。」

李守中聞言睜開雙眼,有些震驚的看着李恕。

一盞茶後,李守中才問道:「你認真的?」

「是。」

李守中扶額,沉默了一會,說:「你可知長濟是何人。」

「不知。」

「不知?不知你就要拜師?」

李恕的回答令李守中咂舌不已。

當真是不知者無畏。

「長濟乃是聖上欽點的太子太傅,曾任右都御史。」

李恕一下子瞪大雙眼,不是吧!太子太傅和右都御史,這麼厲害!

等等…太子太傅,他要教我…這…

李恕咽了咽唾沫,低聲詢問道:「父親,太子太傅當我老師,這…」

「大逆不道。」李守中厲聲說。

李恕顫巍巍的說:「可是趙先生說要收我…」

李守中聞言皺眉問道:「長濟,同意了?」

「是。」

「既然如此,我讓烏石給你準備束脩,回去休息吧。」

「是。」李恕退了出去。

李恕走後進來一人,就是當年去送信的親信。

「烏石來了。」

「是,老爺。」

「明兒去給恕兒,買拜師的六禮。」

「是,老爺。」

次日,趙闊難得早上沒來教課,李恕也樂得半天休息。

「陛下,趙闊大人求見。」

「趙闊?真是稀客,讓他進來。」

在宮外侯着的趙闊,見一個穿着灰色衣服的太監小跑了出來。

「趙大人,曲公公讓我來請你。」

「有勞了。」

「趙大人,折煞小人了。」

一路步入乾清宮外,曲公公正等着趙闊。

領路的小太監也告退了。

「許久不見,曲公公。」

趙闊拱手致意。

「勞趙大人,記得小人,聖上還在裏面等你呢。」

曲公公面上微笑,語氣也柔和。

看來陛下今天的心情不錯。

入殿內,趙闊垂手低眸跪於地上說:「微臣趙闊,拜見陛下。」

「平身吧,趙愛卿。」

一聲略帶疲憊的聲音傳來,趙闊才敢從地上站起身來。

「謝陛下。」

坐在塌上批奏摺的中年男子,左手扶額大拇指揉着太陽穴。

緩緩說道:「愛卿來此,所謂何事。」

趙闊拱手說:「臣想收一名弟子。」

「哦,說來聽聽。」

榻上的帝王來了興緻。

「一個五歲的孩童。」

「五歲孩童,你莫不是在逗朕吧。」

趙闊直言說道:「確實是一名五歲孩童。」

「趙闊,你抬頭看朕。」

「是。」

這是時隔多年,趙闊再一次直視君斌的臉。

「你收一個孩童當弟子,何故?」

簡簡單單的問話,趙闊卻感覺危險重重。

「臣想讓他成為輔君之人。」

「趙闊!你好大的口氣!」

「撲通」一聲,趙闊俯首在地。

在旁的曲公公,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在一邊默不作聲。

「你可知…揣度聖意該當何罪。」

「臣,知罪。」

君斌嘴角下壓,冷聲說道:「你且說說,為何知罪而犯。」

「臣,想讓他繼承我之志向,忠於陛下為國為民。」

趙闊說的字字清晰,聲音好似還回蕩在殿內。

半晌,君斌才開口讓趙闊起身。

「你當真認為,一個五歲孩童能承汝之志向。」

「是,陛下。」

「退下吧。」

「謝陛下。」

在趙闊快退出門時,聽見君斌的話傳來。

「朕,准了…」

趙闊跪地拜謝後,恭敬的退了出去。

「曲靖,你說長濟他,真的不怕我治他的罪嗎?」

君斌雙眼微閉,抬手捏了捏眉心,無奈的問道。

曲公公回道:「陛下是仁慈之君,再者…」

「再者什麼?」

「陛下自己也知道,您對趙大人下得去手嘛。」

君斌抿了抿唇,嘆了口氣說:「長濟什麼都好,就是太…」

「太關心陛下了。」

君斌聽出了,曲公公略帶笑意的話語,冷哼了一聲。

「朕只是不想失去一個肱骨之臣,一個忠臣…」

趙闊回了李府,就見李恕帶着六禮在竹院內等着。

所謂六禮束脩,即行拜師禮時弟子贈與師父的六種禮物。

分別是芹菜、蓮子、紅豆、紅棗、桂圓和乾瘦肉條。

被拜師者收下六禮就象徵著擔下「傳道、授業、解惑」的重大責任。

趙闊樂呵的坐在正椅上,旁邊一切拜師的禮儀都準備妥當。

李恕站立在趙闊面前,由先生幫學生整理好衣冠。

趙闊看着牆上掛着的孔聖人。

讓李恕先叩拜至聖先師孔子神位。

李恕雙膝跪地,九叩首。

然後是再拜坐在椅子上的趙闊,三叩首。

拜完先生,學生向先生贈送六禮束脩。

每一樣東西都代表着不同的期望。

行過拜師禮後,李恕按趙闊的要求,將手放到水盆中「凈手」。

「讓你凈手凈心,去雜存精,望日後專心致志、心無旁騖。可知曉了?」

「是。」

最後是硃砂開智。

趙闊手持蘸着硃砂的毛筆,在李恕眉心處點上一個像「痣」一樣的紅點。

「禮成,你便是我趙闊的弟子。」

「是,師父。」

趙闊摸着鬍子,領着李恕走到院內。

沒想到今天李守中竟然在外面等着,還有烏石。

「長濟。」

「子樂兄。」

李恕在趙闊後面跟着,和他們二人差了一個身位,默默地侯着。

趙闊面上得意,如沐春風。

而李守中卻是哭笑不得。

「長濟,你收徒弟。我跟着遭殃。」

「子樂兄,這是何意呀。」

明眼人都看出來了,趙闊現在是開心的不得了。

李恕在身後默默承受着父親大人的目光。

「算了,明兒恕兒就跟着你下揚州吧。」

「盤纏什麼的,子樂兄還得收拾妥當才好。」

李守中笑嘆道:「自然。」

《穿越紅樓夢還要我科舉》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