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不敗戰尊
不敗戰尊 連載中

不敗戰尊

來源:google 作者:王二綿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景天元 景瀟瀟 都市小說

他,是最強龍神,絕世戰尊創建世界最強神秘組織龍神殿,統領四大煞神,十殿閻羅,十六判官,縱橫無敵偶然間,他看到女兒被欺辱視頻,更得知妻子被綁一夜間,五千強者,齊赴龍國!景天元命運坎坷,妻子與女兒是他人生最後的柔軟決不允許有任何人對他們不敬,更不會允許他們有任何損傷凡違者,殺無赦!龍神戰尊,天下無雙!展開

《不敗戰尊》章節試讀:

小小孩童,居然如此狠毒。

而錢渡,一臉得意,彷彿對自己的話很滿意。

景天元邁出顫抖的一步,卻將水泥地面踩出一個深深的腳印。

甚至,大地晃動。

錢渡雙眼猛的瞪大,充滿驚恐。

他的眼前,竟沒了景天元,而是一條龍。

一條本應該萬物至尊的五爪金龍,此時卻成為憤怒的化身,兇惡暴龍。

「快!快殺了他!」錢渡使勁揉眼,再看去仍是景天元,可他還是慌張大喊,「二叔,快讓人砍死他!」

可還沒等到自己二叔過來,錢渡雙臂猛然劇痛,低頭看去竟然不知何時被生生折斷,露出白花花的骨頭。

錢岸本在得意,突然覺得不對勁。

想要抬頭去看,卻發現哥哥跟自己都飛了起來,準確無誤的落在糞桶裏面,連嗆三口,差點死在裏面,頓時大哭。

兄弟倆全身沾滿屎尿臟污,甚至進到嘴裏,順着食道咽下。

糞便更被被濺到四周,繼續散發著惡臭。

剩下的家長俱都被惡臭刺激,胃裡不斷翻湧,直接嘔吐。

「你……你馬上給我弄出來!」落在糞桶里,錢渡依舊不知收斂,劇痛中大罵,「你TM的敢對我動手,信不信我馬上讓人把那個野種給輪了!」

景天元本不想再管他,聽到這話,猛的頓住。

慢慢轉過身子,目光中彷彿帶着尖銳的冰錐,直刺過去。

突然,糞桶被推倒,裏面的糞便全都涌到地上,他也跟着流了出來。

「算你TM識相!」錢渡以為景天元怕了,冷笑,「等老子……」

可是還沒等他得意完,忽然感覺腦袋一緊,景天元竟是直接踩在他腦袋上。

「你剛才,說要幹什麼?」景天元怒聲大吼,「再說一遍!」

錢大彪瞪大眼睛,本以為對方會嚇得跪地求饒,沒想到不僅折斷了自己侄子的雙臂,更還丟進了糞桶。

甚至,此時踩住腦袋大吼質問,完全沒把自己以及身後這些小弟們放在眼裡。

「把我大侄子放開!」錢大彪怒喝,「不然今天老子剁碎了你!」

同時,他揮了揮手,身後混混快速衝進將景天元圍住。

一百……

二百……

足足有着三百多人!

「二叔,快……快救我,我的胳膊斷了,頭也快炸了!」錢渡疼的哀嚎,大叫,「砍死他,快砍他!」

「二叔,快來把我弄出去啊,臭死我了!」錢岸更是在糞桶里大哭。

景天元看着眼前,冷冷一哼,瞳孔猛的收縮,無上威壓,恐怖氣勢,瞬間爆發,鋪天蓋地。

錢大彪臉色狂變,對方的目光讓他眼睛一陣刺痛,全身汗毛豎起來,甚至產生逃跑念頭。

冷汗遍布全身,他知道這樣下去只會坐以待斃,情急大吼。

「殺,給我殺!」

所有混混,眼睛都紅了,憤怒舉起砍刀大吼,朝着景天元砍來。

眼看就要砍中。

旁邊,猛的出現拳頭,重重砸在持刀人臉上。

噗!

