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穿成反派,為了洗白我真的栓Q啦
穿成反派,為了洗白我真的栓Q啦 連載中

穿成反派,為了洗白我真的栓Q啦

來源:google 作者:貳尼昂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楚聞雪 貳尼昂

一不小心竟然成為了自己筆下的反派楚嘉榮,原文中說楚嘉榮作惡多端,心腸歹毒,最終慘死沒關係!趁現在還早,趕緊把自己好好改造,多多行善,看我如何擺脫反派標籤,成功洗白!幾年後,聞楚嘉榮之名,小兒不敢夜啼,狗聽了都搖頭,人人都說這現世魔吃人不吐骨頭,窮兇惡極,欺男霸女,無惡不作……展開

《穿成反派,為了洗白我真的栓Q啦》章節試讀:

初春,相國千金楚嘉榮大病了一場,據說相國夫人處處求醫問葯,在其苟延一息時終於請到一位告老還鄉已久的老太醫,才得以痊癒好轉,保回了性命。

楚嘉榮蘇醒好轉後,貼身丫鬟芸香卻發現自家小姐像變了個人一樣,整日縮在被子里喃喃自語,或是發獃睡覺,搞得她好不習慣。最重要的是,小姐她自從醒後就一直拒絕吃東西,這要是再有什麼好歹,自己只怕是小命難保。

「小姐,夫人吩咐給你燉的雞湯,你已經快兩天沒用飯了,多少吃一些吧。」芸香端來一碗黃澄澄的雞湯,小心的放在楚嘉榮的身邊。

「……」楚嘉榮扭頭看了看那碗雞湯,不舍的別過頭,心想:才不吃你們的東西呢,萬一吃了這裡的東西就沒辦法回去了怎麼辦。

是的,現在的楚嘉榮已經不是以前的楚嘉榮了。她本來只是新時代一位積極響應內卷的打工人,由於過度內卷同事而加班導致猝死在公司里。誰知道,一醒過來就來到了這裡,在這個陌生的軀體里。而憑藉這幾日小丫鬟嘴裏的一些話,楚嘉榮才知道,她竟穿越到自己筆下的世界裏了。

她之前雖然是一位老社畜,但因為對小說感興趣,所以利用硬擠出來的休息時間寫了一本重生爽文書,剛剛完結沒有多久。可現在卻重生在自己寫的書里,不但沒有成為女主角,反而成為了一心只搞反派事業的楚小姐楚嘉榮。

「咕……」雞湯飄香的鮮味勾人,讓她的肚子不滿地發出抗議。

「小姐……」芸香聽到後,乘勝追擊一般端着雞湯更湊近了一些。

看看雞湯,看看旁邊芸香賤兮兮的笑臉,再看看雞湯,雞湯……

「唉,我認命了……」楚嘉榮咽着口水,發出喝下湯前地最後一嘆。

「芸香,我怎麼會得病。」喝完雞湯後,楚嘉榮看着銅鏡里蒼白枯瘦的自己,不禁有些疑惑,自己似乎從未在書或人設里寫過這一情節,楚嘉榮這個人設一出場便是力壓女主的大美人,前半生順風順水,生活美滋滋,怎麼會生那麼大的病,瘦成這幅鬼樣子。(芸香:還不是你之前一直不吃東西!)

「芸香也不清楚呢,只知道一天小姐夜裡起來開窗,對着月亮枯坐了一宿,便染了風寒,結果久治不愈,整日昏睡在榻上,來了好多大夫都說小姐沒救了,哼,一些些個庸醫,若不是遇到了貴人曹老太醫,那些個姨娘怕是都要攛掇着老爺辦喪了。」芸香放下手中的綉籃,憤憤不平地說道。

「曹老太醫……」楚聞雪小聲念着這個名字,在腦海中不停搜索着。她想起來了,曹老太醫,那不是男主的爺爺嘛?!當初她為了安排男主赴帝都科考有落腳處,以及後面的劇情發展,便以一句曹老太醫對相府有恩,所以相府招了男主為門客,在相府私塾內備考帶過。

所以這便是曹老太醫對相府的恩情?一想到自己下筆時從來沒想過這些,楚聞雪不禁有些後怕,本以為這是自己能掌控的筆下世界,卻不料很多事情都是自己所不知的。

她努力回憶着自己寫過的劇情、大綱和人設,也不知道,會有哪些變故將會是鋪墊後來自己筆下的劇情的。

楚嘉榮的本來人設,就是一個無惡不作的大反派,她前期在男主前來她家私塾備考時,指使人將他在街頭圍毆,還潑了他一身溲水,差點錯過了科舉。但她和男主無冤無仇,只是聽到有人傳她和男主的閑話,便瞧男主不順眼而已。

虧得男主毅力驚人,咬着牙帶傷上了考場,事後險些沒了半條命,但其隨後便考上了功名,光宗耀祖,也順勢狠狠報復了一番楚嘉榮。

想到這兒,楚嘉榮不禁感慨,穿誰不好怎麼偏偏穿在了這個死變態身上啊,這傢伙在書里簡直沒得洗的好吧。

一想到自己寫書時,為了看得爽,一點餘地都不留,把這個角色寫得多麼多麼壞,死得多麼多麼慘時,她恨不得從書里爬出去狠狠揍一頓那個咧着嘴一臉壞笑瘋狂碼字的自己。

「芸香。」沉默了許久的楚嘉榮終於開口,一邊的芸香立馬扔了手裡的活計,伸頭湊耳到自家小姐面前,一臉壞笑,小人模樣十足。

小姐一定是想到收拾那些姨娘的辦法了!

