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年代之背靠糙漢好乘涼
穿書年代之背靠糙漢好乘涼 連載中

穿書年代之背靠糙漢好乘涼

來源:google 作者:青山暮歸客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雪晴 現代言情 趙家寶

前世極度缺愛的高中生林雪晴穿進了一本書里,成為了年代文里,女主的惡毒養母她一開始是想擺爛的,畢竟她這接手的都是別人用過的東西,她潔癖,她非常嫌棄可是當林雪晴發現,那原主留下的娃娃又香又軟,那原主不要的老公雖然是一個糙漢,但是人家的外表又帥又奶,還怪吸引人的最重要的是,原主那萬分嫌棄的,在書里臭名遠揚的婆婆渾身都在散發著母愛......林雪晴瞬間就決定了,人呢,就不要那麼的死心眼潔癖不潔癖的,不都是病嗎?有病,克服一下就完事了人生在世,非常有可能又像前世那樣曇花一現既然如此,那就不要在意那些條條框框,享受當下就很好了至於那劇情、那女主,林雪晴決定,這些都交給她的「新家人」來解決吧她啊,只是一個嬌嬌弱弱,動不動就哭哭啼啼的嬌娘子罷了展開

《穿書年代之背靠糙漢好乘涼》章節試讀:

趙家寶進屋的動靜驚醒了還陷在回憶里的林雪晴,她抹了抹眼淚,將被子拉高了一些。

看到林雪晴拉高了被子,趙家寶知道她心情不好也就沒有上趕着非要說些什麼話。

這房間里有一個他特意買回來的暖瓶,趙家寶沖了一杯紅糖水,放在了一旁的窗台上,「媳婦,給你沖的紅糖水,你等會喝一些,我去河邊把咱們的衣服洗了。」

說完趙家寶抱着林清雪換下來的衣服和孩子的尿布就出了門。

臉盆還在堂屋裡,他進去的時候,胡梅有些炸毛,「這衣服又是血又是尿的你怎麼不嫌埋汰呢?你把它放在地上怎麼了?」

「娘,你小聲一些,我就喜歡洗衣服。」趙家寶噓了一聲,討好地對胡梅說,「娘啊,你的衣服也給我,我一起洗了。」

「怎麼了?你是我一把屎一把尿養大的兒子,給我洗個衣服怎麼還成順帶了?」聽到這話,胡梅更生氣了,因為有兒媳婦的衣服,趙黑牛也不好意思看過去啊,

所以趙黑牛一開始就將自己埋進了被窩裡,他才不想摻和這些事情呢。

「爹,你怎麼了?是不是腰疼了?」趙家寶靈機一動,看向還在炕上不斷蛄蛹的趙黑牛同志。

「你爹能有啥事,這都貓冬呢,天天除了吃就是睡的。」胡梅看向了自己的老伴,轉眼看到大兒子還眼巴巴地看着她就沒好氣地往外趕人,「趕緊的,別在這裡礙人眼了,我和你爹的衣服不至於勞煩你,趕緊滾。」

看到兒子出了門,胡梅即使知道這小子是在轉移注意力她還是不安地問,「老頭子,你沒事吧?」

「沒事啊……」趙黑牛看着胡梅不善的目光,到嘴邊的話轉了一個彎,「還行,就是最近天冷,那腿有些疼,腰最近也抽抽。」

「現在大家都貓冬呢,你也好好休息,不要有些風吹草動你就往外跑。這村子裏離了你大家也餓不死。」胡梅眼裡露出一絲心疼,老頭子的腿就是秋收搶糧食摔斷的,想想已經快臘月了,胡梅好奇地問,「當家的,今年我們隊里養的豬都很肥,你估摸着我們今年能分多少啊。」

說到正事,趙黑牛也坐起了身,他盤腿坐着,腦子裡飛快地轉動着,「我們今年的指標是6頭豬,要交給公社720斤豬肉,多餘的就是我們可以分的了。」

「你還別說,今年那幾頭豬養的是真的好,我估摸着一頭也有150斤了,等到天晴了我趕上幾頭豬交了公糧,然後我們村分兩頭,其他的都賣了給,那錢就可以給大家分了。」

「這馬上就要過年了,我們今年分的糧食怎麼也夠到明年開春了。再分點錢,過完年村子裏估計還能辦幾件喜事。」趙黑牛琢磨着,這村子裏還有幾家小子比自己大兒子還要大一些呢。

