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不滅霸體訣
不滅霸體訣 連載中

不滅霸體訣

來源:外網 作者:八異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八異 玄幻魔法

卑微少年,意外覺醒前世記憶,修不滅霸體訣,擁有後天覺醒血脈的能力。別人一生只能覺醒一種血脈,而他卻能覺醒十個、百個,還能隨意融合,最終鑄就不滅霸體!我以凡軀鑄霸體,隻手遮天鎮世間!九極聖體?荒天古體?太上王體?任你體質舉世無雙,又怎敵我不滅霸體!展開

《不滅霸體訣》章節試讀:

在眾士兵後方,一名身披紅甲的青年,騎着高頭大馬,慢悠悠而來他目光倨傲,正居高臨下地俯視着慕楓。

「你是何人?

為何擅闖我的住所?」

慕楓冷冷看向騎在馬上的青年。

「大膽賤民,見到羅統領還不跪下!」

一名士兵,忽然獰笑一聲,手中鐵矛猛地掄起,狠狠砸向慕楓的膝蓋處。

這名士兵下去手毫不留情。

這一鐵矛下去,他的膝蓋必然要被砸成稀巴爛。

慕楓目光森冷,他只是詢問一句,這士兵竟對他下狠手,好沒道理。

他冷哼一聲,抬腳一踩,鐵矛便被他重重踩在腳下。

士兵沒想到慕楓還敢反抗,勃然大怒,欲要拔出鐵矛,卻發現鐵矛如在地上生根。

他使出渾身解數,鐵矛不動如山。

「給我鬆開!」

士兵大喝一聲,額前青筋畢現,眉心處更是出現了兩條燦燦金紋。

「如你所願!」

慕楓冷笑一聲,輕輕鬆開了右腳。

鐵矛失去了慕楓這邊腳力的支撐,如離弦之箭倒射而出。

士兵依舊還在奮力拔着鐵矛,根本沒料到慕楓忽然松腳。

他甚至都沒反應過來,鐵矛尖銳的尾部便將他的胸腔貫穿,而後釘在了地上。

這名士兵連慘叫聲都來不及發出來,就一命嗚呼了。

「你好大的膽子,我們乃是城主府巡邏軍,你敢殺城主府的人?」

周圍其餘士兵大怒,個個對慕楓怒目而視。

「你們說我殺的此人?」

慕楓環顧眾人,繼續道:「那我倒是問問,你們看見我用哪只手殺的他?」

頓時間,周圍的士兵啞口無言。

慕楓自始至終都未曾出手。

那名士兵之所以身死,還是他自己用力過猛,自己害死了自己。

「好了!劉天他咎由自取,死了也就死了!」

終於,騎在馬上的青年開口說話了。

他目光倨傲地俯視着慕楓,道:「我乃是城主府巡邏軍副統領羅陽屏,現在我且問你,你可知罪?」

「知什麼罪?」

慕楓目光一凝,他看見了羅陽屏身後跟着的夏涵,神色逐漸冷了下來。

羅陽屏目露戲謔,而後對着身後道:「夏涵小姐,你來說說,此子到底犯了什麼罪?」

夏涵這才慢悠悠走了出來。

她怨毒地看了慕楓一眼,悲憤道:「羅統領,我夏家好心好意收留他,但他卻恩將仇報,不僅辜負了冰璇,還想毀我清白。」

「他得逞了嗎?」

羅陽屏裝模作樣地問道。

「他自然沒能得逞,但卻懷恨在心,竟從夏府偷了五萬兩銀票以及我夏府重要武法《青玄掌法》,臨走前,還在夏府內縱火,致使我夏府損失慘重!請羅統領為我夏府主持公道。」

夏涵對着羅陽屏拱手,眼眸滿是怨毒之色。

慕楓心中一沉,到底是誰恩將仇報?

夏涵,根本就是顛倒黑白。

羅陽屏冷喝一聲,道:「好賊子,我羅陽屏平生最看不得你這種恩將仇報的垃圾。」

說著,羅陽屏駕馭着大馬,來至慕楓前面,俯視後者道:「今日我就秉公辦事,來人,給我拿下這罪人!」

周圍士兵一擁而上,一桿桿散發著森冷寒意的鐵矛刺向慕楓。

這哪裡是拿下慕楓,根本就是要將慕楓就地格殺啊。

慕楓右腳一蹬,以精妙的身法,躲過了周圍掠來的鐵矛。

「你身為城主府巡邏軍副統領,僅憑夏涵的片面之詞,就要對我治罪。

我倒是要問問,你是秉的什麼公,又是為誰辦事?」

慕楓冷眼直視着羅陽屏,面無表情地道。

「要證據是吧?

