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書:絕世妖后要逆天!
穿書:絕世妖后要逆天! 連載中

穿書:絕世妖后要逆天!

來源:google 作者:瑄妃兒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君離染 景若

【穿越+玄幻+萌寵+爽文+搞笑+甜寵】景若穿書了,穿到雲霄殿的神女身上然而神女遭人背叛,重傷難逃,穿過來的景若:「???」我特發,她剛穿過來就要死了!?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我命由我不由天!正準備大幹一場,殺出一條血路時,那沒完全消散的原主竟然操控身體,引靈自爆了!景若:死的時候問過她了嗎?讓她直接穿了個寂寞!!!莫名其妙的,景若被關在黑漆漆的空間五百年,緊接着重生了……景若堂堂第一殺手重生到一個廢材的身上,她這輩子都沒這麼無語過為了在這個強者生存的世界活下去,景若決定了,她要一路升級打怪!!!一身靈體,修得鬼道,洗經伐髓之後,鬼靈雙修!廢物?萬千陰靈,諸天神魔皆聽她召喚!世人嘲諷她不過是得了一副至陰之體,擁有一個純凈的靈載體罷了她卻冷笑一聲:老娘就算不用靈力,也能讓爾等宵小望塵莫及!天下武功,為快不破,一招影步吊打無數高手!誰料她開局第一關就遇上了妖王景若:「老娘只想升級打怪,不想談戀愛!!!」妖王:「小娘子,我就是你口中怪啊,快來打我吧,晚上打,白天打,夜夜打都行……」展開

《穿書:絕世妖后要逆天!》章節試讀:

只說鬼界是一個很佛系的存在,不爭也不搶。

雲霄神女倒和鬼界的少主也有幾分關係。

景若坐下,雙手撐在地上,往後仰。

滿臉寫着生無可戀。

「老頭啊,能不能把燈開亮點?」

她歪着頭看向他。

這地方太黑了,除了她周身的一小片有點亮,其他真的什麼都是漆黑的。

作為一個殺手,不清楚周圍的環境,會讓她格外不舒服。

「臭丫頭,你把我當做電燈泡,說亮就亮啊。」

「不然呢,這就你會發光……等等,你怎麼知道電燈泡?」

她記得這本書沒提這麼現代化的物品啊。

他們用的照明物都是火燭或者夜明珠之類的物品。

「我也不知道。」

景若一臉無語,「那你都知道些什麼?」

「比如你的姓名?來自哪裡?」

老頭想了一下,「我好像叫什麼冥來着,至於來自哪裡,我只記得那是一個很漂亮的地方,名字我忘了。」

景若:「……」

她就不應該指望他能說出什麼。

「冥老頭,能把燈再開亮一些嗎?我想看看這個空間。」

不知道真名,那就直接叫冥老頭好了,反正他就是個白花花的老頭子。

「哦,好,不過我這不叫燈,叫靈力。」

「哦,你死了還有靈力啊?」景若一邊東張西望一邊問。

「我沒死啊,是我主人死了。」

景若聽了之後皺眉。

她記得書上說,主人死了,本命神應該也會隨之消失。

可他卻說他沒死,那很有可能他的主人也還活着,而他只是被關在這個空間出不去了。

這樣想的話,那她也沒死了。

「既如此,我也沒死嘍?」

「不是,你只是一縷魂魄,不存在死生之說。」

「而且,你並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景若神情震驚,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

「不是,你怎麼知道這麼清楚地?」

「我看到的啊。」

「你不是被困在空間里出不去嗎?」

景若越來越困惑了,對這個空間也越來越好奇。

冥摸了摸鬍子,有點疑惑地說:「嗯,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這裡每隔一百年就會出現一些畫面,就像鏡像一樣,裏面什麼情景都有,就在前幾天,我就在鏡像中看到了你,你正玩着小方塊,結果倒地了……」

