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抽屜里有時光機:穿越後發家致富
抽屜里有時光機:穿越後發家致富 連載中

抽屜里有時光機:穿越後發家致富

來源:google 作者:再來一隻貓耳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再來一隻貓耳朵 林青染 現代言情

林青染正美滋滋地躺在床上小棲「砰砰砰!」抽屜里傳來什麼聲音?一隻大野鴨?這也裝得下?原以為白撿了一份晚餐,沒想到呼啦啦來了一大群警察和專家,什麼什麼?這是滅絕動物?小火了一把後,林青染接着睡午覺這是什麼?紅腹錦雞?翠鳥?鴨嘴獸?看着抽屜里冒出一個一個早已滅絕的動物,林青染不淡定了原來自家抽屜里有個時光機,她莫名其妙就被賴上了,迫於淫威,她只好跟着時光機穿越過去帶萌娃,挖寶貝,找證據,斗惡人,見形形色色的出名人物,林青染憑着一手廚藝,一腦袋瓜的小智慧,帶着時光機空間和廚房,還有商城裡的各種神奇道具穿越後快樂發家致富!展開

《抽屜里有時光機:穿越後發家致富》章節試讀:

林青染是被家裡打鳴的大公雞吵醒的。

「媽~家裡什麼時候買了公雞啊?」林青染翻了翻身,嘟囔着。公雞繼續打鳴,她的腦袋漸漸清醒。

她已經沒有媽媽了。

她忍不住又想流淚,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林青染!振作!振作!只有懦夫才會流淚,你一定要強大起來,讓那些人遭到報應!

這麼想着,她從床上跳起來,走進廚房,拿出柜子里剩下的麵粉,混合著雞蛋液和蔥花,給自己烙了幾張雞蛋餅,三兩下吃完,她走進院子,菜園裡太亂了,她收拾了一番,伴隨着她廚藝上的好天賦,她對種植花草樹木也很感興趣,打理了一上午,她熱得滿頭大汗,終於在晌午間把菜園子拾掇好,順帶種下了從行李箱里拿出的菜種子。

剛才在菜園子里被絆了一下,她仔細一看,驚喜地發現是個西瓜,西瓜是自然生長,個頭很小,她敲了敲,嗯,應該是熟了。她拿起來把西瓜湃在了井裡。

回到外婆的房間,她才開始細細打量起來。她一點都不覺得害怕,反到有一種安心的親切感。目之所及處,角落裡是一個古樸的書桌,她記得媽媽只擦過這張桌子,沒有打開看過。

她拿了塊石頭,把抽屜砸開。

「咳咳咳!」一陣灰塵飛起,林青染被嗆得咳嗽。

裏面有一個小小的荷包,看起來很有年代感,她拆開看了看,居然是幾枚民國時期的大洋,這個發現讓林青染喜出望外,現在一塊大洋能換一千多塊錢吧!大洋一共十二枚,看來自己暫時不用擔心學費,只要操心生活費就行了。抽屜角落有一個厚布包,還有一個夾層,裏面有一疊毛爺爺,數了數一共20張,看來這是外婆僅剩的積蓄了。

她接着翻了翻,一個銀鐲子,因為氧化已經發黑,還有幾本筆記本,裏面夾着媽媽小時候和外婆年輕時候的照片。外婆年輕時真美啊!媽媽小時候真可愛。

林青染一陣心酸,草草地翻了幾下,就關上抽屜,倒在床上睡起了午覺。

半夢半醒之間,她感覺有什麼東西在撲騰,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越來越清晰,林青染翻身坐起,難道進賊了?

天啊!她要不要這麼衰,都死媽了這麼個破屋子還有人翻?

不對,聲音是從角落裡傳來的,她循着聲音走過去,發現剛才關上的抽屜砰砰作響。難道是老鼠鑽進去了?這麼想着,她拉開抽屜。

「嘎嘎嘎嘎嘎嘎~」一隻鴨子撲騰着翅膀劈頭朝林青染飛來。

「啊啊啊啊啊啊!」林青染嚇得滿屋子亂跳!

