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成炮灰女配,瘋批反派寵她上癮
穿成炮灰女配,瘋批反派寵她上癮 連載中

穿成炮灰女配,瘋批反派寵她上癮

來源:google 作者:公子九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蘇錦之 路溶月

【穿書+甜寵+團寵+權謀+完美結局】阿月是瘋批反派蘇錦之的一束光為了這束光,他不惜放下自尊,踩着屍骸,和命運對抗也曾為了那束光,畫地為牢,執意索求他愛得誠摯,專一,他愛得謹慎,小心起初,身邊人覺得他對世子妃的喜歡只是一時興起,感動所致直到他,病嬌瘋魔地拿着長劍,走向他的心上人,說出那句,若你讓我死,絕不眨眼的承諾時,眾人才知——他的愛,青山不改,綿延萬里——她偶然穿書,只為改變命定(炮灰)結局她所有智舉,也不過是在小說世界,保護自己,享受人生直到看到那個他,為了她,不屑權力,不顧性命,不懼皇權,心便淪陷,情根深種歡喜他,不知何時成了習慣保護他,不知何時成了責任改變他,不知何時成了任務直到她終於明白,異界相遇,皆是緣分某日,她語重心長的說:「在我把炮灰命運變成團寵命運之前,你得乖乖聽我的」他伸手一攬,傲嬌道:「阿月,我哪兒沒聽你的,就連……晚上我都聽你的了」(好結局,很甜,炮灰也是團寵哦)展開

《穿成炮灰女配,瘋批反派寵她上癮》章節試讀:

女主柳若霜匪夷所思,她耳力還不錯,怎麼沒發現。

這路溶月……是怎麼上去的?

