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赤焰戰尊
赤焰戰尊 連載中

赤焰戰尊

來源:外網 作者:王鼎柳婉兒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王鼎柳婉兒

一代戰尊回歸都市!為紅顏,為親情,他拔劍問蒼天展開

《赤焰戰尊》章節試讀:

第一章女人的嫉妒心「你確定選擇江州這個貧瘠之地,作為你的封地嗎?」

盛大的表彰儀式上,一個身穿龍袍的老者,看向了眼前的年輕人,眼中露出了疑惑之色,年輕人劍眉星目,英姿帥氣,卻又如同一座大山一般,給人壓力。

下面的幾十個人都是一臉的崇拜。

因為這個年輕人是帝國最強大也是最神秘的組織,至尊殿堂的戰力最強的戰尊,進入至尊殿堂五年,立下無數功勛,成為了至尊殿堂有史以來最年輕的戰尊。

昨天他更是以一人之力,剿滅了世界第一大黑惡勢力地獄之門,從此這世上再也沒有任何勢力能夠撼動至尊殿堂。

戰尊王鼎!這是一個站在權利巔峰的人物,一個活着的神話。

「是的,我選擇江州。

」老者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沉吟了許久才說道:「你可以再考慮一下,天海,京都,都可以作為你的封地。

」這幾個都是帝國的繁華地帶。

「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寧願都不要,你了解我。

」王鼎的思緒不禁回到從前,他本來是一個在孤兒院長大的孤兒,在他六歲那年,江海王家的一對夫婦收養了他,從此他成了王家的少爺。

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可是在他十八歲的那年,去參加同學聚會,沒想到被人下藥,和江海第一女神柳婉兒有了關係。

他已經不記得那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第二天一早只是看到了衣衫襤褸的柳婉兒在哭泣。

看着眼前楚楚可憐的玉人,王鼎感覺自己的心都碎了,因為這個女孩也是他心中的女神,暗戀的對象。

「我會對你負責。

」「你走吧,我是鄭金秋的未婚妻,鄭家人不會放過你的。

」鄭家,江海豪族!勢力龐大,遠遠不是王家能比的。

就在這個時候,門被人踹開了,王鼎看到了他的同學李玲玲,他記得就是李玲玲給自己下了葯。

還看到了他的養父養母還有鄭家人。

「把他帶走――」王鼎被帶走了,來到了江邊,身上綁着一塊大石頭。

「為什麼?爸,媽,救我啊。

」可是他的養父養母卻是十分的冷漠。

他不明白,為什麼平日里對自己寵愛有加的父母會不管他,為什麼他們和鄭家的人一起聯手來陷害他。

「要怪就只能怪你的親生父母,他們給你留下了巨額的財富。

」「可是我已經答應了,錢我不要了,貢獻給家族。

」王鼎怒吼,他心有不甘,他十八歲的那年,王家人告訴他他的父母給他留下了一筆巨額的財富,需要他去取出來,可是沒有想到,他取出來把錢交給他們之後,他的養父養母對他的態度就變了。

「你活着一天,這錢我們就沒有辦法用,不要怪我們,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一切原來是這樣。

「你們要錢,我可以給你們,你們要殺我,我也認了,為什麼要陷害婉兒?她和你們有什麼仇怨?」

「你覺得柳家能夠配得上我的兒子嗎?」

鄭耀全冷笑道。

王鼎明白了,柳家不過是一個小家族,而且柳婉兒的父親又是一個賭鬼傳說鄭家早就不想認這麼親事了。

可是柳家為了抱上了鄭家這棵大樹,可是給了幾千萬的嫁妝。

「配不上你兒子,你可以退婚啊。

」「退婚?錢我拿了,退婚就要退錢,可是現在,你覺得柳家還有臉來要錢嗎?」

王鼎終於明白了,這一切都是設計好的局,一箭雙鵰。

「丟下去――」王鼎身上背着巨石迅速地沉入的江底,在那一瞬間,他的腦海之中出現了柳婉兒無助的面孔。

在他絕望的時候,就是眼前的老者救了他,至尊殿堂的天尊。

王鼎的眼圈紅了,後面的一群人都是愣住了。

這個鋼鐵一般的男人竟然哭了!戰尊大人還有淚。

天尊看向了王鼎也是不禁嘆了口氣道:「既然你選擇江州,從此江州就是你的封地,我早就料到有今天,所以把江海封給了羅天,江州也有人幫你打理。

」「我走了。

」王鼎轉身離開。

「恭送戰尊大人!」

「恭送戰尊大人。

」至尊殿堂數百位強者怒吼。

「……..」兩天之後,王鼎再次漫步在江海的街頭,他的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感覺,這個地方,有他快樂的童年,也有最後的悲劇,如今他再次歸來。