一聽說要分錢,即使是胡梅也忍不住笑開了眼。

「嗯,有錢了當然要給家裡的小子相看媳婦了。」胡梅點了點頭,「我們的日子是越過越好了,眼看着這幾年風調雨順的,我有時候聽人家說起前幾年的艱難都有些恍若如夢的感覺。」

「我們村子就在山下,當然不會那麼艱難了,據說那黃土高坡上的,還有那陝北平原上的,那幾年乾旱很多人連樹皮都搶不到。好多人都餓死了。」趙黑牛說著說著忍不住又點燃了煙袋,胡梅看了一眼沒有說話,她知道自家老頭子肩膀上的擔子也很大,「當家的,我咋聽大家說,明年還要下來幾個知青呢?」

「女人家不要管太多的事情,我們跟着黨的政策走就行了。現在都講究支持農村發展,他們那些文化人來我們村也是好事。」趙黑牛訓斥了胡梅幾句,胡梅也不生氣,這些問題的確不是她一個女人考慮的。

「我聽人家說,要是那真的來一個懂農業的知青同志,莊稼產量是可以翻倍的。老天爺哎,既然讓我們順順利利、平平安安地養大了孩子,我就希望他老人家再大度一些,讓我們的孫子也都過上好日子。」胡梅感嘆了一句,趙黑牛並沒有搭話。

作為村長,他比任何人都希望來一個能行人。只是,這幾年他也明白了,都是些剛畢業的小娃娃,人家在家裡都是嬌生慣養的。到了農村他們也只會哭,但是哭上一兩個月就乖巧了。

畢竟農活只要狠下心,怎麼也能學會了。

這幾年,他們這的知青,就是那愚笨的也能自己養活自己了。

只是,如果真的能給他一個可以指點增產糧食的人,趙黑牛默默地想,他非要冒着大不韙去山上給那土地老爺敬上三根高香。

……

去河邊洗衣服的趙家寶再次成為了很多婦女的談資,這年代還真的很少有男人在妻子活着的時候主動去幹家務的。

那河邊都是一些老娘們小媳婦,趙家寶一去就引來了大家熱情的歡呼。都是一個村的人,大家你一言我一語地和趙家寶說著話。

「小四,怎麼又是你洗衣服啊?」問話的是同門的一個嬸娘,他們兩家的關係不錯。

「嬸子,這不是我媳婦坐月子嗎?我這沒事,洗自己衣服的時候就幫着媳婦和孩子把他們的衣服都洗了。您讓一讓,我這有孩子的屎尿,我去下游洗。」趙家寶聽到問話一點都不惱,只不過他將閨女的尿布拿在手裡揮了幾下。

問話的嬸子一愣,往後躲了躲,看着趙家寶走遠,她才小聲地咒罵了一聲沒出息。

因為趙家寶一直都是油鹽不進的,剛剛那混不吝的樣子,讓在場的眾人也想起了,結婚之前,這趙家寶還是村子裏有名的刺頭呢。

還別說,這婚後還真像是換了一個人。

雖然大家有心議論,但是這人的身份和這人的行事還是讓他們心生顧忌,只能小聲嘀咕。

背後的議論聲趙家寶並不在意,他根本就不在乎其他人怎麼看自己。

反正別人誇他兩句他並不能多兩毛錢,別人罵他兩句,他也不會因此而丑上幾分。

所以呢,他才不想和村子裏這些沒出息的長舌婦計較呢。

趙家寶將閨女的尿布洗乾淨,看着那黃色的東西順着河流飄走,連他自己都有些詫異,他弟弟小時候拉粑粑了,他都差點噁心吐了。

想到白白嫩嫩的小閨女,趙家寶心裏熱乎着呢。

他一直沒敢說,閨女其實長的更像他,額頭、眼睛、嘴巴都像。

但是那給媳婦接生的醫生,吃了他特意買的糖後就告訴他,女人生產後會情緒不穩定,更需要哄着來。

孩子是母親用肚子用血肉孕育的生命,只要她們願意,這和親爹真的沒幾分關係。

最後那醫生還叮囑了趙家寶很多的注意事項,包括,產後不要同房……

因為媳婦還太小了。

嘿嘿,趙家寶回想着媳婦在懷裡的感覺忍不住笑出了聲。

過幾天天晴了他再去縣城一趟,給那個好心的醫生送點糧食吧。

這城裡人,經常都缺糧食,不像農村人,聽起來沒有那麼體面,但是只要遇到大豐收,那真的是家家都有餘糧的。

《穿書年代之背靠糙漢好乘涼》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