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成女二的早夭長姐,我苟成天道
穿成女二的早夭長姐,我苟成天道 連載中

穿成女二的早夭長姐,我苟成天道

來源:google 作者:阿韶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蘇辭洛 蘇錦嫿

我重生了,準確來說,是胎穿重生到一本小說里好消息是,我不是善良女主,也不是惡毒女配而是一個在小說中一筆帶過的背景板路人甲壞消息是,這個路人甲是惡毒女配的早夭長姐意識到這件事的時候,離我狗帶還有11年沒錯,這還是一本修仙小說,20多歲死亡的純屬早夭我:……淦!路人甲沒有人權的嗎?為了避免「早夭」,我決定避開劇情,帶着倒霉妹妹一起苟命鹹魚癱只是…看着將點心吃的滿嘴碎渣的妹妹,我幽幽嘆氣,嚴重懷疑她這個惡毒女配的注水性然後,毫不猶豫地搶走了最後一塊點心嗯,吃東西和愛護妹妹並不衝突**********蘇錦嫿最近很是憂愁,自家鹹魚的姐姐突然像變了個性子,不僅逼着她學習一些鬼畫符,還總是神神叨叨地說些令人聽不懂的話她都有自家小竹馬了,怎麼會去惦記別人呢?哼,雖然她只有三歲半,但也明白不可以學話本上的大人一樣四連中期,做一個渣女的!╯^╰這是一個早夭長姐為了苟命帶着自家妹妹發憤圖強最後成為修真界大佬的奮鬥史有男主,在後面出現為了苟命不得不發奮圖強結果成了修仙大佬的早夭長姐vs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姐姐的話一定是對的的姐控妹妹展開

《穿成女二的早夭長姐,我苟成天道》章節試讀:

這一覺直接睡到了中午,當我睜開眼睛,入目的便是床邊淡藍色的床幔。

床幔的上面是精緻的花朵紋路,像是蓮花,又與蘭花有幾分相似。

依稀記得,這是很久之前就有的。阿娘說,這是為了讓我睡個好覺,阿爹特意花大價錢從西域商人那裡買的,據說有安神的效果。

我現在只覺得諷刺,同樣是父母,差別怎麼這麼大呢。有人待我如草芥,有人卻待我如明珠。

「大妞。」正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一隻手掀開了床幔,外面的光也投過來了。

「怎麼眼睛紅了?」我娘把窗幔兩邊系好,看到我通紅的眼眶,伸手將眼尾的淚滴拭去:「做噩夢了嗎?」

本來覺得習慣了,沒什麼的。可聽着阿娘關心的話和擔憂的眼神,只覺得心裏湧出無限的委屈。

「阿娘。」我抱住她,聲音哽咽。

「這是怎麼了,哪難受?」她將我推開,焦急地按住我的肩膀查看。

「沒事。」我勉強笑道:「就是做了個噩夢。」

「做什麼噩夢了,還哭了?」聽到是做了噩夢而不是身體不舒服,阿娘下意識鬆了口氣,爾後調侃道。

「夢見有人欺負我。」我低頭悶聲道:「阿娘,如果有一天我走丟了,你會找一個人替代我的位置嗎?」

「呸呸呸,說什麼胡話。」我娘皺眉道:「要是有人欺負你,直接打回去,阿娘給你擔著。實在打不過就回來,告狀不會嗎?阿娘直接幫你欺負回去。還有,什麼走不走丟的,有我和你爹在,你走丟個球!」

「就是假如,假如嘛。阿娘,你快告訴我嘛。」我抱着她撒嬌,就是執拗地想要一個答案。

「假如?」阿娘重複一遍:「沒有假如。」

「但是,如果你真的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她看向我,和我對視上,眼眸里滿是認真:「如果你真的走丟了,阿爹阿娘會一直找你,也會一直在家裡等你,一直等。這樣,等你以後回來了,也知道家在哪裡。」

