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成黑蓮花男主的師尊后
穿成黑蓮花男主的師尊后 連載中

穿成黑蓮花男主的師尊后

來源:google 作者:禾璧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方映池 許景珩

(1V1+雙強+打臉+沙雕+互寵)許景珩穿書了,穿成虐待男主的反派師尊,在原書中最後被男主大卸八塊丟在九州大陸各個地方,靈魂還被他抽出放在九幽業火中炙烤,永世不得超生!深知男主可怕的許景珩穿過來後勵志要做男主的良師益友,兢兢業業為他的成長之路一路護航可是護着護着,原本的黑心蓮男主漸漸變成了粘人精,畫風也越來越歪……暴躁師尊,在線寵徒兒,敢欺負他的寶貝徒兒,勞資頭都給你錘爆展開

《穿成黑蓮花男主的師尊后》章節試讀:

許景珩轉過身,見自家乖徒兒還傻啦吧唧的杵在原地,那不知所措的樣子,看得他又是好一陣心疼。

「阿池,怎地不去找其他師兄弟玩?」

他剛才與柏葉說話的時間,根本就沒有注意他,卻不想這傻孩子硬是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師尊沒有發話,弟子不敢妄動。」

許景珩走過來,忍不住再次伸手揉了揉他的頭,「傻孩子,以後不必這般拘謹,也不必害怕,有師尊在,師尊永遠是你最堅強的後盾!」

現在他罩着男主,以後男主罩他,簡直完美!許景珩心裏美滋滋的想着。

方映池仰頭看着眼前散發著強大自信和魅力的男人,眼裡湧現一股痴迷之色,雙手更是緊握成拳,在心底暗暗發誓!

他一定也要成為如師尊這般強大的人!

沒過多久,柏葉總算一臉肉痛的走了出來,手裡的儲物戒撰得死緊,這麼多珍稀藥材進了這廝手裡,可真的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了呀!

許景珩見狀風一般的來到了柏葉的身旁,伸手就要去把他手裡的儲物戒搶過來。

奈何柏葉還是沒有一點要鬆手的意思,許景珩直接加大了力道,柏葉不敵,最終還是鬆開了手。

「師弟,這裏面的藥材足夠七天的,師兄已經給你分類好了,每天必須堅持泡上兩個時辰,他的身體才能完全吸收藥效。」

許景珩拿着儲物戒用神識掃了一下,確實如柏葉所說,已經分類好了所有的藥材和用量,他到時候只需要分批次給自家徒兒泡就行了。

柏葉看着他的動作,又繼續道,「到時候你再以自身的靈力助他引出靈根,方可大功告成。」

許景珩晃了晃手裡的儲物戒,「好,我知道了,謝過師兄了。」

他正要走,卻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又退回來不懷好意的開口:「師兄啊,我大老遠的帶着剛收的徒兒來看你,難道你作為長輩不應該表示一下嗎?」

柏葉嘴角抽了抽,感情他手裡拿的是空氣嗎?

那麼多珍稀的藥草都砸他身上了,還想要他怎樣?

許景珩注意到他的神色,嚴肅道:「這是師弟我問你要的,可不關阿池的事。」

柏葉:「……」無恥,這人太無恥了!

關鍵是他還說得一臉義正言辭的樣子,尼瑪他現在真的是無比懷念以前那個只會蒙頭修鍊的許景珩了。

要不是確定了這廝沒被奪舍,他一定會忍不住叫人把他拖出去亂棍打死!

方映池看着自家師尊和師伯神色怪怪的,加上兩人說話時刻意壓低了聲音,因此他並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

只不過注意到他們時不時的把目光投到自己身上,這令他一時有些不知所措。

「你瞧一定是你的表情太兇狠了,都嚇到我的寶貝徒兒了,不如師兄你就拿一瓶你煉製的玉清丹來補償他吧!」

「!!!」

玉清丹!那可是六品丹藥,他也不怕他那寶貝徒兒撐死!

「我知道師兄你想說什麼,丹藥這種東西,有備無患嘛,再說了他日後肯定能用得上。」

說完,又朝他伸出了那隻邪惡的大手。

柏葉覺得他再這麼下去肯定得被許景珩氣得早夭,他如今的煉丹術煉製六品丹藥雖然簡單,但其中的消耗也是巨大的!

這傢伙居然一開口就要一瓶!獅子大開口都不敢像他這樣開口好嗎!

柏葉深吸了一口氣盡量平復自己的心境,卻見許景珩還是目光灼灼的看着他,大有一副他要是不給他就賴在這裡的意思。

這傢伙一定是上天派來他這裡討債的,一定是!

如果他上輩子做錯了什麼,請懲罰他,而不是派這貨來折磨他!

但是最後,他還是耐不住他的眼神攻擊,從儲物戒中掏出了一個小玉瓶扔給了他。

「就這麼多了,愛要不要!」

說完,也不管許景珩會有什麼反應,黑着臉再次走進了身後的閣樓。

許景珩打開瓶子,瞬間一股濃濃的葯香飄了出來。

雖然不是一整瓶,也有十數枚之多,等他的寶貝徒兒靈根引出來之後,剛好可以給他留着防身用。

不錯,他還是很滿意的。

見他滿臉笑意的走了回來,方映池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看到自家師尊高興的樣子,他心裏也跟着高興起來。

許景珩朝他伸出手,「阿池,走,為師再帶你到其他峰逛逛。」

這麼好一個帶着徒兒名正言順去坑……哦不是,應該說是帶着徒兒去其他峰漲漲見識的機會,他怎麼會放過。

畢竟這段時間以來,傾雲宗除了掌門所在的朝霞峰,其他峰都跟防賊一樣的防着他。

雖然原主留下的身家也不差,但是他接下來可是要養男主唉,那開支肯定不是一般的大,肯定得先未雨綢繆不是?

方映池任由着他的大手拉着他,兩人很快就消失在了天際。

柏葉從閣樓上的窗戶看着兩人離去的方向,心裏一陣幸災樂禍,一想到遭殃的不是他一個人,他心裏瞬間就平衡了。

果不其然,接下來的一天里,傾雲宗各峰隨着許景珩的到來那叫一個雞飛狗跳,一片混亂。

最終許景珩帶着自家寶貝徒兒滿載而歸,各峰的峰主長老們那叫一個淚流滿面。

這許景珩簡直不是人啊!

可是他們又拿他沒有絲毫辦法。

畢竟連掌門對他的所作所為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他們又能怎樣?

只能打落牙齒和血吞。

許景珩帶着方映池回到京落峰的時候,已經到傍晚時分了。

他將從各峰峰主長老那裡搜刮……哦不對,瞧他這記性,應該是他們主動給他家乖徒兒的才對。

他大致分類了一下,將日後方映池能用到的一些東西都裝到了一個儲物戒里,交給了自家的乖徒兒。

方映池捧着儲物戒,這是他以前連想都不敢想的神物,現在他的師尊竟然就這樣大剌剌的丟給了他。

「師尊,這是給我的嗎?」

許景珩點頭,「當然是給你的了,為師只有你這麼一個徒兒,可不能虧待你。」

頓了頓,他似是又想到了什麼,捏着光滑白凈的下巴道:「不過你現在靈根還未覺醒,暫時還用不了,不過也沒關係,先收着吧!」

「師尊,弟子當真有靈根嗎?」

他都不知道被否認了多久了,甚至連他自己都相信了自己是無法修鍊的廢靈根體質,可是他的師尊卻對此無比自信。

許景珩瞧着他亮晶晶的大眼睛,手習慣的落到了他的小腦袋上,「當然,你很快就能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