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重返1982
重返1982 連載中

重返1982

來源:外網 作者:青普山河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青普山河

棉紗蚊帳、一把柔韌的蒲扇,張本民一下就驚坐起來,怎麼都是些小時候的物件?雪白的月光透過窗欞,把屋內映得還算清朗。張本民撥開蚊帳,露出個小腦袋,看到了縮在牆角的四隻腳木箱子,窗檯下帶三個抽屜的陳舊木桌……這,這不就是小時候的家么?張本民摸了摸頭,他記得明明是在參加搏擊俱樂部的團建活動,因為極限蹦極時繩扣鬆動,結果硬生生地砸在了水面上,之後便失去了知覺。難道,摔得魂飛魄散後時光穿梭到了孩提時代?或者,這只是一個夢?抬起手,狠狠地咬了下,疼得直哆嗦,再低頭看看身體,明顯變成了小號的自己。張本民開始相信展開

《重返1982》章節試讀:


,全文免費閱讀.
嘿!大隊隊長要一鎬頭錛了大隊書記,這事可熱鬧呢。
聽到動靜的庄鄰跑出家門,跟在劉勝利後頭說大隊長你可千萬不能莽撞,有事好商量嘛,可心裏頭都巴不得他立刻就能竄到大隊部去,跟鄭成喜斗個高低。
張本民挺納悶,仔細回想一下,昨個夜裡頭,鄭成喜爬的應該是玩伴周國防家的牆頭,劉勝利咋會動如此大動肝火?
不管為啥,這機會不能錯過,張本民趕緊追了上去,他要看劉勝利到底能不能把正在廣播的鄭成喜給錛了。
來到村頭的大隊部,進大院門的時候被攔了下來。
「小孩子不好好去上學,來這看啥子熱鬧?」看大門的老孫頭不讓張本民進去。
「俺就看一會兒。」張本民踮着腳後跟,抻着脖子朝里看。
老孫頭不耐煩地擺擺手,「大人的事,小孩摻和個啥,走吧,趕緊走吧,要不等會你想走都走不了,把你鎖裡頭去!」
張本民很無奈,只有離開。
一口氣跑到學校。
學校在村西的嶺地上,原先是公社的一個聯中,今年聯中搬走與公社中學合併,騰出校舍就讓小學移了過來。
曠野中,飄帶一樣的淡白色薄霧,輕柔地繚繞在校舍周邊。緊靠院牆裡外的楊樹梢上,也掛着些。牆外大片的莊稼地里更多,不過在陽光的照射下,變得像大口鐵鍋里的蒸汽。
張本民很喜歡新的學校,南院牆是他最樂意去玩的地方。
紅色的牆磚,灰色的粗水泥帽檐,他喜歡爬到上面叉腿坐着,感覺像是在騎一匹火紅色灰鬃大馬。高興的時候,他會到這裡來,騎到牆頭上,兩手撐着不斷向前挪動,仿若駿馬飛奔一樣,直到手掌磨得發疼才會停下來。不高興的時候,他也會到這裡來,爬上牆頭,無力地俯身歪頭趴下,臉靠着牆頭,四肢下垂貼着牆體。紅磚牆被太陽曬得暖烘烘的,很舒服。
趁着時間還早,再去找找感覺!
張本民從院牆外走過去,翻身而上。
有風掠過,涼絲絲地帶走了身上的燥熱。張本民抱着膀子,仰起頭,任晨風吹拂。
「張本民,你給俺下來!」
猛一聲怒喝,把張本民嚇了個寒顫,差點一頭栽下來。
吼叫的人叫王團木,是新學期剛來的代課老師。小學搬到這裡之後規模變大,周圍幾個大隊也有學生過來,老師不夠用,學校便找了三個代課老師。隔壁大隊的王團木就是其中之一,他是鄭成喜的一個遠房親戚,有點小能耐,歌唱得不錯,據說當初在市裡音樂班進修過,本來準備留在縣裡中學當音樂老師的,但因為肝不好,而且又有嚴重鼻炎,只要一感冒就氣不暢,唱不好歌不說,而且還聞不出個腥臭,種種原因,他沒能留在縣裡,只好回老家閑獃著。現在剛好趕上這個機會,被鄭成喜弄成了代課老師,教數學。
