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乘風破浪/都市之時來運轉
乘風破浪/都市之時來運轉 連載中

乘風破浪/都市之時來運轉

來源:google 作者:阿諸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胡曉霞 薛家良

處於人生低谷的薛家良,萬念俱灰,直到一個神秘人物的出現,從此,他的命運出現轉機,迅速成為炙手可熱的人物……展開

《乘風破浪/都市之時來運轉》章節試讀:

「陳天龍,爸媽以死相逼,讓我改嫁!」

「咱們的孩子被人罵沒爹的種!」

「五年了,你再不回來……我真的撐不下去了……」

一條充斥絕望情緒的短訊,傳送到了屍骨成山的**西南邊境。

這一天,無敵於天下的龍魂軍團首領陳天龍,退役。

數十萬將士,肅立行禮長達三分鐘。

同一天,數小時後,一架國內最頂尖的直升飛機,在三架白色直升機的伴飛下,迎着無數路人震驚的目光,緩緩降落在江南市隆安大酒店外的巨型廣場上。

街道兩側,數百名統一着裝,步伐整齊的黑衣人如天降神兵般,迅速封鎖現場,兩側戒嚴。

酒店門口拉着一張條幅:恭賀紀秋水小姐與李文浩先生訂婚快樂!

陳天龍眯起眼睛,殺氣瞬間盎然。

五年前,他來江南市執行任務,雖然手刃了逃亡至此的西南第一毒王,自己卻也落得重傷,流落街頭。

是紀家小姐紀秋水救了他。

養傷期間,二人生出情愫,雖然沒有夫妻之名,但卻有了夫妻之實。

西南邊境告急,陳天龍養好傷便匆匆離開了。

紀秋水說過會等他回來。

如今,他終於回來了。

陳天龍走進酒店後,前來道賀的客人們,正嗑着瓜子唏噓閑聊着。

「紀秋水真是個可憐人。」

「五年前被一個受傷的流浪漢玷污,從此淪為紀家的恥辱!」

「她爸實在受不了那些流言蜚語,逼着她嫁給李文浩這個無惡不作的紈絝子弟!」

「為了不嫁人,紀小姐已經絕食兩天了……」

嘈雜的議論聲,令陳天龍的眼睛緩緩眯起。

五年了。

那個身形單薄的善良女人,背負了太多委屈,也承受了太多羞辱!

這一切,該結束了。

他忽然大踏步走上高台,一把將司儀手中的話筒奪了過來。

「喂,你幹嘛!」

司儀勃然大怒。

陳天龍只是輕輕地瞥了他一眼,司儀頓時咽了口唾沫,閉上了嘴巴。

僅僅一個眼神,便讓他腳底板冒出一股涼氣,頭皮發麻。

「諸位。」

陳天龍拿過話筒後,環顧四下,冷冷地道:

「今天這場訂婚宴,不過是小丑的鬧劇!」

「紀秋水是我的女人,都散了吧!」

嘩!

此言一出,好似一枚重磅炸彈,裝修奢華的酒店內一片嘩然!

「紀秋水是他的女人?!」

「這傢伙是誰啊?!」

「他……該不會就是五年前那個玷污了紀小姐的流浪漢吧?」

隨着陳天龍的聲音充斥整個酒店一樓,很快,一個滿臉淚痕的精緻女人,便從後台化妝間里沖了出來。

看到她,陳天龍心頭一顫。

時尚白色女士小西裝,長腿纖細,身材曼妙。

肌膚勝雪的她俏臉蒼白,五官精緻得挑不出半點兒瑕疵。

她還是和五年前一樣漂亮明艷,就像忽然闖入他生命里的天女。

唯一不同的是,她的眼眶哭紅了,臉上的淚痕還沒有干。

「對不起,我來晚了。」

戰場上面對萬千虎狼之師都絲毫不懼的陳天龍,聲音有了一絲顫抖。

「啪!」

紀秋水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臉上。

陳天龍沒動,他也不會動,因為這是自己欠她的。

「呼。」

紀秋水再次抬起手臂,但這一次,她猶豫了很久,巴掌都沒有落下來。

「你這五年去哪了!你知道我這五年是怎麼過的嗎?!」

她忽然捂起小臉兒,哭得像個淚人兒。

陳天龍的心揪了起來。

他上前一步,將紀秋水摟在懷裡,輕柔地撫摸着她的秀髮。

紀秋水,我發誓,這一次,誰都不能再欺負你!

「紀秋水,給我滾過來!」

這時,紀秋水的父母也從後台沖了出來,眼中寫滿了怨毒。

「五年前就是你,讓我們一家成了全市的笑話!」

紀秋水的父親紀峰,滿面怒容,森冷地道:「你這個該千刀萬剮的流浪漢,還有臉回來找我女兒?」

陳天龍認真道:「我會給秋水幸福。」

「就你那廢物模樣,拿什麼給我女兒幸福?」

旁邊的婦人厲斥一聲:「就算你回來了又怎樣!李文浩是李氏集團的公子爺,而你是個什麼東西,配得上我女兒?」

這婦人,正是紀秋水的母親,劉桂蘭。

「區區一個螻蟻,也敢搶我李文浩的女人?」

紀氏夫婦話音剛落,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從後台沖了出來!

此人滿臉橫肉,眼中散着凶光,正是對紀秋水覬覦許久的李文浩。

李文浩快步走向陳天龍,厲聲道:「我只說一遍,給我放開紀秋水!」

陳天龍冷冷地道:「我要是不放呢?」

「不放?」

李文浩面露獰笑,右拳忽然揮了出來。

小心!

紀秋水心頭一跳!

李文浩雖然是李氏集團少東家,但卻經常和道上的人聚在一起,還學過幾年綜合格鬥。

他這一拳,陳天龍可扛不住啊!

「砰!」

只是還不等紀秋水出聲提醒,令人震驚的一幕便出現了!

格鬥經驗豐富的李文浩,竟在先出拳的情況下,被陳天龍一腳踹飛!

「小子!你找死!」

李文浩跌倒在地後,頓時怒火填胸!

他嘶吼道:「都給我上!打死打殘算我的!」

幾十號混混見狀,瞬時拍桌而起,氣勢洶洶沖向了陳天龍!

眼看女兒執迷不悟,紀峰又憂又怒,一把將女兒抓到了身邊。

至於陳天龍?

他可懶得管!

這個廢物被打死了才好,一了百了!

「砰!」

就在這時,伴隨一聲巨響,酒店大門忽然被人一腳踹開!

上百號黑衣人,忽然潮水般涌了進來!

他們訓練有素,整齊劃一,瞬間便將整個酒店大廳,團團地圍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