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成農家女,退親後逆襲變皇商
穿成農家女,退親後逆襲變皇商 連載中

穿成農家女,退親後逆襲變皇商

來源:google 作者:葵嶼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江允禾 裴煜

【穿越+經商致富+雙向奔赴】女配方師江允禾穿越成了農家孤女,父親亡故,後娘卷錢而逃,留下幼弟一個,數着罐里僅剩的幾枚銅板,她決定憑自己手裡的技術努力賺錢,一路結識朋友互相扶持,沒料到一路奮鬥成到了皇商展開

《穿成農家女,退親後逆襲變皇商》章節試讀:

江允禾拎着個葫蘆邊走邊琢磨,想到坐在院子里捧着大茶缸喝水的趙雯昕,從她入手,或許能套出裴家到底想幹嘛。

不一會兒她就走到村東頭劉二叔家,村裡人都愛來他這打酒。

江允禾等酒的時候留意了,這家釀的是白酒,酒好價低,度數雖不高,但多重複幾次還是能提取到酒精的,她想做些東西賣,有這個方便很多,等湊齊了材料,能做的東西不少。

打了酒江允禾把賬記在二嬸吳氏名下,拎上葫蘆就往回走,在村中間的大榕樹下邊,正好遇到子奕和江子珩。

江子珩挑着一擔柴還背着一簍子草,走不快,子奕腿短慢吞吞地也跟在後頭,兩個人也不說話,悶頭各走各的。

這兩兄弟還在路上,江允蘭卻早就到了,怕不是一收到消息就往家裡跑。江子珩背上的那簍子草也準是江允蘭故意扔下的。

江允禾走上前把葫蘆掛江子珩擔上,「劉二叔家打的酒,你放了柴後不用再去打了。」說完牽上子奕,要去柳嬸家說一聲,晚飯不在她那兒吃了。

江子珩叫住江允禾,把擔子換了一邊肩挑,又抹了一把汗水,猶豫了半天,嚅囁地開口:「大姐,你好些了么,我娘,我娘若要給你說親,你,你千萬別答應。」

「這事兒你知道?」江允禾沒想到江子珩會提醒自己,他雖在二叔家排大,但從小就怕二嬸吳氏,就連江允蘭都常把活計推給他干。

「嗯……我聽到娘和姨母說的話了,我,我總之是不會同意的,你,你也別答應。」

「還有裴家那個秀才,他不好,你別等他。我在渡頭聽大文村逃災的人說,他一直想娶一個姓趙的表妹來着,只是沒娶成。」只要不提到二嬸吳氏,江子珩說話都連貫了不少。

裴珏曾經還要娶趙雯昕?

