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冰冷少帥荒唐妻
冰冷少帥荒唐妻 連載中

冰冷少帥荒唐妻

來源:google 作者:顧輕舟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司行霈 霸道總裁 顧輕舟

我家夫人是鄉下女子,不懂時髦,你們不要欺負她!那些被搶盡了風頭的名媛貴婦們欲哭無淚:到底誰欺負誰啊?我家夫人嫻靜溫柔,什麼中醫、槍法,她都不會的!那些被治好過的病患、被槍殺了的仇敵:您是瞎了嗎?我家夫人小意柔情,以丈夫為天,我說一她從來不敢說二的!他跪在搓衣板上,一臉豪氣雲天的說眾人:臉是個好東西,拜託您要一下!展開

《冰冷少帥荒唐妻》章節試讀:

顧輕舟似在地獄中走了一遭,回到家中時精神恍惚。
顧公館眾人神色各異。
她父親陰沉着臉,分外不滿。
和她走散的陳嫂,已然是嚇得半死。
顧輕舟回房關上了門,眼前全是那張完整活剝下來的人皮…….
她捂住嘴,哭到抽搐,又嘔吐。
她遇到了魔鬼。
「都是那支勃朗寧手槍惹的禍!」顧輕舟後悔不跌。
她當時也是順手,就拿了他的槍,哪裡想得到後患無窮?
「他知道我家在哪裡,我卻不知道他是誰!他既然是軍**的人,對付我父親還不是易如反掌?」
這世道,扛槍的總是強硬過從政的,所以軍**碾壓市**,很多地方市**,不過是軍**的傀儡。
顧輕舟想把槍還給他,卻不知去哪裡還,更不知他下次還來不來找她!
為了那支槍,他可以在火車站尋她三天;大概是因為她拿了他的槍,所以一見面他就摟摟抱抱,將她視為己有,像對待風塵女子那樣,他用一支槍買了她。
偏他又是魔鬼!
他對付敵人的方式,他對付女人的手段,顧輕舟不寒而慄。
任何手段和道德,在魔鬼眼前都不值一提!
顧輕舟不知哭了多久,有人輕輕敲陽台的門。
她異母兄長顧紹,站在陽台上,已經聽聞她哭了多時。
陽台的門沒有鎖,見她抬眸,看到了他,顧紹就走進來。
「…….別怕,迷路沒什麼可怕的。
以後你想去哪裡,我陪你去。
」顧紹站在她床邊,輕聲道。
一縷縷的溫暖,沁入她的心田。
他們都以為顧輕舟矯情,不過是迷路,就嚇得這樣!
「阿哥!」顧輕舟虛弱擁被,眼淚流了滿臉,眼皮都浮腫了。
顧紹就坐到了她的床邊,輕輕握住了她的手。
他的手掌纖薄卻乾燥溫暖,給了她友善和力量。
顧輕舟抱住了他的腰:「阿哥,我怕!」
「不怕!」顧紹一愣,精神有點緊繃,同時也輕輕拍着妹妹的後背,「不怕的,舟舟…….」
約莫過了半個小時,顧輕舟讓顧紹回房去休息。
顧紹亦擔心母親和姐姐罵他,只得先走了。
這一夜,顧輕舟沒怎麼睡着,闔眼都是那血淋淋的畫面,還有堂子里那個女人凄厲的慘叫。
顧輕舟從小早熟,她的乳娘李媽教她復仇,教她怎麼應對繼母和姊妹,教她如何網絡人脈,卻獨獨沒告訴她怎麼對付一個魔鬼一樣的男人!
第二天早上,顧輕舟萎靡不振起床了。
吃過早飯之後,父親去衙門了,老二顧紹和老四顧纓去學校,老三顧維傷口化膿發燒,住到德國教會醫院去了,秦箏箏帶着長女顧緗出去買衣裳做頭髮,準備今晚督軍府的舞會。
獨顧輕舟留在家中。
她又睡著了。
等她醒過來,已經是黃昏,眼睛的浮腫已經消失了,她精神也好了很多。
她換了衣裳,穿着督軍府送過來的那件淡粉色掐腰洋裝,滿頭齊腰的直發,用一根白玉簪挽起。
古典的挽發,配上新式的洋裝,老舊和新派在她身上融合得很完美,一點也不違和,似從古畫里走出了的美人。
