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重回七零:鄉下糙漢爆寵小知青
重回七零:鄉下糙漢爆寵小知青 連載中

重回七零:鄉下糙漢爆寵小知青

來源:google 作者:湯小圓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南城 現代言情 齊玲悅

【重生+空間+甜寵+白富美知青+女追男】白蓮繼母,惡毒繼姐,人渣前夫上一世的齊玲悅的前半生堪稱苦情劇5.0周南城是她生命里唯一的光,卻被繼姐害死了重生後,齊玲悅手握千億物資,追到和平村撩得鮮肉時期的周南城青筋直冒,小腿抽筋小糙漢被逼急了,一不做二不休身體力行天天教訓把城裡來的漂亮小知青欺負得連連求饒「下次還敢鬧我不?」糙漢逼問小知青又慫又浪:「我錯了,下次還敢」糙漢一咬牙:「今天誰也別想出門」展開

《重回七零:鄉下糙漢爆寵小知青》章節試讀:

為此,外公退休工資被取消,辛苦了一輩子,最後落得個只能到處去打零工維持生計。

想起兩位老人打零工撿垃圾賺錢供她讀大學,齊玲悅就恨不得甩王小菊兩個大耳光。

怎麼可能給她錢讓她去禍害她外公!

「外公給我的錢都花光了。」齊玲悅說。

一直在一旁裝柔弱不開腔的齊家安一聽這話立馬就裝不下去了。

「什麼?小三百塊錢吶?你居然就花光了?你是散財童子啊?」她走過來一把抓住齊玲悅的大辮子,使勁往後一摜。

其實齊玲悅可以不摔跤的,但周南城在這,她得收起她的利爪,讓周南城來保護她。

啊!

齊玲悅被摜在地上,她坐起身來,搓了搓被摔的地方,雪白的皮膚上立馬紫了一大片。

倒沒有多疼,她主要是想跟周南城撒嬌,皮膚白就是好,隨便動一下傷就清楚得很。

「你幹啥打人。」周南城果然沖了上來。

齊家安看不上農村人,她翻了個白眼說:「我教訓我妹妹,關你什麼事?」

「一年沒見,見面就動手,你不說她是你妹妹,我還以為這是你殺父仇人呢?」周南城這個人脾氣不好,他可不管你是啥人,看不慣就懟。

說著,周南城彎腰把齊玲悅扶了起來。

齊家安這人心氣高,又喜歡上手,被個鄉下人這樣數落,她根本氣不過,抬手就要打周南城。

周南城是誰啊?

和平村的村霸,遠近聞名的臭脾氣,誰要是敢跟他嗆,他能打人家整個家族的人,他能叫齊家安打了去?