忽略後半段,景若捕捉到重要信息。

這個空間會出現一些時間片段,裏面記載了所有人的一生,就好像一個電影片段一樣。

她還捕捉到更重要的,「你是說每隔一百年就會出現這樣的情景,然後幾天前剛好是一百年。」

冥點點頭。

景若突然笑了,笑的比哭還難看。

她還要等一百年,才能看到那時間鏡像,她怎麼這麼倒霉啊。

「那你說說,我穿過來之後,我的肉身怎麼樣了。」

有沒有被人發現,還是直接腐壞了。

「沒看見,我就看到你身上一道亮光,正精彩呢,結果鏡像沒了。」

景若要自閉。

什麼也不想問了,讓她自生自滅吧。

幾天下來,景若曾去找過出口,結果發現這個空間無邊無際,怎麼走也走不完。

想到冥找了幾十萬年的人都沒有找到,她也放棄了。

一個月後,景若坦然接受了,並且習慣了這樣不分日夜的生活。

又過了一個月,冥成天和景若待在一起,隱隱約約記起一些東西。

比如怎麼開他的空間法器,他的招式是什麼。

還會和景若講一些自己看到的鏡像。

冥從他空間里拿出了許多東西,有秘籍,有醫術,還有琴棋。

景若受不了無聊,就把這樣東西都用了起來。

不過,冥還是會忘記怎麼打開他的空間法器,景若不得已記下一切。

除了下棋彈琴和其他娛樂項目外,景若還根據寶典練習靈力,雖然她最終會練了個寂寞,但至少可以打發時間。

不知不覺,一百年過去了。

這天,景若和冥正在下棋。

「哈哈,我要將軍了。」冥摸着她白花花的大鬍子笑道。

「還不一定呢!」

景若假裝一個不小心,直接把棋局攪亂。

「又來,你這個臭東西!幾次了啊,幾萬次了都!」

冥吹着鬍子。

「嘻嘻,再來!」

正準備重新開局着。

空間突然亮了起來。

景若抬頭。

「一百年了,鏡像來了!」冥激動地說。

「已經一百年了啊。」她喃喃了一句。

也不知道她的世界怎麼樣了。

愣神間,無數的影像出現在眼前,就像一條時間長軸,更像一卷膠捲。

無數的畫面放映在眼前。

景若才發現自己原來是騰空的,她一直以為自己是站在地面上。

空間亮了起來。

她的周身也是時間長軸。

她想她和冥應該是掉到了時間隧道里,然後被時間遺忘了。

「快看吧,這個時間長軸沒那麼快消失。」

景若聽後,首先去找自己所在的世界。

她發現她的世界裏好像沒有發生什麼大的變化。

可能是每個世界的時間規則都不一樣。

她又找到了自己的影像。

她被好友發現了,然後送去搶救,成為了植物人。

她還看到了她以前的生活。

原來她不是出身平民窟,而是出生在一個富商家中。

只不過她被當成災星,被父母討厭,然後他們拋棄了她。

養父養母是一個農民,後來也覺得她不吉利,把她賣錢了。

幾番輾轉下,她來到貧民窟,生活過的艱難痛苦。

再後來,因為種種原因,她被殺手組織選上了,連同她一起的,還有十來個孩子。

如今,她少有的朋友還和以前一樣,過着被人掌握,時刻警惕的生活。

時間長軸維持了很長一段時間後,消失了。

景若也無憾了。

依然過着沒心沒肺,無憂無慮的生活。

四百年過後,時間長軸再次出現。

景若和冥現在同一處影像前,冥哭得稀里嘩啦,景若是一臉嫌棄又任由他拿着自己的衣袖擦鼻涕和眼淚。

「嗚嗚……小姑娘真是太慘了……」

眼前的影像中,一個和景若長相一模一樣的女孩被人凌虐着。

小姑娘衣服破爛,渾身是血,身上有着大大小小的傷。

景若雙唇緊抿,視線從未離過那張和她一模一樣的臉。

一隻手微微蜷曲,緊緊捏着衣角。

她,神女,還有這個女孩三人之間到底關係?

女孩和神女是同一個世界的,可能是神女轉世。

但神女按道理已經魂飛魄散了,又怎麼會有轉世。

那她呢?又和這個女孩有什麼聯繫?

忽然,空間搖晃了一下。

所有的影像都震動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