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書:徒弟他總想撩反派師尊
穿書:徒弟他總想撩反派師尊 連載中

穿書:徒弟他總想撩反派師尊

來源:google 作者:嬋歌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沐菱 顧予安

沐菱穿越到了惡毒反派的身上,在知道反派的悲慘結局的前提下開始瘋狂抱男主大腿,可是抱着抱着,沐菱發現男主大大看她的眼神越來越不對勁了直到某一天,男主大大紅着臉嬌羞的對沐菱說:「師尊,弟子……弟子喜歡……」打住打住,少年,你想說啥?你紅着臉要對我說啥?oh,不不不,你喜歡的不是我,沐菱慌了手腳,你喜歡的應該是那些妹子啊……你看到她們要吃了我的眼神了嗎?她才不要搶女主們的戲啊,又沒有雞腿加給她CP傲嬌暗黑精分徒弟+吐槽狂魔師尊展開

《穿書:徒弟他總想撩反派師尊》章節試讀:

「沐長老,是他弄髒了我的衣服,雪兒才生氣的。」雪兒?emmm是甄雪嗎?原來如此,她說怎麼感覺有點熟悉她的人設,這女的不就是顧予安的小迷妹之一嗎,她想想,現在這個情形和原著不太一樣啊……

全亂了,先是顧予安沒有依照劇情出場,然後又被他的未來的小迷妹刁難,什麼鬼!

算了,管他呢,沐菱伸手將低頭不語的顧予安 拉到她身邊,猛的被握住胳膊的顧予安抬頭,有些啞然,這沐長老不是一向冷冰冰的,不與人親近嗎?

怎麼會……他看着沐菱拉他的那隻手,有些不知所措。

沐菱也很驚訝,這男主也太輕了,看倒是看不出來,一拉嚇一跳。看來,男主遠非書中所描述的那麼慘啊。

與此同時,一個機械娃娃音在他腦海響了起來,「人物激活,請接收任務。」?!什麼鬼!

「你是誰?」沐菱看了看周圍,周圍的人的表情都很正常,似乎沒有人聽到這個聲音。

「我是你的系統~」這一聲陰 森森正太音響起,驚的沐菱渾身雞皮疙瘩起來。

系統?

「系統?什麼用處?」原著沒有系統這一說啊,但是既然是系統,那肯定知道她不是原裝貨了,沒必要藏着掖着。

「我的用處可大了~」正太音系統驕傲的說。

「這樣啊,知道劇情發展嗎?」沐菱沒時間和它嘮嗑,還是先問問現在怎麼辦吧。

「知道,現在宿主只需要讓男主出個最大的風頭就行。」系統甜甜的回答。

「不需要按原劇情走嗎?」按理來說,應該走原劇情吧。

「不需要,宿主只需要聽我的就可以了。原劇情什麼的,必要的要走,其餘的我來安排,而不按我說的來,會受到懲罰的哦~」系統用它那個正太音說著陰 森森的話,讓沐菱一寒。

「我知道了,有事再找你。」沐菱趕緊和這個系統拜拜,那個陰 森森的正太音真是給她留了個陰影。

沐菱回了神,拿開自己在男主胳膊上的手,問顧予安,「可想拜師?」這一句話叫在場的人愣住了。

顧予安先是一怔,看着沐菱移開的手,內心有點空落落的,隨即突然反應過來,激動的想要說話,但思考一番後,卻又小心翼翼的回答:「想……」

他當然想了,只不過他剛剛被人騙到了一個破舊小屋中關了起來,逃出來的時候又得罪了一位身份高貴的小姐,怕是早就錯過比試時間了吧。而且,就算是可以參加,比他天資卓越的有很多人,他又有多大的可能可以成功呢……

「姑娘,可否原諒他?」沐菱看着旁邊一直盯着他的甄雪,緩緩道。

此話一出,周圍的人的表情有些古怪,眾人皆知沐菱長老一向是冷冰冰的,今日怎麼會開口管這事?

沐菱沒有注意到周圍的人的表情,而是在思考如何將男主帶走。畢竟是顧予安有錯在先,也不能這麼強硬的直接帶走,讓這小姑娘提個條件吧,沐菱暗暗的琢磨着。

「這個……」甄雪想了想,「也不是不行,但是,本姑娘想要陸長老的發簪!」甄雪紅着臉說,她喜歡陸清憂很久了,現在正是個好機會。等她拿到發簪一定要在她那群姐妹中好好的炫耀一番。

「好——」哦,原來想要發簪啊,給她不就行了。她還以為甄雪會提什麼難的不能再難的要求。一會兒向那個大boss要一下發簪不就可以了。

系統幽幽的說:「發簪是定情信物。」她怎麼忘了這個?古代男子送女子發簪,是表達愛意啊。

這可怎麼辦?

「沐長老,不可以!」顧予安大叫一聲,將沐菱和甄雪都嚇了一跳。顧予安也很懊惱,他怎麼把他自己的想法喊出來了。

「甄小姐,這個不可以。」羅川鞅微笑看着沐菱,沐菱朝羅川鞅行禮,「掌門師兄。」掌門師兄你來的正好啊,感動……嚶嚶嚶。

「師妹不必多禮,甄小姐,這發簪,就算了吧,羅某代靈霄殿向甄小姐賠個不是。」

「那好吧,但這個賤人,本姑娘必須要帶走。」甄雪知道她的要求有些過分,便也順了這個台階下。

「不可。」沐菱那是一個着急啊,帶走了,她的任務怎麼完成啊!但她又不能表現的太明顯,啊啊啊,怎麼辦。

有了!

「為什麼,沐菱,別仗着你是長老,你就一而再而三的拆我的台!」甄雪氣急敗壞看着沐菱,沐長老今日到底怎麼了,怎麼對這人這麼在意?

「你過來。」沐菱想了想,讓身後的男主走到她前面。

顧予安一直低着頭,聽到沐菱喊他,想了許久,這才抬頭看向沐菱,似乎下了很大決心,道,「謝謝沐長老相助,但是我一人做事一人當。我跟她走。」

少年啊,你要真謝我,你就留下來啊。沐菱無奈的在心裏嘆了口氣,少年,為何放棄治療!

「拜我為師。」沐菱淡淡的丟出這幾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