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成了中年寡婦全靠400平空間
穿成了中年寡婦全靠400平空間 連載中

穿成了中年寡婦全靠400平空間

來源:google 作者:石榴木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封琴 鶴晉

一着穿越,開局人設竟然是克夫小寡婦!還攤上個惡婆婆往死里欺負她?外加幾個看熱鬧不嫌事大的?還有白撿的一對便宜兒女,兒子跟她不親,女兒是個小掃把星?幸好她帶着400平超大空間過來的!看她這個現代中藥炮製師如何結合古今智慧,來個逆天大反轉!只是,頭一次出手救人,竟扒掉了戰神王爺的褲子?還被人家追了二里地?展開

《穿成了中年寡婦全靠400平空間》章節試讀:

回到沈家時,整個宅院都靜悄悄的。

封琴想着先去沈老太太那裡把一早借的銀子還了。

剛走到拐角處,就看到她的兩個小叔子和兩個妯娌從那個房間走出來,這是剛開完家庭會議?

她來不及細想,偷偷躲在角落裡。

方才這沈家老二出來時悶頭不做聲,老二媳婦陰着臉,而沈家老三兩口子樂得像是佔到了什麼大便宜,莫不是起什麼衝突了?

她這該死的好奇心。

待他們各自回了房間,一番思量後她便悄無聲息的走到老二家的窗戶底下,偷聽牆角!

窗外果然傳來老二和媳婦的爭吵聲,只是不太真切,封琴豎起耳朵也只是斷斷續續的聽到一些。

此時屋內的沈家老二情緒有點激動,連說帶比劃的跟自己媳婦抱怨着。

「那男人剋死幾個婆娘了,嫁過去就等於送死!娘老糊塗了,你也糊塗了?怎麼就不攔着點!」

老二媳婦聽到這話也炸毛了,連懟了面前的男人好幾拳,壓低了聲線罵著自家男人。

「啊呸!你那個娘什麼德行你會不清楚?她大把的銀子都收下了,你還指望她能給那個山裡的野蠻人退回去?」

「你個窩囊廢!你學學人家老三!兩口子揣着銀子高高興興的回去了。你可倒好,到手的銀子還給拿回去了!」說罷又懟了沈老二幾拳。

沈老二並沒有躲閃,這些年早就習慣了媳婦的打罵,只是悶悶的回了句,「我就是覺得對不住死去的大哥,這成梨才多大,就要跟她娘分開了。」

老二媳婦聽完這話心裏竟也不是滋味,悠悠的說道:「我也覺得對不住大哥,這喪良心的銀子不拿也罷,咱們就兩個閨女,以後的嫁妝錢咱們慢慢攢。」

封琴聽到這裡,猜出來個大概,老妖婆居然為了銀子把成梨許給了山裡的鰥夫!

她再也忍不住,直接衝到了老太婆的房裡。

「銀子我以後能賺很多,不該拿的銀子就趕快還回去,別到時惹了不該惹的麻煩!」

沈老太太有些意外的看着面前遞過來的這把碎銀,並沒有接過。

「這銀子雖不多,但這一天的時間你就來還了,我倒是好奇你是怎麼做到的?別是被有心人誘騙了。」

封琴心裏門清,這個老太婆是怕她不守婦道,怕沈家遭人非議。

她突然覺得原主這些年的付出太不值了,沈老太太如今為了銀子都算計到成梨身上了。

可惜沈老太太的算盤要落空了,原因很簡單,她不是那個言聽計從的原主,她這個對手很強大!

封琴想了想,替原主發聲道:「娘,嫁入沈家十幾年,也曾受過沈家的疼愛。可是……」

她頓了頓繼續說著:「可是這些年,該承受的,不該承受的,我都咬咬牙承受下來了。我自認為至此,已不欠沈家任何。」

看着沈老太太眼中不明的眼色,她並沒有住聲,自顧自的接著說道:「娘,您就忍心我們母女分離嗎,成梨才十二歲,我身邊就這一個閨女啊!」

「娘,您這樣做是因為還在氣我醒來那日對您不敬嗎?」

她故意舊事重提,算是給老太婆一個善意的提醒,以後的她不會再任人宰割。

如果有人敬她一分,她自會還一分。反之,她則加倍還回去。

她自然有辦法保護好成梨,只是這事誰牽頭的,就該誰來善後。

有些人,是該吃些大苦頭,才能漲漲記性了。

封琴見沈老太太還是不為所動,把手裡的碎銀硬塞進老太婆的手裡,繼續說道。

「這銀子雖不多,卻也是我進山采了幾天的草藥換來的。之前沒跟您講,是怕嚇着您,並非有意瞞着您。」

「您現在肯定想問我為何突然識得藥材了,其實從我摔到頭的那日,每晚熟睡中便會有一老婆婆到夢裡來,教我認識各種草藥。」

「您也知道我幼時讀過幾年私塾,學起來並不費勁,老婆婆很是歡喜,還要將畢生所學傳授於我。」

「我最初也是有些怕,但老婆婆說她也是沈家人,還是與我們這一脈很近的旁支。還說這種傳授方式叫陰傳,與陽間拜師學藝並無區別。」

「老婆婆說既然同是沈家人,便不興師徒那一套了。但卻千叮嚀萬囑咐的,告誡我萬萬不可對別人說起。」

「畢竟沈家本支旁支後人眾多,老婆婆可不想他們個個都去老祖宗那裡燒香,祈求讓她一一傳授。」

沈老太太聽封琴講完這些前因後果,並沒有起疑心。

百年以前,沈家旁支確實有一位傳奇的女性祖輩。那時沈家正是繁盛之時,生意更是做到了異域,而這位女性祖輩就是當年沈家家主從異域帶回來的擅長岐黃之術的奇女子。沈家家主自是希望後輩有人能繼承其醫術,奈何這位異域女子非有緣不傳,嫁入沈家幾十年直至故去,也沒有哪一位後輩能入了她的眼。

想不到過了近百年,這位祖輩竟看上了她!

封琴當然不會知道,她隨便套用的這位老婆婆確有其人。她也只當沈老太太歲數大了又封建迷信,很是吃這一套。

見這一事已矇混過關,她便又旁敲側擊的勸說老婦人儘快把銀子給那山上的野蠻鰥夫退回去。

沈老太太此刻懷疑這個大兒媳婦是不是在夢裡還學會了別的神通,她明明上午剛收下的銀子,晚上就被封琴找上門了。

她嘴上連忙應承着,心裏卻有着自己的主意,雖然封琴這話里話外的,聽着好像哪裡不大對,但銀子既然收了豈有退回的道理!

而且沈老太太也沒料到這山裡的鰥夫居然存下這麼多銀子,除了能在鎮上置辦個大宅子,剩下的也足夠一家老小這輩子吃喝不愁了。

如今這個大兒媳婦眼看着越來越有主意,她已經漸漸掌控不了,與其讓這個克全家的掃把星天天礙她的眼,不如她先出手落個清凈。

再說鰥夫與寡婦,也是官方標配。

封琴看着沈老太太臉上的表情一會兒陰一會兒晴的,也知道她在這事上不會真心悔過。只是怎麼也不會想到,這個老妖婆算計的人,竟是她!

真是不怕沒好事,就怕沒好人。不怕路難走,就怕路有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