「可是,可能要等很久的,也可能找不到,一輩子就那麼過去了。」

「過去就過去了。」阿娘颳了下我的鼻尖,輕笑道:「誰讓你是阿娘的大妞呢。」

「沒人能取代你在娘心中的地位。」

「阿娘。」我喃喃道,她沒有直接說不會找替代品,可卻給了我比否定更有震撼力的答案,由夢境而產生的戾氣也慢慢消散。

「好了。」阿娘拍了拍我的腦袋:「起來喝葯了,你早飯吃的就晚,把葯喝了,等會又該吃中午飯了。」

她走向桌子,端過一碗黑乎乎散發著苦澀的中藥。

「阿娘。」我可憐巴巴地望着她。

「不可以。」我娘冷酷地拒絕道:「忘記咱倆的約定嗎?」

她緩和了下語氣:「我給你拿了桃肉果脯,喝完你吃一個壓壓苦味。」

「好吧。」眼瞧着躲不過,我只好端起碗。中藥味直衝鼻尖,我忍下嘔吐的感覺屏住呼吸,一鼓作氣直接喝下半碗。

「阿娘蜜餞!」我急忙道,太苦了,胃裡翻江倒海,就想把葯直接吐出去。

「一喝葯就想吐,你這毛病從小就有。」我娘一邊數落我一邊利落地將桃肉果脯塞到我嘴裏。

剎那間蜜桃味瀰漫了整個口腔,酸酸甜甜的桃子被加工成果乾,不僅清甜還有嚼勁,瞬間將中藥的苦味壓制下去。

「阿娘再來一個!」我張開嘴求投喂,很快又一顆果脯到我嘴中。

好吃,太好吃了。我眯起眼睛扁扁嘴,而後看着剩下的半碗中藥,也不管它的味道依舊嗆人,直接端起一飲而盡。

這次不用阿娘投喂,我直接拿起一顆桃脯塞進嘴裏沖淡苦味。

「嗝!」剛咽下去桃脯就打了個嗝,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好了,吃完這個就不準吃了。」阿娘見我吃完兩塊還要再拿一塊,急忙將剩下的桃脯收走。

「不可以多吃,一天說好的三塊了,今天還多吃了一塊。」

「阿娘~」我辯解道:「可是這是吃藥,又不是平常……」

阿娘鳳眼微眯,我的氣勢也漸漸下去了,後半句直接吞進肚子里了。

「乖乖聽話,等你病好了阿娘帶你去吃醉仙居。」

「醉仙居?!」我眼眸蹭的發亮,醉仙居是一家遠近聞名的酒樓,因着優美雅緻的環境和精緻可口的飯菜,不少人都慕名前來。雖然有些小貴,但依舊一席難求。

小時候去吃只當這是個可以逃避阿娘做的飯菜的地方,恨不得在那裡住下來,點菜也大手大腳不考慮。大了懂事了又開始擔憂會不會吃垮家裡,就寧願吃阿娘的飯菜也不想再去,直叫爹娘覺得奇怪。

還是後來一不小心說漏嘴才知道原因,弄得他們哭笑不得,和我解釋了好幾遍家裡不會因此被吃垮,讓我不要擔心。

當時被阿爹阿娘調侃了好幾天,只覺得我人小鬼大,這麼小就有防患於未然的意識。

「阿娘不騙我?」我仰頭問道。

阿娘挑眉,反問道:「阿娘什麼時候騙過你?你爹前幾天就定好了,等你病好了咱們一家四口就去。」

「好!」我使勁點頭,心裏已經期待着要去醉仙居吃什麼了。

吃過午飯,我躺在搖椅上曬太陽。前世已經過去,再糾結也沒什麼用。況且,想到阿爹阿娘和小妹,我心頭一暖,這樣就很好了。

這一世,我很好。

「阿姊!」人未到聲先至。二丫氣喘吁吁地跑過來,旁邊還跟着一個小男孩。

「辭洛姐姐。」小男孩一點都不像二丫一樣毛躁,一臉沉穩。

「阿姊,你又躺着。」二丫看着我,小臉鼓成小包子。

自從知道老是躺着不利於身體健康,二丫就自覺擔任起了我的小監督。

「沒有啊,阿姊在曬太陽。」我悠然的躺在搖椅上,拿起旁邊的小扇子給自己扇了扇風:「曬太陽可以預防骨質疏鬆,對阿姊的健康有好處。」

兩個小蘿蔔頭顯然沒聽過什麼叫骨質疏鬆,笑死,好歹也是穿越過來的,還不至於連兩個小蘿蔔頭都忽悠不過去。

得意.jpg

「那,什麼似穀子樹松啊?」二丫一臉好奇地問道:「是好吃的嗎?」

我扇風的手陡然凝滯住。

「是啊辭洛姐姐,骨質疏鬆是什麼啊,從來沒有聽過。」另一個小蘿蔔頭也好奇問道。

「嗯…這個…」我被噎住了,剛想來句萬能公式對付過去,就見兩個小蘿蔔頭眼睛亮閃閃地看向我。

藥丸。我默默咽下『等你們長大就知道了』這句搪塞的話,45°角望天。我也想搪塞過去的,可是,她們用這麼崇拜的眼光看着我。誰能欺騙這麼可愛的小盆友!

