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穿書後,我養成了五個反派
穿書後,我養成了五個反派 連載中

穿書後,我養成了五個反派

來源:google 作者:陌於之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喬連連 穿越重生 顧城

一朝穿越,她成為書中反派,年紀輕輕成為寡婦被凈身出戶,身後還帶了五個拖油瓶,五個崽子也個個不簡單,都是書中大反派,她無比緊張,為了讓崽子不走上歪路,經過她的愛(艱)的(苦)感(教)化(育)終於,幾個豆芽菜變成胖多肉好崽崽!可就在這時,孩子們的爹回來了!展開

《穿書後,我養成了五個反派》章節試讀:

喬連連娘倆抬着羊回到家,就開始着手殺羊。

一般人家的農婦是不敢殺羊的,但凡是大型一點的動物都得找專門的屠夫。

但喬連連卻不怕,前世在喬家,她研究了二十年的人體骨骼脈絡,連帶着豬牛羊也了解不少,雖然不如老屠夫那般熟練,但剝皮放血卻不在話下。

於是,五個孩子,大的小的站成一排,眼睜睜的看着他們的後娘,把一頭羊剝了皮,剁下四肢,再把其他部位砍成小段,堆放在一起。

刺激,不敢置信,同時又透着一絲絲的期待。

「娘,這羊……是要吃肉嗎?」瘸腿小顧樓眼巴巴的問。

他是幾個孩子里城府最淺,最貪吃的一個,也就他敢在這時候詢問滿身是血的後娘了。

「不吃肉還能幹啥。」喬連連爽快的笑了,「你們還站着不幫忙,是要累死我嗎?鵲兒去燒水準備焯肉,老大過來把四個腿掛懸樑上,」

等一切都收拾完畢,鍋里已經咕嘟上羊肉了。

老宅太破,原主手藝也不好,家裡並沒有什麼調料,但羊肉這種東西要是做不好,味道還挺嗆人的。

喬連連只能去外面站了站,剛好看見一個面善的嬸子,她厚着臉皮湊了過去,「劉嬸子。」

「哎,是老三家的啊。」劉嬸子手裡捏了兩把蔥,有些訝異。

這半年,喬連連因為虐待幾個孩子,在村裡名聲很差勁,許多人都不願意跟她講話。

但劉嬸子心軟,認為她年紀小小也不容易,再加上兩家是挨着住的鄰居,她也不願意跟喬連連交惡,就和善的問她,「啥事啊?」

「是這樣的嬸子,我不是撿了個羊么,想煮肉給孩子們吃,但是家裡沒啥調料,現買也來不及,能不能找你借點。」喬連連有些羞赧。

見過借錢借車的,沒見過借調料的。

好在劉嬸子只是怔了一下,就點頭同意了,「好嘞,我這就去給你拿。」

喬連連在門口站了一會,劉嬸子就帶着一小把料過來了,「這是八角,桂皮,再放點白芷和花椒,燉肉可香了。」

到最後,連手裡的小蔥都分了她一半。

喬連連連連道謝,劉嬸子擺了擺手,就回了自己家。

關上門,劉家當家的站在院子里問她,「咋的?隔壁那個女的又打孩子了?」

「沒有,給孩子們燉肉呢,沒調料找我借一點。」劉嬸子笑呵呵的,「難為她能想起來給孩子們做吃的,比以前強上不少。」

劉大叔卻沒多少好氣,「我看別是她自己吃肉,給孩子們啃骨頭,這娘們心腸老壞哩。」

劉嬸子笑着拍了他一下,卻也沒反駁,兩個人回了正屋。

老宅門前,喬連連嘆了口氣。

她耳力好,前後聽了個完全,心底忍不住感慨,原主以前到底是多麼天理不容。

一陣肉香味飄至鼻尖,喬連連趕緊扯回思緒,把調料洗洗扔進了鍋里。

想了想,她又從實驗室里拿了一瓶酒,雖說是國外的威士忌,不是料酒,但往鍋里澆上兩滴,膻腥味還是去掉了不少。

等到水再次沸騰,喬連連把鍋蓋蓋上,又讓顧鵲把柴火抽掉兩根,降低火量。

顧鵲沒說話,但全都照做了。

她現在沒工夫忌憚厭惡這個後娘,小姑娘的全部心神都放在了那一鍋香噴噴的羊肉身上了,雖然不知道自己能吃到多少,但那麼香噴軟爛的肉,就是只咬上一口,那也值了!

喬連連瞄見顧鵲的眼神都直了,就知道這個小姑娘在想什麼。

她也不戳破,叮囑了顧鵲兩聲便走出了廚房,正好看到老宅的大門被撞的叮噹響。

與此同時,一個中年婦女的哀嚎聲響起,「哪個狗日的,把我們的羊給偷了,那是我們的羊啊,我們的。」

喬連連的眉頭立時豎了起來。

前頭她才抬着一頭羊回來,轉眼就有人說羊被偷了,這打的什麼算盤,簡直一望便知。

不過,想占她的便宜,怕是有點困難。

喬連連眼珠微轉,三兩步走進主屋,指着廚房裡的肉味,對着顧歌一頓誘惑。

「我的羊啊,哪個天殺的偷了我的羊。」

外頭的哀嚎聲仍在繼續,破舊的老宅大門卻已抵擋不住如此暴力,隨着一聲「咔嚓」,大門打開,張嬸子和其兒子踉蹌着衝進了院內。

緊隨着的,還有一些看熱鬧的顧家村村民。

張嬸子一進來就看見掛在懸樑上的四個腿,還聞到了廚房傳來的肉香,不禁瘋狂咽唾沫,同時暗暗慶幸自己竟然想了這麼聰明的法子,不僅能拿走羊肉,還能狠狠地羞辱這小賤人一番。

「我的羊啊,沒想到竟是被你偷走了。」張嬸子一掐大腿,雙眼含淚,「我大早上放在山頭的籠子里進了一頭羊,當時我一個人力氣小,拿不走,所以特意下來喊老二跟我一起去拿,結果轉眼羊就沒了,那可是我的羊啊,顧老三家的,你平日里虐待孩子也就算了,如今竟然還偷上東西了,難怪顧家要把你趕出來啊。」

這一番話不僅污衊了喬連連,還拿她被顧家趕出來說事兒。

再加上喬連連之前對孩子們的行為,許多村民都在交頭接耳,不外乎是罵喬連連不要臉。

喬連連聽在耳中,沒有任何慌張,反而十分鎮定的走到院落里,淡淡道,「張嬸子這話說的可就無稽之談了,你的羊沒了可能是跑了,怎麼就能賴在我的身上,難不成我就那麼巧撿到了你的羊?」

「我看不是你撿的,是你故意偷的。」張嬸子拍着大腿叫罵,餘音能拖十里長,「你就是個小偷,賤人。」

「張嬸子這話過分了。」喬連連的臉耷拉了下來,「如果我撿到的羊就是你的羊,那以後大家都不要吃獵物了,誰知道是不是別人的。」

「你……」張嬸子被懟的一噎,好大會子才道,「我記得那頭羊,特別大,特別肥。」

喬連連目光在懸樑下掛着的羊腿上轉了一圈,腹誹道,當然肥了,看這四個腿就知道。

這時候,顧歌忽然搖搖晃晃的從裡屋走了出來,她一邊走還一邊奶聲奶氣的道,「白,白色的小羊羊,肥,肥肥的大腿腿。」

「對,我家的那隻羊,又白又肥,角還特別大,一定是你殺了我們的羊。」張嬸子靈機一動,大聲道,「快點把羊還給我們,快點。」

《穿書後,我養成了五個反派》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