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冰冷王爺太會撩
冰冷王爺太會撩 連載中

冰冷王爺太會撩

來源:google 作者:雲小小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蘇姨娘 顧雲嬌

上輩子,顧雲嬌痴心錯付,滿門被滅,凄慘而死重生一世,她決心左手撕白蓮,右手毆渣男,報仇雪恨,順帶着抱上戰神大人的大腿,保全家平安只是,這戰神大人怎麼跟她想的一點都不一樣「再拽袍子就掉了,小丫頭,你在故意佔我便宜吧?」「半夜爬床,你這是饞我身子?」「都道痴心女子負心漢,顧小姐,你這翻臉無情的本事,怎麼比負心漢還厲害?」房中,被蕭楚煜扛在肩上扔上了榻,顧雲嬌抓着被子連連後退,她總覺得自己不是抱上了戰神的大腿,而是誤惹了惡賊土匪隔日一早,顧雲嬌揉着老腰暗暗後悔:這大腿,可以不抱了嗎?展開

《冰冷王爺太會撩》章節試讀:

「娘,娘你怎麼了,你別嚇我啊娘……」

沖向林氏,顧雲瀾從婆子的手裡將林氏扶過來,她聲淚俱下的喊着,當然她也沒忘了顧晚舟。

「爹,你快來看看,娘她這是怎麼了?」

顧雲嬌瞅着這一幕,一愣一愣的,要說戲,那還得是林氏母女倆,配合的天衣無縫不說,這說倒就倒的本事也是絕了。

不像她,哭一哭還得在自己身上下手,靠疼落淚。

這柔弱小白花,也不是那麼好做的。顧雲嬌暗戳戳的尋思着。而這片刻的工夫,顧晚舟已經衝到了林氏的身邊,他將林氏從地上抱起來。

「娘,林氏才挨過打,身子正虛,不論什麼事,還是等她好了再說吧。」

一旁,蘇姨娘一口牙差點咬碎了。

昨兒清月來告訴她:過剛易折,善柔不敗,那會兒她還不怎麼信。可現在真的跟林氏交了手,她倒是愈發明白了。

裝暈惹人疼而已,誰不會啊?

只恨她晚了一步。

蘇姨娘看向顧雲嬌,轉而對顧晚舟道,「四爺,病來如山倒,這看病的事如何能耽擱?林姐姐身子嬌弱,這麼冷的天,又如何拖得起?嬌嬌不就會醫術嗎?她的醫術,可比外面郎中強多了,四爺何必捨近求遠?」

哪怕蘇姨娘不開口,顧雲嬌也是要蹚這趟渾水的。

林氏母女瞧着情況不好就想跑……

哪有那麼便宜的事?

上前兩步,顧雲嬌看向顧晚舟,「爹若信得過我,我可以幫林姨診治,若是爹信不過,那就……」

「既然連自家女兒都防着,那就帶着人滾。」

顧雲嬌的話還沒說完,老夫人就冷冷的懟了顧晚舟一句。她精明一世,怎麼就養出顧晚舟這麼個蠢貨?

看着就來氣。

顧晚舟面露委屈,「娘,我怎麼會信不過嬌嬌?嬌嬌,你快過來瞧瞧。」

顧雲嬌上前給林氏診脈,在她手指觸碰到林氏手腕的瞬間,她明顯感覺到林氏抖了一下。

害怕?晚了!

顧雲嬌看向顧晚舟,「爹,林姨外傷不重,她之所以會暈倒,是因為氣急攻心,這不是什麼大毛病,我能治,」也不等顧晚舟回應,顧雲嬌直接側頭看向清月,「我在祖母這的偏殿里,放了一盒銀針,是我之前研究穴位留下的,你去給我取來。」

「是。」

清月手腳麻利,沒一會兒就將銀針取回來了。

要是正經的病人,顧雲嬌絕對不會馬虎,可對這裝暈的,她也絕對不會客氣。

並沒有讓顧晚舟將人送進屋裡,相反,她開口交代,「爹,把林姨放在地上吧,直接放平,方便施針。」

「可這地太涼,只怕……」

「我這施針很快的,也就十幾針而已,有爹猶豫的這個工夫,林姨都醒了。」

見顧雲嬌這麼說,顧晚舟也沒再堅持。

顧雲嬌看着躺在地上的林氏,又瞟了一眼一旁恨意叢生的顧雲瀾,她不禁垂眸勾唇。那蔫壞的笑容,像是只小狐狸似的。

蕭楚煜隨顧雲逸一起過來,才進院子,就瞧見了這一幕。

他桃花眼微彎,隱隱透着些許寵溺。

「阿煜,這是我妹妹顧雲嬌,她師從我四嬸,醫術可好了。」

顧雲逸說話的工夫,顧雲嬌已經開始落針了,像是早已胸有成竹,她落針速度奇快,瞧着就給人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