抽屜里怎麼會有隻鴨子?這抽屜怎麼裝得下那麼大一隻鴨子?林青染百思不得其解,把鴨子抓住,捆好腳丫子,她仔細端詳了一番,這鴨子頭上和翅膀黑綠黑綠的,嘴紅紅的,和院子里養的大白鴨完全不同。

難道是別人養的鴨子跑進來了?

她把鴨子擺正,拍了幾張照片發到閃音:

家人們,睡覺時被一隻鴨子嚇醒了。今天的晚飯有着落了。

發完閃音,她把手機扔到一邊,把鴨子扔進簸箕,走到井邊撈起西瓜,切開一看皮薄肉厚,咬一口又脆又甜,咔咔咔幾大口啃完半個西瓜,她打算接着睡個回籠覺。

拿起手機看了看時間,卻發現自己手機卡爆了。短短十分鐘,點贊評論過萬。

林青染嚇了一大跳,忙點開看評論。

網友「寫論文寫到頭禿」:這看起來不是普通鴨子啊!看起來很高貴!

網友「肥豬豬的日常」:樓上的我告訴你,這是冠麻鴨,上世紀中期就滅絕了。

網友「夏國動植物研究院李教授」:同學你好!這看起來很像在亞洲已經滅絕的冠麻鴨,請問你可以再發幾張照片嗎?

林青染驚訝地嘴巴都合不攏了。她看了看私信,李教授又接二連三發來了消息:

「同學,冠麻鴨黑綠色冠,胸部、主羽和尾巴也是黑綠色……腳紅色」。

一大段科普,字字正是那躺在地上鴨子的寫照,林青染瑟縮一下。

媽呀!自己可真刑啊!

林青染忙不迭地撥打110,警車呼嘯而來,除了**叔叔外還下來兩個中年男人,他們對着地上的鴨子一陣評頭論足,討論幾句,這邊有個**一一詢問林青染髮現鴨子的細節,林青染交待過後,**叔叔便拎着鴨子上車了,警車又是一陣呼嘯而去。

當天這件事情便上了熱搜,自己的賬號也小火了一把。林青染看着爆了的私信和評論。回去里里外外檢查了一遍抽屜,確認沒有洞後,越發覺得奇怪,這個抽屜不可能裝下那麼大一隻鴨子啊!

想了半天沒有想通,肚子咕咕咕地叫了起來,差不多要做晚飯了。

她拎着一把菜刀,走進雞窩,一陣雞飛狗跳後,拎着一隻雞走到院子,灶上熱水已經燒着了,她舀了一瓢水泡下幾顆香菇,林青染揪着母雞的脖子開始開刀放血。

反正兩個月後就開學了,這些雞鴨得趕緊處理掉,不然不定便宜誰了呢。

開水燙了燙,林青染利落地把雞毛拔乾淨,待開膛破肚處理乾淨後,天已經漸漸黑了。

起鍋燒油,油熱後丟下蒜、姜、八角和香葉炒香,把火燒大下雞塊,反覆煸炒成金黃色後,林青染有點抓狂,沒有料酒啊!

算了!湊合著做吧,她淋了一圈生抽醬油,一勺鹽,一勺蚝油,加了少許味精和白糖去腥提鮮,然後澆了一瓢水,加蓋子悶上。然後直奔附近的小賣部買了一罐啤酒,倒了半罐下去,燜煮了將近15分鐘,把香菇、馬鈴薯條還有剛摘的切成大塊丁子的辣椒丟了下去。

待其他食材煮軟入味後,林青染把菜舀了出來。

旁邊的灶燉着的飯早就熟了。林青染一口米飯,一口雞塊,再夾一根馬鈴薯條,馬鈴薯條已經被湯汁浸軟,一口下去軟糯綿密,她舒服得長嘆一口氣!

啊~這是她這麼多天的心力交瘁以來吃得最像樣的一頓飯了。休息了一天,她思考着自己接下來的出路。

首先,得把家裡的雞鴨處理掉,不然開學沒人管,遲早是個死。

其次,自己沒錢,大洋得換錢交學費,她要麼進廠打螺絲,要麼找個家教兼職,至少得把自己的生活費賺夠。

最後,她必須掌握林偉國昧了媽媽賠償金的證據,這一家子賤人必須有報應!

這麼想着,林青染內心又激蕩起來!

「砰砰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