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陳遠宋妍兒
陳遠宋妍兒 連載中

陳遠宋妍兒

來源:外網 作者:我自對天笑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我自對天笑 都市言情

八月,炎夏,濱海市。 每天晚上十點是陳揚最期待的,因為這個時候,少婦蘇晴就要去公用衛生間里洗澡。 陳揚租的是廉價房,和蘇晴共用一個衛生間。那衛生間因為年代久遠的關係,一塊碎磚頭有些鬆動。陳揚這個傢伙第一天來就發現了這個秘密,然後便開始了無恥的偷窺。 雖然這樣做不太道德。但陳揚覺得要怪就怪蘇晴實在是太漂亮,太有韻味了。她的身材,好得令人髮指。 說起來,蘇晴今年二十八歲,目前在一家手機專營店裡做營業員。她是離異的少婦,獨自帶了六歲的女兒小雪在這座城市生活。 每天展開

《陳遠宋妍兒》章節試讀:

陳揚不由吃驚,天縱軍事學院他可是有所耳聞的。那迦葉南在許多僱傭兵的嘴裏被傳成了神!大家都說迦葉南是一代軍神!這迦葉南,曾經在非洲的一個小國家裡,一人一劍去殺了萬軍之中的叛將首領。從此,迦葉南名聲大震! 尼瑪,要知道,那個叛將是在荷槍實彈的軍營里。身邊坦克,大炮,遠程導彈都有。而且還有精銳的親衛兵保護。那叛將的親衛兵,武器都是非常先進的。 可迦葉南這位軍神卻不按規矩出牌,居然是帶着劍! 在高科技時代,這位軍神就靠着冷兵器殺入進去,如入無人之境。這種事迹,似乎只能在武俠小說里看到的。但卻出現在了迦葉南的身上。 而且,陳揚還知道,迦葉南的天縱軍事學院出了不少優秀的僱傭兵,殺手。 陳揚在心裏數了數,就神域外門的幾個弟子。如釋永龍,迦葉南,杭行天這些人,他們那一個不是自己目前要仰望的存在? 陳揚聽到這裡不由吸了口涼氣,說道:「外門弟子都已這般厲害,那內門弟子豈不是更可怕?」 沈墨濃夾了一片羊肉,那涮鍋的霧氣繚繞着,讓她的臉蛋顯得有些朦朧美。她吃了一片肉之後,方才說道:「內門弟子一向神秘,很少有外人知道。不過,我知道一名內門弟子。」 陳揚馬上感興趣的問道:「是誰?」 「你聽過魔帝這兩個字沒有?」沈墨濃問道。 陳揚失色,道:「你別跟我說是魔帝陳天涯?那不是虛幻的傳說嗎?」 沈墨濃正色說道:「魔帝陳天涯並不是傳說,在我們六處里是有關於這個人的記載的。當年魔帝陳天涯統率光明教廷作亂不小,後來據說也是神域內門的幾個傑出人物一起出手,方才將魔帝陳天涯給抓了回去。這件事其實傳的很廣,但是後來官方將其鎮壓下去。所以你們許多人也只是道聽途說了一些。魔帝陳天涯也是神帝的弟子。」 陳揚也算是徹底服氣了。他好半晌才消化了沈墨濃所說的這些內容。隨後,他又不懂的道:「釋永龍這貨不是少林的俗家弟子么?怎麼又是神域的?」 沈墨濃說道:「你有所不知,不管是少林內門還是任何門派,大家都以能入神域為榮。釋永龍是好不容爭取的名額,然後通過考核進入神域的。他若不是依靠神域的資源,焉有今日的成就。」 陳揚頓時恍然大悟,隨後,他有不懂的說道:「但這一切又跟我有什麼關係。我憑什麼能讓杭行天不敢對我動手?」 沈墨濃說道:「我這樣跟你說吧,神域之內,門人不經允許,是不準互斗的。如果,你也成為了神域的外門弟子,那麼就算是給杭行天一百個膽子,他也是不敢來跟你作對的。」 陳揚也就明白了,說道:「所以你的意思是讓我加入神域外門?」 沈墨濃說道:「你是天命者,如果你能加入神域,最後甚至成為神域的內門弟子。那麼你將來的勝算會大很多。而且,你只有進入了神域,你的修為才能達到真正的登峰造極。神域這個地方,是我們練武之人的聖殿,沒人不想進去的。這就跟神域是一所優秀的大學一樣,每一個人從裏面出來的人,都會有不凡的成就。」 陳揚摸了摸鼻子,說道:「按你這麼說,我只怕神域的外門也不好進去吧?」 沈墨濃說道:「自然不好進去。不過,咱們將神域當做是優秀的劍橋大學。那你小子肯定也是學習優異的那一波。眼前就有個機會,一個月後,神域會派考官到燕京來進行一次考試。只要通過了考試,就可以正式成為神域外門弟子。」 陳揚說道:「那你呢?你不參加考試?」 沈墨濃翻了個白眼,說道:「我是國家公職人員,怎麼可能去進入神域。」 陳揚一怔,隨後一想也是。他道:「所以說,我眼下也只有進入神域外門這一條路可走了?」 沈墨濃正色說道:「陳揚,我知道你是個自由散漫的人。也許你不太喜歡我給你規劃路線。所以,也不是說這是唯一的路線。如果你有更好的解決方法,我會尊重你的想法。」 陳揚不由苦笑,眼下,他又那裡有什麼更好的辦法。