路溶月尷尬的撓頭:「……那什麼,我就是惦記……世子,過來看看。」

其實,她就是想知道,女主柳若霜怎麼看的病,會不會懸絲搭脈。

既然來了小說世界,那有什麼困惑,就得第一時間滿足自己的好奇心。

蘇錦之睜着眼,從躺着的地方看上去。

一旁的窗戶上,蹲着一個類似蘑菇的女人。

後背的月華,將她完完全全的籠罩起來。

遺憾的是,她偷聽牆角的本事不太好,第一時間,就被發現了。

「路姑娘,既然世子醒了,你就下來吧。」

「哦,好。」路溶月後仰,衝著蘇錦之的手下喊,「接住我哦~」

柳若霜以往沒見過幾個死皮賴臉的人,今天遇見演技極好的蘇世子,也是被上了一課。

悶悶的出屋,也沒打擾兩人。

路溶月看這大反派醒了,語氣里都偽裝出一絲驚喜和歡快:「世子,你醒來,溶月真的是太高興了。」

蘇錦之專註的打量着她的臉:「我醒,溶月高興?」

「我當然高興啊。」

畢竟家人不會因為把他拍死在看台上而獲罪。

可蘇錦之心裏竊喜,心道,她心裏有我。

「那你願意嫁給我了?」

路溶月笑得比哭還難看,她焦灼的說:「世子,溶月以前讀過很多書,書上說,男人和女人之間的關係,不能太快了,這成親前面還應該培養感情。」

蘇錦之挑重點:「我們……太快了?」他恍惚,「可那晚是溶月你對本世子……」

「……溶月不是這個意思。」路溶月感覺給自己挖了一個坑,她要怎樣,才可以拿自己現代的思想,告訴蘇錦之,成親前還得彼此有意。

而她附和,只是為了拖延時間。

等反派愛上女主柳若霜,她就不用這麼步步為營了。

蘇錦之撐着膝蓋坐起來,單手捂着唇,咳得聲嘶力竭:「溶月若對本世子還有什麼要求,都可以提出來。」

她沒什麼要求,就是不想跟反派結婚,尤其是殺人不眨眼的瘋批反派。

「世子,溶月覺得……配不上您。」

想低情商的說,咱倆不合適,卻不敢得罪人。

蘇錦之搖手,裝傻:「無妨,本世子看重就行了。」

「……」

「明日我就去向國公大人提親。」

這會兒國公府眾人心情都不太好。

對於蘇錦之的本事,他們親自試探後,才知平時門縫裡看人了。

二哥路雲西還想在妹妹的婚事上搶救一下:「無聲師兄已經來了京城。父親母親,興許他可以把妹妹從火坑裡救出來。」

溫氏吐槽:「兒子,你師兄的武功,跟你相比,誰更好?」

「母親,看你這話說得。」路雲西奉承時,眼裡都透着崇拜,「無聲師兄的武功不知比我高多少呢。」

溫氏聽了,和路國公對視一眼,高興了幾秒,目光又暗下去:「算了,先前你說的是跟我們比試,又沒說讓外人幫忙。」

「師兄要是娶了小溶月,那就不是外人。」路雲西撲簌一聲站起來,信心十足的強調,「無聲師兄就是我給妹妹找的夫婿,我相信,她會喜歡的。」

只是可惜,這頭他信誓旦旦,真在院子闌珊樹影里找到他師兄時,人家倚靠在假山上,一本正經就是一句,不行。

路雲西傷神又惆悵:「為何不行,師兄,我家小溶月長得好,還可愛,你娶了她,祖墳冒青煙了。」

師無聲沉悶的看了路雲西一眼,神色里掩藏不住的苦澀。

不想成親,就想跟着自己的師弟吃香的喝辣的,偶爾尋一個山頭,比武說笑喝酒。

再則,他朋友,也就是京城裡那個病弱的世子蘇錦之,對路溶月志在必得以及寵愛有加的模樣,他也實在是下不了手。

棒打鴛鴦,非江湖大俠所為。

路雲西抓耳撓腮,湊近了,又嘀咕:「師兄,我妹妹溶月實在是太可愛了,真的,相信我,如果我是你,早就娶了。」

師無聲側了眸,面色冷肅,像匹大灰狼:「雲西師弟,實在抱歉,師兄已經心屬一人。」

路雲西低頭嘆氣。

妹妹的婚事,怕是連搶救一下的機會也沒了。

他苦惱,抬手撫着額頭,沒多問兩句,師兄的心上人是誰,就懊惱嘆氣:「那……行吧,既然師兄有了意中人,師弟我也不好強人所難。妹妹那,我再想別的辦法。」

師無聲偏過腦袋,眨眼問:「等等,雲西師弟。」他坐起身,躊躇道,「師兄聽聞你妹妹跟蘇世子走得很近,還特地為了你妹妹,登門求親,為什麼……」

路雲西誤以為師兄誤會妹妹品行不端,雙手交叉,急忙解釋:「那是外面的人瞎傳的,我妹妹潔身自愛,人很好。而且他三年後就死了,我妹妹會守活寡。」

預想到妹妹嫁給蘇錦之的下場,他這個做二哥的就瑟瑟發抖。

外面的世族權貴不了解妹妹的為人,那是因為妹妹平時不怎麼出門,要不是路靈滄算計,小溶月也不至於進了狼窩。

「蘇錦之三年真的會死么?」師無聲知道,自己這個朋友雖然病弱,但還沒不至於活個三年就死了,「雲西師弟,傳言不可信啊。」

「太醫院的大夫說的,還能有假?」路雲西托着下巴,慎重回答,「可那天晚上,蘇錦之幫妹妹說情,又感覺他人品還行。」

「所以你是因為……蘇錦之身體不好,才不同意的?」師無聲找出關鍵的消息,「那萬一……他病治好了呢。」

路雲西慷慨激昂:「要是他沒病,我為什麼不同意,喜歡我妹妹,長得好,武功高,還能替妹妹出頭。」

「哦……」師無聲覺得妹妹有機會了。

和路雲西的談話,他深夜,就告訴給了蘇錦之。

蘇錦之手指按着劍眉,不以為然:「你的意思是,只要我不是病弱之身,就可以娶到她。」

他過後想到,之前溶月撲他懷裡,又開門見山說尋名醫,甚至最後找來柳若霜,僅僅是因為……她心裏有自己。

希望自己能長命百歲,就是她愛自己的表現。

「無聲,我想她一定很愛我。」

師無聲:「誰?」

「路溶月姑娘。」

師無聲無語了:「……」

自己把自己攻略了的瘋批反派,認真反思,以後要好好喝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