顧輕舟下樓的時候,正巧父親和二哥顧紹回家。
他們父子推門進來,就見樓梯蜿蜒處,聘婷少女款款而行,粉色洋裝泛出溫潤的光,映襯着她雪白細膩的小臉。
纖長的頸脖上,垂落了幾縷黑色散發,黑髮紅顏,美得似天際譎灧的晚霞,周身披着絢麗的光,嫵媚灼目。
顧紹呼吸一頓,臉不由自主紅了。
顧圭璋很驕傲,他終於有了個像樣的女兒。
昨日顧輕舟迷路給他的不快,頓時消弭。
「阿爸,阿哥,你們回來啦?」顧輕舟淡笑,聲音低婉。
柔軟澄澈的眸子,泛出細碎的光,顧輕舟很溫柔。
「晚上去督軍府,要處處聽你母親的話。
」顧圭璋交代幾句。
顧輕舟一一應下,十分乖巧聽話。
秦箏箏隨後也帶着顧緗下樓了。
顧緗穿了件銀色綉折枝海棠的旗袍,包裹着曼妙豐腴的身材,曲線玲瓏,臉上畫了精緻的妝容,燙了捲髮。
若顧緗是外頭的女人,顧圭璋就覺得她很美,美得叫人骨頭裡發酥,可她是他女兒,顧圭璋就覺得她像出去賣笑的,丟盡了顧家的臉!
父親都不喜歡女兒性感,只喜歡女兒單純可愛,像顧輕舟這樣。
「穿得什麼東西,小小年紀不學好!」有了對比,顧圭璋憤怒了。
秦箏箏看了眼顧緗,再看了眼顧輕舟清純俏麗的裝扮,頓時明白丈夫的火氣。
安撫了幾句,督軍府的車就來了。
顧輕舟、顧緗和秦箏箏上了車。
顧緗被她父親幾句話氣得半晌,呼吸沉重。
她太生氣了,她父親在顧輕舟面前,把她貶得一無是處。
正巧顧輕舟就挨着顧緗坐。
顧緗忍不住,伸手使勁掐顧輕舟的腰,恨不能掐死這個小賤人!
她掐得很用力,想把顧輕舟的一塊肉擰下來。
顧輕舟的洋裝被她掐皺了一塊。
應該很疼的。
可顧輕舟面無表情。
顧緗越發氣了,悄悄拔下自己的耳釘,用耳釘砸扎到顧輕舟肉里。
這下應該疼了吧?
顧輕舟依舊沒反應,只是見顧緗越來越過分了,顧輕舟反轉過手,就聽到咔擦一聲,她把顧緗的手腕就扭脫臼了。
「啊!」顧緗慘叫。
「怎麼了?」秦箏箏坐在最右邊,被女兒的哭喊嚇了一跳。
「姆媽!」顧緗大叫大哭,「我的手!」
她的手腕已經掉了,用不上半分力氣!
「姆媽,她扭斷了我的手!」顧緗哭道,「姆媽!」
秦箏箏不可思議看着顧輕舟。
顧輕舟則茫然回視顧緗和秦箏箏:「我…….我不知道怎麼回事啊…….」
她裝得好無辜。
秦箏箏心中驚濤駭浪。
顧緗哭得滿臉是淚,妝容全花了。
「真的使不上力氣?」秦箏箏錯愕問。
顧緗含淚點頭。
這可怎麼辦?
今晚是有大事的啊,顧緗難道帶着斷手去督軍府?
「你能忍嗎?」秦箏箏問女兒,「反正是左手,忍到結束再去醫院?」
「嗯!」督軍府的權勢太誘人了,顧緗咬牙,疼死也要堅持到司夫人宣布她是少帥新的未婚妻再離開。
顧緗回手,想要用另一隻手打顧輕舟一耳光。
顧輕舟穩穩接住了她的手,稍微用力。
顧緗嚇得大叫。
她不想兩隻手都被顧輕舟扭斷。
「輕舟!」秦箏箏厲喝,「你做什麼?」
「是大小姐伸手要打我的。
」顧輕舟道,同時丟開了顧緗的手,「我沒有折斷她的手,太太還不知道吧,折斷一個人的手,需得極大的力氣,我可沒有…….」
折斷一個人的手腕,若是用蠻力,當然需要很大。
若是中醫,就大不一樣了。
中醫知曉人體所有的關節,隨便下個手腕,還不是跟玩一樣?
顧輕舟擅長中醫,顧家的人不知道,她唇角輕微挑了下。
秦箏箏則真的被顧輕舟糊弄得糊塗了。
是啊,顧輕舟那麼柔軟纖細的一個姑娘家,怎可能在一瞬間折斷顧緗的手?
可顧緗不像是裝的啊。
秦箏箏頭疼了,她第一次覺得自己的腦子不夠用,總覺得哪裡不對勁,好似她們母女被人耍得團團轉。

《冰冷少帥荒唐妻》章節目錄: