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不敗戰皇
不敗戰皇 連載中

不敗戰皇

來源:google 作者:佚名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林雪 蕭炎 都市小說

蕭炎在戰場上征戰了六年的時間,他早已成為最強大的王者,而如今他的歸來本該是值得高興的,奈何當他發現自己的妻兒正在受苦受難時,一代戰神徹底震怒!都市中所隱藏的那些小人敢招惹到他的頭上,他會讓那些人明白一下什麼叫做真正的厲害手段!當戰神不再低調後,都市將全新洗牌,一場腥風血雨即將到來,不知蕭炎能夠接受這樣的挑戰?展開

《不敗戰皇》章節試讀:

第6章
  
  「常山趙子龍。」
  趙子龍淡淡說道。
  趙子龍的聲音不大,卻如洪鐘大呂般在岳南山的耳邊響起,震的他肝膽俱裂,目露恐懼,尖聲叫道:「你……你就是被江湖人稱武學奇才的絕世神童趙子龍?
曾經單槍匹馬在萬馬軍中斬殺敵將數百人從容而去的不敗將軍趙子龍?」
  「呵呵,沒想到你竟然知道我。」
趙子龍笑着說道。
  得到肯定答案,岳南山心裏愈加的震驚。
  對於趙子龍的事迹,他早有耳聞,六歲習武,十五歲便一人挑翻三十六個門派,後來從軍,位列修羅戰皇帳下四大戰將之首。
  早知道他是趙子龍,就算給自己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在他面前造次。
  岳南山很清楚趙子龍的實力,對方說的沒錯,就算掌教在他面前,也走不過一招,如果趙子龍想要殺自己,剛才那一摔,自己早已經被摔成肉餅了。
  這樣一尊傳奇,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等等!
  如果他是趙子龍,那一直被趙子龍主僕對待的男子又是誰?
  莫非……
  岳南山渾身一顫,面如死灰,根本不敢再想下去,此時他真是恨不得抽自己一萬個耳光。
  岳南山被趙子龍像丟沙包一樣,摔在地上的一幕,着實驚呆了在場的所有人。
  這怎麼可能?
  對於岳南山的實力趙啟山再清楚不過,在蒼城能與岳南山一戰的,一個巴掌都數的過來。
  可是就這樣厲害的高手,在對方面前竟然敗的如此徹底。
  韓老太,也是驚的目瞪口呆。
  這廢物消失的這六年到底經歷了什麼?
  在眾目睽睽之下,岳南山猛然間爬起來跪到蕭炎的面前,磕頭如搗蒜。
  「小人有眼無珠,不知戰……」
  「叫先生。」
趙子龍不咸不淡的說道。
  岳南山渾身一顫,連忙改口:「不知先生駕臨蒼城,衝撞先生,罪該萬死,罪該萬死……」
  「自斷一臂,滾回小洞峰,終生不得踏入紅塵。」
蕭炎淡淡說道。
  「是是是……小人一定謹記,老死山上……」
  岳南山如蒙大赦,激動的涕淚橫流,咬了咬牙,從身上掏出一把骨刀。
  毫不猶豫,一刀齊根斬下左臂。
  圍觀之人,全都是倒吸一口涼氣,他們沒想到岳南山對別人狠,對自己更是如此的狠。
  與此同時,他們對蕭炎的態度也是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能把岳南山這樣的高手逼的自斷一臂,他又怎麼可能是眾人口中的廢物呢?
  然而別人不知道,聽到蕭炎只是讓自己自斷一臂,岳南山心裏是多麼的開心喜悅,這樣的結局總比丟了性命要好。
  「滾吧。」
  「遵命,小人這就滾……」
  岳南山忍痛爬起來,顫顫巍巍的向著酒店門口走去。
  臨走之際,他冷冷的鷹眼狠狠的瞪了一眼趙啟山,趙啟山看着岳南山的眼神如墜冰窟,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岳南山心裏冷笑。
  趙家和韓家真是不知死活,連戰皇都敢得罪。
  都他媽的是嫌自己命長嗎?
  可恨,竟然連累了自己。
  若非念及趙啟山當年的恩情,說什麼也要滅了趙家和韓家,報了此仇。
  罷了,趙啟山,今日為趙家斷了一臂,從此你我兩不相欠,以後趙家是生是滅,就看你們自己的造化了。
  大廳內,落針可聞!
  此時的趙啟山和韓老太,才意識到蕭炎之前說的趙韓兩家沒必要在蒼城存在意味着什麼?
  就連號稱蒼城第一高手的岳南山都被逼的自廢一臂,現在誰還能治得住蕭炎?
  「蕭炎,你究竟想要什麼?」
趙啟山此時不僅氣勢弱了三分。
  「公道!」
蕭炎緩緩站起來,如鷹一般銳利的眼神盯着趙啟山說道。
  「公道?
廢了我孫兒的雙臂,要找公道那也是你欠老夫一個公道。」
  趙啟山恨恨的看着蕭炎說道。
  「趙士誠罪該萬死,我廢他雙臂,讓他多活幾天已經是仁慈了。」
  「你們堂堂趙家和韓家欺負一個弱小女子,致使她走投無路,逼入絕境,竟不知悔改,你們全都該死……」
  蕭炎的臉上布滿寒霜,渾身的氣勢如潮水一般布滿全場,所有的人都感覺一陣窒息傳來,彷彿身處屍山血海中一般,恐懼的臉色慘白。
  「蕭炎,你別欺人太甚,月影她是自殺,要怪就怪你,是你害了她!」
韓老太說道。
  「哼,現在還執迷不悟,就這麼殺了你們太便宜了,七天之後,韓家上下五十二口人,趙家一百八十三口人,全部給我去月影的墳前跪下贖罪……」
  徒然,蕭炎的氣勢一盛,腳下一頓。
  與此同時,他身後的桌子彭的一聲,毫無徵兆,瞬間化為了齏粉。
  「那天,我會在山上準備好二百三十五口棺材,讓你們給我老婆陪葬。」
  蕭炎聲音不大,卻如驚雷一般炸響,讓在場所有的人都是渾身一顫。
  「這幾天你們可以逃,只要能逃得掉,你們也可以殺我,只要有這個本事……讓我看看你們趙韓兩家的能耐。」
  蕭炎森冷銳利的目光掃過在場的每一個人,那些被蕭炎眼神掃過人全都是臉色一白,感覺喉嚨一股氣血在上涌。
  「就憑你們兩個人也想滅了我們趙韓兩家,不自量力,大不了跟你魚死網破。」
  趙啟山睚眥欲裂,握着拐杖的手捏得發白。
  蕭炎冷哼道:「錯了,魚會死,網不會破,你們可以試試。」
  「記住,你們只有七天時間……」
  說完蕭炎帶着趙子龍大踏步的離開酒店。
  大廳內,寂靜無聲。
  韓老太渾身哆嗦,顯然被蕭炎剛才的話語驚訝道了:「趙家主,這可怎麼辦?」
  趙啟山畢竟是大家族家主,雖然剛才也是被蕭炎的氣場震的有些慌亂,但是很快就平復下來。
  「慌什麼,他們只有區區兩個人而已,今天主要是準備不足,才會陷入被動局面,一個廢物而已,當真以為我趙家沒有手段了嗎?」
  「來人,立刻給我派人去調查蕭炎這幾年的經歷,他的真實身份是什麼……」
  酒店之外。
  「先生,為什麼不直接滅了趙韓兩家?」
趙子龍猶豫了一下,不解的問道。
  「滅他們還不容易,可是月影所吃的苦,所受的罪,不是他們一死了之就可以謝罪的,我要他們恐懼,絕望,生不如死,為他們所犯下的罪行懺悔……」
  「屬下明白了,現在去哪裡?」
  蕭炎看向遠方,目露傷感,良久嘆口氣,說道:「先去青崗陵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