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七零,冷戾糙漢非要和我生崽崽
穿七零,冷戾糙漢非要和我生崽崽 連載中

穿七零,冷戾糙漢非要和我生崽崽

來源:google 作者:雪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舒 沈翊 現代言情

漂亮的村姑林舒偶遇山林打撲克的未婚夫和閨蜜,未婚夫和閨蜜哭着哀求她原諒他們,原主氣怒攻心,死了……躲避末世囤積了大量物資的林舒,帶着靈泉空間穿書了!正好穿到了七零年代,楊柳村牛背山事發地記憶中,原主原諒了他們,二十五歲慘死父母接受不了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打擊,接連去世原主的兩個哥哥,更是凄慘,一個上山砍柴時摔下山崖屍骨無存,一個被人騙光家財,妻離子散,跟人南下去淘金,最後死在南下的路上林家大姐,也沒逃掉他們的魔爪淹死在自家不遠的水井裡,當時林大姐死不瞑目,雙手死死護着肚子,因為她已經身懷六甲……林舒毫不猶豫去舉報了他們!(穿書十甜寵十空間十女強十腹黑十種田)展開

《穿七零,冷戾糙漢非要和我生崽崽》章節試讀:

「對對對!我們只是在一塊砍柴禾而已!你們憑什麼在這裡胡說八道?嗚嗚嗚嗚……我不活了啊!」

崔喜兒使出了撒潑絕技,以圖矇混過關。

崔老頭更是捂着胸口,一副隨時都要倒下去的模樣。

「鄉親們!大家都是低頭不見抬頭見的,何必為了這點小事,而鬧得不可開交,顧江海和喜兒只是犯了年輕人都會犯的錯,平時他們也都喊大家一聲叔叔嬸嬸!這種事兒既然已經發生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畢竟這事兒不是好事,對咱們大隊的影響不好不說,大家也是有兒女的人……」

圍觀的鄉親們都有些鬆動,畢竟家家都有兒有女。

生怕這件事兒鬧大了,會影響自家孩子的婚事。

林母多精明的一個人!

一瞧這情況,她立馬擺出一副胸悶氣短的模樣,捂着胸口輕聲說道:「哎呦!崔老頭,你身體可比我強壯多了!我這個受害方都沒有說什麼呢!你竟然在這扮可憐?我那可憐的舒兒哦!她和顧江海可是訂了婚的!沒有想到,這幾人一點臉都不要,光天化日之下,竟干出那種不要臉的勾當!還想倒打一耙!這是要逼死我女兒啊……」

剛剛本有些鬆動的鄉親們,這會聽林母這麼一說,頓時又覺得林舒實在是太可憐了,明明年底就要結婚了,卻出了這種事。

顧江海和崔喜兒真不是東西……

林母一邊演戲,一邊用餘光查看眾人的反應,見眾人的風向又飄向了她這邊。

她又一心二用的用手拽了旁邊的楊大嬸一下。

楊大嬸的男人之前和崔老根競爭大隊鬧翻了,此時巴不得崔老根出事。

她立馬出聲幫着林母說話:「顧江海和崔喜兒兩人都不小了!哪能是輕飄飄一句犯了年輕人都會犯的錯了事?要是人人都學他們,咱們楊柳村的風氣將會成什麼樣?這種人一定要送去好好改造……」

有了林母和楊嬸子帶頭,大傢伙立馬你一言我一語的批判起顧江海和崔喜兒來。

被人群包圍的崔老頭和顧江海崔喜兒三人,臉色陰沉的可怕。

鄉親們越來越激憤!

不知道是誰帶頭說了一句:「咱們快將顧江海和崔喜兒綁了!省得他們跑了!」

「對對對!別讓他們跑了!」

大傢伙一擁而上,林母立馬拿出事先準備好的繩索,將顧江海和崔喜兒綁了個結實。

崔喜兒嚇得嗚嗚哭泣,顧江海更是一臉頹廢。

崔老頭知道,此事再說也改變不了什麼。

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動用關係,將這件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就在這時,林舒林三哥帶着革委會的人回來了,沈翊因出發時,臨時接到通知去處理案件,未能過來。

此次帶隊的人是革委會徐副主任,崔老頭一見到來人,眼神頓時亮了起來,他忙迎了上去。

「徐主任!借一步說話。」

徐副主任明顯同崔老頭認識,跟着崔老頭走到了另一邊:「老崔,今天這事兒,難道另有隱情?」

「哎!不瞞老兄,犯事兒的其中一人是我那不成氣的女兒!這事兒,您能不能幫着周旋一二?」

徐副主任一聽這話,頭立馬搖得跟撥浪鼓一樣,那個冷麵閻王沈翊雖說沒有跟過來,可是卻特意交代過,一定要公事公辦。

被那人叮囑的事,他可不敢造假,沈翊的職位雖沒有他高,但他年輕又是京市來的,指不定背後有什麼關係呢!

「不行!不行!舉報這件事兒的那個姑娘,關係硬着呢,這事兒只能公事公辦了!」

崔老頭同徐副主任打過多次交道,自然明白他話中的意思。

這是林舒那邊有更硬的關係!連徐副主任都不敢得罪!

「徐主任,您誤會我的意思了,眾目睽睽之下,我自然不會讓您為難,您只需要在這件事上拖延一下時間,讓我女兒有時間去辦理結婚證,到時候自然不算是搞破鞋了……」

說著,崔老頭瞧了眼四周,迅速的將一疊錢票塞進徐副主任的褲兜里。

徐副主任秒懂:「這樣的話,你們的動作盡量快一點!」

「那是自然。」

顧江海和崔喜兒聞言,喜悅之色溢於言表,「喜兒,林舒嫉妒我們兩個在一塊,竟喪心病狂的報復我們,等我們倆結了婚,林舒以後要是再貼上來,我肯定不理她,這輩子我只愛你一個……」

「江海哥!你真好!」

遠處林舒勾唇冷笑,自從有了空間之後,她的聽力異於常人,這麼些距離,林舒可以將他們的對話,一絲不落的聽進去。

顧江海和崔喜兒的話語,真的將她噁心到了!

呵!他們真以為高枕無憂了?

而且,崔老頭喊的徐主任,讓她想起書中提到過一句,自己大哥就是被一個姓徐姓男人的騙光家產,又被騙至南下淘金,最後客死他鄉!

而那個姓徐的男人,大家都叫他徐主任!據說他年輕時,就是當主任的。

先前她覺得他是副職,並未將兩者聯繫到一起。

現在想起來,細思極恐!

哼哼!這些曾經害過原主一家的人,有一個算一個,通通別想好過!

林舒心中一個計劃在腦海里形成,她唇角微微上揚,大步朝着這幾人走了過去,不經意間,猛的撞了徐主任一下。

徐副主任一個踉蹌,差點栽倒在地,正想開口罵人。

瞧見是沈翊之前領過來的那位姑娘,硬是將罵人的話咽了回去。

「你……你沒事吧?」

「徐副主任!謝謝關心,我沒事!」

林舒覺得好笑,面上卻沒有露出分毫。

剛剛在接觸到徐副主任的一剎那,已經將他兜裏面的錢,全部轉移進了自己空間。

為了不給徐副主任任何迴旋的餘地,林舒打算將這些錢,每一張上面寫上林老頭的名字。

到時候他們想狡辯都狡辯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