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超神拯救者
超神拯救者 連載中

超神拯救者

來源:google 作者:楊飛軒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楊飛軒 藍眉

你想坐擁無數財富嗎?你想開名車美人投懷送抱嗎?你想擁有超強的力量成為超人嗎?你想成為萬人敬仰的大英雄嗎?這一切將都不再是夢想,來吧來吧,快快加入拯救者行動,只要成為拯救者,一切都將唾手可得主角楊飛軒信了廣告,結果一把辛酸淚,誰能道盡其中苦楚?展開

《超神拯救者》章節試讀:

「鬼啊……」楊飛軒怪叫着,使出吃勁的力氣亡命而逃,雖然他對這片區域很熟悉,但是他根本就沒有任何目標,不知道自己該向哪去,只想着離這些詭異可怕的東西遠一些,再遠一些。
奔行在殘破的路面上楊飛軒才知道自己有多麼痛恨腳上這雙皮鞋,早知如此,就穿運動鞋出門了。
一路上,不停的有新的詭異東西加入進來,不到二十分鐘,楊飛軒的身後已經跟了足足幾百個詭異東西,人不人鬼不鬼的低吼着,一搖一拐的追着他,雖然這些東西行動僵硬,但是速度卻一點都不慢,跟普通人小跑的速度差不多了。
那些東西似乎不知道什麼叫做疲倦,雖然他可以在短時間將他們甩出很遠,可是自己是個人,而且還是一個缺乏運動的普通人,全力奔跑幾百米已是極限了,累得想把舌頭拿在手上甩一甩,只是稍稍一歇,那些東西又追了上來,呲着腐黑的牙齒,伸着同樣腐黑的手爪子,讓楊飛軒毛骨悚然,恨不得再多長出十條八條腿輪翻使用。
「我他娘的跑不動了。」楊飛軒呼呼的喘着,呼出的氣體都帶着一股子血腥氣,自己將一條大街跑到了盡頭,連前方都鑽出了那些詭異的東西,四周密密麻麻圍了也不知道多少詭異的東西。
楊飛軒一頭扎進一座居民樓里,一樓都帶着用鋼筋焊接成了防護窗,防盜門鎖着,拉了幾把沒拉開。楊飛軒又急又怒,啊的低吼一聲,臉孔漲成了豬肝色,猛地一用力,反倒是將拉手給拽了下來,一個閃身,砰的一聲撞在對門的防盜門將,將防盜門撞得連同門框一起倒了下去。
「日,該死的豆腐渣工程。」楊飛軒顧不得許多,臉孔抽搐着,一邊罵著該死的房地產開發商一邊尋找着可以堵門的東西,這戶人家從前的家境似乎相當不錯,屋子裡排着兩排真皮沙發,此時早已蒙塵,楊飛軒將沙發挪了過來堵住門口,在廚房的刀架上又找出一把鏽蝕得不嚴重,仍然保持着鋒利的斬骨刀,將刀向腰帶上一別,推着廚櫃到了客廳,徹底的將大門堵了個嚴實才算是罷休,長途的奔跑再加上將這些幾十公斤重的東西堆積在一起,累得幾乎脫力。
「嗬……」一聲低低的吼聲自身後傳來,刷,楊飛軒的腦子一冷,全身的皮膚都變得緊崩起來,骨頭都像是要支出體外一樣,楊飛軒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枯黑的手臂自頭頂刷的一下就插了過去,噗的一聲捅進了堆在門前的真皮沙發里,一時之間拔不出來。
楊飛軒幾個跟頭滾到一邊,身後是兩個詭異的東西,看樣子是一男一女,男的雙手插在沙發里,不停的聳動着想將手臂**,身後那個女的傻愣愣的看着男的動作,不時的發出一聲聲的低吼。
男的枯黑,但是女的卻很豐滿,臉孔圓潤,頂着一頭糟亂的黃色頭髮,個頭也不高,如果放在從前,這種成熟的女子正是他喜歡的類型,可是看着她泛着噁心的灰黑色皮膚、一口腐黑的牙齒還有漆黑的手爪,楊飛軒只覺得噁心。
啪,男主人的手拔了出來,卻也用力過猛,猛地向後一退,撞在女主人的身上,兩個詭異的東西滾做一堆,竟然在地上撕打起來,看樣子他們之前的婚姻生活並不幸福。
「呀……」楊飛軒發出一聲女人似的尖叫,一把抽出了別在腰帶上的斬骨刀向這兩個詭異的東西撲了上去,只是剛一邁步撲通一聲就扎在地板上,帶着銹氣味的斬骨刀鋒向上,險些剁了自己的臉。
剛剛抽刀之際,鋒利的刀鋒將腰帶給割斷了,之前奔跑中早已鬆掉了拉鏈根本就無法讓失去腰帶的褲子再掛在腰胯間,直接就垂到了膝間,大步一衝,不摔倒才怪了。
一抬頭,只覺得眼前閃動着影子,下意識的一刀就划了過去,噗的一聲,一隻黑乎乎的斷手掉在自己的前面,男主人向楊飛軒抓來的黑手被砍斷,怪異的是傷口處竟然沒有一絲的血液流出,只有一點點黑色的粘液糊住傷口,粘乎乎的蠕動着,好像正在快速癒合。
