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不敗神將
不敗神將 連載中

不敗神將

來源:google 作者:佚名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楚心悠 蕭炎 都市小說

五年浴血征戰,突然接到女兒求救電話,不敗神將攜無上神威,強勢歸來,誓要讓所有仇人跪伏在腳下,痛哭求饒.........展開

《不敗神將》章節試讀:

第7章
  
  見到來人,趙大海眼睛都亮了。
  他連滾帶爬的沖向那男人:「老闆,您可來了,快救救我啊,這群混蛋竟然對咱們照山河集團的人不敬,我……」
  他這話還未道盡,就被老闆周山一巴掌抽翻!
  「你給我閉嘴!」
周山的聲音都在顫抖,此時的他,恨不得能一巴掌抽死這個蠢貨!
  趙大海你得罪誰不好,偏偏得罪這尊大神?
  他才接到的命令,神將來到臨海,讓他好好侍奉,周山還沒來得及拜見神將,下面人就闖下出這種禍事。
  這不是茅坑裡打燈籠,找死呢嗎?
  想到這裡,周山急速衝到蕭炎面前,噗通跪下,顫聲道:「神將大人,是屬下管理不力,求您饒恕。」
  什麼?
屬下?
  這兩個字就如一道驚雷,直接劈在趙大海耳邊,他臉色發白,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
  蕭炎皺了皺眉。
  他的下屬,可不是誰想當就能當的。
  夏敬連忙在一旁介紹道:「神將大人,照山河集團是龍王殿下送給您的禮物,您接下來任職三省總司的大典,就是這個周山負責承辦的,事情太急,我一時就沒來得及和您報告」
  「是是是。」
周山連忙謙卑點頭。
  趙大海聽到老闆稱呼蕭炎為『神將』,再聯想到今天機場突然到來的戰鬥機。
  他突然像是明白了什麼,頓時面無血色。
  「神…神將饒命啊!」
  「神將,求您饒我一回吧,我真不知道花花是您的女兒!」
  「我錯了,我真的知錯了!」
  趙大海雖然狂卻不傻,他拖着殘破的身體衝到蕭炎的腳下,磕頭如搗蒜,顫聲連連求饒。
  蕭炎一想起心悠剛才那絕望的眼神,還有花花滿身插着醫療管子的模樣,眼神中的殺意就越發凌厲。
  「你這種畜生,也配得到原諒?」
  「夏敬,繼續注射。」
  趙大海虎軀一震,還要繼續?
  「不要,神將,我錯了我真錯了,您這樣還不如殺了我呢,我求您殺了我吧!」
  趙大海瘋狂的向蕭炎磕頭,可蕭炎怎麼會放過他?
  「打!」
  「再打!」
  趙大海好像身處於無間地獄,不斷重複着痛苦。
  每隔幾分鐘,蕭炎還會讓夏敬給他打一隻清醒劑,就為了把他死前的痛苦,拖到極致。
  趙大海現在恨不得自己趕緊死掉。
  他想要掙扎,但全身的骨頭都被高濃度的毒素腐蝕,他根本沒法動彈,甚至連自我了斷的能力都沒有。
  眼看着夏敬拿着針管再次走來,趙大海已經快瘋了:「讓我死吧,我求求你們讓我死吧……」
  蕭炎看着他,冷冷道:「想死?
哪兒那麼容易,繼續打。」
  「不……不!
!」
  幾十針下去,趙大海已經不能算是個人了,他像是一灘爛泥癱在地上。
  看着肉泥一樣的趙大海,蕭炎深吸口氣,才低聲道:「心悠,花花,我為你們報仇了,從今天起,誰要是再敢傷害你們,這就是下場!」
  轟!