不過,沈墨濃說的對,他的確不喜歡按照既定的路線去走。 但是,既然沒有別的辦法,他也就只有聽從沈墨濃的了。 而且,他也知道。沈墨濃雖然有些私心,但這份私心也是拳拳的愛國之心。當下,陳揚便也就深吸一口氣,說道:「神域的外門弟子考核是什麼情況?會很難嗎?」 沈墨濃見陳揚不再排斥,微微鬆了口氣。她說道:「外門弟子的考核當然很難,應該說是非常艱難。但是這方面,我對你是有信心的。其實眼下更難的不是這個,而是一個考試名額。神域對參加考試的考生,有很嚴的要求。一,必須要根紅苗正,二,要有推薦人。這個推薦人很重要。將來外門弟子如果出了問題,神域就會找這個推薦人的麻煩。而且,推薦人的身份必須很崇高。如此一來,推薦人在推薦考生的時候,會非常謹慎。因為誰都不敢輕易的招惹下這個麻煩。」 陳揚微微苦澀,說道:「你說的這兩項是我最缺少的,要說我根紅正苗,那誰也不會信。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來自哪裡。」 沈墨濃說道:「這個問題,我會幫你解決。」 陳揚說道:「那就一切都有勞你了。」他難得的這麼客氣。 沈墨濃感覺到了陳揚的情緒有些低落,便道:「你還是不開心?」 陳揚微微苦笑,說道:「墨濃,你放心吧。我會遵照你的去做。只不過,眼下我被逼着走到這一步,心裏確實有些不大痛快。你放心,我會很快調節好。」 沈墨濃微微一嘆,說道:「正所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道理就是這個道理,等到那一天,你足夠強大時,那時候,你就可以自由自在,隨心所欲。」 陳揚點頭,說道:「我明白。」 兩人便也就聊着,喝着,不多時居然將一整瓶飛天茅台給喝完了。 這時候沈墨濃的臉蛋酡紅一片,像個小女孩一般,煞是好看。 她完全沒有了往日的威嚴。 吃的差不多了,沈墨濃與陳揚起身。 陳揚要去買單,沈墨濃不讓,她爽朗一笑,微醺着說道:「你來燕京是客,怎麼能讓你請客。」隨後,她便對那張哥說道:「記在賬上,我下次一起給。」 張哥便說聲好嘞。 陳揚也就不再堅持。 兩人很快出了小巷子。 這時候已經是凌晨兩點了。 遠處還能看到不少燈塔,恢弘繁華的建築。 那立交橋上的燈塔組成蜿蜒的神龍,美麗無比。 「我來開車吧。」陳揚見沈墨濃酒量不行,便說道。 沈墨濃也就不再堅持。 陳揚上車後,立刻問沈墨濃,說道:「咱們現在去哪裡?」 沈墨濃躺在座椅上,她半眯着眼說道:「我在這裡有一套房子,是在三環路的曼城小區。你用導航定位一下就好。」 陳揚嗯了一聲,隨後啟動車子。 沈墨濃也就靠着座椅睡了過去。她睡的安靜甜美,她的嘴唇在路燈照耀下,散發著如櫻桃般的色澤。讓人感覺她是沉睡的公主,只等王子一吻就會醒來。 陳揚通過後視鏡看到沈墨濃的樣子不由一呆,她真是個漂亮的女人。也是個很特別的女人。而且,她和秦墨瑤一樣,都很熱愛生活和國家。她們願意為了國家,人民的安樂去奮鬥,辛苦。她們不需要回報,也不需要外人知曉。 那麼,又到底是什麼樣的男人才能配得上沈墨濃這樣傑出優秀的女人呢? 陳揚想不出來。 便在這時,前面忽然出現了交通警察。攔着喊停車。 不止是一名警察,而是警察隊伍在搞突擊檢查。 陳揚不由暗暗叫糟,今天自己可是喝了酒的。怎麼這麼倒霉? 他卻不想想,他自個已經多少次酒駕了。 這叫上得山多終遇虎。 陳揚無奈之下停車,他正準備下車,卻沒想到一名交警上前來小心翼翼的討好道:「長官,不好意思,我們剛才沒看清,您不需要檢查,可以通過了。」 陳揚不由呆住,隨後,他馬上就恍然大悟了。媽蛋啊,自己今天開的是軍車!還是東都軍區的,難怪交警不敢為難。 他便也道:「大家辛苦了。」然後就啟動車子離去。他從後視鏡里還看見那警察在行禮。 這就是特權的魅力,能夠讓人為之神魂顛倒。 到了曼城小區後,沈墨濃也就醒了過來。她的精神恢復了很多。 實際上,她雖然喝多了。但是如果遇到緊急狀況,她的身體會自動調節成最佳狀態。 沈墨濃先問道:「路上是不是出了意外?」 陳揚點點頭,說道:「沒錯,交警突擊檢查。還好咱們開的是軍車。」 沈墨濃聞言微微一怔,卻也沒多說什麼。 隨後,沈墨濃在車上刷門禁卡。車子便開進了小區。 陳揚一邊開車,一邊奇怪的道:「你怎麼沒點反應?」 沈墨濃淡淡一笑,說道:「我能有什麼反應?今天確實是我們酒駕違法。我記在了心裏。我也不能怪人家交警徇私枉法,因為這是咱們的國情。我肯定不能這會兒得了便宜還賣乖不是。所以沒什麼好說的。」

《陳遠宋妍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