「辭洛姐姐,你是不是也不知道啊?」見我不說話,小男孩忍不住開口問道。

「胡說,我阿姊最厲害了!怎麼可能不知道!」我還沒說什麼,二丫就反駁道。

「我就是問問…」小男孩弱弱辯解道。

「問問也不行!」二丫大聲道:「而且,這個就是阿姊提出來的,阿姊肯定知道的。」

「也是哦。」小男孩被二丫說服,轉頭向我道歉:「辭洛姐姐,對不起,我不該懷疑你的。」

「額……沒事。」其實,你懷疑的也沒錯。我真的解釋不出來。

但這件事不解決也不行,二丫這麼賣力的幫我解釋,也不好意思拖孩子後腿不是。可這也不能騙他們隨便一說。最最關鍵的是,有些東西壓根就解釋不清。我在心裏默默嘆了一口氣,開始思考出來該怎麼解釋。

終於,我靈光一閃,清咳了下嗓子道:「你們看,鎮上的老爺爺老奶奶是不是有時候會去醫館看病,去的次數比阿爹阿娘這樣年齡的人要多?」

「好像是哦。」

「那他們是不是有時候會乏力,身體酸痛呢?」我繼續循循善誘道。

兩個小蘿蔔頭思考起來,很快,小男孩道:「我記得錢奶奶經常乏力,很容易困。」

「對,這就是骨質疏鬆。」我鼓勵道:「而且骨質疏鬆會讓骨頭也很脆弱,對身體不好的。」

「所以曬太陽就不會得穀子樹鬆了嗎?」

「也不是,曬太陽有一定效果,但並不能完全治好骨質疏鬆。」我解釋道:「可以通過鍛煉,或者吃一些雞蛋芝麻。更有效果。」

「阿姊真厲害。」二丫一臉崇拜,然後得意地看向她的小夥伴道:「是不是啊陸小狗?」

「都說了我叫陸北言,不叫陸小狗。」小男孩,也是我妹妹從小的玩伴陸北言道。

「這有什麼關係嘛,都一樣的。」二丫滿不在乎道:「你也可以叫我蘇二丫啊,我也會應的。」

「這怎麼能一樣。」陸北言小聲道。

我的眼力一向很好,輕易就發現陸北言這個小傢伙的耳朵紅了,可惜我這個神經大條的妹妹還沒發現。也是,這麼小能知道什麼呢。

我輕笑道,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嘖嘖嘖,也不知道老爹到時候是什麼表情。

不過,陸北言,這個名字好像有點耳熟。我有些疑惑,但也沒深想。只以為是自己前世看過的小說紙片人的名字。畢竟這名字放現代言情小說,不是霸道男一就是痴情男二的標配。

「我說,你們兩個這麼急忙跑來是為了什麼?」我好奇道,總不能是特意為了監督我鍛煉的吧。

「哎呀,我都忘了。」二丫拍了拍自己的小腦袋瓜道:「阿姊,鎮上突然來了好多好多人。」

「這有什麼?」我漫不經心繼續扇起了風道:「說不準又是到這遊玩的,以前不也有過嗎?」

「不一樣不一樣!」二丫搖晃的跟個撥浪鼓似的,想說什麼又覺得自己說不清楚,推推陸北言。

「是鎮上來了一群修仙者,大概六七個。」陸北言說的很清晰,而且一語中的。

「修仙者?我手中的扇子掉到腿上,這不是武俠世界嗎。

我心裏吃驚,但也沒特別驚訝。畢竟穿越這種事都經歷過了。只是從武俠世界變成修仙世界了。

我拿起扇子淡然道:「然後呢?」

「聽說是為了王員外家的事情來的。」陸北言沉聲道。

王員外,曾聽來給我看病的孫大夫的提過,是小鎮上有名的大善人。

「聽小鎮的人說,王員外家的女兒自從三個月前去寺廟祈福後,回來就瘋瘋癲癲的。一直在說什麼要報仇之類的話。請了不少大夫但是都看不出毛病,鎮子上的人都說可能是邪祟附身。」

「所以就去請了修仙者?」我好奇道。

「也不是,一開始是請的江湖道士,但是都沒什麼用,王小姐還病的更重了。」陸北言繼續道:「然後還是王夫人想起家裡的老太爺曾經對一位修仙者有過救命之恩,所以就想試試。結果那位修仙者立刻就派下了自己的弟子們下山。」

「那這個修仙者品行還可以啊。」我調侃道,隨口問了句:「那這個宗門叫什麼?」

「我知道我知道。」二丫終於可以插上話:「那個宗門的名字好奇怪哦,我記了好久呢,叫什麼天玄宗。」

「笨蛋沁兒。」陸北言嫌棄道:「明明是玄天宗。」

啪嗒。

我手中的扇子再次落下。

突然意識到,陸北言,這特喵不是我前世看的一本玄幻小說里的痴情男二嗎?!不過他不是對女主痴情,而是對惡毒女二。

對了,那個惡毒女二叫啥來着,是了,蘇錦嫿。

嗐,好在不是我,就是,總感覺這個名字,好像有點,有點熟悉。

我突然意識到什麼,看向正和陸北言說悄悄話的蘇二丫。不會,真的是我想的那樣吧?

淦!

比重生更離譜的是什麼?是你知道你不是重生是穿越。

比穿越更加離譜的還有嗎?有,是你的妹妹是惡毒女配,而你是原著活不過三章的早夭長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