  別墅眾人目睹了這一切後,全部嚇的魂飛魄散,就連見多識廣的周山,看向蕭炎的眼神中也充滿了恐懼。
  話落,蕭炎抽出張紙巾,擦了擦濺到他手上的血,甩到趙大海死不瞑目的臉上。
  「人,總得為自己做過的事付出代價。」
  說著,他抱着楚心悠轉身離開。
  好在楚心悠受的只是外傷,沒有什麼大礙,休息一下就可以了。
  蕭炎又胡亂將趙大海的事,搪塞過去,楚心悠才沒有繼續追問。
  花花在神醫張順谷的照料下,也有明顯的好轉,會纏着蕭炎叫爸爸,讓他講故事了。
  ……
  花花康復出院,蕭炎也終於回到了楚家。
  五年未歸,楚家一家也從別墅換進了八十年代老式破舊筒子樓。
  很快,門開了,楚心悠的母親吳春燕看到蕭炎一愣,疑惑道:「心悠,他是……」
  楚心悠正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時,她懷裡的花花,興高采烈道:「姥姥,他是花花的爸爸,花花的爸爸回來嘍!」
  「什麼?
這就是五年前那個不辭而別的混蛋!」
吳春燕眼眶瞬間便紅了,眼淚滾滾而落。
  突然,她上前抓住蕭炎的衣領,大聲怒吼道:「你這個廢物居然還有臉回來!
你知不知道因為你,心悠這些年受了多少委屈,吃了多少苦!」
  「我女兒的一生都被你毀了,你怎麼不去死!」
  吳春燕對蕭炎又吼又罵,情緒十分激動。
  蕭炎怎麼會不知道楚心悠這幾年受的委屈?
  他語氣堅定地說道:「媽,我知道心悠這些年受的委屈,這次回來,我再也不會離開心悠半步,還讓她過上最幸福的日子!」
  聽了這話,楚心悠父親楚建國沉默片刻,皺眉道:「你這五年都去做什麼了?」
  「當兵。」
蕭炎回答道。
  楚建國下意識問道:「那你這五年時間,可有混到一官半職?」
  蕭炎搖搖頭:「不算什麼大官,但你們放心吧,這五年我學了不少本事,只要心悠想要的,我都能幫她得到,絕對不會再讓她受半點委屈!」
  聽了這話,楚建國吳春燕二人非但沒有感動,反而用懷疑的目光審視着蕭炎。
  吳春燕恨恨道:「那你就是什麼都沒混出來嘍?
什麼都沒混出來,你以為靠你一張嘴,就能給心悠未來嗎?」
  「你趕緊走吧,我們家不歡迎你,心悠,你爺爺還讓咱們去參加家宴呢,趕緊趕他走!」
  這五年,他們一家人所受的屈辱太多了,蕭炎若是成材,還可以考慮接受。
  可這廢物在軍隊混了五年,一官半職都沒有混上,這樣的人,怎麼能給她女兒未來?
  看到父母這麼堅決的態度,楚心悠倔強道:「不,爸媽,讓他進來!」
  吳春燕疑惑道:「心悠,你這是什麼意思?」
  「媽,我知道你不願意接受蕭炎,但花花還小,她需要一個爸爸,求你們再給蕭炎一次機會,讓蕭炎暫時留在咱們家吧。」
  花花也是緊緊摟着蕭炎的大腿,哭的小臉皺成一團:「我要爸爸,姥姥,不要趕爸爸走,求您了……」
  楚家老夫妻拗不過花花,只能讓蕭炎留下。
  這一刻,蕭炎真切的感受到心如刀割,楚心悠和花花是多麼需要自己。
  這五年,因為自己楚心悠和花花不知道遭受了多少委屈,現在他已為大夏國神將,自然會好好補償這五年對她們母女倆的虧欠。
  只是現在蕭炎還不能向楚心悠坦白自己的身份,因為一旦暴露身份,就會帶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甚至會引起整個大夏的震蕩。
  等時機成熟的時候,再告訴她也不遲。
  ……
  去楚家的路上,楚心悠把蕭炎拽到一邊,說道:「蕭炎,你既然回來了,就還是我的丈夫,等會家宴上,其他人看見你,肯定要說些難聽的話,你忍忍,不要和他們計較。」
  「我知道了。」
蕭炎點頭心頭一暖,沒想到五年未見,楚心悠還願意接受自己。
  這五年已經虧她很多了,旁人幾句難聽的又算什麼?
  見這兩人這麼親密,吳春燕氣的一跺腳:「真是造孽啊!」
  楚家大宅。
  楚家的家宴就在這裡舉辦,楚家雖然不是臨海的豪門,但也能稱得上有頭有臉的世家。
  當楚心悠帶着蕭炎到來時,一道道驚訝夾雜着戲謔的目光向他們射來。
  「誒?
楚心悠身邊這人不是蕭炎嗎?」
  「是啊,還真的是他,他什麼時候回來的?」
  五年前,楚心悠死心塌地要和蕭炎結婚,結果在結婚沒多久,蕭炎就神秘消失,現在怎麼突然回來了?
  霎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蕭炎吸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