在芸香記憶里,小姐每次這樣都是要吩咐她去幹壞事啦,雖然很多事壞得不行不行,但是每次都能讓那人下場特別特別的慘呢~

不過嘛~小姐高興她也高興,雖然更高興的是她。芸香興奮地搓着手。

「我要棄惡從善。」楚嘉榮一臉嚴肅地看着芸香,只見芸香掛着傻笑呆住了,一副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的樣子。

「啊?不收拾那些姨娘了嗎?」芸香反應了半天,還是很不相信的問。

「蛤?」楚嘉榮確定自己沒看錯芸香臉上閃過的失落。回想,這位芸香也是書里最煩人的反派狗腿子,自己當初為了給楚嘉榮製造不停搞事情的機會,所以賦予了她的貼身丫鬟芸香對搞事情機會極其敏銳的嗅覺,就像容嬤嬤和皇后一樣綁定的組合,哪都有她摻和。

可以說,楚嘉榮能走到那樣凄慘的結局,芸香可以算是一強大的助功。

「就,兩位姨娘之前寫信給老爺 ,字裡行間都是勸老爺回來給小姐辦喪事,若不是老爺寫信給夫人詢問情況,恰好小姐已被葛老太醫治好,恐怕小姐早就被那兩人咒死了。」芸香一臉憤憤不平,只當楚嘉榮大病初癒還未聽過此事。殊不知自楚嘉榮一醒來,芸香就在她面前念叨了好幾回。

「芸香啊,你可知道我這次為什麼會病重?」楚嘉榮才不在意這些小破事,而是拉過芸香,一臉神秘的看着她。

「為…為什麼?」芸香睜大了眼睛。

「這次大病,我在夢裡見到一個老神仙,他告訴我我平日里幹了太多壞事太缺德了,這次大病便是一場報應。」

「可是小姐, 這只是個夢,夢裡都是反的。」芸香有些心虛的撓鼻子。

「仙人可告訴我,這裏面也有你的一份,因為你欺壓底下的小丫頭,還收她們保護費,這筆賬可是算在我頭上的,你就不怕我找你算賬?」楚嘉榮貼近緊張的芸香,小聲地說道(恐嚇)。

「小姐,我…我……」芸香心虛地看着腳尖。

「把小丫頭的錢還回去吧,你跟了我那麼久也不缺那些錢,以後對她們好點吧,給你小姐我積積德。」她摸摸芸香的腦袋。要知道,小說里正是因為她院里被欺壓得最慘的小丫鬟背叛,才能和男女主裡應外合將她逼出楚府,是自己走向死亡的一大助推力。

「唔……可是……」可是分明是她們先在背後說你壞話的嘛……芸香委屈的摳着手指頭,還是沒有把後半句話說出來。小姐這麼記仇的人,要是聽到她們說的那些話,不得把那幾個臭丫頭折磨得死去活來的,好歹也是幾個好玩的小傢伙,她還是不說了。

「乖。」楚嘉榮拍了拍芸香的肩頭,自覺任重而道遠,一想到以後還要管着這缺德丫頭,身上的擔子又重了些,哎唷,腰酸頭疼,再躺一會兒去。

幾日後,楚嘉榮覺得自己已經大好,臉也慢慢恢復了些血色,不是那麼的憔悴了。站在院子里揮了揮胳膊,活動了一會,才感覺沒那麼渾渾噩噩了。

「小姐,夫人身邊的紫燕姐姐剛剛來過,說夫人前段時間照顧你病倒了,現在才好些,希望小姐能去看看夫人。」芸香拿了件披風,給楚嘉榮披上。

「當然得去!」楚嘉榮立刻喊道,嚇了芸香一跳。楚嘉榮捏起了拳頭,為自己做了個打氣的動作。

原本書中的人設,楚嘉榮的母親對她十分溺愛,但楚嘉榮是誰?大反派,極惡極變態那種,對自己的母親自然也是極其冷漠的。

百善孝為先!改變命運,就得從每件小事開始做起!沖鴨!長命百歲的大善人楚嘉榮!վᴗ ի~

「小姐,不要亂動啊,披風都掉地上弄髒了。 •᷄ࡇ•᷅ 」

「披個屁的披風哇,那麼大太陽你要悶死我哇!走走走,快和我去積德!」

「可是大夫說你不能再着涼了,小姐你都冒冷汗了…」

「這是熱出來的汗。」(ー_ー)!!

「可是小姐你……」

「哪來那麼多可是,快走啊!」

「可是小姐你沒穿鞋…」

「噢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