不用王團木再發話,張本民跳下牆頭,撒腿便朝教室跑。
「站住!想找打是不是?!」王團木瞪着牛蛋一樣大小的眼。
張本民不得不停下來。
王團木這雜種天生就是壞,很會體罰學生。「貼牆貼」是他的拿手活:讓學生兩腿併攏,離牆一米,向後倚靠在牆上,然後冷不丁伸腳一勾學生的腳後跟。這種情況下,學生頓時失去重心,一屁股衝到地上,直懟得五臟六腑顫悠悠地疼。此時的王團木總是會仰天大笑,看上去真的是意氣風發。
「學校三令五申不準爬牆頭,你還屢教不改!」思忖間,王團木趕了上來。
張本民不敢頂嘴,深深地低着頭,盡量啥事也不招惹。
「他娘的,知道俺為啥找你嘛!」王團木的厲聲喝問非常有氣勢,更有無比的震懾力。
張本民只好小聲地回答,「爬,爬學校的牆頭。」
「不止是爬牆頭,還有呢,講台上粉筆盒裡的彩色粉筆,昨個兒是不是被你偷了幾支?」王團木誇張地揪起嘴,好像那幾支彩色粉筆就跟他命根子一樣金貴。
這事,張本民還有點印象,有時放學回家的時候,是偶爾會從粉筆盒裡拿幾個彩色粉筆頭,但絕對不是整支。「老師,俺只拿了幾個粉筆頭,現在俺保證,以後連粉筆頭也不拿了。」他依舊不敢抬頭。
「行,這事俺就先記着,少揍你一頓。現在,去把辦公室給掃了。」王團木蠻橫地命令道。
張本民一下明白了,今天肯定輪到王團木值日打掃辦公室衛生,他懶得幹活便出來找借口抓差。
「真他娘的倒霉。」張本民邊走邊嘆氣。
到了辦公室,張本民用力揮着笤帚,盡量把灰塵揚起,弄得滿屋子烏煙瘴氣才好,總之不能讓王團木太得意。
「他娘的,你要幹啥子,這麼大力氣,殺豬宰牛?」王團木走了過來,瞪着眼,扇動着鼻翼,抬起了手臂。
「啪!」
張本民的腦門挨了一巴掌。
「啵」地一陣錚鳴,張本民有點眩暈,這一巴掌拍得可不輕。王團木經常這樣拍打學生。
挨了這一下,張本民開始老老實實地掃着地。
王團木很是不屑地「哼」了一聲,而後悠閑地坐在辦公桌前,翹起二郎腿,拉開抽屜拿出一個塑料袋,裏面是裹得嚴嚴實實的煙絲。
這雜種,嗜煙,天天裹旱煙。
抽完一袋煙,王團木開始了另一個拿手活,拉開嗓子唱起了歌,是電影《甜蜜的事業》主題曲《我們的生活充滿陽光》。
「幸福的花兒,心中開放……我們的生活充滿陽光,充滿陽光……」
張本民打掃完衛生走出辦公室的時候,王團木還再唱,極為陶醉。
「陽光你媽!」經過窗戶的時候,張本民對着裏面狠狠地罵了一句。
王團木看到了張本民的嘴型,但沒聽清,不過從表情看,知道不是什麼好話,他一下竄到窗戶前,厲聲問道:「你剛才說啥么?」
「唱得好呀。」張本民拿出一臉認真的表情,「俺就說了這個,咋了?」
「好不好你懂個屁,滾!」王團木知道張本民多是在說假話。
張本民暗自一哼,稍稍仰起臉,甩開了膀子向教室走去。走了幾步,聽到王團木的歌聲又飄起來的時候,立馬回身跑到窗戶前,隔着玻璃對他大聲叫道:「陽光你媽!」
陽光你媽?王團木愣了下,覺得張本民應該沒這個膽子罵他,接着又琢磨了下剛才的音兒跟「唱得好呀」似乎差不多,完後,他又張了張嘴對比了下,口型似乎也對。
窗外的張本民可不會傻等王團木尋思,罵完就走。拐到教室牆邊時,迎面走來了孫餘糧,四下張望着招招手,「喂,張本民,來一下!」
孫餘糧是兒時最好的兩個玩伴之一,他心眼不壞,就是膽子小,整天畏畏縮縮,顯得很懦弱。
