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超富小田主
超富小田主 連載中

超富小田主

來源:google 作者:陳陽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苗月 都市小說 陳陽

深夜時候,一個女賊摸到了陳陽的卧室陳陽單手一抓,卻讓女賊從此賴上了他,非他不嫁陳陽也很苦惱啊,學道七年,小爺回到山村來,是為了做大地主,娶七房姨太太的,怎麼能一棵樹上弔死呢?會道術,懂陰陽,聖手無雙,武藝超群我是山村最靚的仔,要做這裡最富有的地主!展開

《超富小田主》章節試讀:

陳陽此時一腦袋的黑線。
苗月月她是瘋了吧,昨天夜裡還去自己屋子裡偷定親信物,今天就要和自己結婚。
腦袋被驢踢了,還是鬼上身了。
苗月月冷着臉,咬着牙,她恨死陳陽了,可是,她卻不得不和陳陽結婚。
因為,她的第一次沒有了,被陳陽的手指給奪去了。
她一直都是很傳統的女人,所以,她明白,除了陳陽,她誰都不能嫁了。
屋子裡靜了好幾秒。
隨後,徐莎一把抓住苗月月的頭髮,「你個死妮子,給我出來!」
徐莎拉着苗月月,就到了院子里。
「放開我!」苗月月疼的眼淚直掉。
「你瘋了是不是!你個作死的鬼!竟然要嫁給陳陽,他有什麼啊!你花了咱們家五萬塊上大學,就為了嫁給一個窮鬼嗎!我告訴你,門都沒有!人家和你一樣大的女孩,都早就去廣東打工了,每年都給家裡帶來好幾萬!而且,人家結婚的時候,光彩禮就收十幾萬!我怎麼就養了你這個賠錢的貨!」徐莎氣的破口大罵。
這時候,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跑了進來。
是苗月月的弟弟苗海。
苗海慌張的說;「媽,媽你給我三十萬準備好了嗎,那些逼債的要找來了。

苗月一聽,氣的推了一把苗海,「苗海!你又做什麼孽了!三十萬,家裡哪有三十萬讓你糟蹋。

「你推你弟弟幹嘛!他就是不小心犯了個錯。
」徐莎護着苗海,她心疼的說:「兒子你別擔心,那些要債的來了,我跟他們說,讓他們緩緩。
那些要債的太沒良心了,把我兒子都給嚇壞了。

苗海抱着徐莎,很沒用的哭了起來。
苗月氣的不行了,「媽!你再溺愛他,他更要無法無天了。
你剛剛還說我上學花了五萬塊,你也不想想,你兒子這些年在賭博上欠了多少錢了!我爺爺的礦工退休金,我爸爸的工資,再加上你每天辛辛苦苦在工地上賺的錢,都讓他糟蹋了,你現在還慣着他。

「你閉嘴!兒子,你別擔心,三十萬很快就有了,等趙有成送來彩禮,咱們就有三十萬了。
」徐莎心疼的摸著兒子的頭。
「彩禮?三十萬?什麼意思?」苗月看着徐莎。
徐莎不耐煩的說;「沒什麼意思,就是隔壁村的趙有成,想要娶你,我答應了。
趙有成可是咱們鎮上鼎鼎有名的企業家,附近的公路還有鎮**大樓,都是他包的工程。
他人長得也好,年輕有為,人家能看上你,那也是你的福氣。
總之,你不能和陳陽結婚,只能嫁給趙有成。

苗月的腦子,轟的一下炸開了,她一下子淚流滿面,她看着自己的老媽,第一次感覺如此的陌生。
陳陽此時已經走了出來,站在屋子門口,看着這一幕。
現在陳陽明白,為什麼徐莎看到自己,會如此的厭恨了。
原來,她已經把自己的閨女給賣了。
她要收別人三十萬的彩禮給兒子還賭債啊!
陳陽沒來由的心疼苗月。
山村裡,一個女娃娃,想要高中畢業,讀完大學,難如登天!畢業之後,想要按照自己的意願,找個心愛的男孩結婚,就更加不可能了。
苗月月真的已經很不容易了。
就在這時候,幾個混混走了進來。
為首的那個,竟然是牛大柱。
牛大柱換了一身乾淨的花布衣服,他脖子上掛着大金鏈子,帶着五個人,頂着花花綠綠的殺馬特頭髮走了進來。
「我說苗海,你特娘的不長記性是不是!三十萬的賭債,你到底是打算什麼時候還,信不信老子現在就把你家給點了!」牛大柱手裡,一個zippo的打火機,在不停的旋轉着。
苗海看到牛大柱這些人,嚇的腦袋縮到了褲襠里。
徐莎笑着走過去,「我說大柱子,咱們都是一個村的,你就給嬸個面子,再緩幾天唄,我已經同意把女兒嫁給趙有成了,趙先生有錢,他出三十萬彩禮,不難。

牛大柱看了眼苗月月,他點頭說;「如果苗月真的嫁給了趙大少,我們當然就不擔心了,可是,你們這親事靠譜不?要不這樣吧,我們帶着苗月去趙大少家走一趟,只要你們兩家把親事給訂了,三十萬的賭債,想拖延多久都行。
現在這樣,二嬸,你口說無憑啊。

「行,那咱們一起去趙有成家裡。
」徐莎說。
「我不去,要嫁你嫁,反正我不嫁!」苗月氣的臉色通紅。
「你個死妮子,你是要看着你弟弟被人逼死嗎!」徐莎一把拉住苗月。
苗月掙扎。
徐莎噗通一下,跪在了苗月身前,「月月,算是媽求你了行不行!媽養你這麼大,供你讀大學,你不能這麼忘恩負義啊。
你要不嫁給趙有成,你弟弟肯定會被逼死的,你弟死了,我也不活了,咱們家就家破人亡了。

苗月又生氣又無奈,她趕緊把徐莎拉起來。
「別墨跡了跟我們走。
」牛大柱一巴拉住苗月的胳膊,就要拉她走。
「放開他!」陳陽順手抄了一個鐵杴,朝着牛大柱走過去。
牛大柱看到陳陽,嚇的他往後退了幾步。
「草,陳陽,你特么別多管閑事!」牛大柱指着陳陽。
「苗月是我媳婦,這裡是我丈母娘家,你說我多管閑事?」陳陽惡狠狠的看着牛大柱。
牛大柱雖然帶了五個人,可是他想起陳陽的身手,依舊覺得恐懼。
「行,看在咱們是同學的份上,我今天給你一個面子,但是,苗海欠的三十萬,白紙黑字,簽字畫押,清清楚楚的,你們別想賴掉」!牛大柱帶着人,轉頭就走了。
陳陽雖然一直跟着老道士,被禁錮在神農架高山上,沒見過什麼世面,可是他並不蠢,他還是讀了很多書的。
看到牛大柱,硬要拉着苗月月去趙有成家裡定親,陳陽心裏就隱隱明白了一些。
苗海欠了三十萬賭債,被人逼債,同時趙有成又答應用三十萬彩禮迎娶苗月月。
哪有這麼巧的事情啊!
呵呵,這就是設下計謀,逼着苗家賣女兒啊。
陳陽朝着苗月說;「沒事了,以後有我在,他們不敢來欺負你們。

苗月轉頭,怒視陳陽,「你也不是好東西!牛大柱看到你就走了,你們關係肯定很好吧,哼,人渣!」
被苗月噴了一臉的唾沫星子,陳陽也很是無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