一眾的丫鬟小廝都在竊竊私語,誇顧雲嬌的醫術,恨不能把她捧到天上去。

就連顧晚舟,也跟老夫人念叨,「娘,嬌嬌真厲害。」

林氏聽着,差點真氣暈過去。

什麼狗屁的施針?顧雲嬌分明就是在亂扎,偶爾有那麼幾針扎在了穴位上,還是放大她身體痛覺的,身上的那點傷,痛苦一下子增加百倍。

這哪是行醫救人?

這根本是趁她病,要她命!顧雲嬌真是個賤人!

顧晚舟真是個蠢貨!

林氏在心裏罵的氣勢洶洶,等到實在撐不住,她才幽幽的睜開眼睛,眼底儘是嬌弱迷茫,彷彿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顧雲嬌轉頭看向顧晚舟,「爹,我就說我醫術好吧,信我的,沒錯。」

「是,咱們嬌嬌醫術最好。」

顧晚舟說著,上前去將林氏抱起來,他小心翼翼的看向老夫人。

他那德性,老夫人也看透了,她冷聲道,「我顧家是仁善之家,既然病着,我也不再為難誰。不過還是那句話:你想娶林氏,就分出去;不想分出去,她就永遠進不了顧家的門,除非我死。」

話說完了,老夫人拉着顧雲嬌就往屋裡走。

其餘人見狀,也都跟進去了。

顧雲逸和蕭楚煜兩個在最後,路過顧晚舟的時候,蕭楚煜腳步微微頓了頓。他倒是沒有開口,只是他身上的冷意,似乎比這冬日的風還要寒,讓人脊背發涼。

倒是顧雲逸,忍不住勸了一句,「四叔,人之情多矯,有些事可以渾渾噩噩的,求一個難得糊塗,可有些事不行。」

說完,顧雲逸便和蕭楚煜離開了。

顧晚舟看着懷裡的林氏,眉頭蹙得緊緊的,他真的不明白,為什麼所有人都說他錯了?

林氏溫柔賢惠,他們只是不了解而已。

顧晚舟抱着林氏往外走,並沒有注意到氣惱的蘇姨娘,他也沒注意到,顧雲瀾一直痴痴的望着蕭楚煜離開的方向,半晌都沒有動,更沒有跟上。

冬日紅梅綻,可顧雲瀾一眼望見蕭楚煜的時候,卻已然滿心春景,桃花絢爛了。

面容俊朗,氣質出塵。

她要嫁的人,就該是這副模樣的。

顧雲瀾挪不動腳步,顧晚舟沒看見,可蘇姨娘卻都瞧在了眼裡。

讓下人半抬着去顧雲瀾身邊,蘇姨娘冷哼,「外室女就是外室女,任憑四爺怎麼寵,終究上不得檯面。小小年紀,就這麼如饑似渴,也不嫌丟人。」

「你……」

「長得好看就是麻煩,明明不是罪,卻要受被你這種女人覬覦的苦,楚公子也真是倒霉。不過……」輕蔑的打量顧雲瀾,蘇姨娘直咂舌,「顧雲瀾,你真該回去照照鏡子了,知人者智,自知者明,想攀高枝,也該掂量掂量自己配不配。」

懶得跟顧雲瀾多費口舌,蘇姨娘心裏痛快了,就讓人抬着她往外走。

只是臨到門口的時候,她又讓人停下了。

回頭看向滿臉憤恨不甘的顧雲瀾,蘇姨娘笑得邪佞。

「顧雲瀾,你娘一輩子都進不了顧家的門,可你卻是顧家的骨肉。顧家是仁善之家,女兒尤其金貴,你看嬌嬌就知道了。我想,若是沒有你娘,最次……你也該是個庶出的小姐吧?真是可惜了。」

蘇姨娘漫不經心的一句話,攪亂了顧雲瀾的整片心湖。

她攥着帕子的手,不斷收緊。

《冰冷王爺太會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