好,那我就讓你徹底死心!你們二人進去搜!」

羅陽屏懶洋洋地對着其中兩名士兵使了眼色。

那兩名士兵領命走入了城隍廟內。

他們裝模作樣地在城隍廟內搜羅了一番。

走出來的時候,一人手裡拿着一疊銀票,一人手裡拿着一本武法秘籍。

「大人,這是從廟裡搜出來的!我們清點過了,這是五萬銀票,而這秘籍正是《青玄掌法》。」

兩名士兵畢恭畢敬地將銀票和秘籍雙手奉上交給羅陽屏。

羅陽屏收起銀票和秘籍,冷笑地看着慕楓,道:「人證、物證俱在,你還有何話說?」

慕楓冷眼旁觀,在兩名士兵拿出銀票和秘籍的時候,他就知道這是栽贓陷害。

若他慕楓真有這五萬銀票,他又怎會落魄地在住在破舊城隍廟內呢?

看來,羅陽屏與夏涵串通一氣,將事先準備好的銀票和秘籍交給那兩名士兵。

等兩名士兵故做樣子搜索城隍廟後,便將準備好的銀票和秘籍拿出來,陷害慕楓。

「現在證據確鑿,經過本統領審判,你應該被打入死牢,聽候發落!」

羅陽屏冷冷地道。

「死牢?

按照潼陽城的律法,即便是情況最惡劣的偷盜者,也罪不至死吧!你這是無視潼陽城的律法。」

忽然,靠在廟宇柱子前的李文姝開口厲聲道。

城主府的死牢,乃是最黑暗的牢獄。

一旦進入死牢,基本是有死無生。

羅陽屏這是要把慕楓往死里逼。

「哪來的廢物女人,四肢都廢了,嘴巴倒是動個不停。

看本大爺,把你嘴巴也廢了!」

一名士兵,提着鐵矛,快步走向李文姝。

只是,他還未接近,一張手掌探來,落在士兵頭頂。

「你……」士兵看着眼前殺氣騰騰的慕楓,嚇得心中一顫。

「她,是我的母親!你敢動她,就死!」

慕楓說完,右手一扭,只聽咔擦一聲,士兵的腦袋歪到後面,當場死亡。

「慕楓,你好大的膽子!敢公然抗命,殺執法衛兵!」

羅陽屏臉色陰沉地彷彿滴出水來,他大喝一聲,眾多士兵將慕楓和李文姝層層包圍。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如此低劣的栽贓嫁禍手段,連頭豬都能看得出來,你還看不出來?」

慕楓面無表情地道。

羅陽屏臉色微變,慕楓這句話是在暗諷他連豬都不如啊。

忽然,夏涵說話了。

「對!我就是故意栽贓嫁禍你的。

但那又怎樣?

你和你母親都是廢物,你的話誰會相信呢?」

說到這裡,夏涵臉龐扭曲,繼續道:「打入死牢後,我會讓你們將裏面數十種刑具都嘗試一遍,直到死為止。

這就是你得罪我夏家的代價。」

夏涵不由自主地笑出了聲,完全一副小人得志的樣子。

「你聽到了吧!夏涵承認這是她栽贓陷害。」

慕楓平靜地看着羅陽屏道。

「你耳朵出問題了吧?

夏涵小姐,剛才根本沒說話。」

羅陽屏陰陽怪氣地道。

「葉彤小姐剛才什麼都沒說啊!」

「我也沒聽到!」

「這廢物肯定腦子有問題,開始說胡話了!」

「……」周圍士兵哄堂大笑,看着慕楓都好似看一個笑話。

「來人!將他們手筋腳筋挑斷,然後帶回死牢!」

羅陽屏大手一揮,獰笑道。

頓時間,周圍十多名士兵揮動鐵矛,砍向慕楓、李文姝四肢。

這哪裡是挑斷手筋和腳筋啊,分明是要砍斷他們的四肢。

「你們,找死!」

慕楓眼中閃過戾氣,滾滾靈力如怒龍般充盈在他的四肢百骸。

原本慕楓不想與這些城主府的人正面衝突。

可惜,這羅陽屏與夏涵沆瀣一氣,將他往死路上比。

忍無可忍,何須再忍?

只見他猛地一跺腳,以他為中心,方圓數丈的地面劇烈震動。

一股無形的勁氣四散開來。

一根根森寒的鐵矛,剛臨近他身軀數尺範圍,便被無形勁氣擊飛,連帶着士兵也是東倒西歪。

《不滅霸體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