「咋了?」
「正找你呢。」孫餘糧緊張兮兮地小聲道,「今早鄭金樺進教室後,狠狠地踢了你的課桌,你是不是又惹着她了?」
「沒啊,俺惹那個刁丫頭幹啥。」
「反正你得小心點,俺覺着她會對你不客氣的。」
「哼!」張本民一歪嘴,擺出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不過心裏卻直打鼓,那個蠻橫的刁丫頭,真的是極具攻擊性。
踏進教室的時候,張本民偷偷瞥了眼鄭金樺,看到了一張憋滿了怒氣的臉。這種情況得避讓着,不能頂到她的氣頭上。
張本民小心翼翼地到座位上坐下,連書本都輕拿輕放。可是這並不管用,不找到茬就絕不罷休的鄭金樺在第二節課上,終於抓到了機會,她拿起語文書,用盡全身力氣狠狠地砸在了張本民的手肘上。
「過線了!過線了!」鄭金樺又用課本敲打着桌子,指指「三八線」,帶着股狠勁道:「過線就要挨打,知道不?!」
鑽心的疼痛讓張本民直吸冷氣,他看看鄭金樺,又瞅瞅桌子,「啥『三八線』,你都划到哪兒了?俺這邊就還剩三分之一呢!能怪俺過線么!」
「那不管,反正啊,你就是過線了!」鄭金樺這會兒安坦了,把書朝課桌上一扔,「看你以後還敢不敢!」
張本民簡直要氣炸了肺泡,他真想在鄭金樺的臉上扇一百個巴掌,直到把她打成豬頭。可想想不行啊,這會還小,打鄭金樺是沒問題,還有她爹呢,就算沒他爹個老狗日的,還有她二哥鄭建國個小狗日的,屬於頭頂生瘡腳底淌壞水的那種,根本就惹不起。
要玩,得玩智斗。
「嘿嘿。」張本民看似得意地笑了。
這讓鄭金樺難以理解,「你樂呵個啥?嫌不疼?」
「哪裡啊。」張本民搖搖頭,「打得好。」
鄭金樺一個愕然,「有病吧你!」
「這你就不懂了吧,人們都說『打是疼罵是愛』,你這整天對俺又打又罵的,說明你是對俺又疼又愛,你說,俺能不笑么?」張本民咧起嘴角,「關鍵問題是,如果說你長得丑吧,那俺還不樂意呢,可你是個美人胚子哩,你說,俺能不樂呵么?」
被誇讚漂亮,鄭金樺頓時自得起來,下巴斜着揚起來,半眯着眼,鼻孔里「哼」地一聲,「就數你會說!」說完,又不由自主地歪頭瞟了眼李曉艷,微微嘆了口氣。
李曉艷是另一個生產大隊的,跟鄭金樺是親戚,是她姑奶奶家的孫女。人家那才叫一個漂亮呢,細高的身條,粉粉的瓜子臉,尤其是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忽閃忽閃地好像會說話一樣。
班級里的男同學看李曉艷時,眼睛差不多都是躲閃着的,自慚形穢吶,不過微張的嘴巴很實在,一不小心就會流出口水。這讓鄭金樺很是嫉妒,原先從一年級到三年級,她在班裡那可是最耀眼的,可自從搬了學校李曉艷來後,她就倏地暗淡了下來,不被關注了。
張本民看清了鄭金樺的小舉動,立刻說道:「俺就看不出李曉艷有啥好的。」
鄭金樺聽了這話,眉頭一抖,不過馬上就酸里酸氣地道:「人家個子高啊。」
「啥高啊矮的,先長後長而已,那能算個啥呢?」
「人家臉好看吶。」
「臉?」張本民哼哼兩聲,「長臉,有啥好的,驢臉才長呢!」
鄭金樺聽到這裡,心裏真是舒服到了極點,當下很是驕傲地一扭頭,裝作不理睬人的樣子。
「不過……」
「啥?」鄭金樺猛地一轉臉對着張本民,「不過啥?」

《重返1982》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