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書:被迫撩了病嬌後我真香了
穿書:被迫撩了病嬌後我真香了 連載中

穿書:被迫撩了病嬌後我真香了

來源:google 作者:棠寶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雲汐 古代言情 沈鬱

雙潔+病嬌+讀心術+甜寵會讀心術的病嬌反派VS只想跑路的戲精小丫鬟雲汐穿成了被病嬌公子掐死的爬床丫鬟,好不容易苟住了性命為了避開結局,她費盡心機跑路,卻都以失敗告終她只得將主意打到了書中那些「正人君子」身上用盡前世作為十八線演員的最後底線,撩撥了一個又一個端方君子,可每一次都被病嬌給攪和了這是一個為了苟命的小撩精兢兢業業養了一片海,卻被病嬌給炸了的故事展開

《穿書:被迫撩了病嬌後我真香了》章節試讀:

好不容易等到天光剛剛明,屋外響起腳步聲。

雲汐一下子驚醒,她慌亂地起身,一道高亢尖銳的女聲隨之響起。

「老夫人,您聽這枝頭的喜鵲叫得多歡,這定是有喜事了!」

這聲音格外熟悉,正是原身的母親–雲嬤嬤。

片刻後,柴房的門就被打開了,衝進來的人不由分說地將她直接架了出去,一路被帶到了大廳內。

雲汐跪在冰涼的地板上,垂着腦袋揉了揉發脹的眼睛。

一身華服的沈老夫人坐在黃梨木鏤空太師椅上,邊將手上的茶盞擱下,邊眯起眼睛打量跪在跟前的人。

雲丫頭身上的衣衫雖然穿戴得整齊,但是細看之下,那皺皺巴巴的領口,和斷了半截的袖口,無不透着幾分狼狽。

還有那張明艷的臉龐此刻慘白無比,飽滿的唇瓣上映着一番嫣紅。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

沈老夫人嘴角微微勾起,哼了一聲道:「郁兒,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

雲汐微微抬眸,剛好和站在沈老夫人身側的雲嬤嬤對了個正着。

雲嬤嬤對她眨了眨眼,眼神里還帶着幾分稱讚之色。

雲汐嘴角微微抽搐,暗自腹誹:

【這親娘出的什麼餿主意,讓親閨女命喪黃泉了。】

【而且這沈鬱也絕非良人啊,他就是一個病秧子,關鍵還,除了空有一張…】

她微微側眸去看一側的男子。

男人長發披散,寬肩窄腰,一襲月白色錦袍,襯得他膚色極白,矜貴清雋。

【比起昨夜更加美得驚人。】

【確實比自己在劇組見過的古裝男神好看一百倍,但是他除了這張臉,還有什麼?】

【色字頭上一把刀!】

雲汐打了個哆嗦,不禁意撞進了一雙充滿壓迫性的眼眸里,她急急低下頭,努力扮演好自己可憐小白菜的角色。

耳邊就聽到沈老夫人道:「丫頭你說,如果真是大公子欺負你,老身定給你做主。」

【很好,劇本一切正常。】

雲汐深吸了一口氣道:「事情並非老夫人想的,我和大公子什麼都沒有發生…」

可她的話還沒說完,雲嬤嬤就一臉悲切地朝着她撲來,緊緊抱住她的身子,哭着嚎道:「傻丫頭,你不用怕,老夫人定會為你做主的…」

【這…這不帶這麼搶戲的!】

雲汐想掙開,卻被勒得險些喘不上氣來。

下一刻,聽到一道低沉沙啞的聲音落下。

「住口!」

男人近乎咬牙切齒的話落下,雲嬤嬤嚇得大手一松,雲汐頓時恢復自由,身子一歪,趴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氣,剛好和一雙秋色瀲灧的眼眸對上,那眼裡矇著一層慍怒的寒霜。

【美是美,但是太冷了!看過來的目光就像是帶了刃般的利。】

【太嚇人了!不行,我一定得跑路!不然絕活不到沈府滅門的時候。】

雲汐壓制住狂跳的心臟,移開了目光。

再次聽見雲汐心聲的沈鬱嘴角抽了抽,心口的怒氣一下子竄了上來,他霍地起身,往雲汐的方向走了一步,冷聲道:「你說什麼?」

男人雖然身子單薄,身形卻挺拔如修竹,那道陰影自上而下籠罩着她,壓迫感兜頭而下。

雲汐的身子禁不住往後縮了下。

她的這個動作,在廳內沈老夫人和雲嬤嬤看來,竟顯出了幾分楚楚可憐、委屈巴巴來了。

雲嬤嬤對着老夫人連磕了幾個頭,痛哭哀求道:「我兒是賤籍,眼下沒了清白,而大公子要了她後又後悔了,求老夫人讓她投井自盡,好全了名聲。」

話罷,雲嬤嬤就痛苦哀嚎起來,活像死了閨女。

「我可憐的兒啊!娘親命苦啊!」

雲汐咽了咽口水,可不就是死了閨女了,都是被這親娘作死的。

「啪!」的一聲巨響,沈老夫人一手拍在木桌上,猛地起身,剛想破口大罵,但又想到自家長孫身子孱弱,不由得又壓了一半的怒氣道:

「郁兒,這雲汐怎麼說也是我院子里的二等丫鬟,你竟碰了她,就沒有又不要的道理。」

「老夫人…嘶…」雲汐見事態往不可收拾的方向發展,急於解釋,卻有一隻手,伸到了她的後腰,用力的掐了她一下,疼得她險些破聲。

「這是怎麼了?」沈老夫人幽幽的目光掃了過來。

雲汐可憐巴巴地喚來一聲疼,四周的氣氛突然變得有些奇怪起來。

「可是身下疼?沒事的,女子總有這麼一遭,可是我可憐的兒…」雲嬤嬤故意拔高聲線,話罷,又抱住雲汐痛哭起來。

沈老夫人聞言,老臉頓時一紅,不由得瞥了親孫子一眼。

【身子不好還不知節制!】

「我真沒碰她!」沈鬱一口悶氣堵在心口不上不下,猛地咳了幾聲,咳得臉色漲紅。

跌坐在軟塌上,喘着粗氣,一雙染着冷色的眼眸,不斷盯着這對厚顏無恥的母女。

【死丫頭,老娘嗓子都快嚎幹了,你還不順杆子往上爬!】

【不要,你已經坑死你親閨女了,我可不想死。】

沈鬱冷笑一聲,暗色的眸子微微一轉,沉聲道:「祖母,你也知道的孫子這副身子…又如何碰…咳咳咳…」

聽見這話,雲汐眼眸一亮,側轉身對着沈老夫人道:「奴婢和大公子真的清清白白,不信,老夫人您看。」

話音剛落,她扯開身上的衣衫,只剩下綉着整片梅花的紅色肚兜。

而沈鬱正好抬頭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