「你大爺……」楊飛軒怒罵一聲,像一隻青蛙一樣,腰腹用力,上半身彈了起來向前蹭了蹭,一刀就剁了下去,骨碌碌,男主人的腦袋滾出老遠,女主人更是張嘴就向他的鼻子咬來,嘴裏那股子濃重的腥臭味熏得楊飛軒哇的一口就吐了出來,正吐在女主人的嘴裏,女主人骨碌一聲就咽了下來,噁心得他忍不住又噴了一口在她的臉上,再一刀,刀子齊根的從她胸間扎了進去。
「呀……」女主人發出一聲似乎是爽快般的低吼,灰白手爪一把就抓住了他的手臂,張嘴就咬,插在胸前制命的一刀似乎什麼作用都沒有。
楊飛軒也不知哪來的速度,一拳頭就砸在女主人的額頭,他可不敢讓那口腐黑的牙齒咬中,鬼才知道上面帶有什麼樣的病毒,一拳一拳的砸下去,女主人的腦袋在地板上不停的磕撞着,發出沉悶的砰砰響聲,只是仍然緊緊的抓着他的手臂試圖送進自己的嘴裏,楊飛軒噗的一聲將插在前胸的那把斬骨刀拔了出來,一刀剁到了她的腦袋上,頂着糟亂頭髮的腦袋骨碌碌的滾到了男主人腦袋邊上,兩個腦袋同時張嘴咬在對方的鼻子上糾結在一起。
「哇呀呀呀……」楊飛軒像是瘋了一樣的撲到了兩個腦袋跟前,手上沉重的斬骨刀不停的起落,灰色的腦袋被剁得遍地都是,一股股腥臭的味道讓他哇哇的大吐不止,一邊吐一邊瘋砍,直到將兩個腦袋剁成一堆,斬骨刀也遍布缺口這才停了下來,一屁股坐到地上,屁股下冰涼,不知何時,他尿了一褲子。
看着一地的狼藉還有沖鼻的味道,一臉都是鼻涕眼淚的拖着濕淋淋的褲子爬進了卧室里,卧室里擺着一張直徑兩米的紅色大圓床,看起來很舒服,只是上面一片片斑駁疑似什麼什麼的痕迹讓楊飛軒不敢躺上去,在屋子裡翻箱倒櫃,找到兩套全新的運動服和全套的內衣,用最快的速度將衣服換上,衣服有些大,不過也總好過之前那些臟衣服。
痛恨皮鞋的楊飛軒翻出一雙新的李寧跑鞋換上,舊了他可不敢穿,誰知道會不會有什麼致命的病毒,如果真的有的話,要傳染早就傳染了,哪裡還用等到現在,圖的也不過就是一個心理上的安慰罷了。
里里外外都要搜上一遍,斬骨刀救了自己一命,沒捨得扔,廚房裡沒什麼像樣的武器,只找到一把不鏽鋼菜刀,此時楊飛軒多麼希望自己是生活在美國,起碼能弄出槍來,可是現在,他只能憑着兩把廚房切菜剁肉,殺傷力不足的破刀子來自衛。
「咣,咣……」響起了撞擊的聲音,那些詭異的東西追了上來,不停的撞擊着穿子還有堵住的大門,堆積起來的沙發廚櫃不停的晃動着,隨時都會倒掉,窗子的玻璃更是全部被擊碎,窗上的鋼筋防護欄也發出吱吱的怪響聲,固定用的膨脹螺栓也不停的晃動着,這東西連小偷都擋不住,何況是不知幾百幾千的詭異東西。
「要死了,要死了,我要死了。」楊飛軒的嘴裏喃喃的說著,眼神散亂,但是求生的本能卻驅使着他尋找着這間屋子裡一切能夠使用上的東西,加固着所有的門窗,沙發椅子登子桌子都被一骨腦的堵了上去,最終,他將目光落到了客卧室里那個沉重的實木衣柜上。
使勁的推了一把,衣櫃在地板上划出一道深深的痕迹,很沉重,他的力量不足以將他移到最後一個窗子處。
「對,把東西都掏出來,推到地方再塞進去。」楊飛軒不停的自語着,伸手就拉開了櫃門,哇,一聲怪叫,一個小小的,圓滾滾的東西向他的大腿上撞了過來。
下意識的一腳踢了回去,砰的一聲,小東西彈回了柜子里,接着哇輕聲怪叫當中,小東西又鑽了出來,楊飛軒抽身向後一躲,這一次看清了,是一個瘦小的詭異東西,看樣子也就五六歲的模樣,只不過現在枯瘦得像是一具細小的骨架,腦袋顯得其大無比,倒是那牙齒,變得細碎尖長,腐黑的顏色甚至有些發亮,小東西晃着腦袋嗚哇的怪叫着不停的向前蹭着,張着嘴巴,牙齒甚至啃着地板吱咯做響,將碎木頭吞咽下去,支起的細木將喉間撐破支出體外,可是他仍然一口口的咬着,不停的向前蹭着。
楊飛軒能想像得出來在災難來臨之前,他的父母將他藏到了這個最為厚實的衣櫃里鎖實,可是他仍然沒能逃過這一劫。
「你不死,我就會死。」有些冷靜的楊飛軒實在不忍心向一個孩子下手,雖然這孩子也變成了那種鬼東西,但是現實卻逼得他不得不動手,這小東西若不死,指不定什麼時候咬上自己一口就晚了。
噗,不鏽鋼的菜刀剁進了小東西的腦殼裡,小東西的身子挺動了幾下,不再動彈了。楊飛軒看着腦袋上嵌着一柄菜刀的小東西,死掉的小東西灰黑色的臉上再一次重現孩子才有的恬靜,楊飛軒像是一個最虔誠的信徒一樣,緩緩的跪倒了下去,眼睛緊緊的盯着這個詭異而又恬靜的孩子,慢慢的將身子縮成了一團,身子在地上蹭動着,縮到了牆腳,將自己盡可以縮小體積,儘可能的擠在牆腳,嗓子里發出低沉似的嗚嗚聲,好像這一瞬間,他也變成了外面那些詭異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