難怪一直以來裴家都不與她家來往,也沒有再提過跟她的親事,但娶不上又回頭就有點膈應人了,她這裡又不是垃圾回收站。

江允禾蹙眉思索,瞥到兩個弟弟望着她,臉上都露出痛惜的神情,小子奕更是握緊了拳頭大有要為姐姐討公道的意思。

心裏不由得湧上一絲暖意,眉頭也舒展開來,捏了捏弟弟的臉,「姐姐不喜歡那個人,也不想嫁給他,如果真是這樣最好不過了,所以子奕別生氣,咱們回去吃棗泥酥吧。」

三個人很快就走到家,江允禾先到隔壁跟柳嬸說了一聲晚飯不過來吃了,才帶子奕去二叔那裡。

院子里,江子珩正在院子里卸柴禾,趙雯昕原本端着碟棗泥酥坐在一旁吃得香,見了她就擱下碟子,一直用眼神往灶房示意。

江允禾假裝看不到,上前拿了塊棗泥酥給子奕

直到趙雯昕眼皮子都要抽抽了,大有她不去看就不停下的意思,她才放下棗泥酥,轉身悠着步子往灶房走去。

她站在門檻外,看着灶房裡裴珏正站在窗邊,眼神一直縈繞着江允蘭裊娜的背影,還貪戀地閉眼隔空嗅了嗅。

她的堂妹江允蘭鬆了髮髻,勾下幾縷髮絲垂在臉旁,灶火熏得臉紅彤彤的,還略微敞開了領口。明明做一大桌子飯已經累得滿頭是汗,仍不忘時不時回頭沖裴珏甜甜一笑。

江允禾正愁抓不到裴珏的把柄,這兩人就明目張胆地在家中眉來眼去起來。

只是這樣還不足夠,保不齊她家還能做出二女嫁一夫的事情來。

江允禾清了清嗓子,打斷了裴珏放肆的目光。

江允蘭沒來得及反應,恰巧回眸去看裴珏,卻見到江允禾攔在門口,一個原本溫柔的笑意沒收住,僵在嘴角,「大姐,你這麼快就回來啦,裴家哥哥正和我打聽你的趣事兒呢。」

「就上回你做了飯菜,結果全家都不吃的那回,裴家哥哥他還不信呢。」 江允蘭重新作了一個大方的微笑,語調溫柔。

裴珏理了理長衫,正了正神色,「江二叔讓我來看看,有什麼能幫把手的。」算是對自己跟未過門的媳婦她妹妹獨處一室做個解釋。

江允蘭徐徐走到裴珏跟前,蹙着眉頭接上話,「哪裡能讓裴家哥哥你動手呢,你這是讀書寫字的手,廚房裡的這些活計,我一個人就行了。」

她說完略微低下頭,垂着眼偷覷江允禾,期待一向心高氣傲的大姐臉上露出拈酸吃醋的醜樣,兩相對比,裴珏才會發現她才是更好的那個。

江允禾對裴珏從人到身份都沒有那層意思,引不出心中的火來,只想着跟他退親,見江允蘭執意要爭搶了,恰好順勢脫身。

「信不信的又有什麼打緊,左右二叔他們也快商議好了。」

她邊說邊施然走上前,把江允蘭的衣襟正了正,又把她垂下的頭髮撩了回去,「你今年也十五了吧,是該讓二叔在莊子上打聽打聽,總有人老實適合過日子的。」

江允禾直接忽視江允蘭驚異的眼神,給她的**加把火,她不想嫁裴珏,也不排斥江允蘭想嫁,只是二叔顯然不願她退親,此時正跟裴母在堂屋商議,她時間緊迫,少不得要激一激江允蘭一向善妒的心。

她話說完還好心地替江允蘭把臉上的沾的鍋灰抹了,伸出染黑的五指在人跟前晃了晃。

江允蘭聽了江允禾的話,眼裡泛上酸意,憑什麼江允禾可以嫁給秀才,她就要找個莊戶?她偏不!

她知道自己容貌比不過江允禾,但勝在不像江允禾眼高於頂,能放得下身段柔順示人,且她看得真切,裴珏明顯更喜歡剛才溫柔小意的自己。

她藉機眼角往裴珏一飄,嬌面含羞地哎呀一聲,「大姐你不要胡說,我,我心裏的事,我爹娘都是知道的。」說完抬手輕掩臉頰小步跑開,找水洗臉去了。

江允蘭人剛走,二叔跟裴母鄭氏喜氣洋洋地從屋裡相繼走出來,鄭氏更是上前握着她的手拍了又拍,「允禾,你的意思你二叔都跟我說了,你是個好孩子,守的是份誠心,但就是官老爺報丁憂,也是從喪月日開始,不計閏二十七個月就能除服,沒人能說半個不好的。」

「你放心,你和珏兒的親事照辦,八日後就是好日子,咱們一切從簡也就是了,你若硬要再耗這半年,你爹在下面也不忍心不是?」

江允禾仍舊淡淡的,心裏已決定要加快賺錢的腳步,起碼先把那個金鎖贖回來。

「允蘭呢,怎麼跑開了,你別又欺負你妹妹!」二嬸吳氏從後頭出來打斷話頭,剛才在屋裡她就不痛快了,見女兒被江允禾欺負,當場發難責問江允禾。

話剛說完才發現大家都看着她,礙着面子又做出熱情的模樣,補了句:「快先別站在門口說這些了,孩子都害臊了,吃飯,先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