他一揮手就把齊家安推出去幾米遠,直接把人推進荊棘叢里。

聽着齊家安殺豬般的嚎叫,齊玲悅心裏別提多開心了。

比起齊家安對她跟周南城做下的惡事,周南城就算打死她都不為過。

「謝謝南城哥幫我。」齊玲悅眼角掛着兩滴淚,要掉不掉的,別提多可憐了。

周南城:「……別哭了,醜死了。」

最討厭嬌滴滴的城裡女娃,動不動就哭。

說著,卻小心翼翼的從外衣兜里拿出一塊乾淨的藍格子帕子遞給齊玲悅。

王小菊把齊家安從荊棘叢里救出來,撲上來就要撕吧周南城。

「你算老幾,居然敢對老娘的女兒動手,看老娘不撕了你個狗東西。」

王小菊胖墩墩的身體朝周南城衝過來,當過兩年兵的周南城壓根就沒把她放在眼裡,等王小菊衝過來,他拉着齊玲悅往旁邊一讓。

王小菊一頭扎進黃泥坑裡,掙扎了好久才站起來。

解氣。

王小菊站起來後,又準備過來跟周南城拚命,齊玲悅護在周南城面前,冷聲說:「媽,這事是我姐不對,是她先動的手。」

「小賤蹄子,這才下鄉一年,心就到野男人身上去了,他打老娘,你不說幫忙,還跟他站在一邊,你就是這麼報答你媽的?」

拿不到錢的王小菊氣夠嗆,反正以後也不能從老東西身上榨取價值,她也沒必要再裝對齊玲悅好了。

齊家安對齊玲悅的怨氣可深了,這會兒看她媽不向著齊玲悅了,立馬拱火。

「媽你看這兩人渾身濕漉漉的,指定沒做啥好事,指不定齊玲悅早就跟人睡了。」

王小菊一聽,更火大了。

「小賤蹄子,養你這麼大,你就這麼報答我?你不說嫁個當官的,最起碼也要嫁個有工作的啊?這泥腿子能幹嘛?彩禮都拿不出來,老娘白養你,免費送他玩?」

王小菊這一撒潑,吸引了好多人的目光。

雖然後來聽過很多王小菊的污言穢語,可眼下當著周南城的面被王小菊這樣辱罵,齊玲悅還是氣得渾身顫抖。

「你他媽再胡說,老子撕爛你的臭嘴。」周南城見齊玲悅渾身都在發抖,心裏很不是滋味,想也沒想,從桶里抽出齊玲悅的洗衣棒,就要揍王小菊。

王小菊也是個潑辣的,她歪着裹滿黃泥的頭往周南城面前湊:「你打,有本事你打死老娘,告訴你鄉巴佬,只要老娘在一天,你就別想娶齊玲悅。」

「媽你鬧夠了沒有。」齊玲悅一把掐住王小菊的手臂,使勁往回拉。

但她那紙片人的身材,哪裡拉得動胖乎乎的王小菊,不過她掐王小菊手臂那一下,是用了巧力的。

學了那麼多年醫,齊玲悅很清楚,她按王小菊這個地方,當時不會有什麼,但往後會變得乏力最後連東西都提不起。

只要沒找到對症,她那條手臂治不好。

以現在的醫學水平,王小菊那條胳膊必廢。

「小賤蹄子,敢管到老娘頭上,你算什麼東西。」王小菊回頭就要甩齊玲悅耳光。

周南城一把抓住王小菊的手腕,阻止她揮這一巴掌。

「我是你女兒,你小賤蹄子小賤人的罵,我到底做了什麼下賤的事,讓你不遠千里的跑來鄉下罵我?」齊玲悅捂着嘴,哭得可可可憐了。

周南城見不得她哭,她一哭他就心煩,一心煩對王小菊下手就更重了。

啊!

王小菊被周南城抓得手腕生疼,她殺豬一樣的嚎叫着,推搡周南城。

拱火么?

又不是只有齊家安會。

齊玲悅衝過去,擋在兩人中間,憤怒的看着王小菊說:「媽你差不多得了。」

「呸,小賤人,老娘才不是你媽,你那死鬼老媽早死到哪裡去了,要不是看在你外公那老東西是肉聯廠的廠長,可以幫老娘找個體面的工作,老娘會順着你?你真當自己是大小姐了,我呸,現在老東西退休了,以後你休想老娘再順着你。」

齊玲悅原本就是打算讓她說出這番話的。

但沒想到,這麼容易就實現了。

她「驚愕」的看着王小菊,悲傷的搖着頭說:「你胡說,你胡說,你怎麼會不是我媽媽呢?」

「你媽生你的時候就死了,你這個掃把星,把你媽剋死了,要不是看在你外公的份上,我媽能管你死活?你要是知趣,以後那個家就別回去了,咱家不歡迎你。」

「你們撒謊。」齊玲悅「哭」得傷心極了,身體止不住的發軟往後倒。

周南城見狀,連忙伸手來扶她。

王小菊吃了周南城虧,眼見這是個好機會,操起周南城丟在地上的棒槌,一棒槌就砸在周南城的頭上。

嘭的一聲,血濺了齊玲悅一頭一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