腦袋好像西瓜一樣砸碎,濺到地上,紅白相間。

「找死!」

饕餮含怒出手。

如同地獄惡鬼,甚至在他周圍,鬼風陣陣。

巨型巴掌如同大擺錘,一掌下去,便是數個腦袋被拍碎。

窮奇也在此時出現,身形雖不高大,手段卻更為兇狠,眨眼間便有數人被擰斷脖子倒了下去。

兩人的兇猛讓那些混混嚇得連連後退,面現恐懼。

「一個……不留!」

景天元平淡開口,卻猛的一腳將錢渡踹的暈死過去。

饕餮和窮奇沉喝一聲,率先衝出,宛如無堅不摧的戰車,狠狠撞向人群。

跟着便是混沌還有檮杌,以及其他諸將。

錢大彪瞪大眼睛,他從未見過這般恐怖的戰鬥。

本以為三百對十幾,根本就是板上釘釘。

可誰想到,事實相反。

自己小弟跟稻草人一般,甚至連抵擋都無法做到。

成片的小弟被撞到肢斷血流,他心裏也更加恐懼。

想要偷偷逃離,可沒動幾步,脖子猛然一緊,跟着被硬生生提起來。

「我讓你走了嗎!」景天元的聲音如同催命符,大吼喝道,「你覺得自己走得掉嗎!」

「我……我……」錢大彪嚇得全身顫抖,臉色由通紅轉作茄紫,幾乎不能呼吸的他拚命張大嘴,伸着舌頭。

隨手將錢大彪丟在地上,踩在腳下,景天元的目光掃向眼前剩餘的這些人。

此時,景天元的憤怒達到頂端。

錢渡敢對自己說那種話,而且是針對自己女兒。

整個錢家都會因為他的這句話,徹底覆滅。

只不過,侮辱女兒的人,不止他一個!

此時,那些家長全都嚇得閉上了嘴,甚至後悔來到這裡,有的人已經想要離開逃走。

他們哪想到,連錢家少爺,都沒有辦法。

「你們兒子,都在視頻裏面出現過!」

景天元看着剩下眾人,冷聲道。

沒人敢吭聲,也沒人敢動彈。

地上的死屍仍在提醒着他們眼前這些人有多恐怖,他們不想死。

「瀟……瀟瀟爸爸,是我們不好。」終於,一個女人識時務的開了口,「我們道歉,這件事要不就這麼算了吧……」

她的話立即得到其他家長的認可,紛紛開口講和,甚至求饒。

「算了?」

景天元一直冰冷的面孔終於出現了變化。

強烈的憤怒刺激着每一寸皮膚,甚至開始不斷翻湧。

眼中怒火彷彿能焚燒天地萬物。

重重邁出一步,卻連大地都跟着顫抖。

「我女兒的哀求,有人理過嗎?」

「那時候,有人想過『算了』嗎?」

越說,景天元怒火越勝。

金色惡龍更為凝實,也更為可怕。

「嗷!」

一聲怒吼,強大的聲波竟硬生生將旁邊的警衛房震出數道口子。

「饕餮!」

大喝中,一道龐大如同小山的身影從空中落下。

彷彿萬斤巨石從高空墜落,竟將水泥地面砸出一道大坑。

一手一個,拋到空中,準確無誤落在糞桶之內。

那些家長,包括他們的兒子,無一倖免。

強烈的惡臭更加濃郁,那些人落在裏面痛苦大叫。

頓時,哭聲和叫聲連成一片。

想要爬出,卻發現根本動彈不得,只能恐懼的呆在裏面,更吐在裏面,甚至被迫吃進嘴裏。

景天元目光落在混沌身上,彷彿巨山壓頂,後者急忙單膝跪下。

「這些人,泡足一天一夜,誰敢邁出半步,殺!」

既然敢侮辱我女兒,那就要想到會有這麼一天。

沒殺,已經是優待。

而現在,該輪到錢渡以及錢大彪兩人。

「你……你要幹什麼!」錢渡見他朝着自己看來,帶着濃郁殺氣,嚇得大叫,「我告訴你,你別動我,不然那個野種的……」

然而,話沒說完,外面突然傳來陣陣鳴笛聲,打斷錢渡的話。

閃爍的燈光在幼稚園門口聚集。

竟是巡防署的人到了,而且數量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