現在他是江州的主人,江海是江州治下的一個城市,這裡也是他的封地。

「也不知道婉兒怎麼樣了。

」順着街邊的大道,再走幾里路,就到柳婉兒的家了,他的心裏不禁有些緊張了,六年過去了,也許柳婉兒已經嫁人了,也許她已經離開了江海了,一切皆有可能。

「叔叔,給我點錢吧。

」路邊的一個小乞丐,看起來七八歲的樣子渾身都是油污,他的一條腿已經殘疾了,左邊的眼睛也已經瞎了。

多麼可憐的孩子。

王鼎拿出了錢,給了小男孩。

「謝謝叔叔――」給了錢之後,王鼎繼續向前。

「叔叔,給我點錢吧。

」就在這時,王鼎又看到了一個小女孩,他的心裏不禁有些奇怪了起來,怎麼這一條路上,這麼多的小乞丐?小女孩看起來五六歲的樣子,臉色蠟黃,身體很瘦弱,似乎風吹一下就會倒。

王鼎又拿出了一張鈔票,給了小女孩,小女孩頓時抬起了頭,看到這個小女孩的剎那,王鼎突然感覺自己的心震動了一下。

這個小女孩眉宇之間竟然和自己有幾分相似之處。

而且她的身上總給他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就在這時,一對男女走了過來,王鼎一眼就認出來,女人是柳婉兒的姐姐,叫柳夢兒,邊上的男的是王鼎的堂哥,王志賢。

當初在王家的時候,王志賢就生怕他搶了自己的遺產,對自己恨之入骨,王鼎有些奇怪,這兩個人怎麼混到一起去了?王鼎記得,當初柳夢兒就不務正業,喜歡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鬼混,還找了一個男朋友,是這一帶有名的混混。

柳夢兒走到了之前的那個小男孩的面前,看着碗裏面有幾百塊錢,頓時冷聲道:「今天怎麼就要了這麼點?」

小男孩低着頭,不敢說話,柳夢兒拿出了一個饅頭丟了過去,隨後道:「明天要是要不到一千的話,我把你另外一隻眼睛也挖了。

」王鼎聽到這話之後,頓時感覺怒氣上涌,這個世界上竟然有這麼惡毒的人。

他握緊了拳頭,準備收拾這個女人,可是沒有想到,柳夢兒竟然又向著這邊的小女孩走了過來。

小女孩的碗里只有一百塊錢,還是他剛剛給的,王志賢看到只有一百塊錢,頓時大怒道:「呸,你看看這死丫頭,簡直就是廢物,要飯都要不到錢,和他爸一樣廢物。

」「那是肯定啊,她這有手有腳的,肯定要不到錢啊。

」柳夢兒在邊上幫腔。

「我看就先打斷一條腿看看效果。

不行的話,就再弄瞎眼,現在的人同情心強,肯定會多給錢的,這樣你也可以多一點收入」王志賢的臉上露出了猙獰之色。

「還是王少知道體貼人――」柳夢兒說著挽住了王志賢的胳膊。

王志賢卻是一臉嫌棄地甩開了柳夢兒的手,摸出了一根鐵棍。

小女孩蜷縮在地上,整個人瑟瑟發抖,滿是泥垢的臉上,帶着恐懼。

「大姨,不要――我害怕――」「可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媽,當初在肚子里我就勸她打了,她偏偏不聽,非要為王鼎那個野孩子生下你這個小野孩子,要怪就只能怪你命苦。

」這一刻王鼎頓時獃滯了。

這竟然是我的孩子?「死丫頭,別怕啊,以後會有很多人給你錢的。

」王志賢提着棍子就砸了過來。

「滾――」王鼎整個人頭皮都炸開了,一腳直接把王志賢踢飛!

《赤焰戰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